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由韓國導演邊榮珠執導的電影《密愛》,描述美京(金允珍 飾)作為一名家庭主婦,每天都儘力伺候丈夫的日常生活,生活平淡。某天當她得知了自己的丈夫有別的女人後,簡直是晴天霹靂,她感覺生活完全沒有了意義。為了傷痛的感覺讓她不得不搬離與丈夫的家。可是她仍然被背叛的傷痛折磨,每天都沉浸在無止境的悲傷當中。

1電影劇情

家庭主婦敏貞在得知丈夫有外遇后,生活便味同嚼蠟。她搬了家,
密愛

  密愛

希望藉此忘記痛苦,換來的卻是不斷的頭疼和噩夢,直到有一天,她在海擯村莊遇到了醫生仁圭。
仁圭是一個生活悠閑的鄉村醫生,雖也是有婦之夫,卻從來不放棄任何一個靠女人打發無聊日子的機會,同時,他也很會享受各種混亂的情慾生活,直到遇上敏貞。
仁圭千方百計贏取敏貞的好感,然後完全佔有了她,敏貞感到痛苦在仁圭這裡得到了撫慰,她以為自己找到了歸宿,但卻事與願違...聖誕節前一天,一個紅衣女人突然造訪,她對美京說:「你的情人,是我的丈夫……」

2演職員表

職員表
  •  製作人:金美熙
  •  導演:邊永妵
  •  編劇:邊永妵
  •  美術設計:Keun-ah Lee
藝術風格
一個在影片開始不久。女主角因為丈夫的背叛,生活的不可信而陷入深深地憂鬱之中,
密愛

  密愛

每天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這幕是女主角開車到小店,一個長期被丈夫虐待的女人賣了瓶礦泉水給她。接過水,她獨自一人坐在店外的木凳上。微風徐徐,穿過眼前高矮不一的叢樹,她仰視著遠處平靜的水面。T形的構圖,微斜的角度,還有女主角蒼白沒有生氣的臉。這樣一個隨意的畫面也被導演處理得極富情感。
一幕是女主角與男主角第一次偷歡,男主角暗地噴了伊虅猛鬼和女主角纏綿。男主角俯在女主角身上,窗外金色的陽光灑在床上,灑在男女主角年輕赤裸的身軀上,深藍色絲綢質地的床單隨著男女主角的作動悄悄跌落下來,床單旁邊撒落著幾件衣服,加上古典圖案的壁紙,歐式的壁燈,挑逗意味十足,無疑就是一幅有著明顯洛可可風格風格的古典油畫。
還有一幕,在相同的房間里,深藍色的床單依舊散落在床角,只是這回導演讓女主角在長達十幾秒的時間裡,都背朝著觀眾,女主角凹凸有致的身體在暖黃色的光線中顯得有些沉重。主角凝望窗外日落的景色,心中不知作何感受。汽車旅館的房間中,凌亂的枕頭還保留著他倆溫存過的體溫。畫面處理還是一貫的洛可可,但卻加入了一絲英國畫派的悲劇性色彩,彷彿暗示著:這種短暫的快樂可能持久么?
唯美的畫面處理成為近幾年韓國情色電影在國際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猶如圖畫般美麗,沒有赤裸裸的肉搏,慢鏡頭的處理,點到為止的鏡頭切換。如上述的《密愛》,其實他的故事情節並無出眾之處,可如此美麗動人的畫面,在看過了日本噁心,美式的波濤洶湧,韓國女人東方式的細膩與靜謐,不僅讓人驚嘆:原來情色電影可以這麼美!畫面處理出色還有很多,如《情人》,整部片中女主角幾乎只穿著純白和純黑色的長裙,而背景的處理也被簡單化,導演把更多的鏡頭都放在女主角富有身體語言的肢體上。
《密愛》中,都深深地浸潤著這種她對女性生存境遇的思考。《密愛》也以刻畫細膩見長,影片的鏡語極富暗示性——丈夫的情人穿著大紅的衣服,給人的感覺強烈而熾熱,敏貞不堪侮辱,躲進了廚房,此時月光陰冷罩在敏貞身上,使人感受到難以遏制的壓抑。鬱悶天氣中傾斜而下的颱風雨,象徵著敏貞在麻木的生活中釋放自己情慾的開始;破舊的紅頂小房,四周都是翠碧的竹子,新與舊雜合——紅色暗示強烈的慾望,翠竹寓意清冽的新生——而此後他們在這裡相遇,也契合了這種表徵。
從整體上看這部影片,其敘事技巧的轉換依循著細膩的情感變化,而以清水芙蓉般地不加雕琢見長。娓娓的訴說中不時地激起躍動的火花,這是源自慾望在身體最深處的召喚。能夠引起觀眾對自身命運和家庭的思考,不失為一部頗具觀賞性的影片。但這部影片也存在著一定的缺憾,比如在道具的設置上顯得不夠精練,道具的布置應為表現主題服務,一般來講,歐洲的電影在這一點上就比較講究。可以從敏貞的家庭布置上窺見一斑,他們的家庭也可以說是中產之家,丈夫搞出版公司,也是文化人。但室內的陳設卻很繁冗,一點都顯示不出主人的品位,消弱了敏貞形象的塑造;反而是他們在鄉下的客廳布置簡潔敞亮,還稍見意趣。或許是改編自小說的緣故吧,影片的情節也顯得過於拖沓,削弱了主題的彰顯。影片的前二十多分鐘都是力圖表現婚姻對敏貞的傷害,但這完全可以通過神遊的敏貞的意識流來閃現過去的情節,這樣既很好地利用了電影蒙太奇的特色,又在結構上張弛有度。
世界盃形象大使之一的金允珍,曾經以自己不俗的氣質和清純的形象贏得了響亮的喝彩。但在這部片子里卻一改往日戲路,和男主角李宗元上演激情戲,全裸登台,為了藝術而獻身,表演得真實可信。

影片細評

片名《密愛》,整部電影如同影片中的夏天缺少炙熱的陽光,愛欲的交織肉體的歡愉又如颱風中小橋下的流水波瀾不驚。沒有強烈陽光的夏天,沒有狂風驟雨的颱風,散漫的風格猶如午後的沉悶,傾情的演繹給平乏的夏天增添了些許激情。這是一部有關於愛情、慾望、家庭、生活、倫理的電影,細膩的情感里蘊含著唯美的情色,講述著一個女人追求愛情找尋自我的故事。
不管陷入愛欲的旋渦有多深,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情感的歸宿最終仍舊是家,幸福美滿的家庭,也許家的存在讓一個女人放棄了很多,犧牲了許多,社會地位、工作事業,她們相夫教子默默無聞的為家為孩子奉獻著自己的一生,這一切似乎只是表現在一種平衡的情感生活中,當這種家庭的感情被打破有了危機有了裂痕會是怎樣的呢?八年的婚姻生活讓敏貞習慣了周圍的一切,作為家庭主婦的她心底已經決定在這種和諧的家庭氛圍里終其一身。
紅衣女子丈夫情人的出現,打碎了她曾經以為的平淡生活,也打傷了她的頭,她的心底有了永遠的痛,外傷是可以醫治的可感情上的創傷使原本幸福的小女人過上了如行屍走肉般的生活,離開了城鎮回到山村,內心深處的傷還是隱隱作痛。這種婚姻生活里感情上的傷害,片中給了人們兩種不同的結果,路口雜貨店裡被丈夫毆打,不停逃避現實的女人;竹林深處弄得家破人亡的女人。
敏貞看到了滿身是傷帶著女兒傖惶逃遁的雜貨店女人,紅頂房屋前照片里穿紅色上衣的女人,破裂的鏡面上映現出她完整的臉,她在相片里看到了自己。那時候或許她的內心深處已有了激烈的鬥爭,是這般無奈的活下去還是換一種方式好好的活著呢?一切都是那樣的偶然也是那樣的必然,颱風的午後遊戲開始了,而激情過後的她還是渴求著這個夏天讓她生活變得多姿多彩的男人帶她走。
難道對生活充滿希望的女人,愛過恨過受了傷的女人,一定要在釋放肉體的情慾在一次次偷歡密愛后才能找到生活的激情嗎?對於敏貞來說,那是愛情的萌芽新的生活的開始,對於醫生來說那只是場遊戲,她投入的是感情他迎接的是慾望。女人在愛情的滋潤里生活悄悄的發生了變化。
歡愉后的敏貞笑了笑得很開心,這是在女兒丈夫面前已經失去很久了的情感的表達,縱情后的她對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認識有了更高的追求,她也穿上了紅裙子抹鮮紅的唇膏,她的紅色小轎車也在山村的小路上呼嘯而過,她開始說謊借到母親家去與情人幽會。在情慾中她找回了自己,可她心底想要的還是她現在的男人給她情感的歸宿,她與母親的相處,想念女兒的樣子,無不表現出她對一個新家的嚮往。
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她被丈夫拋棄了,離開了哭泣的女兒,和她的情人坐上越野車遠走高飛。她肉體上的慾望和對新生活的慾望都來得如此強烈,風流不羈難以馴服的醫生治好了她心底的傷,英俊的醫生給了她肉體上的歡樂讓她重生,但在這情慾上他們似乎是互補的,她覺得那些是愛情他認為那只是遊戲,在遊戲上她輸了,在情感上她贏了他。
愛情是遊戲還是慾望,或者只是一場春夢。女人用最原始的本性徵服了男人,又用付出的感情贏得了男人的尊重,在社會中找到了地位,可結局仍舊逃脫了社會的現實,男人死在浪漫之旅的途中,女人孤獨的活著,沒有了情人,沒有了丈夫,沒有了女兒,沒有了家庭,有的只是屬於自己的生活,有的只是那個夏天那段愛情那個男人的記憶。
紅色的地毯、暗紅色的床、潔白的床單、紫色的被單,牆壁上掛著兩幅油畫,旁邊是老式的椅子,窗處是颱風后的樹林,敏貞穿著白色花瓣紅色花骨朵的裙子坐在床沿,醫生正站在她的面前,暖昧的光線,舒適的音樂,慾望的交媾。當陌生的男人進入她的身體里時,點燃了她心底熄滅的激情,就象這個夏天這場突如其來的颱風,喚醒了她對生活的希望,含蓄唯美中迸發出情感的火花。
蒼翠的樹林,鋪滿樹葉的林蔭小道,沉浸在純樸大自然里的偷歡,女人想要用肉體留住男人的心,慾望情感的反樸歸真。相同的布景,最後一次的恣意狂情,複雜情感的傾泄,全裸的女人靠在窗前,窗外是斜陽下的樹林,精美的景緻象是一幅油畫。三段情慾戲不同的表現方法,很有層次感的表達了一個女人內心情感的波動,蘊含其中的是害怕被愛,渴望愛、擔心失去愛的全過程,在每次的情慾中都表現得淋漓盡致,其實不難發現,第一次偷情和最後一場房間里的布置窗外的景色是完全一樣的,不知道是否暗示著婚外密愛從那裡開始從那裡結束。
男人在女人的情感世界里到底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或許女人只是想男人尊重她們,尊重她們的感受,付出的感情。敏貞丈夫情人突然的造訪,給了她,他們的婚姻致命的打擊,她可能覺得丈夫對她不是簡單的欺騙,而是忽視了她的存在,對她家庭地位的不尊重,八年平淡如水的婚姻生活,她都從沒有過這方面的感覺,丈夫婚外偷情沒有半點懲兆,來得太過於猛然,她沒有一絲心理上的準備,也讓他們的感情無法再回到過去,她的丈夫毀掉了她想做個平常女人的夢,她曾編織好的夢,即使丈夫最後放棄了事業,來到山村陪伴著也彌補不了這種罪過,或許她那時覺得從沒真正的了解過和自己生活了八年的男人,那個男人眨眼間變得很陌生,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那個夏天在山村裡她認識了一位醫生能治好她心病的男人,八年的婚姻生活敵不過夏天的幾個月。醫生或許在她面前展示了生活里最為真實的一面,有妻子有眾多的情人,但她還是愛上了他,在她看來醫生不會是那樣的虛偽,不管是感情上還是肉體上都沒有欺騙過她。生性風流的醫生也許不能給她一個完整的家,但在那個短暫的夏天她是了解他的,他是完全屬於她的,她從情感慾望方面都得到了醫生的尊重。在丈夫眼中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也是應該承受的,他們的情和欲只是體現在維繫這個家庭上。醫生似乎讓敏貞重新認識到了自己的身體,自己曾被生活磨滅的激情。可在無意中敏貞又做了情人的角色,穿上紅色的裙子做了有婦之夫醫生的情人,道底誰傷害到了誰呢?
密愛

  密愛

總覺得敏貞的所作所為並不存在什麼刻意的報復,她只是想象個普通的女人那樣找尋到真實的自我,不希望做丈夫、家庭的附屬品,丈夫的背叛讓她迷失了自我,醫生的闖入又讓她找到了自我。丈夫應該屬於傳統型的男人,為了拯救家庭辭去工作,陪女兒聊天,買家用車,修漁池,只是為了再次營造一個溫馨的家,對於他來說承擔的責任是整個家庭,愛情已經升華成了親情,而受了傷的敏貞追求的卻是愛情,無奈中他只有選擇離婚。醫生處處張揚著自己的個性,開著越野車在山村公路上急速行駛,自信自大生活放蕩,這無疑給鬱悶中的敏貞無趣的生活帶來了新鮮感,也使受傷的她燃起了對新生活的慾望。她坐在他的越野車裡,他為她的愛承擔責任。
片中的丈夫平實了許多,也有許多的無奈。金允珍飾演的敏貞,飽滿情感的流露已蓋過她衣衫盡褪的尺度,開篇幾分鐘里平淡生活里的小女人,接著的行屍走肉般的怨婦形象,與雜貨店女人聊天時又象是個普通的女人,縱情后從行為表情上細緻的刻畫,會心的大笑出現在第一次歡愉后,也開起了快車融入到新生活的節奏里,有了愛情后她穿上了紅裙子,塗鮮艷的口紅,讓人們多方面的感受到了一個女人獲得愛情、享受愛情的微妙心裡,在情慾的背後體現出一個女人情感的變化和對生活的希冀。特別是全裸的她依偎在窗帘旁時的那個片段好似油畫中的美艷少婦。
或許婚外情終究是不被世俗所接納容忍的,縱然他們愛的真切愛得深,但還是要躲避人們鄙疑的目光,坐在越野車裡的她和他,當村裡的大客車向他們行駛過來時,還得低下頭象做了見不得人的事一樣,最終準備帶著她流浪讓她心潮澎湃的男人死於車禍,他們短暫的愛情也葬送於充滿變數的生活里。
她還活著,她的新生活剛剛開始,獨立充實,遊走在城市的街頭巷尾,做為一個普通的女人,在現實生活中她也許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然而她畢竟是個女人,內心深處還是渴望著情感能有所依託有個歸宿,她努力的想象著女兒的樣子,她害怕那個夏天那短暫的愛情,消失在瑣碎的日常生活里,她穿上了紅色的裙子,想為自己照張相,為了留住那溫暖的記憶,為了記念她生命中唯一特別的日子。紅色的沙發,紅色的裙子,丰韻的女人,不太協調的背景,平淡的生活擊碎了熾熱的情愫,愛與欲留在了記憶的裂痕里。
當女人再次站起,已經是現代百年之間的事情,科技使得女性重獲工作的權利,當女性不再為了生存而依附男性的時候,社會真的進步了——完全由兩性建構的世界。女性的解放也必然包括身體的解放,當女人還在為失去愛情的丈夫盡著性的義務,當女人還在維持著自己名存實亡的婚姻的時候,她就還是不自由的,她還束縛在婚姻的圈子裡,她失去了情愛和性愛的自由。當周元以玩笑的態度邀請敏貞參加「遊戲」的時候,他們沒有想到他們會陷入愛的漩渦,周元是玩慣了,敏貞是尋找宣洩的途徑。但是肉慾的宣洩讓他們相知相惜,過去人們認為只有精神戀愛才是高潔的,忽視生理感受的作用,《密愛》勇敢地宣告了這一點——性愛的契合同樣重要。但這種體認在現實社會是一定要受到質疑甚至是抵牾的。
人們相信只有好人才可以永遠相愛,而那些熱烈相愛的是壞人。這是影片的點睛之筆,我覺得。同樣和現實中的一類婚姻一樣,與愛無關。這也註定了婚外戀情的發生——這個世界里不開心的人太多太多。
上一篇[玉熙的電影]    下一篇 [宮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