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此文選自《宋文憲公全集》卷三十七《燕書四十首》。這是一則寓言。

1 尊盧沙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尊盧沙(又名大言)
創作年代:明代
作者:宋濂
文學體裁:散文

2 尊盧沙 -作品原文


秦有尊盧沙者,善誇談,居之不疑。秦人笑之,尊盧沙曰:「勿予笑也,吾將說楚以王國之術。」翩翩然南。
迨至楚境上[1],關吏縶之[2]。尊盧沙曰:「慎毋縶我,我來為楚王師。」關吏送諸朝。大夫置館之,問曰:「先生不鄙夷敝邑[3],不遠千里,將康我楚邦[4]。承顏色日淺[5],未敢敷布腹心;他不敢有請,姑聞師楚之意何如?」尊盧沙怒曰:「是非子所知!」大夫不得其情,進於上卿瑕[6]。瑕客之,問之如大夫。尊盧沙愈怒,欲辭去。瑕恐獲罪於王,亟言之。
王趣見[7],未至,使者四三往。及見,長揖不拜[8],呼楚王謂曰:「楚國東有吳越,西有秦,北有齊與晉,皆虎視不瞑[9]。臣近道出晉郊,聞晉約諸侯圖楚,刑白牲[10],列珠盤玉敦[11],歃血以盟曰[12]:『不禍楚國[13],無相見也!』且投璧祭河,欲渡。王尚得奠枕而寢耶?」楚王起問計。尊盧沙指天曰:「使尊盧沙為卿,楚不強者,有如日[14]!」王曰:「然敢問何先?」尊盧沙曰:「是不可空言白也。」王曰:「然。」即命為卿。
居三月,無異者。已而晉侯帥諸侯之師至,王恐甚,召尊盧沙卻之。尊盧沙瞠目視,不對。迫之言,乃曰:「晉師銳甚,為王上計,莫若割地與之平耳[15]。」王怒,囚之三年,劓而縱之[16]。
尊盧沙謂人曰:「吾今而後知誇談足以賈禍[17]。」終身不言。欲言,捫鼻即止。
君子曰:戰國之時,士多大言無當,蓋往往藉是以媒利祿。尊盧沙,亦其一人也。使晉兵不即止[18],或可少售其妄,未久輒敗,亦不幸矣哉!歷考往事,矯虛以誑人[19],未有令後者也。然則尊盧沙之劓,非不幸也,宜也。

3 尊盧沙 -作品註釋


  [1]迨:及,等到。
  [2]贄(zhí)拘禁。
  [3]敝邑:古時謙稱自己的國家。
  [4]康:昌盛,壯大。
  [5]承顏色:意謂幸得見面,客套話。
  [6]上卿:三代時,天子和諸侯都設有上、中、下三卿。上卿最為尊貴。瑕:人名。
  [7]趣:同「促」,催促。
  [8]長揖:拱手自上而至極下為長揖。
  [9]瞑:閉眼。
  [10]刑白牲:宰白馬,作盟誓的犧牲。
  [11]珠盤玉敦:用珠玉裝飾的盤和敦。
  [12]歃(shà)血:古代會盟時,雙方口含牲畜之血或以血塗口旁,表示信誓,就稱為歃血。
  [13]禍:損害。
  [14]有如日:這是指著太陽發誓的話,以示信。
  [15]平:講和。
  [16]劓(yì):古代割掉鼻子的刑罰。
  [17]賈(gǔ)禍:招禍。
  [18]止:到。
  [19]矯虛:弄虛作假。

4 尊盧沙 -作品譯文


秦國有一個叫尊盧沙的人,好說大話,並且處在這種情況下還對自己深信不疑。秦國人笑他,尊盧沙說:「不要嘲笑我,我將要向楚王陳說統治國家的方法。」於是,飄飄然地向南方的楚國走去。
等他到達楚國的邊境,把守邊關的官吏拘捕了他。尊盧沙說:「當心!千萬不要拘捕我,我是來當楚王的老師的。」邊關守吏送他到朝廷上。大夫把他安置在賓館里,問他說:「先生不輕視我們偏遠的國家,不以千里為遠,來扶助壯大我們楚國。有幸和您接觸的時間還不長,不敢傾吐自己的心裡話。其他事不敢多問,暫且想聽聽您來做楚王老師的想法如何?」尊盧沙發怒說:「這不是你所能知道的!」大夫打聽不到尊盧沙的真實意圖,只是把他送到上卿瑕那裡。瑕以賓客之禮接待他,也像大夫那樣地問他。尊盧沙更加惱怒,作出想告別離去的樣子。瑕怕得罪了楚王,急忙去告訴他。
楚王催促尊盧沙來見面,尊盧沙還沒有到達,派去的使者已經去請了三四趟。等到見了楚王,尊盧沙只是拱手而不跪拜,召喚楚王對他說:「楚國東面有吳國和越國,西面有秦國,北面有齊國和晉國,這些國家都虎視眈眈地窺伺著楚國。我最近路經晉國邊境,聽說晉國要約同其他諸侯國圖謀進攻楚國,宰了白馬,陳列著珠盤玉敦,嘴唇上塗著牲血,盟誓說:『不使楚國遭禍,誓不相見!』並把璧玉投入河中,以祭祀河神,將要渡河。楚王你還能安枕而睡嗎?」楚王站起來詢問對策。尊盧沙指著天立誓說:「如果讓我尊盧沙為卿,楚國不強盛的話,有這太陽來作證!」楚王說:「不過冒昧請問,當先做那一件事?」尊盧沙說:「這是不可以空口白說的。」楚王說:「對。」於是馬上任命他為卿。
過了三個月,沒有什麼異常情況。不久晉侯率領各國諸侯的軍隊到達,楚王非常恐懼,召尊盧沙商量退敵之計。尊盧沙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逼著他講,他才說:「晉國的軍隊銳勇無比,替你楚王著想,最好的辦法,不如割地和晉國講和。」楚王大怒,把尊盧沙關了三年,割掉鼻子才放了他。
尊盧沙對人說:「我從今以後才知道說大話是足以招惹禍患的。」從此他終身不再講話。想講,一摸到被割的鼻子就止住了。
有才德的人說:戰國的時候,讀書人大多好說大話,不著邊際,大概往往是想藉助大話來設法尋求富貴。尊盧沙也就是其中的一人。如果晉國軍隊不馬上到來,或許可以稍稍施展他的欺妄;而他沒有多久就遭失敗,這也是不幸的了。一一考察過去的事情,凡是弄虛作假欺騙人的,都沒有好結局。這樣看來,尊盧沙的割掉鼻子,並非是不幸,而是應當的。

5 尊盧沙 -作品賞析


尊盧沙是一位虛構的人物,他好誇談,竟然以他的誇談唬住了關吏、大夫、上卿,從而得見楚王,又以誇談謀得楚卿。但晉侯率諸侯之師打來時,他卻只有瞠目結舌、束手無策了。最後只能說出割地求和的投降一法,落到了被割去鼻子,逐出了朝廷。這是對靠說大話來騙取信任、地位的人的嘲諷;也包含了對輕信說大話者的警戒。

6 尊盧沙 -作者簡介


宋濂(1310—1381),字景濂,號潛溪,別號:玄真子、玄真道士、玄真遁叟。謚號文憲。浦江(浙江浦江)人,漢族。明初文學家。他家境貧寒,但自幼好學,曾受業於元末古文大家吳萊、柳貫黃等。他一生刻苦學習,「自少至老,未嘗一日去書卷,於學無所不通」。元朝末年,元順帝曾召他為翰林院編修,他以奉養父母為由,辭不應召,修道著書。  
  1360年(至正二十年),與劉基、章溢、葉琛同受朱元璋禮聘,尊為「五經」師。洪武初主修《元史》,官至學士承旨、知制誥。后因牽涉胡惟庸案,謫茂州,中途病死。著作有《宋學士文集》、《孝經新說》、《送東陽馬生序》 等。
  
上一篇[N·莫德斯特]    下一篇 [加雷思·韋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