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劇情介紹 戴志剛(鄭各評飾演)外號「金剛」,是個流氓。他雖然長得人高馬大,卻總是「撞板多過吃飯」,還不時因犯罪坐牢。對他來說,進出牢房已經是家常便飯,監獄可以說是他真正的家。他的老婆在結婚後不久就離開了他,留下個女兒戴純純(白薇秀飾演)。戴純純在耳濡目染之下,個性也和金剛一樣野蠻粗魯。

1 寶貝父女兵 -劇情介紹

  戴志剛(鄭各評飾演)外號「金剛」,是個流氓。他雖然長得人高馬大,卻總是「撞板多過吃飯」,還不時因犯罪坐牢。對他來說,進出牢房已經是家常便飯,監獄可以說是他真正的家。他的老婆在結婚後不久就離開了他,留下個女兒戴純純(白薇秀飾演)。戴純純在耳濡目染之下,個性也和金剛一樣野蠻粗魯。戴純純12歲那年,金剛被朋友Peter出賣,被判坐牢8年;戴純純則被送進兒童收容所,金剛痛定思痛,不想女兒步自己後塵,同意戴純純讓人收養,沒想到女兒從此音信全無。

  戴純純被領養后不久就偷溜離開了領養家庭,她在外流浪,被一個收破爛的怪婆婆(金銀姬飾演)收養,一老一少從此相依為命。怪婆婆無親無戚,脾氣古怪,誰招惹了她就是自找麻煩,偏偏戴純純跟她一拍即合。其實戴純純並沒有忘記金剛,但因為怕自己會被警察抓回收容所,所以,一直不敢去監獄探訪他,也不敢跟他通音訊……

  時光匆匆,轉眼間戴純純已經19歲了,她不擅打扮,整天披頭散髮,言談舉止野蠻粗魯。她包攬了女皇鎮一帶的「賣紙巾」、「收破爛」、「非法小販」、「新年舞獅」等「生意」。

  戴純純堅守地盤,如果有人要來搶生意,她就會毫不客氣地還以顏色。她有幾個好朋友幫她看著「生意」,其中一個叫Coconut(沈煒竣飾演)。 Coconut平時在小販中心幫父親賣包,只要戴純純一有使喚,他就會赴湯蹈火,在所不惜。暗戀純純,偷偷把純純當女朋友,純純卻只當他是「兄弟」。

  戴純純雖正值豆蔻年華,對談情說愛卻沒有興趣。沒想到後來她遇到李楷擇(江承熹飾演),對他動了心。李楷擇是大學生,某天戴純純為了躲避仇家,特別喬裝成長發飄飄的女孩,遇上李楷擇,李楷擇對她一見鍾情。

  李楷擇並不知道戴純純的真實身份,後來遇到真實的她,兩人成為一對歡喜冤家。可是戴純純卻不敢自揭身份,因為李楷擇出身富裕,她不敢高攀。

  金剛出獄了,第一件事就是找尋戴純純的下落。他輾轉得知戴純純離開了原本的領養家庭,決定要把女兒找回來。不過,他先要解決生活問題,那就是吃和住。他用牢裡帶出來的幾百塊錢,租了間小房。

  金剛同住的「室友」是一對古怪的兄妹。

  哥哥Akirah(謝�傑飾演),整天做歌星夢,妹妹美淇(庄米雪飾演)則足不出戶,不管對什麼都感到害怕,尤其最怕男人!金剛一出現,讓美淇坐立不安,怕金剛會向她施暴,想盡辦法防備,搞得金剛啼笑皆非。

  原來美淇出身富裕之家,從小就有傭人伺候,十指不沾陽春水,生活起居全賴他人照顧,後來父親生意被騙,一夜破產,自殺了。母親與兄妹二人被趕出大洋房,租了間又舊又小的公寓,變賣一點首飾過日子,首飾變賣完了就去向親朋戚友借錢,因不堪被侮辱,發了瘋,被抓進瘋人院,剩下兄妹二人,都只會花錢不會賺錢,房租還不出,屋主就把另一間房分租給金剛。

  Akirah借了高利貸沒錢還,大耳窿上門討債,把金剛和美淇反鎖在屋子裡,二人叫天不應,叫地不靈,被關了3天。這三天里,也讓二人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美淇不再那麼怕金剛了,而金剛面對生活白痴的美淇,也難得地有種「英雄」感,除了出面解決「大耳窿」問題外,還把美淇帶出去看看這個世界。

  其實,金剛與戴純純住在同一幢舊公寓,二人雖同樓共住,卻一直錯過,沒有見面。不只如此,戴純純還與Akirah勢同水火。Akirah見金剛高頭大馬,就請他去對付戴純純。兩父女誰也不讓誰,卻白白錯過幾次相認的機會。

  戴純純與怪婆婆雖無血緣關係,但這些日子來的相處,已情同婆孫。怪婆婆說給自己算命,活不過今年,希望能看到戴純純出嫁,常常亂點鴛鴦譜,讓戴純純啼笑皆非,索性跟她坦白自己喜歡的是李楷擇。

  另一方面,李楷擇還在不斷尋找他心目中的「長發姑娘」,他不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其實就是與他「仇人見面,份外眼紅」的戴純純。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李楷擇發現戴純純面噁心善,慢慢地對她產生了好感。

  另一方面,金剛再遇Peter,卻再次被他利用來對付戴純純,沒想到卻讓這對失散多年的父女意外相認。父女二人後來還聯手對付Peter。後來金剛兩父女也在李楷擇的協助下「改邪歸正」。金剛和一班獄中好友,搞了間搬家公司;戴純純則開檔賣肉脞面。

2 寶貝父女兵 -歌曲配樂

  1、《禮物》--陳迪雅 (插曲)歌詞:

  多少次夢裡跳舞

  想跟上你的腳步

  一醒來 只剩迷霧

  多少次很晚收到

  一份叫愛的禮物

  就算安慰自己

  愛還在中途

  原來 想念 會讓人盲目

  哪怕未來還是個未知數

  從想知道 被你擁抱的感觸

  從想知道 和你牽手的溫度

  等待 是為了 遇見幸福

  愛讓我全部都領悟

  從想變成 你隨身攜帶的書

  從想變成 你要走的那條路

  所有辛苦 都事中滿足

  你的笑已經是 最好的禮物

3 寶貝父女兵 -分集劇情

  詳細劇情介紹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第1集
       金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與女友巴巴拉生下一女純純,女友嫌他沒出息,丟下女兒遠走高飛,兩父女相互依靠走天涯,金剛是黑道的小混混,純純耳濡目染,從小就非常野蠻,屢犯校規被學校開除。  純純12歲那年,金剛因犯案被捕,判監10年,眼見純純孤苦無依,只得忍痛安排純純讓人領養,但純純從認養家庭逃走,跟了個以收集舊貨為生的怪婆婆,一老一少感情深厚。  轉眼純純已過十年,金剛出獄,他多年來不知女兒音訊,以為她被有錢家庭領養,一定受很好教育,此刻應該在國外名牌大學念書,他做夢也沒想到,現實中的純純小學還沒念完就輟學,專干一些「賣紙巾」、「收破爛」、「非法小販」等旁門左道的小「生意」,而且野蠻性格依然如故。  純純與怪婆婆所住的陳舊大樓搬來一戶破產家庭。前闊太在丈夫破產自殺后,帶著女兒美淇,兒子Akira,從大洋房搬到他們眼中的「貧民窟」。初來乍到,就就被窮凶極惡的純純兩婆孫敲詐了一筆錢。一進到所租單位,又被屋子的骯髒破爛嚇到連連驚叫。  純純除了「利用」老人賣紙巾外,又招徠一些人幫她非法擺攤賣水果,其中一人是與她情同姐妹的阿蓮。阿蓮是個傻大姐,老是被男人騙,這次又被搞大肚子,向純純借錢打胎。純純拉她去找經手男人談判。對方是個學過拳擊的黑道份子阿威,擺明不肯認帳,還對純純冷嘲熱諷一番。純純決心給他一個教訓…
  • 第2集
       阿威挑戰純純,純純轉身就走,阿威以為純純被他嚇怕,豈料純純很快就捲土重來,請他吃了個超級辣椒包,喝了杯辣椒果汁,搞到他涕淚交流,狼狽不堪。純純教訓了阿威,還拿走他八百塊錢,交給阿蓮做補償。美淇一家打掃屋子,被蟑螂嚇得雞飛狗跳,純純乘機開出打死一隻蟑螂一塊錢的價碼,再次向這看似高人一等的兄妹下手。這次卻被美淇拆穿打蟑螂是假,騙錢是真。  美淇陪媽媽上巴剎。兩母女一向高貴慣了,從來就沒有踏足這種「濕漉漉、髒兮兮」的菜市場,自作聰明和小販討價還價,反遭小販白眼。阿威來收高利貸,碰到美淇,見她舉止穿著,猜想是有錢人家小姐,藉機向她下手。美淇嬌生慣養,不知人間險惡,竟然相信阿威所說的話。  怪婆婆收集紙皮,遇大學生「搶生意」,破口大罵。純純自然力挺怪婆婆,二人合力驅趕那班大學生。為首的學生領袖李楷擇耐心解釋他們乃為老人院籌款,並且已經獲批准在該處收集紙皮,但兩婆孫非但不聽他解釋,還「趕盡殺絕」,尾隨搶走他們收集到的紙皮。楷擇對純純留下不好的印象。  淇媽當慣闊太,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下廚煮過一餐,但時勢逼人,為了省點開銷,她只好硬著頭皮下廚,但卻搞得手忙腳亂,美淇和Akira幫忙,卻火上加油,引發大火……
  • 第3集
       美淇一家首次下廚,手忙腳亂下幾乎造成火災,幸好純純沖入起火的廚房,把火撲滅。純純陪阿蓮往動墮胎手術,驚悉阿蓮已是第5次打胎,為了阿蓮的安全,純純力阻她動手術。阿蓮怕被父母知道,純純要她住到她家去。  二人往吃肉骨茶,巧遇李楷擇一家。楷擇的繼母巴巴拉其實就是純純的生母,但二人碰面,卻互不認識。楷擇向純純追討被偷掉的紙皮,要她繳出50塊捐給老人院,純純嗤之以鼻,還大聲說楷擇搞大阿蓮肚子卻不認帳,讓楷擇狼狽不已。巴巴拉出手懲戒純純,幾乎把她的手拗斷,阿蓮急忙給了50塊了事。純純不甘心,想法對付巴巴拉。  金剛因打架被延長刑期。他想起當初巴巴拉棄女兒於不顧,自己去偷奶粉,收高利貸,當打手以撫養純純的往事,後來與同黨Peter搶劫錢幣兌換商,他替Peter頂了罪,入獄10年,忍痛同意讓純純被人領養。雖已相隔10年,他對純純的思念與歉疚卻沒減退。  阿貴被父親逼相親,找純純救命。純純叫阿蓮假扮是阿貴的女友,阿蓮以貴父會認出她為由,反要純純一改男性化裝扮,又化妝又戴假髮,裙子高跟鞋,一身淑女樣去冒充阿貴女友。純純無奈只好答應。純純經過細心打扮后,竟然判若兩人,連死對頭阿威都認不出。阿貴一看,更是驚為天人…
  • 第4集
       純純扮淑女幫阿貴渡難關,沒想阿貴驚為天人,對純純更加迷戀。阿威識破純純,糾眾追打,純純英雄不吃眼前虧,先閃為妙。楷擇見幾個男人追打一「弱」女子,上前相助,趁亂把純純拉走。二人攜手而逃,楷擇眼中的純純,是個長發飄揚的清純美少女,純純眼中的楷擇,是一臉英氣的正義青年。兩人都互相被對方「電」到了。純純掉了欲送給怪婆婆的手機,楷擇揀獲,日夜盼純純來電。  美淇攜母親往貴婦家參加宴會,席間被富太們冷嘲熱諷,更遇見逼死她父親的仇家Richard Lee和巴巴拉夫婦。巴巴拉落井下石,令淇媽十分難堪。淇媽狼狽逃離,精神深受打擊。  純純上門向Akira討錢,分文未獲。純純一氣之下,叫阿蓮扮鬼嚇Akira,令他魂飛魄散,躲進房間不敢出來。這時,一神秘怪客趁Akira家大門洞開,竟悄悄潛入,藏身屋內。第二天,Akira一覺醒來,竟發覺臉頰被人寫了個「殺」字……  楷擇對長發美少女念念不忘,回到原處,希望再見伊人芳蹤,他果然再見到純純,但是此時的純純已經恢復街頭小太妹本色,抓住一老人喊打喊殺。楷擇看不過眼,上前指責純純,反被純純教訓了一頓。  美淇面對現實,當起鋼琴老師。她來到一大洋房,驚覺正是仇人Richard Lee和巴巴拉的家。她本轉身要走,但轉念一想,也許能伺機替父報仇,遂留下教巴巴拉的女兒Vivian彈琴。阿威巧遇美淇,色心大起,欲下藥迷奸美淇……
  • 第5集
       金剛往找昔日好友阿嬌,卻看見阿威下藥在美淇的飲料里,金剛撞翻美淇的飲料,讓美淇逃過一劫。金剛入獄時曾拜託阿嬌當純純的監護人,所以來探聽純純被誰領養,想悄悄去看純純,但阿嬌卻推得一乾二淨,說不知純純下落,還要金剛打消再找回純純的念頭。  金剛連住的地方也沒有,在街頭晃蕩,誤打誤撞上了一輛運載榴槤的貨車,竟發現有人利用運送榴槤走私禁藥。幕後黑手阿威要抓金剛,金剛危急間想起當初純純教他的妙招,竟然讓他順利脫身,還偷走了一些禁藥。  純純發現阿蓮的妹妹Kelly與幾個男生偷看色情雜誌,教訓了幾個男生一頓。她要阿蓮管束妹妹,阿蓮卻說自身難保,管不了那麼多。純純賣非法水果,楷擇出現,要她幫忙找人,並出示長發純純的畫像,純純看畫中的自己,不禁沾沾自喜,心想楷擇真的被她吸引住了。她心裡七上八下,不知道要不要打電話給楷擇,阿蓮極力鼓勵,但是她就是鼓不起勇氣。  神秘怪客闖入美淇家,偷睡在Akira房床底,Akira竟然沒有發覺,還疑神疑鬼,去偷了阿蓮的一跳紅色短褲來鎮邪。純純和阿蓮發現,大罵Akira變態,後知Akira怕鬼,說要代請法師抓鬼去邪,乘機敲走Akira一個戒指…
  • 第6集
       純純和金剛迎面走來,眼看就要碰上,但金剛忽然發現純純小時候愛吃的「麵包花」餅乾,停下買餅,純純這時也剛好接到收舊貨的「猴子」求救電話,兩個人錯過碰面機會。金剛邊吃麵包花邊想純純,被美淇迎面一撞,麵包花卡在喉嚨,美淇嚇到,拔腿就溜,金剛氣她「見死不救」,破口大罵。  美淇在珠寶店找到母親,只見淇媽還當自己是富太,不斷要店員拿大顆的鑽石來供她挑選。美淇忙把她拉走。  純純幫猴子教訓搶生意的「大隻佬」,大隻佬鬥不過純純,竟然放聲大哭,還要跳樓自殺。楷擇和純純及時阻止,大隻佬訴說離鄉背井,妻離子散的慘況,反被純純大罵一頓,大隻佬被純純當頭棒喝,頓時清醒,打消自殺念頭。楷擇進一步認識純純,覺她有趣,心地也不壞,對純純印象又改觀不少。  純純叫阿貴冒充道士,替Akira抓鬼。阿蓮與阿貴關在Akira房間,阿蓮乘機到處搜索,看能不能順手牽羊,沒想竟把偷藏在床底下的神經漢扯了出來。神經漢失控,發瘋追殺眾人,大家嚇得雞飛狗跳,最後還是純純出馬,制服了神經漢。  金剛偷走阿威的部分搖頭丸,為了填飽肚子,金剛要把搖頭丸賣掉。正當他跟Benedict交易時,純純忽然出現,用紙箱往金剛當頭一罩…
  • 第7集
       純純獲報有人偷偷進行禁藥交易,展開突襲,以救阿蓮妹妹Kelly。金剛正是純純所要對付的人,被純純「教訓」了一頓,純純懵然不知被她拳打腳踢的正是自己的老爸。Benedict趁亂拿走金剛的袋子,結果,金剛錢、葯和衣服都沒了,狼狽不堪,為了填飽肚子,到超級市場去偷吃免費餐,不料又遇到美淇,再一次被美淇撞得差一點就噎死,金剛耍狠,堅持要美淇賠償醫院費,淇媽精神失常,竟然拿出一千大元來打發金剛,金剛無端端發了一筆小財,美淇和Akira卻為母親的精神狀態憂心忡忡。  阿蓮氣純純沒有把Kelly賣違禁藥物的事告訴她,結果事情越搞越糟,Kelly索性連家也不回了。純純反唇相譏,兩個好朋友起了口角,阿蓮憤而離去,往找阿威,要阿威停止叫她妹妹賣違禁藥物。阿威奇怪阿蓮如何知道他販賣禁藥一事,懷疑乃純純暗中搞鬼,把之前被金剛搶走的一批搖頭丸也算到純純頭上。阿威怕純純會引來肅毒局探員,趕忙往上報告。阿威的老大原來就是Peter,他決定對純純趕盡殺絕。  阿威帶走Kelly,藉此威脅阿蓮合作陷害純純,阿蓮不想出賣純純,卻又擔心妹妹安全,痛苦不已。另一方面,怪婆婆擔心純純鬥不過阿威等人,用計把她關在屋子裡,不讓她在外面闖禍。純純因楷擇約她當天3時見面,焦急不已。她心想見楷擇,但卻被困屋內,連手機也被怪婆婆拿走,正苦惱之際,阿蓮出現…
  • 第8集
       阿蓮受阿威以Kelly安全做威脅,要阿蓮在純純家置放禁藥,然後報警上門抓人。阿蓮內心掙扎,終於還是把禁藥放入純純的背包里。她越想越後悔,就找阿貴傾訴,二人急匆匆找純純,告知真相。純純急著要趕回去銷毀「罪證」,楷擇踩了腳車送她一程。純純第一次和楷擇如此貼近,心如小鹿亂撞。  純純趕回家,卻發覺警察已上門搜查。純純見警察從她的背包里搜出一袋「藥丸」,以為「大勢已去」,但警方卻道歉離開。原來怪婆婆比警察早了一步,已經將禁藥丟掉了,換成一袋巧克力。這時,大家才覺得怪婆婆神通廣大。怪婆婆愛純純心切,不惜得罪犯罪集團,警告對方不準傷害純純,否則將以牙還牙。純純見婆婆如此對自己,感動不已。  金剛從淇媽手中得了一千塊,忙找房間租,竟然陰錯陽差來到美淇家。美淇因繳不了房租,房東要他們讓出一房來給金剛。Akira急著四處找美淇,但美淇卻與阿威共進晚餐。已經許久沒吃頓好的她,叫了一桌的食物,阿威認定她是有錢千金,為了釣大魚,只好忍痛付錢請客。美淇回來,懵然不知屋子裡已經多了個「江湖中人」…
  • 第9集
       金剛搬進美淇家,美淇懵然不知,乍見一陌生男人背影,還以為屋子進了賊,抓起平底鍋就朝金剛的頭猛打,第二天還指金剛偷了她的內衣,當眾指責金剛是個色魔,金剛被她搞得灰頭土臉。  美淇為了自保,急於搬家,但身無分文,無計可施之下,竟向阿威騙了4百塊錢。第一次向人騙錢,美淇全身發抖。美淇有錢在手,馬上就要搬走,但Akira卻對阿蓮戀戀不捨。美淇走得匆忙,竟然摔傷了腳,躺在樓梯上叫救命。  金剛回來,見美淇傷勢不輕,抱美淇回房,還拿出私藏的跌打酒來幫美淇療傷。金剛用力推拿,美淇殺豬般叫。樓上阿蓮和純純誤以為美淇遭人施暴,下樓相助,誤傷了金剛的八月十五。阿蓮知道一場誤會,急拉了從后趕來的純純撤退。父女倆錯失相認機會。  純純夢見自己變成了人魚公主,被王子楷擇一把抱起。但楷擇發現她的真面目后,毫不留情地一把推開她,這顯示純純對自己身份感到自卑,所以,雖然買了裙子化妝品,想要再次打扮一番見楷擇,但又實在鼓不起勇氣來。純純的一舉一動被人偷偷攝錄下來,原來是Peter所為。Peter的背後大老闆是Richard Lee,他認出怪婆婆是他仇家,要不動聲色地剷除她。  純純替怪婆婆慶祝六十大壽,宴開一席,請了怪婆婆和一班老朋友去高檔餐廳吃飯唱K,不料冤家路窄,竟在該處碰見Richard Lee和巴巴拉一家…
  • 第10集
       怪婆婆與Richard Lee狹路相逢,一眼就認出他就是當年的大頭洪,不禁勾起丈夫慘死的往事。當年,她丈夫與大頭洪都是黑道中人,後來,大頭洪開車撞死她丈夫,這埋藏多年的仇恨重新被勾起,怪婆婆恨意難受之餘,也擔心萬一大頭洪向她下手,純純會被拖累,遂告訴純純萬一她有不測,一定要置身事外,純純不肯答應,說怪婆婆是她最親的人,絕不能在她出事時棄之不顧,怪婆婆感動。  阿威接到Peter命令,派手下往燒純純屋子,但陰錯陽差,誤燒樓下的美淇家。美淇和Akira逃出火場,金剛卻睡得像死豬一樣,幸好消防員及時趕來,把火撲滅,金剛才沒變燒豬。金剛懷疑有人要對付他,明察暗訪之下,發現幕後黑手是阿威,買了瓶煤油要還以顏色。阿威約了美淇,下迷藥欲姦汙她,金剛忽然出現,美淇才逃過劫數。阿威怕金剛真的會放火燒他,供出是受Peter指使。金剛一聽Peter欲置他於死地,憤怒不已,誓要找他算帳。  純純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楷擇,但當電話接通,她卻深怕「露底」,一句話也不敢說。楷擇約她第二天在當天分手的地方見面,純純忽聽門外有異聲,匆匆掛電。原來阿威親自帶領手下來燒純純家。但是,純純早有準備,阿威等還沒下手,純純已經展開攻擊,阿威等受創,狼狽而逃,金剛誤以為阿威等又要來對付他,攔截去路,阿威打破燈,四周頓陷黑暗。視野不清之下,純純和金剛都以為對方是敵人,竟大打出手…
  • 第11集
       純純終決定赴楷擇之約,她把自己偷偷關在廁所里,從頭到腳打扮一番,但是不善打扮的她手忙腳亂,最後只好勞動阿蓮,才「改頭換面」成功。她懷著不安的心往會楷擇,正當二人要見面時,純純忽然發現有人要對怪婆婆不利,急忙趕去相救,與楷擇之約就這樣泡湯了。純純雖然及時趕到,但怪婆婆還是被對方刺了一刀,純純焦急不已,但怪婆婆卻沒事人般地坐起身,原來她早有準備,預先在衣服內放了海綿,逃過了一劫。  金剛逼阿威帶他往見Peter,二人相隔10年後見面。金剛質問他為何沒給安家費,Peter喊冤,說安家費已全數給了阿嬌,還與金剛往找阿嬌對質。阿嬌說Peter當年只給了3千塊就沒了下文,但金剛已經信了Peter。Peter解釋他們要對付的是怪婆婆祖孫倆而非金剛,並要金剛加盟他的犯罪組織,還讓他當上副總裁,負責「金融業務」,金剛對今日的犯罪組織巧立名目感到啼笑皆非。  Kelly與Benedict及幾個少年搶走Akira賣天珠的錢,純純知道后大怒,教訓了Benedict等少男一頓,Kelly拿了錢跑,純純追她時被楷擇看見。Kelly指純純要逼她加入成為她的黨羽,還要她交出保護費,楷擇一時信以為真,對純純大失所望,還嚴厲地指責她一番,其中「敗類」 二字尤其傷了純純的心,令純純委屈地流下眼淚…
  • 第12集
       金剛接獲命令,要向怪婆婆和純純下殺手,他自認是堂堂大男人,怎能向一老太婆和小女孩下手,但經不起煽動,只好出馬,正要有所行動之際,卻看見怪婆婆和純純在吃「麵包花」,他頓時想起自己女兒也愛吃這東西,馬上轉身離開。他並不知道,他要下手的目標正是他女兒純純。  純純自從被楷擇罵敗類后,一直很不開心。這天,她獲悉賣紙巾和大彩票的老人被阿貴的父親「包王」驅趕,不准他們在小販中心販賣,遂使出陰險招數,要包王就範,不巧她把蟑螂腿放進包子以害包王的行徑被楷擇看見,楷擇當眾拆穿她的詭計,讓純純功虧一簣。  純純叫楷擇不要隨隨便便叫人敗類,楷擇反唇相譏,說純純的所作所為與敗類無異,正爭論時,Benedict帶人圍攻純純,楷擇見純純被打跌在地,上前相助,自己也挨了幾下。這時,Kelly衝出說有警察,眾人鳥獸散。  楷擇見Kelly等糾眾打人,懷疑自己誤會了純純。過後,他又從劉叔那兒知道純純並非包王口中的黑道,只是同情他們這些孤苦無依的老人,才安排他們賣紙巾賺點生活費。至此,楷擇已知道自己完全誤解了純純,他亡羊補牢,幫純純爭取劉叔等回去小販中心賣紙巾。純純譏諷楷擇自以為是大學生告人一等,骨子裡根本就看不起她。  純純決定「奮發圖強」,看書學道理,讓楷擇刮目相看。她難得地在地攤找「有水準「的書來讀,但讀了幾分鐘就呼呼入睡。怪婆婆擺攤賣舊貨,金剛裝成顧客,挑了個塑像欲砸怪婆婆…
  • 第13集
       金剛抓起塑像欲砸怪婆婆,但怪婆婆早有懷疑,用鏡子反照金剛,金剛見事機敗露,轉身急逃,純純緊追不放,終於把金剛撲倒在地,純純抓脫金剛的鴨嘴帽,與金剛一個照面,馬上認出他就是自己的老爸,但金剛卻已認不出純純,匆匆忙忙跑掉。  純純沒想與生父竟在這樣的情況下重逢,更無法接受要殺怪婆婆的竟是自己的父親,但怪婆婆說金剛一定是在出獄後走投無路才會投靠黑勢力。要純純助他脫離惡勢力,免得再身陷牢房。  金剛舊傷複發,舉步艱難,美淇見他慘況,扶他一把。阿威趁美淇往教鋼琴時,偷潛入巴巴拉家,但卻搜不到一點錢財,一怒之下竟萌起綁架Vivian之心,美淇被逼聽從他的安排,把Vivian帶回家裡。阿威打電話向Richard Lee要錢,完全不知道R正是他的頂頭老闆。  剛好這時候怪婆婆致電要Richard Lee交出金剛,R遂認定是怪婆婆以Vivian安全威脅他。阿威終知道自己敲詐的對象是頂頭老闆,要金剛當替死鬼往拿「贖金」,金剛蒙在鼓裡,竟往收錢。另一方面,純純和怪婆婆等也在交易地點出現。Richard Lee布好局欲對付怪婆婆,但誤打誤撞,反而被阿蓮打暈了。金剛竟順利拿走了30萬。阿威沒想事情進展如此順利,還擔心金剛被抓后要「引蛇出洞」,把他給拉下水,連忙否認自己叫金剛去收錢。金剛莫名其妙,帶了重金回家。但到了門外,卻發現有人跟蹤而來…
  • 第14集
       純純施計拿走金剛的「贖金」,金剛不明究竟,還以為遇到黑吃黑。阿蓮看到那麼一大筆錢,堅持自己有功,要分一點好處,但純純卻一分錢都不給她,說這錢是當年大頭洪答應給怪婆婆的,所以,應該全數歸怪婆婆所有,兩個好朋友為錢起了爭執,被怪婆婆喝止。怪婆婆堅持不義之財不能要,決定悉數捐出去幫助孤苦無依的老人,讓他們過個即將來臨的大肥年。  純純送年貨紅包給孤苦老人,遇楷擇幫老人整理屋子,楷擇協助純純派送年貨,並說聽到老人們眾口稱讚純純和怪婆婆樂善好施。楷擇為助老人,把錢都捐了出去,純純請他吃晚餐。她把楷擇帶到熟悉的咖啡店,大家都當她交了「男朋友」,替他高興,紛紛請客,還把怪婆婆也叫來看未來孫女婿,搞到純純啼笑皆非,還被魚骨哽到了。  楷擇對純純越來越感親近,與她在一起,總能無拘無束地暢談。Richard Lee當著Hazel和她父母面,要他去美國深造之前與Hazel訂婚,楷擇一口就拒絕。Richad Lee要他在三個月內找到所謂的夢中情人,否則就得聽從安排。純純悄悄請了跌打師傅給金剛療傷,還不時跟在他背後暗中保護,金剛蒙在鼓裡,不知道與女兒如此接近。阿威跑到國外去躲了幾天,回來后發覺風平浪靜,還知道金剛順利拿到30萬,遂要金剛把錢交出,但金剛卻一於賴到底。阿威惱羞成怒,要找金剛算帳…
  • 第15集
       純純見阿威欲對金剛展開偷襲,暗中助金剛,阿威和手下一個頭一個屁股受了重傷,狼狽而逃,金剛不知純純暗中相助,反而以為自己的阿威等為他的氣勢所鎮,不禁洋洋得意。純純為讓阿威等不敢再找金剛麻煩,使計將阿威和手下載到無人曠野,欲放火燒死他們,兩個傢伙嚇到屁滾尿流,連聲討饒。  純純暗地關心金剛,但當怪婆婆叫她與金剛相認時,她又一口拒絕。阿蓮看穿她的心態,說純純是不想讓金剛失望。純純想起金剛希望她有一天能成材,當大醫生大律師,當時小不更事的她,也一口答應,然而,今時今日的她不過是別人眼中的小太妹罷了,這讓她自卑得不敢與金剛相認,也讓她在面對楷擇時,不敢投入自己的感情。楷擇卻沒有嫌棄純純之意,還鼓勵純純一番,說以她的聰明,只要肯努力,仍有機會上大學。純純不免心動,暗地裡決定「改邪歸正」,她偷偷上圖書館向楷擇學電腦,還背起英文字典。  除夕到了,阿蓮拉了Akira冒充男友,回家吃團圓飯。她向父母謊稱Akira是有錢公子,是肚子孩子的爸爸。另一方面,怪婆婆瞞著純純往邀請金剛共吃團圓飯。金剛爽快答應,純純見怪婆婆帶著金剛上門,嚇了一跳…
  • 第16集
       純純和金剛吃團圓飯,百感交集,但金剛卻完全認不出純純,還在她面前大吹自己女兒多聰明多厲害,現在應該是在海外名牌大學念書云云,讓純純更不敢掃她老爸的興了。另一方面,阿蓮未婚先孕之事被她父親知道,大發雷霆,Akira一口認了下來,還答應給50萬聘金娶阿蓮,阿蓮爸信以為真,滿臉堆笑。阿蓮知道 Akira底細,當然不會當真,但是,Akira卻一派認真的樣子,說自己會想辦法實現諾言,阿蓮雖知道不可能,卻也不禁有點感動。  金剛被Peter利用當替死鬼,要金剛前去取一批毒品,但卻預先通風報信,藉此引開肅毒局探員的注意力,自己與阿威就乘機接手大批毒品。金剛差一點就落入肅毒局的包圍中,幸好純純及時趕到,救他脫險。純純無意中叫了金剛一聲老爸,讓金剛起疑,不過,金剛當晚喝多了酒,很快認定是自己喝醉了,沒有再追究下去。  新年到,阿貴和楷擇不約而同到純純家拜年。阿貴知道純純對楷擇有好感,把他當敵人,黑臉對待,上餐館吃飯時,還故意叫貴菜讓楷擇破財,但純純卻幫著楷擇,把所有貴菜都取消了。純純與楷擇在一起,言行轉為斯文,還教訓阿蓮說話要看時間地點對象,讓阿蓮很不高興。楷擇見狀感抱歉,要純純不要太在意言行,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阿蓮無意中發現Kelly販賣禁藥,大罵Kelly,Benedict忽然出現,把她打到卧地不起。純純等趕到,看見她出血不止,焦急不已,幸好及時送院,阿蓮才保住了腹中的胎兒。純純決定糾眾找Benedict等人算帳,楷擇阻止,提議報警,但被純純拒絕。純純堅持私下尋仇,楷擇卻認為這是黑社會所為,二人起了爭執…
  • 第17集
       純純帶著一班「弟兄」要找打傷阿蓮的Benedict等人算帳,但怪婆婆提前趕到,把Benedict等人趕走,讓純純等撲了個空,怪婆婆還極力阻止純純等與阿威一黨衝突,純純逼於無奈,只得一忍再忍,後來,她才知道是楷擇給怪婆婆通風報信,於是把楷擇罵了一頓。楷擇終於說出他關心純純,不希望她做犯法的事,純純傻去。  阿蓮在醫院養胎,Akira兩手空空來探病,被阿蓮譏諷一頓,Akira說即將有一筆大錢進口袋,一問之下,Akira說出美淇的綁架仇人女兒計劃,阿蓮一向知道兩兄妹性格,不信他們有膽去干這種勾當。  怪婆婆請楷擇到家吃飯,還要純純親手炮製拿手雞飯招呼,剛好金剛拿了魚生來撈起,楷擇無意中發現純純與金剛的關係。美淇致電金剛,說綁架行動開始,金剛起初不信,等美淇果真帶了個女孩上車,才知一切是真實的。美淇幻想成真,把Vivian給誘拐了,緊張不已。另一方面,純純也從阿蓮的口中知道金剛也被捲入這起綁架計劃…
  • 第18集
       金剛和美淇將錯就錯,把Vivian綁到外島,金剛無意中發現Vivian是巴巴拉的女兒,不禁想起當初巴巴拉對純純的絕情,甚至在他走投無路去求她給一罐奶粉喂純純時,也被她一口拒絕,後來他坐牢,希望她能照顧純純,她更乾脆說不認識金剛這個人。相比之下,她對Vivian卻有如寶貝般,發現她失蹤,緊張不已。金剛一氣之下,竟在電話中暴露了身份。  純純從Akira口中知道金剛和美淇去向,馬上趕去,正好見巴巴拉帶人追蹤而來。金剛見事情敗露,要美淇置身事外,自己一手承擔了。他以 Vivian為要脅,巴巴拉卻看穿他面噁心善本性,一點都不擔心。金剛終於放了Vivian,指巴巴拉當初對純純的絕情。純純暗中聽到一切,驚愕地發現巴巴拉竟是她的生母。巴巴拉出其不意踢金剛一腳,金剛險象環生,還好純純及時伸出援手,救了金剛一命。兩父女終於相認了。  怪婆婆為純純與金剛團圓而高興,但也擔心二人不走正路,父女聯手,難以控制,遂出錢租下一攤位要兩父女賣雞飯。情人節到了,楷擇約純純共進午餐,還送了她一朵花給她,讓純純心花朵朵開。楷擇履行諾言,送了一樣禮物給純純。純純打開,是張畫像,但因為楷擇把她的胸口畫得太低,被純純罵是色狼,還送他一掌…
  • 第19集
       純純和楷擇共進情人節午餐,又收了他送的花和畫像,心想楷擇一定對她有意,但阿蓮卻潑了她一頭冷水,說與楷擇共進情人節晚餐的才是「真命天女」,純純充其量不過是個後備胎罷了。純純決定以長發神秘女郎身份致電楷擇,楷擇本與Hazel共進晚餐,接純純電話后馬上趕去,但到了會面地點,卻見來赴約的是純純。純純不想再隱瞞下去,坦告自己就是楷擇日思夜想的人,楷擇一時見無法接受,跟隨而來的Hazel也對純純冷嘲熱諷一番,氣得純純動手推她一把,Hazel 假裝受傷,楷擇責純純過分。純純深感委屈,轉身就走,半途被阿威等人發現,欲對她不利,金剛及時出現,兩父女聯手,反把阿威等人打得頭破血流。  楷擇冷靜后覺得純純不可能騙他,他取出畫像仔細打量,發覺純純與「夢中情人」的確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他往找純純道歉,並坦言純純是否是對方都不重要,因為他已經喜歡上純純。純純卻自慚身份,一口就拒絕了。她寧可讓自己對楷擇的愛永遠飄蕩在空氣中…  純純和金剛的雞飯檔開張,大家來祝賀,但有人送來一死人花圈,純純和怪婆婆知道是阿威等人所為,知道這些人不除,一日不得安寧,遂提供警方線索,破獲Richard Lee操縱的犯罪組織,阿威等被捕。Richard Lee認定是怪婆婆所為,要Peter親自出馬取怪婆婆的命。Peter用車圖撞死怪婆婆…
  • 第20集
       怪婆婆被Peter撞死,純純深受打擊,一病不起。Akira無意中發現收舊貨的「猴子」知道隱情,一探之下,果然發現猴子目擊當天情景。金剛單刀赴會,要殺Peter替怪婆婆報仇,被及時趕來的純純所阻止。純純說婆婆曾交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純純和金剛以暴制暴,金剛終於放過Peter。大家都認定 Peter是聽命於背後的大頭洪,為了把此人揪出來,楷擇獻了一計,要讓Peter和大頭洪逃不過法律制裁。他萬萬沒想到,大頭洪正是他的父親 Richard Lee。  Peter事發潛逃,遭警方通緝。大家都希望警方能在抓獲Peter后,把大頭洪也逮捕歸案。楷擇邀請純純出席舞會,並坦言父親要在這舞會中宣布他與Hazel訂婚,但是,他要讓大家知道,他喜歡的人是純純。純純在大家的鼓勵下,終於決定赴約。阿蓮等為了讓她「公主」般地出席舞會,花了不少心思,又租晚裝又教社交舞。當夜,純純「煥然一新」出現舞會現場,卻發現大家都以便裝出席,狼狽不已。楷擇不以為意,拉著她介紹給親戚朋友認識。  Peter往找Richard Lee要錢「跑路」,二人竊竊私語時被純純發現。純純驚愕Richard Lee就是大頭洪。這時,二人也發現了純純,欲殺之滅口,純純沒命狂奔…
1-10集11-20集查看全部劇情
上一篇[眶下動脈]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