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隱王宵風隱之王

宵風,日本動漫《隱王》中的人物,本名是香道空(香道そら)。雖然表現得很冷漠但是內心溫柔,他有著一顆像絲綢一樣柔軟的心;害怕別人對自己溫柔,害怕受傷,孤獨而脆弱。

1個人資料

宵風 よいて (發音是「Yoite」)
本名:香道空(香道そら)
CV:齋賀彌月(齋賀觀月)
宵風
性別:動畫里為男(根據:宵風的自稱和森羅萬象語「那個男孩」),漫畫里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見漫畫第47話雪見語)
愛稱:宵妃、宵王妃、宵大人(Yoite SaMa)
年齡:16
生日:12月下旬(大概12月25日)【自稱】
性格:表面孤僻冷漠、內心卻溫柔善良
身高:180CM
體重:53KG
鞋子的尺寸:26CM
使用忍術:禁術【氣羅】(伊賀)
隸屬:伊賀灰狼眾
喜好:夜色、筑前煮【一種日本的食物】、抱膝團坐、檸檬水
討厭:明亮的地方、以貌取人的傢伙
最在乎的人:六條壬晴
擅長:暗算、投球
住所:宵風把廢棄的巴士當作自己的隱匿處,那附近有許多希望被他殺死的流浪漢,不過基本上和雪見同住。

2個人願望

最初宵風希望自己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就像沒有存在過一樣的消失,而不是死亡。)
宵風
但是這個願望到後來其實是有所改變的。
後來宵風希望好好的度過剩下的時間,不想忘記大家對自己的情誼,所以也無需改變現狀和過去。(宵風說:我已經不需要森羅萬象了。)

3名字由來

宵風這個名字是雪見取的。
童年時期的宵風

  童年時期的宵風

「黃昏的風,宵風。就叫宵風怎麼樣?」雪見靠著窗思考,然後喚出這兩個字,就成了靠牆而坐的少年的名字。亦可以理解為他的整個生命,溶於黑暗(宵),消逝於風(風)。
其實那是個貓的名字,宵風喜歡。

4宵風消失

動畫版
那是動畫的最後:
一個溫暖的晴日,微風拂過他蒼白的臉頰。他看起來那麼瘦弱,讓人懷疑是否會像羽毛那樣被風吹走。他正坐在藤椅上織毛衣,十指靈巧的在白線上遊動。壬晴背對著他,同時為他調一杯喜歡的檸檬汁。
就在這美麗安詳的時刻,他發現自己竟然正在一點點變得透明,一點點死去。但是,他沒有驚慌,也沒有呼喚壬晴,甚至沒有一絲一毫的掙扎與哀傷,只是這樣安靜的,微笑著面對消失。
當壬晴回過頭時,只看見晶瑩剔透的靈魂碎片同風一起,飛向了無限遼遠的地方。
我相信他找到幸福了。
我相信他再也不會孤單了。

5宵風壬晴

*以下內容大多來自TV版。
兩人的命運。
相似的兩人,彼此相遇,彼此在改變……
宵風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仍在為了壬晴而努力……
壬晴的改變……只因為宵風。
契約
又何必信守連對象都不知道是誰的承諾?
如果有人告訴你該做些什麼,不該做些什麼,你是不是假裝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過著自我催眠的每一天?
既然如此,換我來好了。你可以使用森羅萬象的力量,就當作是為了我吧。
——宵風
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選一或選二的話,大家就活不成了。若選擇三呢?大家會將我視為叛徒,從此敬而遠之?
也罷。犯不著讓他們為了我而死。沒錯……我又不能回報什麼,不需要對我那麼好。
我根本沒有依賴他人的……資格。
——壬晴
戶隱和萬天在暗殺任務中再度遭遇灰狼眾的阻礙,戶隱首領織田八重以秘術「飯綱心眼」窺探宵風內心,宵風暴走,壬晴以手阻擋,阻止宵風繼續使用氣羅,看到壬晴鮮血淋淋的手,宵風停止了攻擊。
宵風以個人身份與壬晴私下交涉。他希望壬晴用森羅萬象實現他的願望。而他的願望則是自己從未活在這個世界上。
不是死亡,而是從未存在。壬晴對於森羅萬象的態度則是儘快拋棄這種力量,恢復以前的生活。如不選擇為宵風使用秘術的話,宵風則會殺掉萬天一行人。而宵風如果死亡,曾被宵風所傷的雲平一行人身體中殘留的氣羅碎片會使他們一併死亡。為了不拖累他人,壬晴答應了宵風。
宵風答應在願望實現之前無條件支援壬晴,奪取所有禁書,是壬晴能夠運用森羅萬象,成為隱王。兩人達成秘密協定,各自返回行動。
兩人的合作就此開始。
其實,那只是宵風的謊言,而壬晴也絕不會想到,未來的某一天,他會如此執著地認定這個謊言,攙扶著那個纖弱的少年,一步一步走向未來。
約定
宵風:一旦真的涉入,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壬晴:我知道。你不是不需要多餘的感情和記憶嗎?所以我的死活我自己負責,不必替我擔心。
壬晴:不過,我希望你先答應我兩件事。只要我學會森羅萬象的使用方法,你就要立刻梯雲平老師他們解除氣羅的封印。
宵風:嗯。
壬晴: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你徹底消失,這是我自己做出的選擇,沒有人可以改變我的決定。所以第二件事,在我讓你消失之前,你絕對不能死。
宵風:好。開始吧。
壬晴和宵風約定,在他使用森羅萬象讓宵風消失之前,宵風一定不能死。
「我從未活過,也不畏懼死亡」宵風原來的一句話,也許是壬晴用約定留住宵風的一個碶子。
因為約定好了……所以在那之前一定要活著……
相似
宵風:壬晴……壬晴……壬晴……
壬晴:我在這裡,宵風,你不要亂動。

宵風動畫版人物形象

宵風動畫版人物形象
宵風:壬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救救我,壬晴……
[我對你一無所知,更不明白你為什麼對自己的存在如此厭惡。可是我總覺得只要我一問,連接著你我的那根細幼的線就會斷開。所以我沒有多問。但……我非常想知道……你和我一樣痛苦,一樣不希望別人對自己太好。甚至覺得自己的寂寞,自己的痛苦,都是自己的愚蠢造成的,你的血,和我一樣是溫熱的。]
壬晴:你不是麻煩的死神……你是另一個我……
最後的一句話,是不敢說出口的挽留。
從宵風走入他的內心開始,他便從不想讓宵風從這個世界抹去。
他想要宵風活著,幸福地活下去……
可是,沒有辦法。
甲賀之行,奪取禁術書。宵風為保護壬晴,慘遭卑鄙暗算,深受重傷。宵風叫著壬晴的名字,顫抖著告訴壬晴,自己還想活下去。
相似的兩人,不同的經歷卻同樣讓他們害怕被傷害,同樣害怕會因自己傷害別人,同樣不敢接受別人的愛與關懷。一個選擇獨善其身,一個選擇不存在。看到一直渴求不存在宵風說著想活下去。壬晴看到了另一個被自己困擾的,害怕接觸別人的孤獨的自己。
說不定壬晴已經擁有使用森羅萬象的力量了,只要他最重要的東西還在,只要宵風的存在繼續牽動著壬晴的心……
——相澤虹一
變數
我在意壬晴……我要和壬晴在一起。 ——宵風
即使如此,我也只有依靠壬晴這一條路可走…… ——宵風
……給予我光與影、讓我知道人世間還有很多精彩的人就要死了……與那傢伙有關的事,即使是一點我也想知道…我想尋回他生活過的時光,在他臨死時陪在其身畔…對他說一句:「你確實曾經好好活過。」 ——雪見
灰狼眾首領-服部柊十郎向壬晴透露了他希望利用森羅萬象修正世界不和諧因素的意圖,而且他也知道宵風寄希望於森羅萬象,服部以一副看透宵風的勢態,句句戳中宵風痛楚,宵風以氣羅威脅服部交出禁書,但傘的人員出現,對被確認叛逃的兩人進行追捕。
服部試圖控制壬晴的思想,讓他和外界感情劃清界限,達到自己的目的。他指出宵風願望是無意義的,並給了壬晴一條看起來最安心的路走,想把宵風從壬晴的世界分割出去。而他給宵風的壓力,仍然在感情方面。宵風不希望看到他人和自己一樣不幸,其中包括壬晴。與宵風一起,就無法繼續平靜的生活。但實際上,已經不是宵風單方面的使壬晴捲入紛爭中了。擁有森羅萬象的壬晴,必須做出一個選擇。「把禁書交出來。」——壬晴已經做出了決定,他選擇和宵風站在一起,即使與整個灰狼眾為敵,也只能走下去。
另一方面,根據雪見的調查,宵風就是空,他的過去正被慢慢揭開。無性別的困擾……放棄了原來的名字的宵風,一直以來,他無法給自己定位,他覺得自己哪裡的不屬於,認為空是不存在的。宵風在學習禁術后,3天之間,強制增長几十公分。而宵風右頸上傷口的來源,仍是個迷。
小結
宵風死了,可是在永遠活在壬晴心中。有人說,他們之間不算愛情。或許也對,他們只
漫畫第72話的宵風

  漫畫第72話的宵風

曾擁抱,不曾再有過更親密的舉動。然而他們的心卻比任何情侶都要緊貼。他們之間的感情超越了友情,超越了親情,超越了愛情。
在他們身上的,是比愛情更令人感動的羈絆,他們無法分別,他們彼此緊密相連。就如同壬晴所說的……他是另一個壬晴。因此壬晴無法離開宵風。
宵風的離開給壬晴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可是最終壬晴還是活了下來,為什麼?為什麼壬晴原因安靜地活著?
因為……宵風笑了。
最後的最後,宵風是含著微笑離去的。
只留下隻字不離壬晴的囑託,和他勾畫出的、壬晴的未來。
你在未來一直要笑著!——宵風。

6經典語錄

我從未活過,所以也不畏懼死亡。
我想請你替我實現願望,我希望自己從未活在這個世界。

宵晴永恆

宵晴永恆
滿口正義的人沒有正義。
請不要對我溫柔……因為我無以回報……請不要對我溫柔,拜託了……
聽不懂就算了,我本來就不奢求你聽得懂。
人不愛我,我不愛人,這就是你的處事哲學?
又何必遵守連對象是誰都不知道的承諾?如果有人告訴你該做些什麼、不該做些什麼、你是不是假裝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過著自我催眠的每一天?
既然如此,換我來催眠你好了。你可以使用森羅萬象的力量,就當作是為了我吧。
和某個人牽連著,想為了某人做什麼事情才算是活著吧。表世傷痕纍纍,隱世也傷痕纍纍,越是聚集在一起就越是會受到傷害,為何就算如此大家還是想要有所牽連……
你變了,比以前……更像個活人。
吃什麼都沒味道…隨著感覺的消失…一些應該已被我遺棄、忘記的東西……又湧出來了,那種感覺好噁心。不用雪見說,我也知道…自己很蠢。
你是為了什麼才跟著我來的?我已…無法從死人的山上走下來了。你只要成為隱王,用那種力量將我消滅就行了。別再猶豫了。
我喜歡夜晚。形體失去意義,都被黑暗所吞噬。如果我能就此消失得無影無蹤的話,那該有多好。
人們看到的只是外面的布偶形象,彷彿裡面的我不曾存在。
我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沒有回去的地方,也沒有回去的意義。
你在未來一直要笑著。
上一篇[哈伯循環]    下一篇 [點陣能]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