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分離未見日相思,何事魚鱗雁羽遲(1)?  慰我好憑三寸管(2),寄君惟有七言詩(3)。  風霜異國身無恙(4),花月僑鄉樂可知(5)。  引領尺書從速降(6),還將時局訴毛錐(7)。  [說明]這首詩是作者在日本留學時,題在寄給朋友的書信後面的。詩人來到日本,看到異國風光,眼界頓開。在給朋友的詩中,她說,自己雖身在千里迢迢的異國,但是僑居中每天的生活卻很歡樂。自己的精神、身體都很好。我們從這首詩中可看到此時她完全擺脫了留學以前的那種苦悶狀態,她把自己的悲歡同革命事業聯在了一起。她關心的是時局的變化,即使在給朋友的信中,也不忘「還將時局訴毛錐」。這首詩寫在1904年後作者在日本時期。  [註釋](1)魚鱗——指書信,即魚書。雁羽,指書信。見前《寄柬珵妹》「雁沉沉」注。以上兩句說:自我們分離后,我每日都在思念你,為什麼你遲遲不肯來信?(2)管——指毛筆。《詩經》中有「貽我彤管」句,后稱筆為管。(3)惟有——作者並沒有給朋友再寫其它的,只有本首詩,故說「惟有」。以上兩句說:你安慰我,常喜歡寫信,我寄給你的,卻只有這首七言詩。(4)風霜——指在日本的艱苦生活。恙,小病。異國,指日本。(5)僑——旅居在外為僑居。南朝鮑照詩有「我初辭家從軍僑」句。僑鄉,這裡指作者旅居的日本。以上兩句說:在異國雖然艱苦,但我身體卻很健康,你可知我僑居在花香月明的日本,生活是多有意義。(6)引領——伸長脖子遠望,形容盼望迫切。《孟子》「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尺書,指書信。岑參詩有「相思難見面,時展尺素看」句。(7)時局——指此時國內、國際間的政治和經濟的形勢。毛錐,毛筆。因筆頭以毛製成,筆鋒似錐,故稱「毛錐」。訴毛錐,猶言以毛錐來訴說。末兩句說:我急切地盼望你的信快些來,請再用你那鋒利的筆,把國內的形勢訴說與我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