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射場鐵左衛門

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漫畫家久保帶人作品《死神》中的人物。護廷十三隊七番隊副隊長,男性死神協會會長。總戴著一副墨鏡出場,斬魄刀名字至今不明。與一角、修兵等人交情甚好。

1 射場鐵左衛門 -基本信息

日本漫畫家久保帶人作品《死神》中的人物       

射場鐵左衛門射場鐵左衛門


羅馬音:iba tetsuzaemon   

日文:いばてつざえもん   

誕生日:7月18日   

身高:182cm   

體重:68kg   

親人:射場千鐵(母親)   

趣味:收集墨鏡   

特技:男子氣概   

喜歡的食物:廣島風味鐵板燒   

討厭的食物:大阪風味鐵板燒

2 射場鐵左衛門 -角色簡介

七番隊副隊長兼男性死神協會會長,原為十一番隊成員,跟一角等人關係良好。   

--會故意遲到讓隊長思考,其實是非常體貼的血性男兒,他與一角對決令人矚目   

--斬魄刀暫時不詳。   

--似乎是個孝子....(自己看動畫57集)

3 射場鐵左衛門 -鐵左衛門同人:副隊長

這只是一個平靜的夜,微弱的燈火在風中搖曳。殘缺的小屋在昏暗的燈光下更顯破舊。一位老婦人重病在床,床邊站著一位青年。「小門,真希望你能出人頭地啊。」老婦人微弱的聲音響起,青年沒有任何回答。那微弱的聲音隨風飄蕩,一直徘徊在青年的心中。   

「嗙!」一聲巨響把熟睡中的鐵左衛門嘈醒。他張開眼發現,原來又是弓親和一角在吵架。最後以八千流一記重拳打在一角臉上結束。八千流走了以後,鐵左衛門起來走向一角笑著說:「怎麼了?又被教訓了?」一角生氣的說:「別惹我,想打架嗎?我心情很不好!」弓親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走開了。鐵左衛門拿出斬魄刀說:「打就打,我會怕你嗎?」   

經過了一場運動之後,二人挨著樹身坐了下來。這時候弓親放下一壺酒給二人,沒有理睬一角就走開了。鐵左衛門笑了笑說:「怎麼了?這次弓親這麼認真?」一角不屑的說:「誰知道,來來來,我們喝酒。」之後,又重複著以前的情景,鐵左衛門又把酒喝完了,然後和一角又再打起來。當然,也和往常的一樣,贏的人能休息,輸的人去拿酒。

4 射場鐵左衛門 -解放斬魄刀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勝負了,這次一角解放斬魄刀向鐵左衛門

射場鐵左衛門射場鐵左衛門

攻去。鐵左衛門使出一個瞬步來到一角的後面。用很快的速度連續向一角揮拳。一角把鐵左衛門的拳頭全部擋開了。笑著說:「單靠白打可贏不了……」一角的「我」還未說出口。就照臉吃了鐵左衛門的一記赤火炮。被鐵左衛門轟得一臉黑的一角被轟暈了。鐵左衛門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喘著氣說:「和隊長一樣,都是個怪物。打了這麼久還這麼精神。如果不是我最近加強了鬼道的練習,這詠唱破棄的赤火炮還不能把他轟暈。」鐵左衛門看著暈倒在地上的一角后搖了搖頭,心想:「今天就到此為止吧,趁他暈了快溜了,不然他醒來后被他捉住我可吃不消。」然後連續施展幾個瞬步離開了十一番隊的隊舍。

5 射場鐵左衛門 -君臨者

在某處練習的鐵左衛門身後,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身影。「君臨者!血肉的面具、萬象、振翅高飛、冠上人類之名的東西!真理與節制、不知罪夢之壁、僅立其上!破道の三十三 蒼火墜!」順暢、連貫、一氣呵成的把詠唱完成,同時轉身把蒼火墜打向身後的巨大黑影。巨大的黑影手上銀光一閃,蒼火墜被打散了。不過巨大的黑影也被蒼火墜的威力逼退了一步。鐵左衛門轉身對巨大的身影說:「狛村隊長,我的實力怎麼樣?」巨大的身影帶著一個大木桶般的面罩,身穿白色大氅,大氅後面寫著個七字,正是七番隊隊長,狛村左陣。狛村點了點頭說:「汝真的希望到老夫的隊伍來?」鐵左衛門笑著說:「當然,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成為副隊長。」狛村說:「汝的笑容不太自然,別騙自己了。汝是希望在劍八身邊戰鬥的。」鐵左衛門說:「我有不得不成為副隊長的理由,但十一番隊裡面,我永遠都做不了副隊長。請狛村隊長成全!」狛村說:「汝的實力已經是高手,成為副隊長完全沒有問題。通知過幾天會來,你回去以後好好的和他們道別吧。」說完狛村就轉身離開了。

6 射場鐵左衛門 -靜靈庭

熟悉的景物,一草一木,一花一草,早已經成為鐵左衛門生命中的一部分

射場鐵左衛門射場鐵左衛門

。這裡是靜靈庭,第十一番隊管轄的範圍。作為隊中的三席,他比任何人都花得更多精力在這裡。因為他有一個戰鬥狂的隊長,一個只喜歡拈著隊長的副隊長。一個除了修鍊和打架外什麼都沒有興趣的四席和一個只喜歡和四席鬥嘴的五席。有這樣一群麻煩的夥伴,所以最後管轄這裡的責任就只能落在他的肩上。   

夕陽殘照,就如映襯出鐵左衛門的心境。曾經,他想過就這樣一輩子呆在十一番隊。跟隨那個寬厚的身影,享受著戰鬥的樂趣。他甚至甘願在他們背後,幫他們打理好隊伍的任務。只是那句纏繞他多年的微弱之音不斷的提醒著他。他非成為副隊長不可,因為那是他唯一可以為她所做的事。回到隊舍門口的時候,他不覺地想起,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情景。

7 射場鐵左衛門 -死神

一角站在他身邊,大聲的呼喚著那個最強死神的名字。然後一個體型寬厚的男人出現在他的面前。這男人霸道的靈壓,毫不修飾地在空氣中流動。他體內對戰鬥的渴望被喚醒,血液如火般灼熱。一角和那男人的戰鬥瞬間征服了他。他從此迷上戰鬥,只有在戰鬥中才能讓他獲得最大的快樂。只是此刻他卻不得不準備離開。   

鐵左衛門在門口猶豫了很久,終於下定了決心踏入那熟悉的門口。回到隊舍后立刻被一角捉個正著。「射場先生!你怎麼逃跑了?!」一角大聲的說。「是你輸了好不好?還很久都醒不了,我才放過你的。」鐵左衛門毫不示弱。一角說:「你說什麼!?」鐵左衛門說:「想打嗎?隨時奉陪!」當他們正想再開打的時候,八千流剛好回來。凌厲的眼神直射二人,二人立刻搭著對方的肩膀裝作友好。八千流說:「小劍剛回來,別打擾了他,知道不?」二人點了點頭,灰溜溜的走了。

8 射場鐵左衛門 -射場副隊長

夜空下,雲慢慢的飄過。月光微亮幽白,月下二人躺在草地上。

射場鐵左衛門射場鐵左衛門

「一角,過幾天我就要成為副隊長了。」一角沒有回答,鐵左衛門說:「然後我就會到七番隊去。到時候你見到我,要叫射場副隊長,知道不?」一角淡淡的說:「放屁!無論射場先生你去到哪裡,都是我們十一番隊的人。都是我的後輩。」鐵左衛門說:「你腦子有問題?我和你是同屆畢業成為死神的!雖然我入學的時候年齡比較大。我是優等生畢業,你是靠更木隊長的關係才勉強畢業的。」一角說:「細節的事不用記得那麼清楚啦。」鐵左衛門淡淡的問:「為什麼你到現在還學不會鬼道?」一角也淡淡的說:「因為太麻煩了。有那時間,我還不如直接砍過去。」鐵左衛門說:「那倒像你的性格。」一角介面道:「射場先生還不是一樣?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們是同類的人。」鐵左衛門說:「我可是斬拳走鬼都精通的萬能型。」一角懶懶的說:「還不是贏不過我。」鐵左衛門同樣懶懶的說:「我們的勝負從來都是對半的。」一角笑了笑說:「射場先生為什麼那麼想當上副隊長?」鐵左衛門說:「男人就是要往上爬的。」一角「切!」   

三天後,射場鐵左衛門被任命為第七番隊副隊長的公文正式下來了。作為第十一番隊的傳統席官離開隊伍的時候,要挑一個人單挑。勝了才能離開的。鐵左衛門走上台上,用斬魄刀指著一角說:「上來吧,我的對手早就決定是你了。」一角也跳了上台興奮的說:「來吧!射場先生我可不會因為讓你成為副隊長而放水的哦。」鐵左衛門說:「要是你敢放水……」一角接上話兒說:「就等死吧!」二人再次激突。

9 射場鐵左衛門 -臂章

幾星期過後,射場鐵左衛門成為了七番隊的副隊長。然後請假回了家。來到家

射場鐵左衛門射場鐵左衛門

門前,當年那破爛的小屋。鐵左衛門站在門前猶豫不前。這時候,門自己打開了。一位老婦正準備出門口。卻見一位壯年站在自己家門口。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這個是自己那沉默離去,一別多年的兒子。「門兒。」老婦欣慰的說。鐵左衛門把自己的臂章遞給了老婦。老婦接過臂章后,嘴角滑過一絲微笑,眼邊流出兩滴晶瑩的淚水。 

 

上一篇[朱模]    下一篇 [中年空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