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寶蟾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夏金桂嫁給呆霸王薛蟠時帶去的陪房丫鬟。


1 寶蟾 -簡介

(圖)寶蟾寶蟾

寶蟾,夏金桂的陪房丫頭。長有三分姿色,舉止輕浮。這一對主僕是曹雪芹最後推出的一組人物,兩個可悲可憐可恨的女人。寶蟾初見於第80回,其後又見於第90、91回,第103回結束。寶蟾的名字與夏金桂頗有關合,桂蟾相合則是月亮的別稱——蟾宮有桂,桂宮有蟾,形影相隨。

寶蟾是夏金桂嫁給呆霸王薛蟠時帶去的陪房丫鬟。從身份地位上看,這位蟾丫頭與璉二奶奶王熙鳳身邊的平兒完全一樣。但在為人行止與結局方面,蟾丫頭倒是和璉二爺收下的秋桐堪稱同類。她們都有一顆爭風吃醋之心,並為爭到「風」頭不惜採用潑婦手段,逼對方於死地而後快!
如果說寶蟾與平兒有什麼不同的話,平兒雖然「忠於」王熙鳳並深得信任,但她既不依勢壓人又不懷害人之心,終得眾人好評,亦有善終(王熙鳳死後平兒扶正)。寶蟾雖也是夏金桂陪房,卻與主子各懷鬼胎,時而分庭抗禮,時而又狼狽為奸,以害人始害己終。

寶蟾主人夏金桂:「原來……年方十七歲,生得亦頗有姿色,亦頗識得幾個字。若論心中的邱壑經緯,頗步熙鳳之後塵。……竟釀成個盜跖的性氣。愛自己尊若菩薩,窺他人穢如糞土;外具花柳之姿,內秉風雷之性。在家中時常就和丫鬟們使性弄氣,輕罵重打的。……」寶蟾這丫頭真有乃主之風,第八十回上,「……香菱說到熱鬧頭上,忘了忌諱,……一句未完,金桂的丫鬟名喚寶蟾者,忙說道:『要死,要死!你怎麼真叫起姑娘的名字來!』」乍一登場就活現於紙上。論起來,香菱是薛蟠的妾,再不怎麼著身份也高於寶蟾,寶蟾竟然「指著香菱的臉兒」,竟是真的不把香菱放在眼裡了。金桂的心思,她倒揣摩了個一二。

2 寶蟾 -名字

據小說中的描寫,寶蟾初見於第80回,其後又見於第90、91回,第103回結束。寶蟾的名字與夏金桂頗有關合,桂蟾相合則是月亮的別稱——蟾宮有桂,桂宮有蟾,形影相隨。

所謂蟾者,學名蟾蜍,俗稱癩蛤蟆,體大形丑,皮黑而多疣,腹內有毒腺,其毒可以製成中藥。醫書上所列的「蟾酥」,即取自蟾蜍體內之毒而製成的。因此,我們可以從寶蟾的名字中看出作者的一番良苦用心,真真不愧是巨匠的巧思妙想。

3 寶蟾 -概述

(圖)寶蟾寶蟾

薛蟠天性「得隴望蜀」 ,一心想把她搞到手。夏金桂為了擺布香菱,就把寶蟾給了薛蟠。從此以後,寶蟾便把夏金桂放在腦後,夏金桂想作賤她,她便撒潑打滾,尋死覓活,無所不鬧。薛蟠打死人命下到牢里,她和夏金桂又狼狽為奸,合夥勾引薛蝌,夏金桂要謀害香菱時,是寶蟾無意中救了香菱一命。

薛大爺在娶夏金桂之前已花了銀子買了英蓮(即香菱),為此還鬧出了一場人命官司(見第4回)。待夏金桂入門之後,「睡榻之側豈容他人」,主奴二人都把香菱看成眼中釘肉中刺,千方百計要除掉香菱。夏金桂的計策是先從精神肉體上折磨香菱,第80回回目「美香菱屈受貪夫棒」,是為一證。但是,夏金桂絕沒有想到香菱的忍耐力極強,逆來順受,讓夏金桂想把她趕出薛宅的陰謀未能得逞。夏金桂一計不成,第二招便是利用薛蟠好色的本性,設「美人人」,妄想用此招讓薛大傻子徹底投降。

4 寶蟾 -書摘

「……憑他是誰,那一個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頭的?這半個主子不做,倒願意做個丫頭,將來配個小子就完了」。
素日最是說嘴要強的,今遇見了香菱,便恨無地縫兒可入,忙推開薛蟠,一徑跑了,口內還恨怨不迭,說他強姦力逼等語。
如此又漸次尋趁寶蟾。寶蟾卻不比香菱的情性,最是個烈火乾柴,既和薛蟠情投意合,便把金桂忘在腦後。近見金桂又作踐他,他便不肯服低容讓半點。先是一衝一撞的拌嘴,後來金桂氣急了,甚至於罵,再至於打。他雖不敢還言還手,便大撒潑性,拾頭打滾,尋死覓活,晝則刀剪,夜則繩索,無所不鬧。

5 寶蟾 -「設計」害人反成拙——寶蟾之「毒」

寶蟾是夏金桂嫁給呆霸王薛蟠時帶去的陪房丫鬟。從身份地位上看,這位蟾丫頭與璉二奶奶王熙鳳身邊的平兒完全一樣。但在為人行止與結局方面,蟾丫頭倒是和璉二爺收下的秋桐堪稱同類。她們都有一顆爭風吃醋之心,並為爭到「風」頭不惜採用潑婦手段,逼對方於死地而後快!

如果說寶蟾與平兒有什麼不同的話,平兒雖然「忠於」王熙鳳並深得信任,但她既不依勢壓人又不懷害人之心,終得眾人好評,亦有善終(王熙鳳死後平兒扶正)。寶蟾雖也是夏金桂陪房,卻與主子各懷鬼胎,時而分庭抗禮,時而又狼狽為奸,以害人始害己終。

據小說中的描寫,寶蟾初見於第80回,其後又見於第90、91回,第103回結束。寶蟾的名字與夏金桂頗有關合,桂蟾相合則是月亮的別稱——蟾宮有桂,桂宮有蟾,形影相隨。

所謂蟾者,學名蟾蜍,俗稱癩蛤蟆,體大形丑,皮黑而多疣,腹內有毒腺,其毒可以製成中藥。醫書上所列的「蟾酥」,即取自蟾蜍體內之毒而製成的。因此,我們可以從寶蟾的名字中看出作者的一番良苦用心,真真不愧是巨匠的巧思妙想。

讀者都知道,薛大爺在娶夏金桂之前已花了銀子買了英蓮(即香菱),為此還鬧出了一場人命官司(見第4回)。待夏金桂入門之後,「睡榻之側豈容他人」,主奴二人都把香菱看成眼中釘肉中刺,千方百計要除掉香菱。夏金桂的計策是先從精神肉體上折磨香菱,第80回回目「美香菱屈受貪夫棒」,是為一證。但是,夏金桂絕沒有想到香菱的忍耐力極強,逆來順受,讓夏金桂想把她趕出薛宅的陰謀未能得逞。夏金桂一計不成,第二招便是利用薛蟠好色的本性,設「美人計」,妄想用此招讓薛大傻子徹底投降。小說中寫道:

只因薛蟠天性是「得隴望蜀」的,如今得娶了金桂,又見金桂的丫鬟寶蟾有三分姿色,舉止輕浮可愛,便時常要茶要水的故意撩逗他。寶蟾雖亦解事,只是怕著金桂,不敢造次,且看金桂的眼色。金桂亦頗覺察其意,想著:「正要擺布香菱,無處尋隙,如今他既看上了寶蟾,如今且捨出寶蟾去與他,他一定就和香菱疏遠了,我且乘他疏遠之時,便擺布了香菱。那時寶蟾原是我的人,也就好處了。」打定了主意,伺機而發。

於是,這位寶蟾姑娘便成了一件「禮物」送給薛大爺享受,從而她便成為謀害香菱的一個幫凶。最終她們將香菱逼到了大觀園中去了。

然而,香菱的離開並沒有實現夏金桂「吃獨食」的夢想。她沒想到寶蟾的內功比她還有修為,竟把薛大爺籠絡在自己的身邊,讓夏金桂閨房空守,望夫興嘆。自此夏金桂又開始「尋趁」寶蟾,可她沒有想到寶蟾並非是一個省油燈,正所謂流氓遇上了無賴,只好死打亂纏。小說中寫道:

寶蟾卻不比香菱的情性,最是個烈火乾柴,既和薛蟠情投意合,便把金桂忘在腦後。近見金桂又作踐他,他便不肯服低容讓半點。先是一衝一撞的拌嘴,後來金桂氣急了,甚至於罵,再至於打。他雖不敢還言還手,便大撒潑性,拾頭打滾,尋死覓活,晝則刀剪,夜則繩索,無所不鬧。薛蟠此時一身難以兩顧,惟徘徊觀望於二者之間,十分鬧的無法,便出門躲在外廂。

俗話說:「強中還有強中手」。夏金桂雖有一身的「盜跖的性氣」,在寶蟾的面前還是敗下陣來,只能「糾聚人來斗紙牌、擲骰子作樂」,以此來打發自己獨守「閨房」的寂寞。

第91回是寶蟾第三次出場,本回的回目是「縱淫心寶蟾工設計」。薛蟠的出走給薛宅帶來暫時的安寧,可是不久又傳來她打死人的消息。恰在此時薛蟠的堂弟薛蝌到來,給「素性為人毫無閨閣禮法」的夏金桂、寶蟾主僕二人帶來一絲「曙光」。於是主僕二人處心積慮想勾引這位薛二爺,已解「燃眉」之急。先是以「送果品」加以試探,然後出「色」相誘。小說中有三段文字集中寫寶蟾的「工設計」:

(1)剛到天明,早有人來扣門。……開了門看時,卻是寶蟾,攏著頭髮,掩著懷,穿一件片錦邊琵琶襟小緊身,上面系一條松花綠半新的汗巾,下面並未穿裙,正露著石榴紅灑花夾褲,一雙新綉紅鞋。

表面上看,這只是寫寶蟾的家常睡服裝束,但從服裝的色彩和搭配上誘露出寶蟾工於「設計」的滛心。

(2)那知寶蟾亦知薛蟠難以回家,正欲尋個頭路,因怕金桂拿他,所以不敢透漏。今見金桂所為先已開了端了,他便樂得借風使船,先弄薛蝌到手,不怕金桂不依,所以用言挑撥。見薛蝌似非無情,又不甚兜攬,一時也不敢造次。

如果說前面是寶蟾奉夏金桂的指使而為,那麼這一段文字則是直接揭出寶蟾的內心卑污的隱秘——她不僅要和主子分羹而食。而且還要「嘗鮮」在前,妄圖拔個頭籌。

(3)為了儘快攻下薛蝌的防線,寶蟾向夏金桂獻「計」道:「奶奶想,那個耗子不偷油呢,他也不過怕事情不密,大家鬧出亂子來不好看。」於是向夏金桂提出:一是放長線釣大魚,具體的辦法是:「時常在他身上不周不備的去張羅張羅。他是個小叔子,又沒娶媳婦兒,奶奶就多盡點心兒和他貼個好兒,別人也說不出什麼來。過幾天他感奶奶的情,他自然要謝候奶奶。那時奶奶再備點東西兒在咱們屋裡,我幫著奶奶灌醉了他,怕跑了不成?」二是威逼陷害:「他要不應,咱們索性鬧起來,就說他調戲奶奶。他害怕,他自然得順著咱們的手兒。」

前者是軟絲繩結套,讓薛蝌自動上套;後者則是一把兩面刃,從則陷薛蝌於奸嫂亂倫不仁不義的惡名:不從則讓薛蝌擔上乘人之危調戲親嫂的醜名,堪稱一箭雙鵰。寶蟾的「設計」,儘管有沒有到達他們的目的,但以上三例足可見證寶蟾是一個既工於心計,又心毒手狠的「姦邪婢」。

古人常說:「天理報應不爽」。第103回描寫夏金桂、寶蟾合謀騙回香菱后,乘其不備用砒霜入湯的辦法欲害死香菱,不想因為「換碗」之故讓夏金桂服下毒藥而死。最終寶蟾到案招供而成了階下囚,應了那句「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的曲文。

寶蟾與平兒同是「通房大丫頭」或稱「媵妾」,平兒是名副其實的「屏風」,為王熙鳳擋住許多「行惡」之事,起的是消防滅火作用。而寶蟾則是一個煽風點火、善造事端、為虎作倀的歹毒女人。《紅樓夢》中雖然精心刻畫了不少「水作」的女兒,但作者同時告訴人們女兒中也並非一律清純無邪。秋桐、寶蟾、乃至王善保家的之流都當屬女人之中的惡者。所謂善惡,絕不能以性別來區分。寶蟾的下場告訴人們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他們都應該記住《留餘慶》中的一句話——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