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八部眾乾闥婆族《摩合羅傳》

尋香為奇幻作家飛花已完成的小說《摩合羅傳》中的人物之一;乾闥婆宗主;顏清口中的「哥哥」。他的前世是阿闍世,因為答應了提婆達多,執念太深,元神隨著靈魂轉世(就是帶有前世的記憶),所以尋香的生命只是提婆達多悲哀的延續,他的一生「只為了他(指的是提婆達多)的願望而存在」。為了完成願望,殺了很多人。 最後,在「月色如血」的夜晚,被破邪(實際上是岑昏)所殺。

1乾達婆族

無雙最後的願望是「尋香可以忘記一切的轉世」,不過看來只能是鏡花水月,尋香還得背負他必須背負的東西,生生世世……
譯為香神,尋香行。
八部眾最神秘的種族。
居處無定,身帶香氣。
藍色輝光,精通幻術。
尋香為其少主。

2小說中對尋香的描繪

一個人影,悄無聲息地走入石室。
他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他穿著一襲淡藍色的衣袍,腰帶上鑲嵌著極名貴的美玉。他的臉看起來似乎很英俊,但卻又似乎隱藏在一層輕煙之後,讓人無法看清他的容貌如何。然而定睛去看時,這層輕煙卻並不存在。
第一眼看他時,他似乎只有二十幾歲的年紀,但再看上一眼,卻又覺得他已經三十多歲了,多看兩眼后,他彷彿又成了四十齣頭的中年人。
他所經過的地方,就會留下淡淡的香氣。這香氣亦是若有若無的,若是刻意去聞,反而什麼也聞不到。
......
在花園之中,一個身著淡藍長衫的人,伏手而立,似在賞花,卻滿腹心事,面帶憂戚。
......
連無雙(小說中女主人公)見了他,也不由暗嘆,這尋香,真的只能用神仙中人四個字來形容.
他也許不及夜叉族男子那般俊美,不及提婆族男子那般高貴,但他身上那種飄然物外的氣質,卻是誰也學不來的。而他身畔若隱若現的霧氣,更加使他變得神秘莫測,難知其究竟。
......
他(指尋香)氣定神閑,不慌不忙,只因他知道發問的人比他要心急得多。其實他又何嘗不急?設計圈套的人,一直苦苦經營,為的就是等待獵物落入圈套的那一刻。
不過他卻仍然可以好整為暇,因為在這一次交鋒中,他已經佔盡上風。那些人,為了無聊的感情,輕易便失去了控制,這樣的人,也可以與他並稱是八部眾嗎?
對方越是急,他越是享受,享受將對方玩弄於股掌之中的感覺,這感覺如飲甘露,讓人沉溺於其中無法自拔。
......
尋香笑笑,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柔聲道:「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歡做什麼?」
他仍然溫柔地微笑著,如同最體貼的情人,「 我最喜歡讓別人的希望破滅,看著別人絕望,我就會覺得很快樂。」
......

3《摩合羅傳》作者飛花對尋香的評價

連續好幾天,38度左右的高溫了,每天躲在房間中,根本不敢出門,很想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熱起來。  
開始安排下面兩個星期的行程。過去的兩個星期都不曾認真的寫字,可能是最近寫得多了,因而忽然之間便失去了寫字的靈感。其實也並非是全無靈感的,心裡想到了一些情節,感動到自己要流淚,卻不知為何,沒有寫下去的力氣。  
看到有個讀者留言,說建了尋香吧,想到了尋香,連我自己都覺得他是一個悲劇。  
下意識里把尋香寫成一個完美的男人,完美得連我自己都不能接受,也因而讓他死得比任何人都更加凄慘。一個太完美的人,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場悲劇。

4悲劇男人

而且他也是如此完美地愛著無雙,只是他從來不曾表示過。  
即便是死亡來臨之時,無雙親眼看著他死在破邪的手中,他仍然不曾表示過什麼。  
厭倦的時候無所是事,悲傷的時候不曾流淚,或者這便是尋香完美的生命。  
太關注自己的人,就必然過於自我。在別人的眼中,難免自私。尋香所關注的並非是自己,而是無雙。他生存在這個世間的宿命,似就是為了喚醒無雙的記憶。  
他從不曾關注過其他的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他利用來達到自己的這個目的。因而他是殘忍的,完美地殘忍著。  
每一個女子,大概都在夢寐以求尋覓著這樣的男子。就算是自己與他分離后,他也仍然千年如一日地愛著自己。若這個男子真能做到,他便難免對別人無情,因他的情都已經用盡了。  
這樣的人存活在世,不知是悲劇還是喜劇。  
以前我一直期望有這樣的人存在,但現在卻又覺得這未免過於殘忍,若是真的存在了,便是一個永遠不快樂的生命。  
忘卻或者是最幸福的事情,只是卻有許多人不能忘卻。  
(本文轉自飛花的博客)

詞典解釋

1.  游賞勝景。
唐 元稹 《遣春》詩之三:「柳堤遙認馬,梅徑誤尋香。」
2.  追逐香氣。
宋 歐陽修 《憎蒼蠅賦》:「逐氣尋香,無處不到。」
3.  梵語「乾闥婆」(Gandharva)之意譯。指樂神;樂人。
唐 窺基 《唯識二十論述記》卷上:「 西域 呼俳優亦云尋香……﹝俳優﹞唯尋諸家飲食等香氣,便往其門作諸伎樂,而求飲食。」
上一篇[科龍空調KFR-35GWUG1]    下一篇 [快省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