評論(0

宣贊[水滸傳人物]

標籤: 暫無標籤

宣贊,108將中排行40,擅長用鋼刀。隨宋江征討方臘時在攻蘇州一役中同南將郭世廣大戰,兩兩皆傷,全死在飲馬橋下。

1 宣贊[水滸傳人物] -人物出處

宣贊[水滸傳人物]《水滸傳》

 《水滸傳》

首次出現:第六十三回 呼延灼月夜賺關勝 宋公明雪天擒索超  

2 宣贊[水滸傳人物] -人物簡介

  
宣贊[水滸傳人物]宣贊
 宣贊原是蔡京手下的一名武官,原任衙門防禦使保義,掌管兵馬。此人生的面如鍋底,鼻孔朝天,捲髮赤須,彪形八尺,使口鋼刀,武藝出眾。因對連珠箭贏了番將,郡王愛他武藝,招為郡馬,因其面容醜陋,人呼為「丑郡馬」。誰想郡主嫌他醜陋,懷恨而亡。因此不得重用,只得做個兵馬保義使。梁中書在大名府向蔡京告急,宣贊推舉關勝領兵前往圍剿梁山,宣贊和郝思文為副將。關勝被捉住,宣贊、郝思文也被捉住,三人一同歸順梁山。宣贊排梁山好漢第四十位,居馬軍小彪將兼遠探出哨頭領第三。隨宋江征討方臘時在攻蘇州一役中同南將郭世廣大戰,兩兩皆傷,全死在飲馬橋下。    

3 宣贊[水滸傳人物] -人物故事

宣贊[水滸傳人物]宣贊
  卻說索超正在飛虎峪寨中坐地,只見流星報馬前來報說:「宋江軍馬大小人兵, 不計其數,離寨約有二三十里,將近到來。」索超聽的,飛報李成槐樹坡寨內。李 成聽了,一面報馬入城,一面自備了戰馬,直到前寨。索超接著,說了備細。次日 五更造飯,平明拔寨都起,前到庾家疃,列成陣勢,擺開一萬五千人馬。李成、索 超全副披掛,門旗下勒住戰馬。平東一望,遠遠地塵土起處,約有五百餘人,飛奔 前來。李成鞭梢一指,軍健腳踏硬弩,手拽強弓。梁山泊好漢在庾家疃一字兒擺成 陣勢。只見:
  人人都帶茜紅巾,個個齊穿緋衲襖。鷺鷥腿緊系腳綳,虎狼腰牢拴裹肚。三股 叉直迸寒光,四棱簡橫拖冷霧。柳葉槍,火尖槍,密布如麻;青銅刀,偃月刀,紛 紛似雪。滿地紅旗飄火焰,半空赤幟耀霞光。
  東陣上只見一員好漢,當前出馬,乃是黑旋風李逵,手持雙斧,睜圓怪眼,咬 碎鋼牙,高聲大叫:「認得梁山泊好漢黑旋風么?」李成在馬上看了,與索超大笑 道:「每日只說梁山泊好漢,原來只是這等腌草寇,何足為道!先鋒,你看么?何 不先捉此賊?」索超笑道:「割雞焉用牛刀,自有戰將建功,不必主將挂念。」言 未絕,索超馬後一員首將,姓王,名定,手拈長槍,引領部下一百馬軍,飛奔沖將 過來。李逵膽勇過人,雖是帶甲遮護,怎當馬軍一衝,當時四下奔走。索超引軍直 趕過庾家疃來,只見山坡背後,鑼鼓喧天,早撞出兩彪軍馬:左有解珍、孔亮,右 有孔明、解寶,各領五百小嘍羅,衝殺將來。索超見他有接應軍馬,方才吃驚,不 來追趕,勒馬便回。李成問道:「如何不拿賊來?」索超道:「趕過山去,正要拿 他,原來這廝們倒有接應人馬,伏兵齊起,難以下手。」李成道:「這等草寇,何 足懼哉!」將引前部軍兵,盡數殺過庾家疃來。只見前面搖旗吶喊,擂鼓鳴鑼,又 是一彪軍馬:當先一騎馬上,卻是一員女將,結束得十分標緻。有《念奴嬌》為證:
  玉雪肌膚,芙蓉模樣,有天然標格。金鎧輝煌鱗甲動,銀滲紅羅抹額。玉手纖 纖,雙持寶刃,恁英雄赫。眼溜秋波,萬種妖嬈堪摘。  謾馳寶馬當前,霜刃 如風,要把官兵斬馘。粉面塵飛,征袍汗濕,殺氣騰胸腋。戰士消魂,敵人喪膽, 女將中間奇特。得勝歸來,隱隱笑生雙頰。 

4 宣贊[水滸傳人物] -人物背景

 梁山的第四大派系是降將派系,主要是幾次政府征討梁山和梁山主動攻擊政府軍時被梁山收服的政府軍軍官組成。林沖秦明花榮等雖然也是前政府軍軍官出身,但是同梁山另有淵源,所以不算在降將派系中。這個派系比較鬆散,名義上的領袖是大刀關勝,是有三個小派系組成加上雙槍將東平。三個小派系是呼延灼派系,關勝派系,和張清派系。呼延灼派系主要是梁山破高唐州后,第一次朝廷派出征討軍的軍官,是呼延灼,韓滔,彭玘,凌振等4人。關勝派系是一個比較大的派系,主要是梁山大名府時,朝廷派出的兩支征討軍的軍官,共有關勝,宣贊,郝思文,單廷珪,魏定國,加上關勝收服的原大名府上校團長索超,共6人。張清派系是梁山打東昌府收服的東昌府政府軍軍官,張清,龔旺,丁得孫3人。這個鬆散的降將派系總共14人。但考慮到單個派系的人數都比較少,整體上的聯繫又不夠緊密,所以無齋主人將其排在第四大派系。 

5 宣贊[水滸傳人物] -宣贊---《水滸傳》簡介

宣贊[水滸傳人物]《水滸傳》
 《水滸傳》又名《忠義水滸傳》,長篇小說。明高儒《百川書志》著錄其所見本,前署「錢塘施耐庵的本,羅貫中編次」。胡應麟的《少室山房筆叢》認為施耐庵作;壬圻《續文獻通考》等則認為羅貫中著。施、羅皆元末明初人。大約作者在《宣和遺事》及有關話本、故事的基礎上,經過加工再創造而成。

  全書以描寫農民起義為主題,第一次把歷代封建統治者不屑一顧的勞動人民放在歷史主人翁的地位。有如眷秋所說:「施耐庵乃獨能破除千古習俗,甘冒不韙,以朝廷為非,而崇拜草野之英傑,此其魄力思想真是令儒咋舌」(《小說雜評》)。《水滸》揭露封建統治階級的黑暗勢力:最基層的是鄭屠、西門慶、祝朝奉、蔣門神等地主惡霸,他們淫人妻女,欺壓鄉鄰,私設公堂,霸人產業,獨霸一方,無惡不作。較上一層的是以陸謙、張都監、黃文炳為代表的幫閑官僚,是一夥追名逐利、出賣靈魂、禍害無辜的小人。再上層的是梁中書、高廉和慕容彥達之流的地方長官。梁中書在大名府極力搜刮民脂民膏,每年以十萬貫的生辰綱孝敬東京的丈人蔡太師。高廉依仗哥哥高太尉的權勢,在高唐州無所不為。慕容彥達是宋徽宗慕容貴妃的哥哥,他倚仗裙帶關係在青州橫行霸道,殘害良民,欺壓僚友,無惡不作。作為他們靠山的則是當朝太師蔡京、太尉高俅,兩個流氓成性、專橫殘暴、貪得無厭、誤國害民的大官僚。地主階級的總頭子皇帝宋徽宗則是蔡京、高俅等權貴的後台。小說通過對封建統治階級罪惡的揭露,挖掘出農民起義的社會根源,揭示出「官逼民反」的道理,第一次喊出「壓迫有罪,造反有理」的口號。
上一篇[黃信]    下一篇 [調香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