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專屬經濟區指領海以外並鄰接領海的一個區域。是國際公法中為解決國家或地區之間的因領海爭端而提出的一個區域概念。

1基本簡介

法律地位
沿海國建立200海里經濟區的主張得到廣泛支持后,法律地位的問題形成了以發展中國家包括部分發達國家為一方,以蘇、美等海洋大國為一方的激烈爭論的局面。前者主張專屬經濟區是國家管轄區,沿海國可以進行專屬管轄;後者則認為沿海國在專屬經濟區內只能行使管轄權而不是專屬管轄權,並且強調專屬經濟區屬於公海的一部分。
1957年《非正式單一協商案文》中關於「公海」的定義中規定公海一詞所指的海域不包括一國的專屬經濟區,反映了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合理主張。儘管蘇、美等國在後續的會議上仍然唱反調,要求經濟區在主要方面保持公海性質,但是在各期案文中,都沒有改變原來的提法。所以,目前較主導地位是看法專屬經濟區既非領海也非公海,其地位是自成一類的。
在《海洋法公約》第55條「專屬經濟區特定法律制度」中規定,「專屬經濟區是領海以外並鄰接領海的一個區域,受本部分規定的特定法律制度制約,在這個制度下,沿海國的權利和管轄權以及其他國家的權利的自由均受公約有關規定的支配」。
各國簡況
一般而言,海權大國或海島國、仍保留眾多屬島的前殖民大國,容易獲得較大的專屬經濟區的宣示空間。如美國在兩大洋本土兩側及太平洋、大西洋上擁有如夏威夷、阿拉斯加、關島、塞班等屬土,使其宣示的專屬經濟區為全球最大。法國利用其在太平洋上的屬島,宣示了極大的專屬經濟區。澳洲為四面環海的島型大陸,除與巴布亞紐幾內亞、紐西蘭臨接處外,亦可宣示龐大之經濟區。(題圖為太平洋周邊各國的專屬經濟區狀況)。
資源權
沿海國對自己專屬經濟區內的生物及非生物資源,享有所有權,有勘探開發、養護和管理的主權權利。沿海國可以根據自己需要,制訂有關的養護和管理措施,及勘探開發的規定。其他國家未經同意不得擅自開發區內的生物資源,如經沿海國許可進入,則應遵守沿海國制定的法律、法規和規章。對於特殊魚種,如哺乳動物、高度洄遊、溯河或降海產卵魚種等,沿海國有權制訂更嚴格的禁止、限制和管理的各項措施和規定。
對於非生物資源,沿海國一樣可以為了勘探和開發的目的行使主權權利。這種權利是專屬性的。沿海國不勘探或開發的,任何其他國家未經其許可也不準開發。所謂「專屬經濟區的非生物資源」,實際上包括了該區內的大陸架上和水域中的全部非生物資源。另外,沿海國對其生物或非生物資源之外的其它資源,如何用風力、海流和水力開發能源的活動(即開發可再生能源),也享有主權權利,並且有為開發自然資源,開鑿隧道的權利。
這些權利都是專屬性的,沿海國完全有權在自己的主權範圍內來確定管轄範圍,行使權力。當然,這也要顧及到國際法和其他有關國家的利益。
其他權利和義務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58條規定:在專屬經濟區內,所有國家,不論是沿海國或內陸國,在公約限制下,都享有「航行和飛越的自由、鋪設海底電纜和管道的自由」,以及利用諸如「船舶和飛機的操作及海底電纜和管道的使用」或者和這些自由有關的海洋及其他國際合法用途的自由。另外,《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第88條至第115條所規定的公海法律制度,只要不與專屬經濟區制度相抵觸都可以適用。這項規定是根據蘇、美等海洋大國的主張制訂的,雖然曾經遭到發展中國家的強烈反對,但仍然保留了下來。
周邊不利國家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內際國和地理不利國家可以根據雙邊或多邊協議開發同一個分區域或區域的所謂剩餘資源。同時,還對內陸國和地理不利國家中的發達國家的和發展中國家進行了區別對待。同時,考慮到了參與開發的程度應根據各國人民的營養需要,並且必須和避免對沿海國漁業造成不利影響。不過,公約規定,這些條款不適用於經濟上極為依賴於開發其專屬經濟區生物資源的沿海國的情形。這條規定主要是依冰島的要求作出的。同時公約還很具體地規定了參與開發的地理不利國家和內陸國不得把這種權利轉給第三方。
這些條款顯示了內陸國集團的影響。在第三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上,內陸國與地理不利國家組成一個集團共有在56個國家參加,其中內陸國30個,地理不利國家26個,他們對海洋法各項問題,特別是專屬經濟區、大陸架等問題表達了自己的主場和主張,是一個很有影響的利益集團。在他們的極力爭取下,專屬經濟區制度的條款中地體現了他們的利益。如規定他們「有權」參與開發,同時有關條款規定當沿海國對生物資源的利用設什麼剩餘部分時,也應該訂立一個各方都滿意的協議,以使內陸國和地理不利國家得以參加開發。
漁業資源
海洋的生物資源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人們常用最大持續產量來表示一種生物資源可以承受的捕撈量。但由於生物的複雜性,有時這種通過模型的模擬得來的數據並不可靠。六十年代,生物學家們認為秘魯緹魚的最大持續產量為600~800萬噸,但1973年則發現只有200~400萬噸左右。近年來,世界捕魚船的數字和噸位都在增加,但是產量仍在近億噸上下。這說明資源是有限的,控制捕撈量提維持持續生產的可靠必法。
航運混亂
航運事業的發展,使得浩渺的大海顯得越來越擁擠。由於各類船舶的主要航行區域是在國家管轄範圍之內,而海上航行的管制相對落後,因此越是靠近港口和交通要道事故便越多。據統計,多佛爾海峽每天至少發生一起海損事故。據國際海事協會統計,每年的海損事故率大約在5~10起/每天。目前,隨著特種船舶比例的增加和船舶的大型機,海損事故對船舶和環境造成的危險也越來越大。值得一提的是,這些事故中的80%是由於駕駛人員失職或不稱職造成的,設備問題僅佔20%,而這20%中還包括操作不當的因素。

軍事活動

目前,世界幾個海洋大國對海洋的不當利用更給海洋平添一分危險的氣息。以世界排名前四位的核大國為例,無不把海洋作為三位一體核戰略的主要陣地,戰略核潛艇越造越大,數以百計的龐然大物帶著毀滅性的武器悄無聲息地在大洋中穿行,一旦發生事故,危險的後果無法估量的。另一方面,游弋在世界各地的大國艦隊也隨時危脅著周邊地區的安全。在這些鋼鐵獸面前,上百萬平方區域內的和平是脆弱的。只有保持自己的海洋的有效監檢,才能給和平更多的希望。
上一篇[金鐔金首鐵劍]    下一篇 [敬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