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不同於改革開放初期第一撥混雜偷渡客的底層勞工和第二撥國門初啟之時的「洋插隊」,2003年至2009年新世紀移民潮的主力由新富階層和知識精英組成,人們稱這次的富人移民為「富跑跑」。

1 富跑跑 -現狀

富跑跑富跑跑

愈來愈多的富人移民國外,中國財富外流增長趨勢,給中國社會帶來的衝擊不容忽視。分析人士指出,遏制財富遷移行為,是國家代表人民意志與利益的權力與責任所在;但重點不是採取什麼行政手段,而是要規範經濟管理制度,提高國際規則的應用能力。

近年來中國已經陸續開始推行一系列吸引「海歸」專才的優惠政策。2010年6月6日,《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全文發布,該綱要是中國第一個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提出2020年中國將進入世界人才強國行列。

2009年是移民市場非常火爆的一年。除了那些被公布最新國籍的明星大腕們,還有更多生活富足的人也加入了移民大潮。金融危機的陰霾並未散去,西方經濟尚未走出低谷,或許正是經濟格局的差異造就了中國移民市場的繁榮。在2010年,經濟學家預測世界經濟環境的大格局不會有重大改變。所以,2010年依然是實現移民的蓬勃時期。

過去十年,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各界精英、富商通過技術移民或投資移民的渠道,獲取他國永久居民權(簡稱PR)或國籍。 各種數據表明,自上世紀70年代末、90年代初期的兩撥移民潮以來,中國改革開放之後的第三撥移民高潮在進入新世紀的十年中已成愈發洶湧之勢。

不同於第一撥混雜偷渡客的底層勞工和第二撥國門初啟之時的「洋插隊」,新世紀移民潮的主力由新富階層和知識精英組成。

2008年一宗移民美國拒簽案讓大眾對中國富人的美國夢與財力嘆為觀止。彼時,147名富豪組團投資,每人慾出50萬美元,集資7350萬美元,打算投入到美國費城會議中心的擴建中,以此辦理投資移民。申請因涉及人數眾多,有違移民法之嫌,全部遭拒。

這並沒澆冷中國富人們的移民熱情。美國國務院最新公布資料顯示:2008年10月~2009年9月的上一聯邦財政年度獲批的EB5類簽證移民總數,已從2008財年的1443人升至4218人,其中七成左右主要來自中國。

據稱,投資移民成功率高的國家分別為加拿大、澳大利亞、新加坡,其投資門檻分別為40萬加元(約235萬元人民幣),80萬澳元(約454萬元人民幣),150萬新元(約962萬元人民幣)。

據中介機構介紹,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是華人富豪首選的兩大移民目的地,原因是這兩個國家的移民政策較為寬鬆,且當地已經有比較成熟的華人社區,移民后容易融入華人社區的生活。在加拿大,多倫多和魁北克是華人富豪移民的首選地。而在澳大利亞,華人富豪的首選地是悉尼與墨爾本。

除此之外,新加坡在過去幾年也成為國內富豪青睞的理想之地。2008年新加坡取消了遺產稅,令該國對國內富豪的吸引力加大。與加拿大不同的是,新加坡對移民沒有居住時間的限制,因此許多獲得新加坡綠卡的中國富豪仍可以持續在國內經營企業,這點也對國內業務存續的企業家具有很大吸引力。許多國內富豪都在新加坡烏節路(屬於商務中心)購買公寓房,或者是聖淘沙購買別墅,形成新的生活圈。

除了這些顯而易見的國度外,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國也正積極向國內富豪們兜售他們的移民資格。而一些小國對中國富人的最大吸引力就是低稅率和來去自由。

但中介機構一般不推薦移民歐洲國家,原因在於歐洲並不鼓勵移民,手續複雜,而且投資移民的投資額也特別高,移民成功率不高。 加拿大移民局數據顯示,2009年加國投資移民全球目標人數為2055人,中國大陸的名額佔了1000名左右。以投資起步價40萬加元(約235萬元人民幣)計算,僅2009年,即使只按「門檻標準」計算,從中國流向加拿大的財富至少23.5億元人民幣。

事實上的財富轉移遠遠高於以上粗糙的估算。據稱,申請投資移民加拿大的門檻很高,不僅需要大量資產,還必須僱用一定數量的當地僱員,每年有一定銷售和利潤額度。 在相對少數的投資移民之外,技術移民是一個更為龐大的群體。據稱,近十年申請各國技術移民的數量與投資移民相比,大約為20:1。 這意味著,每天都有近60名教育背景良好、工作體面、收入頗豐的中國中產精英同時向加拿大移民局遞交移民申請。過去十年,隨著各移民接收國政策的放開,中國越來越多的知識精英與財富精英大量入籍澳大利亞、新加坡、美國。

2 富跑跑 -出現原因

與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國是目前發財致富機會最多的地方,全球的冒險家爭先恐後到中國淘金,全球熱錢的首選目標亦是中國。當其他國家人士以進入中國為榮,中國富人卻舉家外遷,這多少令人費解。

中國富人們為何熱衷於移民海外呢?為孩子謀求優質教育、尋求安全感是所有中國富人移民海外的兩條重要理由。在技術移民的世界里,新移民首先得適應謀生的艱辛與社會地位的落差。各國在制定技術移民政策時,都將本國急缺的人才類型作為優先考慮對象,如澳大利亞、加拿大青睞IT工程師和會計師。 受過高等教育,在國內有豐富的工作經驗,地位體面,收入可觀,這是中國技術移民的共性。相比二十齣頭即赴海外留學,畢業后留在海外工作的留學型中國移民,中國技術移民的年齡已在30~40歲,在海外職場選擇餘地與競爭力都較小。

正是基於上述情形,一些中國富人為了子女的未來,往往會辦理全家人投資移民,將子女送往海外讀書,也為子女將來在海外就業鋪平道路。

例如,申請美國EB-5簽證的投資金額只要50萬美元,相對來說不算太高。曾有人算過賬,與其送子女去美國留學,還不如選擇移民,移民得到的好處更多,中小學免費,比留學生更易上美國名牌大學,畢業后留在美國工作,並能很容易找到一份體面的職業。

除了子女教育,讓中國富人堅定移民決心的原因更主要還是國內投資環境的變化。而中國社會對富人「原罪」的追問以及不時引發的「仇富」心態也讓中國富人找不到安全感。 在2003年前後,國內曾經出現了針對富人的惡性案件,富豪們對社會治安與大眾「仇富」心理心存忌憚,無不紛紛為自己安排好出路,於是出現了一輪國內富人移民海外的熱潮。 而近年來中國民營企業經營環境惡化,加之包括黃光裕在內許多民營富豪被查出存在犯罪行為獲刑,再次使國內富人們的神經緊張了起來。 2004年國內開始「國進民退」政策,對民營企業造成了很大的衝擊。再加上金融危機,使得中國製造業遭受重創,而民營企業又首當其衝。一些民營企業從製造業中撤出,又無法進入國家壟斷領域。於是,一些從事製造業的民營企業家開始在國內大量購買高端物業。

分析人士認為,企業界人士購買別墅物業很少是單純的自住,但也很少是投機性的炒房行為。對於這些富裕階層來說,面對通貨膨脹預期,買一套稀缺型物業保值增值,這幾乎已經是所有豪宅購買者的共同心態。 多數富人都知道,經過這輪基礎設施投資和經濟結構調整之後,中國經濟將再上一個台階,城市水平也將再上一個台階,那就會將資源類產品的價格拉到一個新台階,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所以不少富人提前將資金投入佔有城市稀缺資源的豪宅。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期調控政策出台後,房地產調控措施正逐步向稅收改革方向邁進。業內人士認為,未來政策風險依然存在,地產調控的效果還要經歷長期的釋放過程,因此目前政策底部尚未到來。

種種跡象表明,新一輪房地產調控隨時到來,包括豪宅在內的高端物業將首當其衝。因此,民營企業家購買別墅物業也不保險,所以民營企業家們開始出走海外。

此外,中國的政策環境對民營資本也不利,社會對民營資本家原罪的質疑,使得民營企業家的生存狀態沒有想像中的好。黃光裕案事件就再一次將原罪提升到了一個高度,大家都相信有錢人是有原罪的,都是偷稅漏稅的。如何保護自己的財富,這也是民營企業家移民海外的一個理由。

事實上,在中國富人圈裡,移民甚至成為身份量級的標識。中國富人稱為「抄捷徑」,即用過去20年裡迅速積累的財富,支付轉型期的中國所付的或忽略的代價:規範的法律、孩子的教育、高福利、低徵稅點、低遺產徵稅、健康的空氣、安全的食品、免簽多國護照的便利等。

還有很核心的一個原因是,中國經濟領先全球復甦,財富效應導致海外投資移民升溫。一方面,金融危機使得海外移民政策更加寬鬆;另一方面,匯率下調投資移民費用降低。隨著美元的貶值,現在中國人只要花300多萬元人民幣即可全家擁有美國移民身份,足足省卻了近100萬元人民幣的移民成本。

富人移民國外,這種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本質就是我們國家的生活環境與發達國家相比,在一些方面還是存在著一定或不小的差距,有經濟實力的富人階層為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而選擇移民,這其實實際上是一種很正常的個人選擇行為,我們大可不必對其大為控制,抓住事情的本質還是要提高國人的生活平質上著手,把欠缺的帳補回來,才是當前最需要研究的,國內知名怒蛙網路推手機構分析。

3 富跑跑 -應對措施

據4月初發布的《2010胡潤財富報告》估算,中國億萬富豪人數為5.5萬名,其中有1900位十億富豪和 140位百億富豪;照此保守估計,這些人財富換算成美元,極可能接近於國家外匯儲備總額。這裡還不包括87.5萬千萬富豪的財富佔有量。

在每年國家外管局公布的國際收支平衡表上的「誤差與遺漏」列項,通常被視為中國資本經非正式途徑流進或流出的數據。以往專家測算中國資本外逃的數據,多以此為參考。但近年來熱錢湧入中國境內增多,這一數據已無法反映中國資本外逃的實際情形。因此,對於中國富豪移民所引致的資本外逃數目,無從測算。

因此,當愈來愈多的富人移民國外,中國財富外流增長趨勢,給中國社會帶來的衝擊不容忽視。

事實上,財富遷移是財富擁有者的自由,但由於轉移財富者留下的是人民幣,帶走的是美元、歐元等國際流通貨幣,這種財富轉移達到一定程度,中國用資源、廉價勞力和環境消耗代價積累的國際購買力儲備,將被一步步化為烏有。

也就是說,對於人口高峰將達到15~16億的中國來說,或許在資源枯竭之後,因原料缺乏、人民赤貧而步入經濟空心化的結局。

分析人士指出,遏制財富遷移行為,是國家代表人民意志與利益的權力與責任所在;但重點不是採取什麼行政手段,而是要規範經濟管理制度,提高國際規則的應用能力。在呼籲企業主繼承和發揚義利相融、實業興國精神的同時,應當從以下三個方面進行控制:

內外兼治,打消「原罪」者迴避法律制裁的投機心理。《憲法》已規定了保護公民合法財產權益的國家責任,對內堅守這一點。重點是在國際上加強打擊經濟犯罪的雙邊合作,禁止公民向非協議簽署國家和地區轉移財富,並對移民出境的公民財產來源進行審計驗資後放行。特別是對官員及其親屬的國內與海外資產情況,強制性進行年度申報,並通過國際合作進行核查,對蓄意規避法律責任者加重處罰。

內外均衡,打消曲線套利的商業投機心理。要修正內外商投資的稅費差別,取消外資企業的超國民待遇,防止變相偷漏稅的投機移民行為;抓緊制定和實施遺產稅徵收辦法,並對一定數量的個人財富轉移課徵財富轉移稅、贈予稅,堵死逃稅通道。此外,堅決打擊假借貿易之名的套匯、避稅及財富轉移行為。

標本兼治,增強對國際勢力掏空中國的抵禦能力。堅決按照對等、互惠原則,參照國際通行做法,同等制定產業貿易與投資限制與壁壘;為對外資源、能源、金融等戰略投資清除障礙。充分利用自身資源優勢與調控手段,爭取國際資源產品的定價權份。以現有外儲及產能為依託,加快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同時,嚴格執行最低工資標準與企業用工制度,促進財富向低收入群體轉移;加大反腐力度,建設法制經濟,加大產業升級力度,做強對資源、資本產業的控制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球化時代,人才流失不可避免。因此,中國在面對人才外流的挑戰顯得更加緊迫。例如,一位碩士畢業的工程師在美國的收入,一般情況下高於他在中國內地就業的收入,更不用說,今天中國人還面對高房價、醫保體系不完善、獨生子女贍養父母等諸多經濟壓力。

令人鼓舞的是,近年來中國已經陸續開始推行一系列吸引「海歸」專才的優惠政策。在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及教育部「長江學者計劃」的基礎上,中央組織部推出了吸引青年科技創新創業人才的「千人計劃」,預計在未來五到十年內吸引千名左右海外高層次人才到中國工作,並建立40到50個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新基地。

2010年6月6日,《國家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全文發布,該綱要是中國第一個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提出2020年中國人才發展的總體目標,即培養和造就規模宏大、結構優化、布局合理、素質優良的人才隊伍,確立國家人才競爭比較優勢,進入世界人才強國行列,為在本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奠定人才基礎。

分析人士指出,面對全球化帶來的挑戰,一個成熟的社會應當思考的是,如何增強自身的吸引力,讓現有居民不願離開,令海外精英趨之若鶩;如果因為擔心人才外流而限制人口流動,那就是背離世界大趨勢的因噎廢食之舉了。

上一篇[窮爸爸富爸爸]    下一篇 [漢堡外交]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