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寇鎮遠是中國著名古典文學名著《水滸傳》中的一個虛構人物,為遼國戰將,在第87回「宋公明大戰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將」中作為先鋒出場,被梁山好漢孫立殺死;此戰堪稱一經典對決,人民美術出版社在20世紀80年代出版的連環畫《破遼國徒勞無功》中,將二人之戰之場景作為封面彩圖。

1 寇鎮遠 -基本簡介

  寇鎮遠,中國古典章回體小說名著《水滸傳》中番邦契丹(遼)遼國上將,燕京驍將,在第八十七回「宋公明大戰幽州 呼延灼力擒番將」中作為先鋒出場,被孫立殺死。
  孫立大戰寇鎮遠一戰,堪稱經典,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水滸連環畫《破遼國徒勞無功》將其作戰場景作為封面。
  孫立大戰寇鎮遠一仗驚心動魄,兩個比槍比箭比智比勇,孫立槍敗對手、鞭殺敵人;韓存保是節度使,武功高強;寇鎮遠是大遼王牌集團軍的副先鋒,想來也是一員北國勇士,誰說就一定次於韓節度?呼延灼亂軍中勇擒番將小兀顏;孫立巷戰中力殺南國飛虎大將張威。呼延灼償被飛石暗算;孫立卻未嘗一敗,敵人的幾番暗箭也奈何不得。征遼討三寇,呼延灼屢立功勛;孫立斬將殺敵之多更在呼延之上。呼延灼進五虎,孫立不進八驃,世人皆為孫立鳴不平;而世人又反受施公排位之潛移默化,將孫立之武藝看低一線而不自覺。

2 寇鎮遠 -小說原著

  卻說遼兵敗殘人馬,逃回遼國,見了兀顏統軍,稟說小將軍去打宋兵陣勢,被他活捉去了;其餘牙將,盡皆歸降;李金吾亦被他那裡一棍打死;太真駙馬逃得性命,不知去向。兀顏統軍聽了大驚,便道:「吾兒自小習學陣法,頗知玄妙。宋江那廝,把甚陣勢,捉了吾兒?」左右道:「只是個九宮八卦陣勢,又無甚希奇。俺這小將軍布了四個陣勢,都被那蠻子識破了。臨了,對俺小將軍說道:『你識我九宮八卦陣,你敢來打么?』俺小將軍便領了千百騎馬軍,從西門打將入去,被他強弓硬弩射住,只有一半人馬能夠入去,不知怎生被他生擒活捉了。」兀顏統軍道:「量這個九宮八卦陣,有甚難打,必是被他變了陣勢。」眾軍道:「俺們在將台上,望見
  他陣中,隊伍不動,旗?不改,只見上面一派黑雲,罩定陣中。」兀顏統軍道:「恁的必是妖術。吾不起軍,這廝也來。若不取勝,吾當自刎!誰敢與吾作前部先鋒,引兵前去?俺驅大隊,隨後便來。」帳前轉過二將齊出,「某等兩個,願為前部。」一個是番官瓊妖納延;一個是燕京驍將,姓寇,雙名鎮遠。
  兀顏統軍大喜,便道:「你兩個小心在意,與吾引一萬軍兵作前部先鋒,逢山開路,遇水疊橋。吾引大軍,隨後便到。」
  ……
  且不說兀顏統軍興起大隊之師,卷地而來。再說先鋒瓊、寇二將引一萬人馬,先來進兵。早有細作報與宋江,這場廝殺不小。宋江聽了大驚,傳下將令,一面教取盧俊義部下盡數軍馬,一面又取檀州、薊州舊有人員,都來聽調。就請趙樞密前來監戰。再要水軍頭目,將帶水手人員,盡數登岸,都到霸州取齊,陸路進發。
  水軍頭領護持趙樞密在後而來,應有軍馬,盡在幽州。宋江等接見趙樞密,參拜已罷,趙樞密道:「將軍如此勞神,國之柱石,名傳萬載。下官回朝,於天子前必當重保。」宋江答道:「無能小將,不足掛齒。上托天子洪福,下賴元帥虎威,偶成小功,非人能也!今有探細人報來就裡,聞知遼國兀顏統軍,起二十萬軍馬,傾國而來。興亡勝敗,決此一戰。特請樞相另立營寨,於十五裡外屯紮,看宋江施犬馬之勞,與眾弟兄并力向前,決此一戰。」趙樞密道:「將軍善覷方便。」
  宋江遂辭了趙樞密,與同盧俊義引起大兵,轉過幽州地面所屬永清縣界,把軍馬屯紮,下了營寨。聚集諸將頭領,上帳同坐,商議軍情大事。宋江道:「今次兀顏統軍親引遼兵傾國而來,決非小可。死生勝負,在此一戰!汝等眾兄弟,皆宜努力向前,勿生退悔。但得微功,上達朝廷,天子恩賞,必當共享。」眾皆起身,都道:
  「兄長之命,誰敢不依!」正商議間,小校報來,有遼國使人下戰書來。宋江教喚至帳下,將書呈上。宋江拆書看了,乃是遼國兀顏統軍帳前先鋒使瓊、寇二將軍,統前部兵馬,相期來日決戰。宋江就批書尾,回示來日決戰,叫與來使酒食,放回本寨。
  此時秋盡冬來,軍披重鎧,馬掛皮甲,盡皆得時。次日,五更造飯,平明拔寨,盡數起行。不到四五里,宋兵果與遼兵相迎。遙望皂雕旗影里,閃出兩員先鋒旗號來。戰鼓喧天,門旗開處,那個瓊先鋒當先出馬。怎生打扮,但見:頭戴魚尾捲雲鑌鐵冠,披掛龍鱗傲霜嵌縫鎧,身穿石榴紅錦繡羅袍,腰系荔枝七寶黃金帶,足穿抹綠鷹嘴金線靴,腰懸煉銀竹節熟鋼鞭。左掛硬弓,右懸長箭。馬跨越嶺巴山獸,槍?翻江攪海龍。
  當下那個瓊妖納延橫槍躍馬,立在陣前。宋江在門旗下看了瓊先鋒如此英雄,便問:「誰與此將交戰?」當下九紋龍史進提刀躍馬,出來與瓊將軍挑鬥。戰馬相交,軍器並舉。二將斗到三二十合,史進一刀卻砍個空,吃了一驚,撥回馬望本陣便走。瓊先鋒縱馬趕來。宋兵陣上小李廣花榮正在宋江背後,見輸了史進,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馬挨出陣前,覷得來馬較近,颼的只一箭,正中瓊先鋒面門,翻身落馬。史進聽得背後墜馬,霍地回身,復上一刀,結果了瓊妖納延。
  那寇先鋒望見砍了瓊先鋒,怒從心起,躍馬提槍,直出陣前,高聲大罵:「賊將怎敢暗算吾兄!」當有病尉遲孫立飛馬直出,徑來奔寇鎮遠。軍中戰鼓喧天,耳畔喊聲不絕。那孫立的金槍,神出鬼沒。寇先鋒鬥不過二十餘合,勒回馬便走,不敢回陣,恐怕撞動了陣腳,繞陣東北而走。孫立正要建功,那裡肯放,縱馬趕去。寇先鋒去得遠了,孫立在馬上帶住槍,左手拈弓,右手取箭,搭上箭,拽滿弓,覷著寇先鋒后心較親,只一箭,那寇將軍聽的弓弦響,把身一倒,那枝箭卻好射到,順手只一綽,綽了那枝箭。孫立見了,暗暗地喝彩。
  寇先鋒冷笑道:「這廝賣弄弓箭!」便把那枝箭咬在口裡,自把槍帶在了事環上,急把左手取出硬弓,右手就取那枝箭,搭上弦,扭過身來,望孫立前心窩裡一箭射來。孫立早已偷眼見了,在馬上左來右去。那枝箭到胸前,把身望后便倒,那枝箭從身上飛過去了。這馬收勒不住,只顧跑來。寇先鋒把弓穿在臂上,扭回身,且看孫立倒在馬上。寇先鋒想道:「必是中了箭!」原來孫立兩腿有力,夾住寶鎧,倒在馬上,故作如此,卻不墜下馬來。寇先鋒勒轉馬,要來捉孫立。兩個馬頭,卻好相迎著,隔不的丈尺來去,孫立卻跳將起來,大喝一聲。寇先鋒吃了一驚,便回道:「你只躲的我箭,須躲不的我槍。」望孫立胸前儘力一槍搠來。孫立挺起胸脯,受他一槍。槍尖到甲,略側一側,那槍從肋窩裡放將過去。那寇將軍卻撲入懷裡來。孫立就手提起腕上虎眼鋼鞭,向那寇先鋒腦袋上飛將下來,削去了半個天靈骨。那寇將軍做了半世番官,死於孫立之手,屍骸落於馬前。
  孫立提槍回來陣前,宋江大縱三軍,掩殺過對陣來。遼兵無主,東西亂竄,各自逃生。
  ……
上一篇[莫斯科]    下一篇 [1930年10月26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