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察合台(?-1241),成吉思汗次子,又譯察合帶、察哈歹、茶合帶等。大蒙古建國后,他分授軍民四千戶。元太祖八年(1213年),蒙古大舉攻金,他與朮赤、窩闊台率右路軍,破太行山東西兩側大部州縣。十四年(1219年),隨成吉思汗西征,參與攻取訛答剌、別納客忒、玉龍傑赤等地。他受封畏兀兒以西直至阿姆河之間的地區,設斡耳朵宮阿力麻里(今新疆霍城西)附近的虎牙思。

1 察合台 -簡介

察合台(?-1241),成吉思汗次子,又譯察合帶、察哈歹、茶合帶等。大蒙古建國后,他分授軍民四千戶。元太祖八年(1213年),蒙古大舉攻金,他與朮赤、窩闊台率右路軍,破太行山東西兩側大部州縣。十四年(1219年),隨成吉思汗西征,參與攻取訛答剌、別納客忒、玉龍傑赤等地。他受封畏兀兒以西直至阿姆河之間的地區,設斡耳朵宮阿力麻里(今新疆霍城西)附近的虎牙思。后稱察合台汗國。成吉思汗死後,與弟拖雷遵遺囑擁戴窩闊台(元太宗)即大汗位。窩闊台對他極為尊重,重大決策多徵得他的同意。其後裔子孫繼承世襲察合台汗國汗位。
察合台察合台
 

2 察合台 -領地

成吉思汗的次子察合台繼承了伊塞克湖地區、巴爾喀什湖東南的伊犁河流域,以及楚河與怛邏斯河流域草原,或者至少是這兩條河以東的草原。據志費尼記述,察合台的冬營地是在馬拉什克亦拉,夏營地是虎牙思,兩地都在伊犁河流域內,虎牙思靠近阿力麻里(離今固爾孔不遠)。喀什噶爾和河中地區是他的屬地。畏兀兒地區,即別失八里(今濟木薩)、吐魯番(哈喇火州)和庫車的原回鶻國境,大約在1260年左右成了察合台家族的直屬領地,儘管在此以前它似乎一直是附屬於哈拉和林的大汗們。河中的不花刺城和撒麻耳干城在一段時間內也由哈拉和林宮廷管理。

3 察合台 -封地

汗國的建立者察合台從1227年到1242年間統治著該汗國,正如我們已經看到的那樣,他是一位舊式蒙古人。他十分敬畏他的父親,成吉思汗曾任命他監護札撒——法典和行為規範——他本人終身遵循這些法規,並使跟隨他的人也這樣做。有一天,他與他的弟弟窩闊台(當時已即位為大汗)賽馬獲勝,第二天,他像一個罪犯一樣地乞求窩闊台的寬恕。順便提一下,在他的弟弟提升到大汗的位置上時,他沒有嫉恨,因為這是他父親的決定。

由於同樣的原因,儘管他統治著穆斯林各族,但他對伊斯蘭教有些敵視,特別是有關齋戒和屠殺牲畜一類的規定。在這些規定中,古蘭經的戒律與蒙古習俗和札撒相抵觸。儘管如此,他的一位大臣、訛答刺人哈巴什·阿密德是一位穆斯林(死於1260年)。此外,成吉思汗曾把河中諸城(不花刺、撒麻耳乾等)的行政和財政事務委託給另一位穆斯林馬合謀·牙刺窪赤,他住在費爾干納的忽氈。這並不防礙察合台罷免他,但是,由於牙刺窪赤是直接向大汗負責,當時在位的大汗窩闊台指出察合台這一行為的不軌,並恢復了馬合謀的職務。馬合謀之子、麻速忽·牙刺窪赤(或名麻速忽伯格)繼其父,仍以大汗之名繼續管理河中諸城,巴托爾德認為,他還管理了察合台的另一些「文明化的省區」,直抵中國邊境。他以這種身份出席了1246年的庫里勒台,會上進一步確定了他的職務。1238-1239年,不花刺爆發了一次廣泛的穆斯林運動,目的是反對有產階級和蒙古行政。麻速忽鎮壓了這次運動,同時也儘力保護該城免遭蒙古軍的報復。  

察合台錢幣
察合台汗國的重新統一

當河中的察合台分支正在淪為服務於突厥封建主的一個個傀儡王時,蒙兀兒斯坦(即怛邏斯河、楚河上游、伊塞克湖,伊犁河、艾比湖和瑪納斯河流域)的游牧民們在經歷了一個動亂時期之後重建了察合台王權。該地的主要蒙古氏族是杜格拉特氏,他們在蒙兀兒斯坦的伊塞克湖周圍和喀什噶爾兩地都擁有大片的領地,喀什噶爾當時稱阿爾蒂·沙爾,即「六城」。14世紀中期,杜格拉特氏族由吐利克、播魯只和哈巴兒丁三兄弟領導;他們是該地的真正君主。據《拉失德史》,大約在1345年,播魯只統治著從伊塞克潮到庫車和布吉爾,從費爾干納邊境到羅布泊之間的地區,以阿克蘇為基地。正是他首先開始要尋找某位沒有從河中人手中得到封地的察合台系成員,以便以他為首領,重建伊犁地區的察合台汗國,即當時稱蒙兀兒斯坦。  

 一位聲稱是也先不花之子的禿忽魯帖木兒,當時默默無聞地生活在蒙兀兒斯坦東部,他留下了一連串令人難以置信的冒險。播魯只當時召見的就是這位真假不明的察合台人。他在阿克蘇正式接見了他,並宣布他為可汗。播魯只的哥哥吐利克成了汗國的首席異密,即兀魯思別乞。  

如果杜格拉特人僅僅是想找到一位傀儡,使他們與察合台的正統性聯繫起來。以對付他們的對立派河中的正統察合台系的話,那麼,他們可能大失所望。禿忽魯帖木兒似乎是一位具有很強個性的人,他在生活的各個領域內都施加影響。首先,從宗教的角度出發,他的統治(1347-1363年在位)就是很重要的。儘管河中的突 厥化塔吉克人(或者說不花刺和撒麻耳乾的市民們)是熱誠的穆斯林,然而,蒙兀 兒斯坦的突厥化蒙古人,或者說伊犁河流域和阿克蘇的半游牧民們,大部分仍是 「異教徒」,即佛教徒或薩滿教徒。但是,穆斯林的宣傳也開始在上述地區盛行。 杜格拉特人的長者、異密吐利克當時住在喀什,他本人皈依了伊斯蘭教。五年以後,禿忽魯帖木兒追隨他,履行了誓言,《拉失德史》記述,他度過了苦惱的時光。「他接受了割禮,同一天,16萬人剃了頭,表示信仰伊斯蘭教」。正像穆罕默德·  海達爾世回憶的那樣,禿忽魯帖木兒是一位精明能幹的統治者。且不考慮伊斯蘭 教可能對他產生的任何精神上的吸引,他必定估計到皈依伊斯蘭教在他獲取河中的  目標上是有利的。不花刺和撒麻耳干兩城就值得他向古蘭經拜倒。無論如何,他一 旦鞏固了在蒙兀兒斯坦的地位,就提出他對原察合台汗國的西部領土的要求。形勢 對他十分有利。自從阿布達拉赫被驅逐后,河中又陷入分裂和混亂之中。速勒都思 部巴顏和巴魯刺思部哈吉兩位異密戰勝了阿布達拉赫,但是,他們沒有能力進行牢固和持久的統治。《武功記》把巴顏描述成「寬大為懷」的人,由於酗酒惡習而變 得無能。哈吉雖然固守他的渴石封地,但是,後來表明了自己是一個有些軟弱的人。 

最後,河中的其餘地區在無數的地區突厥封建主之間四分五裂了。對禿忽魯帖木兒 來說,時機似乎已經成熟了。1360年3月,他入侵河中,從塔什干直接向沙赫里夏勃 茲進軍。哈吉率領著從沙赫里夏勃茲和卡爾施徵集的軍隊,最初想進行抵抗;後來, 在敵人的優勢面前,他渡過阿姆河退入呼羅珊。禿忽魯帖木兒獲得了如此徹底的勝利,以致哈吉的侄兒、當時年僅26歲的帖木 兒認為與勝利者一方聯合是明智的。為帖木兒朝歌功頌德的《帖木兒武功記》極力 表明僅僅是為了更有效地抵抗這次入侵,帖木兒才承認了這位統治者,他這樣做是 得到了他那位自動逃跑了的叔叔同意的。然而,這些陳述是前後互相矛盾的。帖木兒歸順禿忽魯所得到的回報是接受了沙赫里夏勃茲作為他的封地,在此以前,該城 一直是屬於他的叔叔哈吉。其後不久,當禿忽魯返回蒙兀兒斯坦時,哈吉又從呼羅珊回到河中,打敗了帕木兒,不僅使他歸還了沙赫里夏勃茲,而且還像年輕的巴魯 刺思人將要做的那樣,又成了哈吉的俯首貼耳的屬臣。

然而,禿忽魯不久又從蒙兀 兒斯坦返回河中,從他進入忽氈的時刻起,河中貴族們前來迎接,並紛紛表示歸順。巴顏一直護送他到撒麻耳干,這次,哈吉也來向他獻殷勤,但是,當禿忽魯處死了忽氈異密后不久,哈吉變得驚慌失措,並逃往呼羅珊,在該地的撒卜茲瓦兒附近被土匪們暗殺。這一戲劇性事件的結果是帖木兒在默認禿忽魯的宗主權下,成了巴魯 刺思氏族的首領,同時也成了沙赫里夏勃茲領地的無可爭辯的君主。迦茲罕的一個孫子迷里忽辛在阿富汗東北為自己辟了一塊領地,包括興都庫什山南北兩面的巴里黑、昆都士、巴達克山和喀布爾。禿忽魯帖木兒前往攻之,在瓦赫什河畔打敗了他,進入昆都士,直抵興都庫什山,按其祖先成吉思汗的方式,在該地度過春、夏兩季。他一返回撒麻耳干,就處死了速勒都思部巴顏,然後返回蒙兀兒斯坦,以其子也里 牙思火者作為河中總督留下,並以帖木兒作為他的輔臣。帖木兒的行為看來是他的 忠誠的可靠保證。   

於是,在這位令人畏懼的強大可汗的統治下,原察合台汗國的統一重新恢復了。 當時沒有一個人能夠預見,要不了許多年以後,禿忽魯給他兒子作為良師益友和輔臣的帖木兒將結束重新恢復的這一察合台汗國,而以新的帝國取代它。但是,在接著研究河中征服者史之前,我們必須折回來研究波斯的蒙古汗國的興衰。 

4 察合台 -影響

 察合台死(1242年)時,把王位留給他的孫子、長子木阿禿乾的兒子哈刺旭烈兀,木阿禿於已於1221年圍范延〔巴米安」的戰爭中被殺,他的死引起了成吉思汗家族的極大悲痛。哈刺旭烈兀在察合台遺孀也速倫可敦的監護下從1242年統治到1246年。1246年,新大汗貴由以他的私友、察合台的弟弟也速蒙哥王子取代了他。貴由的這位密友因酗酒而頭腦獃滯,他把國家的統治事務留給他的妻子和該國的穆斯林大臣火者·巴海烏丁,志費尼稱讚巴海烏丁是文學和藝術的資助者。但是,由於同樣的原因也速蒙哥也只統治了很短的時間(1246-1252年)。在 1249-1250年間發生的、導致整個成吉思汗家族分裂的王位繼承的爭吵中,也速蒙哥站在窩闊台家族一邊反對蒙哥的候選資格。蒙哥即位之後,於1252年8月罷免了也速蒙哥,並以五年前被也速蒙哥趕下台的哈刺旭烈兀取而代之。哈刺旭烈兀在他掌權之後,甚至接受了處死他的叔叔也速蒙哥的任務。正是從這一系列的宮廷政變中表明了察合台兀魯思當時幾乎沒有獲得自治,只是哈拉和林宮廷的一個屬地,經受著和林發生的各次家族叛亂所產生的影響。事實上,它只是一個與中央政權緊密聯繫的總督區,雖然對窩闊台和拖雷家族來說事實上它是長支,但是,它只是被作為幼支對待的旁系。 

 然而,哈刺旭烈兀在前往恢復封地的途中去世(1252年)。執行處死也速蒙哥這項帝國命令的任務落到他的遺孀兀魯忽乃身上。原大臣哈巴什·阿密德作為哈刺旭烈兀的支持者在也速蒙哥統治下曾遭到過迫害,他處死了巴海烏丁,為自己報了仇。兀魯忽乃控制察合台汗國達9年(1252-1261年)。 
察合台領地
 

 在察合台家族宗主權下繼續存在的前成吉思汗時期的那些舊王朝同樣也受到了哈拉和林宮廷革命的影響。別失八里(古城)、吐魯番和庫車的回鶻國便是一例。上面已經提到過,回鶻統治者巴而術終身一直是成吉思汗的忠實屬臣,曾支持成吉思汗反屈出律、反花刺子模沙赫和攻打西夏。作為回報,成吉思汗打算把他的一個女兒(據說是他最寵愛的一個)阿勒屯別吉嫁給他。然而,由於成吉思汗和公主本人先後去世而未能成婚。巴而術本人此後不久也去世了,其子乞失麥繼任為亦都護,即回鶻王,他到蒙古宮廷接受窩闊台為他舉行的受職儀式。同樣,在乞失麥死時蒙古的攝政皇后脫列哥那把回鶻王位授予他的兄弟薩倫迪。薩倫迪是佛教徒,他似乎曾敵視過伊斯蘭教,穆斯林們抱怨他的嚴酷。在1251年發生的窩闊台後裔們與蒙哥之間的王位之爭中,至少薩倫迪的一些近侍是站在窩闊台家族一邊。薩倫迪的一位主要官員八拉與斡兀立·海迷失的同謀者們一道被勝利者蒙哥判處死刑,只是由於一次幸運的機會才得以逃脫。薩倫迪惶恐不安,趕緊去朝覲蒙哥(1252年),在他剛從帝國斡耳朵返回來后,回鶻國內爆發了起義,回鶻地區的穆斯林們指控他要殺害他們,並列舉詳情。他們說,大屠殺將於星期五在別失八里以及回鶻國內的各清真寺內舉行祈禱時發生。蒙哥的一位代表——原來是一位名叫賽福丁的穆斯林,他當時住在別失八里——接到指控后,要薩倫迪返回和林向大汗彙報此事。這位倒媚的回鶻王子受到審訊和拷打,直到他承認了他們所希望得到的供詞。蒙哥命他回別失八里去接受懲罰。多桑評論道:「在一個星期五,他於眾目睽睽之下被其兄弟斡根赤(Ukenj)斬首,那些早就想把這位佛教王公處死的伊斯蘭教徒們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事實上,薩倫迪是作為窩闊台家族的黨羽被處決的。他的兄弟作為蒙哥的支持者取代了他的位置;但是,這次家庭糾紛給予了回鶻地區的少數穆斯林報復多數佛教徒的機會(1252年)。  

5 察合台 -兄弟關係

察合台稱自己的兄長為「蔑兒乞惕野種」,這句話如針尖一般刺激了拙赤。原來,拙赤的出身一直很有爭議。當年,鐵木真(成吉思汗的本名)的力量還不夠強大的時候,孛兒台旭真被蔑兒乞惕人俘虜,並被收娶為別人的妻子。數月後,鐵木真藉助札木合、王汗的大軍消滅了蔑兒乞惕部,孛兒台旭真得以返回成吉思汗身邊。而拙赤本人,就是孛兒台旭真在返回的歸途中所生。因為時間的湊巧,正好是九個月的時間,拙赤究竟是孛兒台旭真在被俘前所懷還是被俘后懷上的,一直眾說紛紜。這關係著拙赤是不是成吉思汗兒子的重要問題。儘管成吉思汗對待拙赤和對待其他三個兒子沒有任何差別,但無論拙赤本人,還是另外三個兒子,都免不了有自己的想法。

拙赤也是個血性的蒙古漢子,怎受得了察合台這樣當眾的侮辱,站起來就揪住察合台的衣領,說:「我從來沒有聽到父汗有對我另眼相看的話,你怎麼能把我當成外人?你有什麼本領勝得過我?你只不過脾氣暴躁而已。」

接著,拙赤提出了挑戰:「我同你比賽遠射,如果我敗給你,我就割斷拇指扔掉!我與你比賽摔跤,如果我敗給你,我就倒在地上永不起來!」

說到這兒,拙赤向成吉思汗請示:「兒臣願聽父汗聖裁。」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成吉思汗卻沒有馬上表態。

旁邊的闊闊搠思出面勸說,他雖然表面上指責察合台魯莽,不可以這樣責怪熱愛你的母親,令她傷心。但暗中卻點出拙赤並非成吉思汗之子。闊闊搠思是成吉思汗的老部下,但現在正受命輔助察合台。

成吉思汗這才說道:「怎麼可以這樣說拙赤呢?拙赤不是朕的長子嗎?以後不許說這樣的話!」

察合台聽父汗說話了,不再揪扯,轉而笑著說道:「拙赤的氣力、本領,就不用說了。父汗的長子,是拙赤和我兩人。我們願意一起為父汗效力。誰如果躲避,大家一起把他劈了。誰如果落後,大家一起砍斷他的腳後跟。」他雖是這麼說,但還是暗中下套,不願意拙赤成為新汗王,於是提議:「窩闊台敦厚謹慎,我們大家都推舉他吧。讓他在父汗的身邊,接受繼位者的教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