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小周后(950年-約978年),南唐末主李煜的繼后,是大周后的妹妹。史書上並沒有記載她的名字,(清代學者戴震考證其名為女英。[來源請求] 女英出於娥皇女英的比喻,不是考證。)容貌美麗,棋藝精湛,愛好奢侈享樂。

1 小周后 -人物介紹 

小周后小周后

風流倜儻中國史上第一才子皇帝李煜李後主的皇后,因娘家姓周而名為周后。周後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字娥皇,小周后名字不詳,兩姐妹都是錢塘美女。

2 小周后 -歷史記載


    載於《南唐書》:後主國後周氏,昭惠后妹也,昭惠卒,未幾,後主居聖尊后喪,故中宮久虛,開寶元年,始議立後為繼室,

小周后
小周后

 命太常博士陳致雍,考古今沿革,草具婚禮,又命學士徐鉉,史官潘佑參定,文安郡公徐游評其異同,游多是佑議,遂施用之,逾月,游病疽,鉉懟其不主已議,戲語人曰:周孔亦能為厲乎,后少以戚里,間入宮掖,聖尊后甚愛之,故立焉,被寵過於昭惠,時後主於群花間作亭,雕鏤華麗,而極迫小,僅容二人,每與后酣飲其中,國亡,從後主北遷,封鄭國夫人,太平興國二年,後主殂,后悲哀不自勝,亦卒。

3 小周后 -歷史故事

南唐時代

風流倜儻中國史上第一才子皇帝李煜李後主的皇后因娘家姓周而名為周后。周後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名薔,小周薇名薇,兩姐妹都是錢塘美女。此處本來要講小周后的,但小周薇能當上皇后亦是與其姐有關。因此少不得提一下大周后。關於大周后,《南唐書》載:「後主昭惠周后,通書史,善歌舞,尤工鳳蕭琵琶。唐朝盛時,霓裳舞衣曲為宮廷的最大歌舞樂章,亂離之後,絕不復傳,后(大周后)得殘譜,以琵琶奏之,於是開元天寶之餘音復傳於世。」
       
李煜即位之後,從不關心國事,每日譜詞度曲,以風流自命。春天到來時,他將殿上的梁棟窗壁,柱拱階砌,都裝成隔筩,密插各種花枝,稱之為「錦洞天」;令宮裡的妃嬪,都綰高髻,鬢上插滿鮮花,在錦洞天內飲酒作樂。
       
時光飛馳,轉瞬又到公元994年七月七日乞巧夜,李煜在碧落宮內,張起八尺琉璃屏風,以紅白羅百匹,紮成月宮天河的形狀。又在宮中空地上,鑿金做蓮花,高約六尺,飾以各種珍寶。不多時布置完畢,只見一座月宮,天河橫亘於上,四面懸著一色琉璃燈,照得內外通明,月宮裡面,有無數歌伎,身穿霞裾雲裳扮成仙女,執樂器奏《霓裳羽衣曲》,音韻嘹亮,悅耳怡神。好似真到了月宮一般。周后連聲稱揚道:「陛下巧思真不可及!如此布置,與廣寒宮一般無二,倘被嫦娥知道,恐怕也要奔下凡間,參加這個盛會了。」李煜含笑說:「昔唐人有詩:『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雖居月宮為仙,也未免有寂寞凄涼之感,哪裡比得上朕與卿,身在凡間,反可以朝歡暮樂呢!」
       
李煜與周后開懷暢飲,直至天色已明,方才席散。不料周后在七夕夜間,多飲了幾杯酒,又著了涼,忽然生起病來。見愛妻病倒,李煜茶飯無心,日夜陪伴在娥皇的病榻前,盼望她早日痊癒。為了增強娥皇戰勝疾病的信心,他將自己寫的《後庭花破子》書贈娥皇,祝願她能和自己青春常在:"玉樹後庭前,瑤草妝鏡邊。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圓。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長少年。"殊不知年僅29歲的大周後周娥皇一向處尊養優,一經突然生病,就久治不愈。
       
李煜十分著急,召周后的家屬入宮省視。周后的父母攜帶次女,入宮問候。周后留家人在宮中多住數日,待自己病癒后再回去。然由於周父母因家事繁冗,不能不回去,就留下正是破瓜年紀的妹妹周薇在內官服侍姐姐。小周薇后比娥皇小14歲,李煜與娥皇結婚時,小周薇年僅5歲。隨著時光的流逝,當年混沌未開的小女孩已出落成15歲的婀娜少女。小周薇天生活潑,美麗可愛,深受李煜母后的喜愛,時常派人接她到宮中小住。小周薇酷似初入宮時的娥皇,只是她比娥皇更年輕、更活潑。隨著接觸的增多,李煜對她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因後來也被封為皇后,人們便把她稱作小周后。
       
周薇這次來探望姐姐,被安排住在瑤光殿的畫堂里。這天中午,午睡之後,李煜身著便裝去看望周薇。為了給周薇一個意外的驚喜,他不讓宮女通報,徑直走向畫堂。來到畫堂門口,室內一片寂靜,原來周薇午睡未醒。他悄悄掀起竹簾向里觀看:周薇身著睡衣躺在綉榻上,睡衣薄於蟬翼,剛剛發育的處女挺拔的玉乳雙峰若隱若現,那醉人的曲線隨著淑女均勻的呼吸慢慢起伏,濃密、烏黑的秀髮散鋪在錦床上,睡美人發出均勻的呼吸聲,少女特有的體香一縷縷地傳來。任是他李後主曾歷閱風月無數,都不曾見過如此可驚為天人的睡美人睡相。當下後主不由得如痴如醉血脈賁張,更想近前看個真切,嗅個滿足,便掀簾而進,卻不料碰響了珠鎖,發出了雖然不大而在他聽來卻是震撼心魄的響聲……
       
周薇猛然驚醒,扭頭一看,李煜正尷尬地站在門口。這時,李煜只好硬著頭皮走向前去,說道:「寡人本想看看小妹過得可好,不料驚動了小妹的好夢,真是抱歉之至!」周薇連忙起來走下床向前施了一禮,說道:「不知陛下光臨,請恕小妹未曾迎駕之罪。」周薇向前一低腰,睡衣稍微分開向後滑動,她雪白柔嫩的酥胸大半都暴露在李煜眼前。李煜頓時目瞪口呆,語塞無言,只是張著嘴巴痴迷地盯著周薇的酥胸。周薇低頭許久不見皇帝姐夫應答,偷偷眼抬瞥見李煜的失態,這才意識到自己尚穿著睡衣,慌忙中又施了一禮退向了屏風後面更衣。
       
更衣之後,周薇重新施禮坐下,便問起姐姐近日的病情。談話之中,周薇無意中向李煜看去,發現姐夫以一種異樣的目光注視著自己,而且姐夫的一隻眼睛有兩個瞳孔。周薇羞澀地低下頭來。為了打破尷尬,周薇說道:"到今日才明白,陛下的一隻眼睛和大舜的一模一樣。"
       
"是啊,人們將他與唐堯、夏禹並稱三代,那是天下為公的時代。他不但是有名的聖君,還有一個讓人羨慕的幸福美滿的家庭。"
       
"如何幸福美滿呢?"
       
"他有恩愛的一后一妃,這一后一妃不但有傾國傾城之貌,而且都對他一往情深。王后叫娥皇,和你姐姐同名,王妃叫女英,是娥皇的胞妹。她們姐妹倆雙雙嫁給了舜帝,舜帝南巡時病死於蒼悟山,她們姐妹倆哀毀而死。姐妹倆的眼淚灑在竹子上,後來的竹子就出現了斑點,後人叫做「湘妃竹」。我不想做什麼聖君,只想和大舜一樣有一雙美麗多情的后、妃,此生足矣。"李煜說完,眼睛直直地注視著前方。周薇雖然年齡不大,但異常聰慧,情竇初開,聽了李煜的話,已隱約聽懂姐夫的弦外之音。但她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一時不知如何應對,惶恐地低頭不語。
       
李煜一言既出,自感過於衝動,便借故告辭。回到澄心堂,回想這次與周薇的會面,一時心潮難平,便填寫了一首《菩薩蠻》:
       
蓬萊院閉天台女,畫堂晝寢無人語。拋枕翠雲光,繡衣聞異香。
潛來珠鎖動,恨覺銀屏夢。臉慢笑盈盈,相看無限情。

寫好之後,便派宮女把這首詞送給周薇。
       
看完這首詞,周薇完全明白了姐夫的心意。尤其那一句"相看無限情"寫得多麼含蓄,又多麼濃烈,多麼引人遐思啊!她不禁想起姐夫說的大舜和娥皇、女英的事來,莫非姐夫就是大舜再生,姐姐和自己就是娥皇、女英?要不,為什麼姐夫的眼睛長的和大舜一樣,姐姐恰好也叫娥皇……
       
而在李煜那邊,"午睡驚夢"事件之後,周薇充滿青春的面容,鶯鶯燕燕的聲音,豐滿動人的體態,隨時隨地晃動在眼前,就連睡夢中也常常與周薇相會。他的整個身心都被周薇吸引了,熱戀的火焰烤著他,他實在不能堅持下去了。何況,以帝王之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巨",周薇為什麼不能為我所有呢?只是,娥皇正在病中,不能不照顧她的情緒。
       
俗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偷情的滋味,使李後主感受到從來未曾嘗試過的激情與奇趣。李後主對周薇久已暗中垂涎,現在她已來到宮中,如何還肯輕輕放過!但如何下手真是難煞了李煜。是時宮中有一個也是錢塘籍、隨大周後來的宮女名秋紅,周薇來宮中后因鄉音的因素與之關係甚好。於是,李煜冒秋紅的名寫了密信約周薇月夜到御苑紅羅小亭,派心腹宮人送給周薇。紅羅小亭是李後主在御苑群花之中建築一亭,罩以紅羅,裝飾著玳瑁象牙,雕鏤得極其華麗,內置一榻,榻上鋪著鴛綺鶴綾,錦簇珠光,生輝煥彩。只是面積狹小,僅可容兩人休息。李煜遇到美貌的宮女,便引至亭內,任意臨幸,所以亭中都時時備有床榻、錦衾綉褥等床上用品。
       
接到密信,周薇很是興奮,決心按期赴約。她來到宮中些許日子了總是在宮殿內來往還不曾到御花園玩過。三更之後,月光朦朧,萬籟俱寂,周薇輕出畫堂,按照送信宮人的指引慢慢向移風殿走去,只是腳下的金縷鞋發出有規律的響聲,讓她感到驚心動魂,只好脫下金縷鞋,提在手上,前瞻後顧地向紅羅小亭走去。宮女把周薇引入紅羅小亭之後,便急急轉身退出。周薇正自詫異為何宮女丟下自己,但見內中地方雖小,卻收拾得金碧輝煌,設著珊瑚床,懸著碧紗帳,錦衾高疊,綉褥重茵,又有月色朦朧,不禁十分好奇。突然間發現有一男人消然從紗帳中快速逼近,定睛一看正是李煜。小周薇不覺紅潮暈頰,羞慚無地,慌忙翻轉身來,用手啟門,哪知這門閉得十分堅牢,用盡氣力也不能打開。李煜早已執定了小周薇的縴手。
       
當周薇驚悟一切,已無處可以藏身,不覺紅潮暈頰,嬌羞無地。只得含羞說:「陛下請放尊重些。倘被姊姊知道,小妹之顏面何存。」
       
李煜笑道:「自古風流帝王,哪一個不惜玉憐香呢?此處甚為秘密,宮人們不奉傳宣不敢擅入,萬無泄漏之理,可儘管放心。」
       
事實上長大懂事了的周薇也知道自己生得玉貌花容,常常對鏡自憐,深恐自己的這般才貌,將來落入庸俗人手裡;又見姊姊嫁得李煜,冊立為後,做了南唐的國母,享不了的歡娛快樂,心裡本來羨慕;現在見李煜看中了自己,軟語溫存,願效鸞鳳,芳心早已許可,現在見了後主卻不得不做出嬌羞的樣子,故意推卻,無非是進一步吊起後主的胃口。一經後主再三央求挑逗,也就半推半就著順了後主,任由李煜擁進懷中恣意輕薄了。由於初次與男性接觸,渾身上下不住顫抖,嬌喘吁吁地對李煜說:「姐夫陛下,小妹把一切都交給你了,任你盡情地愛吧!但願日後不要辜負小妹啊!"李煜沒功夫再言語,只是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然後萬般柔情地擁著周薇走向綉榻,二人度過了一個難忘的不眠之夜……
       
後主是個風流天子,得著小姨子周薇這樣的美貌可人兒與自己有了私情,心中得意非凡,少不得又要借詩抒情了,便形諸筆墨,填了菩薩蠻詞一闋,把自己和小姨子的私情,盡情描寫出來。第二天,李煜回到澄心堂,激動地將昨夜的情景寫成了一首《菩薩蠻》。其詞道:
       
「花明月暗籠輕霧,今宵好向郎邊去。划襪步香階,手提金縷鞋。畫堂南畔見,一向偎人顫。奴為出來難,教郎恣意憐。」
       
這闋詞兒,填得十分香艷,早被那些富人妃嬪傳播開來,到處歌唱,後主與小姨子的暖昧關係連民間也知道了,傳為風流佳話。
       
幸虧周后病卧在床,不知道這事。李煜偏生還不肯謹慎,每天和小周氏在紅羅小亭里歌唱酣飲,李煜親執檀板,小周氏宛轉歌喉,明月風清,良辰美景對佳人,便是天上神仙,也不過如此。那李煜見小周氏飲了幾杯酒,略帶微醺,柳腰一搦,玉肩雙削,櫻唇微啟,香氣撲人,不禁趁著酒興,以香口為題,又填《一斛珠》詞道:「晚妝初過。沉檀輕注些兒個,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羅袖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洗,綉床斜憑嬌無那。爛嚼紅絨,笑向檀郎唾。」李煜這一闋《一斛珠》的詞更把自己和小周氏飲酒歌唱,及平日間的情趣一齊描寫出來。
       
李煜只在紅羅亭內日夕取樂,早把眾妃嬪拋在九霄雲外。那些妃嬪經了李煜這樣的冷落,未免心懷怨意,恰巧李煜填了這兩闋詞,把所有的私情,都真實描寫出來。就有妃嬪借著探問周后疾病的名目,來到中宮,把兩闋詞作為證據,將李煜與小周氏的私情,一齊告知周后。
       
開始娥皇對於妃嬪拿來的兩闋詞尤自不很相信,清純的妹妹怎麼會背著自己與妹夫私情呢。後來,她見到了妹妹,說是已被姐夫接來多日,幾次來看姐姐,都碰上姐姐在昏睡。聽到這裡,娥皇什麼都明白了,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沒有再與妹妹交談。就在娥皇病情日重,最需要李煜陪伴的時候,風流成性的他卻對娥皇的妹妹產生了戀情,並很快發展到頻頻幽會,這深深刺痛了娥皇的心。周后經此一氣,懷著深深的妒意,疾病癒加重,不上數日,竟自撒手塵寰。李煜見周后亡故,傳旨從厚殯殮,附葬山陵,謚為昭惠皇后。
       
娥皇死後,回顧10年來的恩愛生活,李煜痛心疾首,內疚不已。他親臨娥皇靈前哭祭愛妻,並寫下長達2000多言的祭文。在祭文中,他橫溢的才華,真摯的感情,極力頌揚娥皇美麗的容貌、超人的才華,重溫了他們伉儷情深的恩愛生活。最後,不顧自己的身份,署名"鰥夫煜"命鐫刻在娥皇陵園的巨碑上。
       
埋葬了娥皇之後,在與娥皇共同生活的後宮內,李煜處處觸景生情,人去樓空,琴在人亡,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李煜鬱鬱寡歡,寫下了許多情真意切、極為感人的悼亡詩,如"層城無復見嬌姿,佳節纏哀不自持。空有當年舊煙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娥皇死後,周薇便陪李煜在宮中,幫李煜分憂解愁,渡過難關。開寶元年(968),也就是娥皇死後一年,與李煜正式舉行婚禮,重新用皇家規格最高的儀仗迎娶小周后,婚禮舉行的第二天,李煜大宴群臣。照慣例,赴宴的群臣自韓熙載以下,都要寫詩賀喜。但是,極有意思的是,大家都知道自周娥皇死後,如今這位新國后就已經長住宮內了,鐘太后和國丈府的宣傳口號是「養於宮中待年」,實際上大家口耳相傳,多情國主有兩首「手提金縷鞋」之類聞名遐邇的艷詞,就是為她所寫的。昨天那場隆重的大婚禮,其實不過是做做過場,新娘子和新郎哥早就偷偷結為夫妻了,哪來的什麼洞房花燭可言。因此眾人寫出來的賀詩因此怪腔怪調,與其說是恭賀不如說是諷刺。對於群臣的態度,李煜倒也不動氣,一笑了之,可謂盡顯文人的豁達。他接著又接連數日舉行慶賀儀式。
       
自此,失去周娥皇的李煜再也不管政事,抓緊餘下的時間與小周后遊覽金陵美景,變成閑雲野鶴,只是吟詩作對,與小周後繼續過著才子佳人的生活。開寶二年,周薇終於成為正式的國后,史稱小周后。其時南唐內外交困,久被國事折磨的李煜只有在小周后的柔情和嫵媚下才感到自己的生活仍有樂趣可言,但這使他更不理國政,整日與小周后等女寵浪跡在一起。
       
就是這樣一個多情國主,誰都知道他不可能威脅任何地方。但按宋太祖趙匡胤的說法是:「江南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酣睡。」所以,我也理解趙匡胤滅後唐。其實趙匡胤也非常欣賞後主的才氣,喜歡這個人的仁厚和浪漫。他好幾次勸降後主,均被拒絕。在周娥皇死後,他還曾經派人來和親。後唐大臣均希望促成此事以保平安,後主也深知此事重要性。但如此風流才子豈肯舍佳人而獻身社稷?他愛慕小周后至深,喜歡和她吟詩作對,花前月下,因而拒絕了和親。

亡國后

975年,也就是太祖開寶七年,,北宋向南唐發動了全面進攻,趙終於派大將曹彬率軍攻略南唐。由宣徽南院使曹彬率領的部隊沒有遇上什麼強有力的抵抗就把金陵攻克了下來。李煜為了不使金陵成為塗炭戰場,按照宋兵的要求,率領王公后妃、百官僚屬在江邊碼頭集結,登上宋船北上。數月後,李煜來到開封,朝覲趙匡胤,得到了一個帶有極大侮辱性的封爵「違命侯」,還要違心叩頭謝恩,高呼萬歲。為了後唐百姓,他肉袒而出城投降,以換取百姓平安,這份勇氣還是值得讚賞的,在最後時刻,李煜終於做了回有骨氣的大男人。
        《破陣子》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
        鳳閣龍樓連宵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巨虜,沈腰潘鬢消磨;
        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唱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南唐李後主寫罷降表,寫下這首沉痛的破陣子,被押解北上汴京。李煜理應愧對祖宗碑位痛哭流涕,愧對列祖列宗,愧對錦繡山河,愧對黎民百姓,而李後主卻是垂淚對宮娥,可見其性情。
       
趙匡胤對這樣的後主也無可奈何,他對後主說:「你屢次違抗我命令,就封你為「違命侯」吧!」。小周后被封為鄭國夫人,又賜予他們汴梁城府邸,兩人住在那裡,倒也受盡優待,作了高級亡國奴。李後主被封為違命侯,過著長吁短嘆的凄寂日子,好在尚有小周后相伴,總算增加了他活下去的信心與勇氣:
        《浪淘沙》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
        羅衾不耐五更寒。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闌,無限江山!
        別時容易見時難。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就在這年冬天,宋太祖趙匡胤在「燭光斧影」中,在萬歲殿不明不白地崩駕,他的弟弟趙光義繼位稱帝為宋太宗,改元「太平興國」。當年十一月,他廢除掉李煜的爵位,由違命侯改封為隴西郡公。「違命侯」,改封「隴西郡公」。表面上看,似乎意味著李煜身份的提高,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他常常用言語侮辱李煜,使李煜感到十分難堪。儘管面對太宗的羞辱還要強顏歡笑,而內心卻感到無限的傷痛。
       
李煜在位時的宮女慶奴,在城破之時隱身民間,現在已做了宋廷鎮將的妾侍;她不忘舊主,帶了封信前來問候。李煜見了慶奴的信,愈覺哀感,便將心中的哀怨寫在書信,其中有「此中日夕只以淚眼洗面」一句。太宗差來監視的人,暗中去報告太宗。太宗看了信,便勃然變色道:「朕對待李煜,總算仁至義盡了,他還說『此中日夕只以淚眼洗面』,這明明是心懷怨望,才有此語。」
       
最使李煜痛苦的是,「江南剩得李花開,也被君王強折來」。小周後跟他降宋后雖然被封為鄭國夫人,但李煜卻連自己皇后也無力保護。太平興國三年的元宵佳節,各命婦循例應入宮恭賀。小周后也照例到宮內去慶賀。不料小周后自元宵入宮,過了數日,還不見回來,李煜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在家中恨聲嘆氣。走來踱去,要想到宮門上去問,又因自己奉了禁止與外人交通並任意出入的嚴旨,不敢私自出外,只得眼巴巴地盼著小周后回來。一直至正月將盡,小周后才從宋宮中被放出來乘轎回歸府邸。
       
李煜如獲至寶,連忙將小周后迎入房中,賠著笑臉,問她因何今日方才出宮?她卻一聲不響,只將身體倒在床上,掩面痛哭。李後主一見料定必有事故,待到夜間行將就寢,李煜悄悄地向小周后細問情由。小周后終放聲痛哭,大罵李煜之聲遠聞於牆外:「你當初只圖快樂,不知求治,以致國亡家破,做了降虜,使我受此羞辱。你還要問什麼?」李煜低頭忍受,宛轉避去,一言也不敢出口。原來趙光義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他表面上優待李煜,其實早看上了生得花容月貌的小周后。那日進宮,朝賀太宗及皇后,眾命婦各散歸。太宗卻假皇后口諭要小周后留下磋商女紅,把她留在內宮。小周后信以為真,只滿心歡喜在內宮候召。誰知當晚卻等來急不可耐的宋太宗,逼著她先是侍宴倒酒後又入帳侍寢。小周后哪敢違抗,無可奈何含淚順從了太宗,所以從元宵佳節進宮,至正月將盡,那廝方才放她行則出來。一連半個多月,太宗一直粘著小周后,行則並肩,寢則疊股。小周后夜夜受盡非人的折磨。宋太宗自逼幸了周氏,本極不願放她回去,只是恐怕留在宮中,要被臣下議論,所以暫時忍耐,任憑周氏重歸私第,以圖再謀另策。已然知道一切后,李煜長嘆一聲,仰天流淚。優柔寡斷的李煜除了逃避和忍耐之外再沒有別的辦法。他躲著不敢見妻子,待其心情平和后才抱緊她失聲痛哭,同時一首又一首地填寫思念故國的詞曲,即是表達喪國之痛又寄託愛妻受侮辱之恨的詞曲。這些充滿亡國之痛的詞賦傳遍了江南,廣為南唐故國百姓傳唱,每唱一遍,對故國的思念和舊主的眷戀便加了一分:
        《烏夜啼》
        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
        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胭脂淚,留人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
       
自此嘗到甜頭的宋太宗常以要皇后與眾命婦磋商女紅或賞花為名,強召小周后及眾命婦一起入宮。聞名於天下的絕色美人小周后入宮「參拜皇后」的之後,宋太宗都要將她多「挽留」在宮中好幾天。一去便是多日,使得一往情深的伉儷,咫尺天涯,難以相聚。小周后雖恨李煜無能使自己受苦,但畢竟是多年恩愛夫妻且現今寄人籬下共患難,也只有認命了。小周后每次人宮歸來,都要撲在李煜的懷中,向他哭訴宋太宗對她的無恥威逼和野蠻摧殘。為了李煜的安全,小周后只能滿足宋太宗的任何要求。李煜望著小周后那充滿屈辱和痛苦的淚眼,唉聲嘆氣,自慚自責地陪著她悄悄流淚。還能有什麼辦法?他深為自己無力保護愛妻的身心而內疚,更對宋太宗的殘忍而憤恨。但這個時候,南唐君臣眾人的命運操縱在他人手裡,李煜對親人遭受的這種難以啟齒的凌辱也就無能為力了。他除了強忍心靈深處創傷的劇痛,長時間同小周后抱頭飲泣之外,只有強壓怒火,加以迴避。每次小周后應召人宮,李煜就失魂落魄,坐卧不寧,徹夜難眠,望眼欲穿。小周后巧笑顧盼的可愛形象,總是如夢似幻般地縈繞在他的眼前。尤其是暮春之夜,他惆悵無言,倚枕遙望宮殿。想念之中,窗外似乎又響起了他熟悉的小周后夜歸的腳步聲。他趕緊起身,憑窗環顧深院,卻不見小周后飄飄欲仙的倩影,只有滿地落紅。隨手拈筆,即成一首《喜遷鶯》 :「曉月墜,宿雲微,無語枕頻倚。夢回芳草思依依,天遠雁聲稀。鶯啼散,余花亂,寂寞畫堂深院。片紅休掃盡從伊,留待舞人歸。」
       
李煜是個書獃子,他不懂得掩飾自己的感情,卻任由它流露,他對故國的思念終於讓太宗起了殺機,趙光義深知李煜才華實在過人,隨著那些動人心弦的詞話四處流轉,有李煜在一天,南唐故地的人心就不安穩一天。
       
昔日的南唐宮人慶奴與李煜感情很好,雖然此時慶奴已為宋將軍侍妾,但仍對後主念念不忘,經常用書信傳遞詢問關心後主的生活,而後主也在回信中傾訴自己的痛苦,這被趙廣義知道了,越發想殺後主。
       
不久,宋太宗派南唐舊臣徐炫去看望李煜,李煜對徐炫態度非常的冷淡,坐下也不說話,這是因為當初徐鉉張洎在後主面前排斥潘佑李平,說了些潘李的危險舉動,李煜膽小,便先將二人打入牢獄,二人於是憤而自盡。李煜對此一直深深自責,過了很長時間他才嘆息說:「當初我錯殺潘佑、李平,悔之不已!」。徐炫無奈,立即告辭回去,將情形如實報告給了宋太宗,宋太宗這是已是決定殺李煜了。
       
從金陵的安富尊榮的享樂生活,到開封的蕭索凄涼,李煜和小周后滿腔都是悲憤和怨恨。終於又到了七夕之夜,978年的乞巧節,這天恰好是李煜的四十二歲誕辰。大家為李煜拜壽,她們在庭院中張燈結綵,備置几案,擺上酒食瓜果。這天月色朦朧,大家的心突然感到無比茫然和凄涼。酒過三巡,淪落在異鄉受人凌辱到幾乎麻木的李煜勾起了對不堪回首諸多往事的苦思苦戀,李煜回憶在以前的歌舞歡飲,回憶在江南的時節,群臣祝賀,賜酒賜宴,歌舞歡飲。現在孤零零的夫妻二人,比似囚犯,只少了腳鐐手銬,好生傷感,觸動愁腸,一齊傾瀉出來。先填一闋憶江南的小令:
            
多少恨!昨夜夢魂中,還記舊時游上苑,車如流水馬如龍;花月正春風。
       
填完之後,胸中的悲憤,還未發泄盡凈。他看著日漸老去的自己,想起自己曾經的帝王才子風花雪月的生活,想起曾經給予自己無限快樂的周娥皇,又想起自己成為亡國奴之後屈辱的生活,想到自己的國家,想到自己的的子民,想到因自己而受辱的小周后,想到自己的家山故國早已物是人非,巨大的失落感就使得他心力交瘁,無窮無盡的愁恨,就像泛著春潮的大江流水,在他的胸膛里翻滾激蕩。閑居在賜第裡面,連服侍的宮女,也只剩了兩三個人;其餘心愛的嬪妃,死的死,去的去,一個也不在眼前,便又觸動愁腸,胸中的悲感,一齊傾瀉出來,那些痛苦的,快樂的記憶匯到一起,決定再填一闋感舊詞,終於用這首詞道出了自己無限的心酸和一生的愁緒,由此也誕生了詞史上最感人,成就也最高的作品《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小周后忽從裡面走出,向李煜說:「你又在這裡愁思悲吟了,現在雖然背時失勢,也須略略點綴,不可如此悲怨!況且隔牆有耳,你不過懷思感舊。外人聽了,便疑是缺望怨恨了。從古至今,以詩詞罹禍的,不知多少!你我處在荊天棘地之中,萬再不可以筆墨招災惹禍了。」李煜嘆道:「國亡家破,觸處生愁,除了悲歌長吟,教我怎樣消遣呢?」小周后道:「你越說越不對了,時勢如此,也只得得過且過,隨遇而安,以度餘生。從前的事情,勸你不必再去追念罷!今天小菜幾樣,薄酒一壺,且去痛飲三杯,借澆塊壘。」不由分說,拖了李煜直入房內。李煜見桌上擺著幾樣肴饌,倒還精緻,便舉起杯來,一飲而盡道:「今日有酒今日醉,遑顧明朝是與非,我自來汴之後,將卿的歌喉也忘記了,今日偶然填了兩闋詞,卿何不按譜尋聲歌唱一回呢?」小周后道:「我已許久不歌,喉澀得很,就是勉強歌來,也未必動聽,還是暢飲幾杯,不必歌罷。」李煜哪裡肯依,親自去拿了心愛的玉笛,對周氏道:「燒槽琵琶,已是失去,不可復得,待我奏笛相和罷。」
       
周氏本來不願唱,因為李煜再三逼迫,推辭不得,便將《虞美人》一字一字依譜循聲,低鬟斂袂,輕啟朱唇唱起來。李煜乘著酒興親自吹著玉笛相和。雖然一吹一唱,並無別的樂器,相和迭奏倒也宛轉抑揚,音韻凄楚,動人心肺。哪知這笛韻歌聲,早為太宗派來暗地監視的人,聽得明白,飛奔至宮中,報告於太宗知道。
       
李煜這邊又是牢騷又是情緒激昂的填詞,消息傳到了太宗趙光義的耳中,這首詞終於令太宗忍無可忍,他暴跳如雷,勃然變色道:「他還不忘江南,若不將他除去,必為後患。」宋朝的皇帝怎麼能容忍亡國之君在大宋京師懷念故國?於是決定除掉李煜。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趙廷美與李煜過從甚密,於是當晚他就派毫不知情的秦王趙廷美代表他前去祝壽,並賜一劑「牽機妙藥」,供李煜和酒服后扶搖星漢,觀賞織女牽機織布,以解胸中鬱悶。毫不知情的秦王趙廷美將金杯斟酒送上,看李煜飲罷,謝過聖恩,方才回去復旨。那李煜飲了御酒,初時並不覺得怎樣,還和小周后飲酒談笑。不料到了夜間,毒發之時忽然肢體抽搐,忽從床上躍起,大叫了一聲,手腳忽拳忽曲,頭或俯或仰,面色改變身子頭首相接作牽引織機動作數十次,好似牽機一般,不能停止。小周后嚇得魂飛魄散,雙手抱住了李煜,哭著問他何處難受。後主李煜口不能言,只把頭俯仰不休,如此的樣子又數十次,忽然復倒在床上,頭依小周后的懷裡,已是氣息全無痛苦而亡了。能死在最愛人的懷裡,李煜總算不失其浪漫才子本色,勉強算死得其所。
       
太宗佯裝剛剛知道李煜亡故,下詔贈李煜為太師,追封為「吳王」,並廢朝三日,遣中使護喪,賜祭賜葬,葬於洛陽邙山,恩禮極為隆重。一代詞帝,終此耳耳。小周后葬了李煜之後,依例自然不得不入宮謝恩。太宗便藉機又強把周氏留在了宮裡些日子,但終因美婦新寡,不敢馬上長留不放。且太宗認為李煜即去,小周后將最終是自己帳中人已成定局,於是忍耐未完獸慾,任憑周氏出宮重歸私第。
       
李煜死於非命之後,凄美的小周后失魂落魄,悲不自勝。她整日不理雲鬢,不思茶飯,以淚洗面。自此之後,太宗仍時時尋機要強召小周后入宮。小周后悲憤難禁,拒絕再入宮,終日守在丈夫靈位前。太宗雖無可奈何,還是賊心不死地不斷派人來做說客,威逼利誘。小周后欲以死相抗,終得暫得免再遭逼幸。短短几個月後,守喪結束,小周后終因經不起悲苦哀愁與絕望驚懼的折磨,於當年自殺身亡,追隨李煜而去,可見彼此相愛之深。一代佳人香消玉殞。小周后雖然悲慘地離開了人世,但她卻為後世文人墨客留下了一個吟詠愛情題材的美好形象。直到清代,還有人在作畫吟詩,讚美她與李煜的那段浪漫往事。
       
而最美的歌,便是那絕望的歌。那首用詞帝之生命所鑄就的《虞美人》,讀起琅琅上口,全無任何人工雕琢之痕迹,正所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樸素的卻又近乎麻木的嘆述中卻包含著李煜無限的哀愁和無奈,李煜那看似歸於平淡的心境中又蘊藏著如此火熱般的眷戀與絕望,真是道是無情卻有情,詞中雖只有一個愁字,卻能讓我們感受到李煜那讓人窒息的對一生經歷的哀嘆!在此詞傳遍大江南北,引起無數詞人的共鳴,終成千古絕唱,永世流傳。

4 小周后 -影響評價

小周后雖然悲慘地離開了人世,但她卻為後世文人墨客留下了一個吟詠愛情題材的美好形象。直到清代,還有人在作畫吟詩,讚美她與李煜的那段浪漫往事。而最美的歌,便是那絕望的歌。那首用詞帝之生命所鑄就的《虞美人》,讀起琅琅上口,全無任何人工雕琢之痕迹,正所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樸素的卻又近乎麻木的嘆述中卻包含著李煜無限的哀愁和無奈,李煜那看似歸於平淡的心境中又蘊藏著如此火熱般的眷戀與絕望,真是道是無情卻有情,詞中雖只有一個愁字,卻能讓我們感受到李煜那讓人窒息的對一生經歷的哀嘆!在此詞傳遍大江南北,引起無數詞人的共鳴,終成千古絕唱,永世流傳。
上一篇[日下部美紗緒]    下一篇 [軟體動物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