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封仙之路 -作品信息

  小說類別:修真武俠 總點擊:50839 總推薦:1625 總字數:275338 授權狀態:A級簽約

  寫作進程:新書上傳 授權狀態:A級簽約

2 封仙之路 -內容簡介

  一個群仙臨世的時代,一個註定要大戰連連的時代,一個少年的莫名捲入,是對是錯。陪醒目踏上封仙之路,探尋仙路的盡頭是不是所謂的長生。

3 封仙之路 -章節目錄

  第一章 京城有子名青雲

  第二章 夜謀

  第三章 離京

  第四章 慈父離世

  第五章 遠行

  第六章 山谷血戰

  第七章 你會武功?

  第八章 不落城遇襲

  第九章 約仙當鋪

  第十章 初臨仙境

  第十一章 聽道

  第十二章 傳功殿糾紛起

  第十三章 紫殿張明月

  第十四章 生日快樂

  第十五章 疑霧

  第十六章 原形畢露

  第十七章 算計

  第十八章 分神之戰

  第十九章 百脈練氣訣

  第二十章 修仙五步

  第二十一章 突破靈引

  第二十二章 天照仙市殺敵

  第二十三章 幽暗森林巧遇狼王

  第二十四章 星影遁

  第二十五章 追殺

  第二十六章 再遇靈獸

  第二十七章 幽暗異變

  第二十八章 再遇狼群

  第二十九章 靈引中期

  第三十章 天耀星君聚真身

  第三十一章 通靈顯威

  第三十二章 仙殿

  第三十三章 演天陣

  第三十三章 錦繡山河門

  第三十四章 演天陣

  第三十五章 一扇天地變

  第三十六章 封塵仙君

  第三十七章 仙魂

  第三十八 遊子歸來

  第三十九章 逼宮

  第四十章 戰群修

4 封仙之路 -初章欣賞

  第一章 京城有子名青雲

  天北大陸,久經戰火,朝代更替如翻書一般頻繁,時至今日,各大帝國終於達成協議,換來了一段漫長的和平年代。

  南雲國,天北大陸五大帝國之一,立朝至今已然八百年,國力鼎盛達到頂峰,儼然成了天北大陸一處富饒帝國之一。

  南雲國,坐擁天北大陸整個南方平原,周臨西漠,東荒,北陵,中府,可謂地理環境十分優越,這也是其雖久經戰亂,卻經久不衰的原因所在。

  如今雖然是和平年代,但南雲國四方尚有小國肆虐,時常發生一些小規模的戰爭,因此在兵鋒戰火中,赫然誕生了很多膾炙人口的英雄故事,同時伴隨著很多王侯將相的沉浮。同樣在戰火的後方,南雲國的都城,誕生了很多豪門世家,這些豪門世家大發戰爭財,幾乎每個都擁有可以敵國的資產。

  棃家就是這些豪門中最大的存在,據傳聞,南雲國有一半以上的軍事儲備緊緊的握在棃家手中。

  棃家家主棃洪,可謂一個傳奇人物,一生坎坷,原本其是一名書生,到三十歲依舊默默無聞,后無奈變賣家產,想要棄文從商,他妻子一氣之下棄下一歲大的兒子跟人跑了。

  棃洪果然有經商天賦,老來運轉僅僅三年就富甲一方,衣錦還鄉后更是傾盡家財買通官路,硬生生插入京城參與軍事儲備生意,五年後已然成為十大豪門之首,威風一時無二,是無數商人心中的偶像。

  此時將要入秋,棃府後院內,一身穿青衣錦袍的少年正手持一古卷,漫步樹蔭間,隨著其的步伐,口中不斷有絕美詩篇頌出,給人種仿若超脫物外一般,具有難以明說的魅力。這少年中等偏高身材,眉清目秀,雖然年少卻從其眉宇間可見一絲霸氣,泄露出其並不像其表現的那樣隨和,顯然也是養尊處優的公子哥。

  這少年就是棃洪棃家主的獨子棃青雲,自從妻子負氣離去,棃洪一直未娶,獨自將其撫養長大,此子雖然嬌生慣養,但由於從小喜歡讀書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才能,但待人接物給人的感覺十分平和,加上喜歡深居簡出,一直以來也沒惹什麼禍,所以棃家主就允許其獨自在小院內獨住。所謂足不出戶,禍從天來,京城中的四大惡少卻有棃青雲排列第一,據說其作惡多端,調戲良家婦女,總之很多身為少爺該有的毛病外人都會按在他身上,一時間棃青雲雖然很少出門,但卻風頭一時無兩。

  棃青雲自然對這些都有耳聞,但其深知,身為豪門大院內的少爺也不是那麼容易,畢竟少年無才便是缺德,這件事不只他一個人身上的現象。

  此時棃青雲似乎走累了,端坐到院內的長藤竹椅上,輕輕開口朗讀道:「葉舞飄零雨急促,百鳥亂飛遲投淋,翩翩公子獨行來,一襲白衣不帶塵。此詩有些意思,此詩當中的白衣公子當為仙人,不然如何能在大雨中行走,世間若真有仙,當也應該如此,白衣臨世卻不帶走一絲紅塵氣息!」

  就在棃青雲品味詩中內涵的時候,一灰衣青帽小廝打扮的僕人,躡手躡腳的走了過來,此人濃眉大眼,一眼望去就可知道是個忠厚老實之人,他就是棃青雲身邊一名侍從,名叫小許子。小許子似乎有急事,見棃青雲正在想事,自然不敢打擾,立在一片樹蔭下,等待棃青雲自己清醒過來。

  棃青雲此刻似乎十分入神,根本沒察覺到小許子的到來,只見其閉目沉思片刻,突然睜開雙眼,其內立刻有一道精光閃過,似乎其內蘊含有無窮的智慧一般。棃青雲站起身來,一步跨入花園的石子路上,輕輕開口道:「遍尋百花得玉釀,踏破雲霧顯山河。」

  棃青雲詩句出口間已然又跨了兩步,棃青雲身子沒有停止,再次前進兩步,其閉目再開,面帶迷人微笑,微笑間再度開口道:「寺廟自古無真神,我若得道自封仙!」

  此刻若有書生在此,定會覺得無地自處,因為有詩以來,最出名的一個做詩之人,是兩千年前的杜充,此人七步成詩被稱為當世最聰明之人,一直至今依舊被人傳誦,並且後來此人建立了一個帝國。

  就在棃青雲輕輕吐出最後兩句詩句的時刻,其身上的氣勢頓然有種捨我其誰的感覺,似乎在這種氣勢下,任何人和物都要臣服一般,只是這感覺轉瞬即逝,根本讓人難以看的明白。但就是這個瞬間,卻被其身後不遠處的小許子看到,其先是一陣發抖,接著眼中瞬間閃過一絲狠毒,很快這絲狠毒被其掩飾下來,小許子急忙上前鼓掌道:「公子之才華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那誰誰誰的根本以跟公子披肩,那所謂的京城四大才子,在公子身邊也要暗淡無色!」

  棃青雲微微一笑,揮手制止小許子的拍馬屁,道:「小許子,我不是叫你在外面守著的嗎?你怎麼進來了可是有什麼事?」

  「回公子,三皇子前來拜訪老爺,老爺叫人來叫公子過去呢!」小許子急忙開口道。

  棃青雲點點頭,其眼中微不可查閃過一絲殺氣,但瞬間就被其掩去,就連小許子已然沒有發現,棃青雲心中清楚,父親定是叫自己快速前往,只是到了小許子這裡就變了,想來其應該不是三皇子的人,不然此事不會如此處理。想通一切不過瞬間,棃青雲將古卷合上,交予小許子道:「小許子,此書我尚還有些地方沒看,你替我擺放在書案之上,待我回來自會翻閱!」

  小許子急忙稱是,懷著異樣的心思,快步朝棃青雲的書房跑去,只是當事的兩人卻不知道,此書將永遠的放在書案之上。

  南雲國國主有五子三女,其中有兩子死於邊疆,二皇子震懾南方諸多外族,封南方王常年在南方,朝中就只有大皇子和三皇子,如今國王將老,自然兩位皇子都想競爭皇位,故此紛紛串連京中豪門世家,希望尋得財力支持,據說大皇子有意娶十大豪門公孫家的長孫女為妃,以此來拉攏公孫家。

  棃青雲表面上不關心時事,私下裡卻對這些卻了如執掌,由此可見,棃青雲並不像其表露出的那樣平凡,他此刻心中清楚,三皇子此刻到來定然有打動棃家的籌碼。

  當棃青雲步入會客廳的時候,其內正一片和氣,聊著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隨著棃青雲的踏入,瞬間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而來。

  只見客廳主座之上,一位身穿紫色蟒袍,頭戴金冠氣宇軒昂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雖然一直在和左右的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但目光一直注視著門口,想來就是三皇子。當見棃青雲到來,三皇子立刻站起身來,快步來到棃青雲面前,拍拍其瘦弱的身體,開心的笑道:「想不到一別多年,棃世侄已然一表人才了!」

  棃父棃洪此刻也跟隨到了近前,急忙朝三皇子施了一個臣子禮道:「三皇子太抬舉小兒了,青雲還不給三皇子行禮!」

  棃青雲原本正愣在那裡,當聽到父親的話才猛然醒悟過來,急忙就要下跪施禮。

  三皇子此刻本來就是有求於棃家,自然不會任由棃青雲跪下,急忙將其扶起來道:「世侄不必多禮自己人!自己人!」

  棃青雲自然聽到三皇子特別咬重自己人三個字,也沒介面只是禮貌的說出一些問候,於是三人再次朝客廳走去。

  三皇子此刻心中暗道:「看來情報屬實,棃青雲果然是個無用的書生,如此拉攏棃家也就沒了什麼顧忌。」

  很快三人就落座,棃洪吩咐下人準備茶水,開口道:「三皇子一直說等小兒到來,如今人也全了,不知道三皇子所來何事呢?」

  棃洪身穿一件樸素的員外服,鬢角有了些發白,額角也已經滿是皺紋,此刻雖然看起來對三皇子恭敬,但姿態卻是不卑不亢,其身為十大豪門之首,在南雲國即使用翻雲覆雨也難以形容他的能力,自然有其傲視一切的資本,三皇子也不在意棃洪的態度,微笑開口道:「本王昨日在玉宣殿被父皇封做泰安王,今日特來府上求賢。」

  棃洪哈哈大笑道:「那先恭喜泰安王了,改日定會叫人送一份厚禮到府上。不過三皇子真會說笑話,我們經商之人,一身銅臭味,怎麼會有人有資格被三皇子稱賢呢?」

  此話棃洪回的十分巧妙,瞬間為自己後面萬一拒絕三皇子留下了鋪墊,並非其不願意結交權貴,畢竟多個朋友多條路,但此刻結交自然有拿身家性命去賭的嫌疑。

  三皇子毫不在意,連忙揮手道:「棃兄過謙了,本王久聞棃公子自幼飽讀詩書,身負有經天緯地的才能,若能為我南雲國所有,必能如開國聖相雲陽丞相一樣,為我南雲國再爭取八百年鼎盛!」

  此話換做任何有志青年定會為之熱血,但棃青雲卻不為所動,心中暗道:「外面恐怕正在傳聞我到底有多敗家吧,倒真是巧舌如簧。」

  雖然棃青雲心中不為所動,但還是立刻站起身來,畢竟其要演繹的是個文弱書生,棃青雲大聲道:「多謝泰安王誇讚,小侄受之有愧!若泰安王有什麼吩咐,小侄定當鞍前馬後!」

  砰!

  隨著棃青雲的話語,棃洪手中的茶杯瞬間摔的粉碎,三皇子心中立刻有了絲不悅,暗恨棃洪不識抬舉,畢竟對於皇權,一切都那麼不值得一提。

  棃洪快步來到棃青雲身前,一巴掌扇在其臉上大怒道:「孽子!三皇子只是說些表面話,你居然都聽不懂,這麼多年書讀哪裡去了?若你跟了三皇子,定然只會為其惹麻煩,還不回去閉門思過!」

  棃洪的一巴掌下手十分重,加上事發突然,棃青雲被打個正著,瞬間半張臉腫了起來,棃青雲含淚摸著臉快速的跑了出去。

  午夜棃府的一處廢舊柴房中,小許子正對著一個黑衣人說著什麼,黑衣人聽后聲音立刻變的十分凝重,道:「不可能,他是你我共同看著長大的,如何會有這等才華!」

  小許子面色微冷道:「你我見到他的時候已經八歲了,若我沒猜錯他的平庸全是裝出來的,此人圖謀不小,如今又和三皇子接觸,若不趁此除去恐怕有大患!」

  黑衣人沉默了一會,急忙點了點頭道:「我會告訴主上!」

  說完急忙轉身輕輕一點,身子如燕子般輕易穿入柴房上的一個小窗戶,瞬間沒了蹤跡。

  小許子,冷冷的望著黑衣人離開的窗口,冷笑道:「棃青雲,我許超也是你指手畫腳的嗎?今日過後,整個京城將沒你的容身之地!」

  「是嗎?」小許子身後立刻詭異傳來一個聲音清明的男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