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禮學

《小戴禮記》亦稱《小戴記》,即《禮記》,是中國古代一部重要的典章制度書籍。該書編定是西漢禮學家戴德和他的侄子戴聖。戴德選編的八十五篇本叫《大戴禮記》,在後來的流傳過程中若斷若續,到唐代只剩下了三十九篇。戴聖選編的四十九篇本叫《小戴禮記》,即我們今天見到的《禮記》。這兩種書各有側重和取捨,各有特色。東漢末年,著名學者鄭玄為《小戴禮記》作了出色的註解,後來這個本子便盛行不衰,並由解說經文的著作逐漸成為經典,到唐代被列為「九經」之一,到宋代被列入『十三經」之中,為士者必讀之書。

1《小戴禮記》簡介

《小戴禮記》是戰國至秦漢年間儒家學者解釋說明經書《儀禮》的文章選集,是一部儒家思想的資料彙編。《小戴禮記》的作者不止一人,寫作時間也有先有后,其中多數篇章可能是孔子的七十二名高徒弟子及其學生們的作品,還兼收先秦的其它典籍。
《小戴禮記》的內容主要是記載和論述先秦的禮制、禮儀,解釋儀禮,記錄孔子和弟子等的問答,記述修身作人的準則。實際上,這部九萬字左右的著作內容廣博,門類雜多,涉及到政治、法律、道德、哲學、歷史、祭祀、文藝、日常生活、曆法、地理等諸多方面,幾乎包羅萬象,集中體現了先秦儒家的政治、哲學和倫理思想,是研究先秦社會的重要資料。
《小戴禮記》全書用記敘文形式寫成,一些篇章具有相當的文學價值。有的用短小的生動故事闡明某一道理,有的氣勢磅礴、結構謹嚴,有的言簡意賅、意味雋永,有的擅長心理描寫和刻劃,書中還收有大量富有哲理的格言、警句,精闢而深刻。
《禮記》與《儀禮》、《周禮》合稱「三禮」,對中國文化產生過深遠的影響,各個時代的人都從中尋找思想資源。因而,歷代為《禮記》作註釋的書很多,當代學者在這方面也有一些新的研究成果。我們這裡選錄的原文依據清代阮元校刻的《十三經註疏》,註釋和譯文則廣泛參閱了各種有影響的研究成果,力求做到準確簡明易懂。選錄的篇章由作者加上標題(原文只有篇名,每篇原文都較長),原則上採用選文的首句作標題,註釋中只說明選自某篇。
《禮記》由多人撰寫,采自多種古籍遺說,內容極為龐雜,編排也較零亂,後人採用歸類方法進行研究。東漢鄭玄將49篇分為通論、制度、祭祀、喪服、吉事等八類。近代梁啟超則分為五類:一通論禮儀和學術,有《禮運》、《經解》、《樂記》、《學記》、《大學》、《中庸》、《儒行》、《坊記》、《表記》、《緇衣》等篇。二解釋《儀禮》17篇,有《冠義》、《昏義》、《鄉飲酒義》、《射義》、《燕義》、《聘義》、《喪服四制》等篇。三記孔子言行或孔門弟子及時人雜事,有《孔子閑居》、《孔子燕居》、《檀弓》、《曾子問》等。四記古代制度禮節,並加考辨,有《王制》、《曲禮》、《玉藻》、《明堂位》、《月令》、《禮器》、《郊特牲》、《祭統》、《祭法》、《大傳》、《喪大記》、《喪服大記》、《奔喪》、《問喪》、《文王世子》、《內則》、《少儀》等篇。五為《曲禮》、《少儀》、《儒行》等篇的格言、名句。梁氏的歸類劃分,對我們有一定參考價值。
漢代把孔子定的典籍稱為「經」,弟子對「經」的解說是「傳」或「記」,《禮記》因此得名,即對「禮」的解釋。到西漢前期《禮記》共有一百三十一篇。相傳戴德選編其中八十五篇,稱為《大戴禮記》;戴聖選編其中四十九篇,稱為《小戴禮記》。東漢後期大戴本不流行,以小戴本專稱《禮記》而且和《周禮》、《儀禮》合稱「三禮」,鄭玄作了注,於是地位上升為經。書中還有廣泛論說禮意、闡釋制度、宣揚儒家理想的內容。
宋代的理學家選中《大學》、《中庸》、《論語》和《孟子》,把他們合稱為「四書」,用來作為儒學的基礎讀物。《詩》《書》《禮》《易》《春秋》為五經 。 《周禮》、《儀禮》、《禮記》,合稱三禮。《周禮》又稱《周官》,講官制和政治制度。《儀禮》記述有關冠、婚、喪、祭、鄉、射、朝、聘等禮儀制度。《小戴禮記》則是一部秦漢以前儒家有關各種禮儀制度的論著選集,其中既有禮儀制度的記述,又有關於禮的理論及其倫理道德、學術思想的論述。這裡,僅就有關《儀禮》一書的一些問題作一些簡要的說明。
《儀禮》的篇數與作者今《十三經註疏》本《儀禮》,共十七篇,目次如下:
士冠禮第一士昏禮第二士相見禮第三鄉飲酒禮第四鄉射禮第五燕禮第六大射禮第七聘禮第八公食大夫禮第九覲禮第十喪服第十一士喪禮第十二既夕禮第十三士虞禮第十四特牲饋食禮第十五少牢饋食禮第十六有司徹第十七這個次序,為漢劉向《別錄》所列。據文獻記載,漢武帝時,在孔壁中發現《古禮》五十六篇,其中十七篇與漢初經生所傳十七篇《儀禮》相同,但多出三十九篇。此三十九篇禮文久佚,學者稱之為《逸禮》。
由此便產生一個問題:十七篇《儀禮》是不是一個殘本。一種觀點據此認為,十七篇《儀禮》是一部殘缺不完之書。另一種觀點正與此相反,認為十七篇《儀禮》並非一不完全的殘本,而是一部完備的著作。清人邵懿辰《禮經通論》對此有很詳細的論證。《禮記。昏義》說:「夫禮始於冠,本於昏,重於喪祭,尊於朝聘,和於射鄉,此禮之大體也。
觀今本《儀禮》十七篇,《昏義》所說作為「禮之大體」的上述八項內容,皆完整無缺。另外,《禮記》中有很多篇是直接解釋《儀禮》的。
《禮記》有《冠義》釋《士冠禮》;有《昏義》釋《士昏禮》;有《問喪》釋《士喪禮》;有《祭義》、《祭統》釋《郊特牲》、《少牢饋食禮》、《有司徹》;有《鄉飲酒義》釋《鄉飲酒禮》;有《射義》釋《鄉射禮》、《大射禮》;有《燕義》釋《燕禮》;有《聘義》釋《聘禮》;有《朝事》(《大戴禮記》)釋《覲禮》;有《喪服四制》釋《喪服》,都不出《儀禮》十七篇之外。由此可見,今本《儀禮》,應該說是一部體系和內容完備的著作。邵懿辰認為,「經禮三百,曲禮三千」(《禮記。禮器》),古來之禮,不止此十七篇,亦不止《漢書。藝文》 《禮記》,儒學經典之一,所收文章是孔子的學生及戰國時期儒學學者的作品。漢朝學者戴德將漢初劉向收集的130篇綜合簡化,一共得85篇,稱為《大戴禮記》,後來其侄戴聖又將「大戴禮記」簡化刪除,得46篇,再加上《月令》、《明堂位》和《樂記》,一共49篇,稱為《小戴禮記》。「大戴禮記」至隋、唐時期已散逸大半,現僅留傳39篇,而「小戴禮記」則成為今日通行的《禮記》。
漢景帝時魯恭王初好治宮室而壞孔子宅,得古《禮》五十七篇於坏壁之中,其中十七篇與《儀禮》相同,《奔喪》、《投壺》見於另外四十篇中,禮家將其錄於《禮記》之中,得以流傳,而其餘篇章,因為藏之秘府,世人難得一見,後來散逸不傳,稱為「逸《禮》」。
朱熹撰有《朱子家禮》一書,他認為「《禮記》只是解《儀禮》」。阮元在《書東莞陳氏<學蔀通辯>后》說:「朱子中年講理,固已精實,晚年講禮,尤耐繁難,誠有見乎理必出於禮也。古今所以治天下者禮也,五倫皆禮……且如殷尚白,周尚赤,禮也。使居周而有尚白者,若以非禮折之,則人不能爭,以非理折之,則不能無爭矣。故理必附乎禮以行,空言理,則可彼可此之邪說起矣。」
《小戴禮記》全書以散文撰成,一些篇章饒具文學價值。有的用短小的生動故事闡明某一道理,有的氣勢磅礴、結構謹嚴,有的言簡意賅、意味雋永,有的擅長心理描寫和刻劃,書中還收有大量富有哲理的格言、警句,精闢而深刻。
《小戴禮記》不僅是一部描寫規章制度的書,也是一部關於仁義道德的教科書。其中最有名篇章,有《大學》、《中庸》、《禮運》(首段)等。《禮運》首段是孔子與子游的對話,又稱為《禮運·大同》篇,大同二字常用作理想境界的代名詞,不少地名亦取用此二字。

2《禮記》原文

學記
發慮憲.求善良.足以諛聞.不足以動眾.就賢體遠.足以動眾.未足以化民.君子如欲化民成俗.其必由學乎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是故古之王者.建國君民.教學為先.兌命曰.念終始典於學.其此之謂乎.
雖有嘉肴.弗食.不知其旨也.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是故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知不足.然後能自反也;知困.然後能自強也.故曰.教學相長也.兌命曰.學學半.其此之謂乎.
古之教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比年入學.中年考校.一年視離經辨志.三年視敬業樂群.五年視博習親師.七年視論學取友.謂之小成.九年知類通達.強立而不反.謂之大成.夫然後足以化民易俗.近者說服.而遠者懷之.此大學之道也.記曰.蛾子時術之.其此之謂乎.
大學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肄三.官其始也.入學鼓篋.孫其業也.夏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不視學.游其志也.時觀而弗語.存其心也.幼者聽而弗問.學不躐等也.此七者.教之大倫也.記曰.凡學.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謂乎.
大學之教也.時教必有正業.退息必有居學.不學操縵.不能安弦.不學博依.不能安詩.不學雜服.不能安禮.不興其藝.不能樂學.故君子之於學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夫然故.安其學而親其師.樂其友而信其道.是以雖離師輔而不反.兌命曰.敬孫務時敏.厥修乃來.其此之謂乎.
今之教者.呻其佔畢.多其訊.言及於數.進而不顧其安.使人不由其誠.教人不盡其材.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佛.夫然故.隱其學而疾其師.苦其難而不知其益也.雖終其業.其去之必速.教之不刑.其此之由乎.
大學之法.禁於未發之謂豫.當其可之謂時.不陵節而施之謂孫.相觀而善之謂摩.此四者.教之所由興也.
發然後禁.則扞格而不勝.時過然後學.則勤苦而難成.雜施而不孫.則壞亂而不修.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燕朋逆其師.燕辟廢其學.此六者.教之所由廢也.
君子既知教之所由興.又知教之所由廢.然後可以為人師也.故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牽.強而弗抑.開而弗達.道而弗牽則和.強而弗抑則易.開而弗達則思.和易以思.可謂善喻矣.
學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學也.或失則多.或失則寡.或失則易.或失則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後能救其失也.教也者.長善而救其失者也.
善歌者.使人繼其聲.善教者.使人繼其志.其言也約而達.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謂繼志矣.
君子知至學之難易.而知其美惡.然後能博喻.能博喻.然後能為師.能為師.然後能為長.能為長.然後能為君.故師也者.所以學為君也.是故擇師不可不慎也.記曰.三王四代唯其師.此之謂乎.
凡學之道.嚴師為難.師嚴然後道尊.道尊.然後民知敬學.是故君之所不臣於其臣者二.當其為屍.則弗臣也.當其為師.則弗臣也.大學之禮.雖詔於天子.無北面.所以尊師也.
善學者.師逸而功倍.又從而庸之.不善學者.師勤而功半.又從而怨之.善問者如攻堅木.先其易者.后其節目.及其久也.相說以解.不善問者反此.善待問者如撞鐘.叩之以小者則小鳴.叩之以大者則大鳴.待其從容.然後盡其聲.不善荅問者反此.此皆進學之道也.
記問之學.不足以為人師.必也其聽語乎.力不能問.然後語之.語之而不知.雖舍之可也.良冶之子.必學為裘.良弓之子.必學為箕.始駕馬者反之.車在馬前.君子察於此三者.可以有志於學矣.
古之學者.比物醜類.鼓無當於五聲.五聲弗得不和.水無當於五色.五色弗得不章.學無當於五官.五官弗得不治.師無當於五服.五服弗得不親.
君子曰.大德不官.大道不器.大信不約.大時不齊.察於此四者.可以有志於學矣.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後海.或源也.或委也.此之謂務本.
大學,曲禮,檀弓,王制,月令,曾子問,文王世子,禮運,禮器,郊特牲,內則,玉藻,明堂位,喪服小記,大傳,少儀,樂記,雜記,喪大記,喪服大記,祭法,祭義,祭統,經解,哀公問,仲尼燕居,孔子閑居,坊記,中庸,表記,緇衣,奔喪,問喪,服問,間傳,三年問,深衣,投壺,儒行,冠義,昏義,鄉飲酒義,射義,燕義,聘義,喪服四制

3《禮記》編定及地位

《禮記》又名《小戴禮記》,東漢鄭玄的《六藝論》、晉代陳邵的《周禮論敘》和《隋書·經籍志》都認為是西漢禮學家戴聖編定的。這是傳統的說法。經近代學者研究,斷定這種說法有問題。西漢時期立於學官的五經是《易》、《書》、《詩》、《禮》、《春秋》。所謂《禮》,指的是《士禮》,也就是晉代以來所稱的《儀禮》。先秦禮學家們傳習《儀禮》的同時,都附帶傳習一些參考資料,這種資料叫作「記」。所謂學所記也。」西漢禮學家們傳授《儀禮》的時候,也各自選輯一些「記」,作為輔助材料。它們共同的特點是:一、都是用當時通行的隸書抄寫的;二、附《儀禮》而傳習,沒有獨立成書;三、因為是附帶傳習的資料,往往隨個人興趣而有所刪益,即使是一個較好的選輯本,它的篇數、編次也沒有絕對的固定性。
西漢的禮學純屬今文學派,儘管禮學家們彼此的學術觀點也存在著歧異,但他們都排斥古文經記,再說當時一些古文經記都藏在皇家秘府,一般人也見不到。西漢末期,掌管校理古文經籍的劉歆,建議把《左氏春秋》、《毛詩》、《逸禮》、《古文尚書》列為官學,結果遭到學官博士們的一致反對,劉歆斥責他們「抱殘守缺」。內此可以推知,西漢禮學家們各自選輯的「記」,不會也不可能收進他們所排斥的而當時尚未行世的古文經記。可是由東漢中期傳留至今的《禮記》中,就羼進了古文學派的文字。比如「記」,就是對經文的解釋、說明和補充。這種記,累世相傳原是很多的,不是一人一時之作。到了西漢時期,禮家傳抄的記就不多了。東漢史學家班固在他的《漢書·藝文志》禮家項目中說:「《記》百三十一篇。(七十子後學者所記也。)「《奔喪》、《投壺》就是逸《禮》中的兩篇。因此,不能說今天所見的這部《禮記》是西漢禮學家戴聖編定的。
西漢平帝時期,王莽當政,把《左氏春秋》、《毛詩》、《逸禮》、《古文尚書》立於學官,此後大力推行古文經學二十多年。東漢王朝建立后,立經十四博士,都是今文經學,《禮》的方面,立的是大戴、小戴兩家,把王莽時期所立的各種古文經學再次排斥在官學之外。雖然如此,由於古文經學已大興於世,從
總的情況來看,今文古文兩個學派日趨混同。東漢時期的大多數今文學派的禮學家,為了適應皇朝的禮制需要,為了自己的功名利祿,不再甘心「抱殘守缺」地傳習《士禮》,而致力於「博學洽聞」,從而在資料的匯揖上也趨向並蓄兼收。因此西漢經師們選編傳抄下來的各種選輯本,經過東漢經師之手,自然不免羼進了一些已經行世的古文記。
經過長時期的流傳刪益,到東漢中期大多數「記」的選輯本先後被淘汰,而形成和保留了八十五篇本和四十九篇本。前著篇數多,遂名之為《大戴禮記》;後者篇數少,遂名之為《小藏禮記》。其實這兩個「記」的選輯本,都不是大戴(戴德)小戴(戴聖)各自附《儀記》而傳習的「記」的選輯本的原貌。關於這個問題,洪業先生在他的《禮記引得序》中有極為精細的考辨。
東漢學者鄭玄給東漢中期定型的收有四十九篇的「記」的選輯本——《禮記》做了出色的註解,這樣一來,使它擺脫了從屬《儀禮》的地位而獨立成書,漸漸得到一般士人的尊信和傳習,魏晉南北朝時期出現了不少有關《禮記》的著作。到了唐朝,國家設科取土,把近二十萬字的《左傳》和十萬字的《禮記》都列為大經,五萬字的《儀禮》和《周禮》、《詩經》等列為中經。因為《禮記》文字比較通暢,難度較小,且被列為大經,所以即使它比《儀禮》的字數多近一倍,還是攻習《禮記》的人多。到了明朝,《禮記》的地位進一步被提高,漢朝的五經里有《儀禮》沒有《禮記》,明朝的五經里有《禮記》沒有《儀禮》。《禮記》由一個附庸蔚為大國了。而《儀禮》這個往昔大國則日趨衰落了。
從西漢到明清這一漫長的歷史時期,為什麼《禮記》越來越受重視,而《儀禮》越來越被漠視呢?因為《儀禮》記的是一大堆禮節單子,枯燥乏味,難讀難懂,又離現實生活較遠,社會的發展使它日益憔悴而喪失了吸引力。而《禮記》呢?它不僅記載了許多生活中實用性較大的細儀末節,而且詳盡地論述了各種典扎的意義和制禮的精神,相當透徹地宣揚了儒家的禮治主義。歷史和現實的經驗使封建統治階級越來超深切地認識到,在強化國家機器的同時,利用以禮治主義為中心的儒家思想,吸引廣大知識階層,規範世人的思想和行動,是維護統治聯序從而獲得「長治久安」的不容忽視的大政方針。這就是《禮記》受到歷代王朝的青睞,以至被推上經典地位的根本原因。幾千年來,對中華民族意識形態影響最大的書是儒家的書。從所起作用的大小來估計,《禮記》僅次於《論語》,比肩於《孟子》,而遠遠超過《荀子》。西漢以後,《禮記》由一部儒學短篇雜編上升為泱泱大國的一部重要經典,這史實本身,就值得注意。

4《禮記》內容及價值

由鄭玄作注而能夠傳世的《禮記》,共收四十九篇文字。目錄是:《曲禮上》第一,《曲禮下》第二,《檀弓上》第三,《檀弓下》第四,《王制》第五,《月令》第六,《曾子問》第七,《文王世子》第八,《禮運》第九,《禮器》第十,0《郊特牲》第十一,《內則》第十二,《玉藻》第十三,《明堂位》第十四,《喪服小記》第十五,《大傳》第十六,《少儀》第十七,《學記》第十八,《樂記》第十九,《雜記上》第二十,《雜記下》第二十一,《喪大記》第二十二,《祭法》第二十三,《祭義》第二十四,《祭統》第二十五,《經解》第二十六,《哀公問》第二十七,《仲尼燕居》第二十八,《孔子閑居》第二十九,《坊記》第三十,《中庸》第三十一,《表記》第三十二,《緇衣》第三十三,《奔喪》第三十四,《問喪》第三十五,《服問》第三十六,《間傳》第三十七,《三年問》第三十八,《深衣》第三十九,《投壺》第四十,《儒行》第四十一,《大學》第四十二,《冠義》第四十三,《昏義》第四十四,《鄉飲酒義》第四十五,《射義》第四十六,《燕義》第四十七,《聘義》第四十八,《喪服四制》第四十九。
《禮記》這部儒學雜編,內容很龐雜,大體上可分成以下幾個方面:有專記某項禮節的,體裁跟《儀禮》相近,如《奔喪》、《投壺》。有專說明《儀禮》的,如《冠義》、《昏義》、《鄉飲灑義》、《射義》、《燕義》、《聘義》、《喪服四制》。它們是份別解釋《儀禮》中《士冠禮》、《昏禮》、《鄉飲酒禮》、《鄉射禮》、《大射儀》、《燕禮》、《喪服》各篇的,跟《儀札》關係最為密切。
有雜記喪服喪事的,如《檀弓》、《曾子問》、《喪服小記》、《雜記》、《喪大記》、《奔喪》、《問喪》、《服問》、《間傳》、《三年問》、《喪服四制》等。
有記述各種禮制的,如《王制》、《禮器》、《郊特牲》、《玉藻》、《明堂位》、《大傳》、《祭法》、《祭統》、《深衣》等篇。有側重記日常生活禮節和守則的,如《曲禮》、《內則》、《少儀》等篇就是。
有記孔子言論的,如《坊記》、《表記》、《緇衣》、《仲尼燕居》、《孔子閑居》、《哀公問》、《儒行》等,這些篇大都是託名孔子的儒家言論。
有結構比較完整的儒家論文,如《禮運》、《學記》、《祭義》、《經解》、《大學》、《中庸》。此外還有授時頒政的《月令》,意在為王子示範的《文王世子》。
以上所列並非科學分類,只不過想通過它粗略地反映各篇的性質。
《禮記》是部儒學雜編,裡面包含儒家的思想史料相當豐富。研究早期儒家思想,需要讀《論語》,研究戰國秦漢時期的儒家思想,就不能不讀《禮記》了。讀《論語》能夠看到儒家學派的確立,讀《孟子》、《荀子》、《禮記》能夠看到儒家學派的發展。從《禮記》這部書里,可以看到儒家對人生的一系列的見解和態度。《王制》、《禮運》談到了儒家對國家、社會制度的設想。如《禮運》展示的理想是:「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謂大同。」這類光輝的語言,並不因為年長日久而失去亮度,它極為精鍊地反映了我們祖先對美滿而公正的社會的強烈嚮往。
《禮記》有不少篇章講修身作人的,象《大學》、《中庸》、《儒行》等篇就是研究儒家人生哲學的重要資料。專講教育理論的《學記》,專講音樂理論的《樂記》,其中精粹的言論,至今仍然有研讀的價值。
《曲禮》、《少儀》、《內則》等篇記錄了許多生活上的細小儀節,從中我們可以了解古代貴族家庭成員間彼此相處的關係。今天看來,這些細節極為繁瑣、迂腐、呆板、缺乏生氣,不過有些地方,還是可以借鑒的。讀了這些篇,我們可以知道,說中國是個文明禮義之邦,絕不是個空泛的贊語。
《禮記》關於喪祭之類的篇章佔了很大的比重。這類文字有四大特點:瑣碎、枯燥、難懂、遠離今天的生活。可是對於研究中國古代社會。特別是研究中國宗法制度的人們來說,實是珍貴的文字資料。其中有很多地方是對《儀禮·喪服》的補充和說明。
《禮記》中還有不少專篇是探討制禮深義的。這類文章是研究儒家禮治思想的重要依據。舉例來說,《昏義》是解釋《昏禮》制定意義的專篇。一開始就解釋為什麼要重視婚禮,說「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所以要在家長主持下搞一套隆重禮節。從而得知,結婚一事之所以重要,儒家並不著眼於當事男女的幸福,而是:一,密切兩個家族的關係;二,男方死去的祖先,有人祭祀了;三,傳宗接代。儒家認為,結婚只能是家族中的一件莊重的事,不是個人的美事。傳宗接代意味著新陳代謝,這樣,做人子的不能無所感傷,所以《郊特牲》說「昏禮不賀,人之序也」。鄭玄注說「序猶代也」。
此外,儒家對各種祭禮、喪禮、冠禮、鄉飲酒禮、射禮、聘禮等等,在《禮記》中也都有一套解釋。顯然,研究這些都有助於全面理解儒家的思想體系。
眾所周知,儒家思想中有對社會發展、人類進步起消極作用的部分,如全力維護等級制度,頑固宣揚男尊女卑等等。這些,在《禮記》中都得到了充分反映。
總之,《禮記》是了解和研究儒家思想的重要史料。

5《禮記》思想成就

反映思想理論性的集中在《禮運》、《禮器》、《學記》、《樂記》、《大學》、《中庸》、《儒行》等篇,還有借孔子的答問而發揮儒家學說的篇章,如《曾子問》、《哀公問》、《表記》、《坊記》、《孔子閑居》、《仲尼燕居》等。在這些篇章中,可以看到孔子後學的不同派別思想觀點的留存,包括有子遊學派、子夏學派、曾子學派、子思學派、孟子學派、荀子學派等儒家內部的諸多派別。從中還可以看到有墨家、道家、農家、陰陽家等先秦諸子百家的思想學說滲透於其間。由此而反映出《禮記》輯成的時代是一個對儒家各派求同存異,對諸子百家加以融合吸收和改造的時代。《禮記》中的思想理論性內容深厚而豐富,它以禮樂為核心,涉及到政治、倫理、哲學、美學、教育、宗教、文化等各方面的思想學說。因此,在中國古代傳統思想中,是不能不研究《禮記》中所包含的思想學說的。
教育思想
教育目的三綱領:明明德、親民、止於至善
學習過程五步驟: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人的完善八步驟: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教育教學九原則:教學相長、豫、時、孫、摩、長善救失、、啟發誘導、藏息相輔、因材施教
教學三方法:講解、問答、練習
學者有四失:或失則多,或失則寡,或失則易,或失則止。
教師所必備:博喻
孝道思想
從以上論述中我們可以看出,《禮記》之孝道思想是豐富而全面的,既論述了孝之起源、地位與作用,孝與忠、禮、政、教的關係等宏觀理論問題,又有關於孝道本身的總體與個別義項和孝行的微觀具體論述。據此,筆者認為,《禮記》在中國儒學發展史上,完成了孝道的理論創造並達到其頂峰。得出這樣一種評價,就必然涉及如下問題:《禮記》之孝道思想與《孝經》是何關係?討論這一問題,首先要對兩書的時代有個討論,其次,要從對二者內容的比較中探討它們的關係。《禮記》成書於西漢,但其中各篇寫作年代不盡一致,一般認為,《大學》、《中庸》為曾子、子思所作,所以,本文未把上述兩篇作為論述之對象。除有些篇章作者、時代有定論外,《禮記》之絕大部分篇章皆為秦漢時期儒者所著,似乎亦成為定論。至於《孝經》的作者、年代,有多種說法,筆者同意為漢代儒者作品之說。由此,可以斷言,《禮記》或早於或與《孝經》為同時代之作品。從內容上看,《孝經》雷同於《禮記》之處甚多,以致梁啟超說《孝經》「書中文義皆極膚淺,置諸戴記四十九篇中,猶為下乘,雖不讀可也。」(《經籍解題及其讀法》)的確,從本文的上述論述中,我們大量可見《孝經》雷同於《禮記》之處。如:《孝經》:「以孝事君則忠。」《禮記·祭義》:「事君不忠非孝也」;《孝經》:「資於事父以事母而愛同,資於事父以事君而敬同。」《禮記·喪服四制》:「資於事父以事君而敬同」,「資於事父以事母而愛同」;《孝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禮記·祭義》:「天之所生,地之所養,無人為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不虧其體,不辱其身,可謂孝矣。」即使是《孝經》以五章專門論述的五等人之孝的思想,也可在《禮記》中看到其理論源頭:「君子之孝也,以正致諫;士之孝也,以德從命;庶人之孝也,以力惡食;任善不敢臣三德。」(《大戴禮記·曾子本孝》)任善:指君王之孝。三德即三老。漢代設「三老五更」之位,以養老人,三老五更各一人,天子以父兄養之,因此說,君王之孝在於「任善不敢臣三德」。當然,不可否認,《孝經》作為一篇專門論孝的文篇,較之《禮記》雖在理論建樹上沒有多少新的創造,但在系統性上、易於傳播推廣方面,要優於《禮記》。兩者同列十三經,在歷史上均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不過兩者的影響各有其不同的特點。《孝經》不足兩千字,專題專論,加之歷代統治者的大力推廣,影響面要大得多,不管是知識分子還是布衣庶民,均可能讀到《孝經》,而《禮記》只能影響有一定儒學文化修養的讀書人。但由於《孝經》無限制地將孝道泛化,又一開始即以「經」立論,可能不屑於「形而下者謂之器」之類細微末節吧,倒使孝的好多具體道德要求如本文中所述之「孝行」部分疏於論述。總之,由《禮記》創造,而由《孝經》系統化的孝道理論問題與孝道的普遍原則借《孝經》而得以廣泛傳播。而《禮記》中之孝行部分則得之於如《二十四孝》、《三十六孝》、《弟子規》、《女兒經》等諸多童蒙與家訓之書而予以流傳,遂長期影響中國人的家庭生活禮儀與社會交往方式,成為禮儀之邦的生活方式。因此,我們不可低估《禮記》對中國孝道的形成、發展以及對中國人傳統生活方式的巨大影響。
政治理想
大同世界。儒家認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在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謂大同。今大道既隱,天下為家。各親其親,各子其子,貨力為己。大人世及以為禮,城郭溝池以為固,禮義以為紀。以正君臣,以篤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婦,以設制度,以立田裡,以賢智勇,以功為己。故謀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湯、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選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謹於禮者也。以著其義,以考其信。著有過,刑仁講讓,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勢者去,眾以為殃。是謂小康。」這種小康大同的政治理想產生於中國的2000年前,是極為可貴的歷史資料。再次,《大學》和《中庸》、《學記》3篇分別載有許多合理的經濟思想和教育思想。《大學》和《中庸》原屬《禮記》的兩篇,南宋時期,理學家朱熹將二篇單獨抽出來,與《論語》、《孟子》合稱「四書」。自宋至清的六七百年間,成為青年學子入仕應考的必讀書。《大學》云:「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恆足矣。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發財。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未有好義其事不終者也,未有府庫財非其財者也。」這是儒家理財的經典論述,也是古代財政經濟學的寶貴遺產。《中庸》則載孔子語云:「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禮學思想
以叔孫通為代表的漢初儒生們,在結合漢初實際為漢家王朝制儀、制禮的同時,他們還採掇先秦儒家 禮學 思想的遺文、遺說撰寫了一大批禮學論文。這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禮學巨著——《禮記》。在《禮記》中,漢儒們不僅編織出了一張從治理國家、求學問道一直到婚喪嫁娶、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各個方面的精細周密的禮儀網路,而且還從宇宙觀、人性論、歷史觀的哲學的高度對 禮 的起源、 禮 的作用等問題進行了詳細闡述。可以說,《禮記》的出現,標誌著中國的傳統的 禮文化 已走向成熟。
(1)《禮記》中煩瑣的社會禮儀禮繁體字作禮 ,本義指祭神的器物和儀式。
(2)《禮記》中關於 禮 的哲學理論以叔孫通為代表的漢儒們,不僅結合漢代社會的實際,制定了一系列煩瑣而又具體的封建禮儀制度,而且在他們撰寫的禮學論文中,還從宇宙觀、人性論、歷史觀的高度對 禮 的本質、 禮的起源、 禮 的作用等問題進行了闡述,形成了一整套關於 禮 的哲學理論。因為在他們看來, 禮 是由 數 與 義 兩部分組成的, 數 是指具體的禮儀, 義 則是指關於 禮 的哲學理論。與 數 相比較, 義 有著更根本的意義。因此, 禮之所尊,尊其義也。失其義,陳其數,祝史之事也。故其數可陳也,其義難知也。知其義而敬守之,天子之所以治天下也。 ①所以,關於禮的哲學理論,是《禮記》 禮學 思想的中心內容。

6《禮記》鑒賞與品評

最早的封建禮制教科書
《禮記》是秦漢之際和漢代初期儒家學者的著述;唐代「十二經」出現時,確立了作為儒家經典的學術地位.《禮記》四十九篇內容比較蕪雜,劉向《別錄》分為八類,近人梁啟超細分為十類.但是,對「禮」的闡述無疑地是共同的主題.圍繞這個主題,《禮記》的題材或內容可分為三個方面:一是詮釋《儀禮》和考證古禮,這些禮儀制度是此後儒家文化中的生活習俗的源頭;二是孔門弟子的言行雜事,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儒家的「禮」的生活實踐;三是對「禮」的理論性論述.《禮記》中的這些內容,在社會的、人性的、超越的三個理論層面上,都顯示出與原始儒學(孔子)及孟子、荀子儒學思想不同的變化、發展. 《禮記》是時代與現實生活的風雨催生的學術之花,是儒家在「禮崩樂壞」時代反思重建政治秩序和價值觀念的產物。它承載了原始儒家在中國文化「軸心時代」煥發出的學術激情和文化精神。《禮記》以「仁」釋禮,表述了新的學術思想和時代的先進文化;禮學蘊涵了儒家學者對時代憂患敏感而深切的體驗,以及他們欲消除時代憂患的強烈責任意識。應該研究《禮記》學術思想的時代精神,從一個特定的學術視野觀照儒家禮學之精義。

7《禮記》內容版本

《禮記》經注諸版本間之關係及其價值,認為現存版本可分兩系統,一為《唐石經》———宋監本系統,撫州本、八行註疏本屬焉;余仁仲本、纂圖互注本及十行註疏本、閩、監、毛本屬另一系統。清代校勘《禮記》的兩部代表性著作《禮記註疏校勘記》、《撫本禮記考異》都未見到余仁仲本及纂圖互注本,因而未能辨識十行本眾多訛誤的由來。今校余仁仲本,知十行本經注文本的底本是余仁仲本或類似余仁仲本的別本,十行本與撫本、八行本之間沒有直接的繼承關係。至於岳本,應視為這兩種系統的混成品,實不足珍重。這種認識也推翻了十行本在經注、疏匯刻本的基礎上附入《釋文》而成的通俗概念。

8禮的作用

   《禮運大同句》 竇中亮
相傳禮為周公旦所定,東周時「禮崩樂壞」,孔子重新進行了整理以教育學生,到漢代禮便成為「六經」之一了。
禮,是維護古代道德規範的重要工具,《禮記》開宗明義:「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紛爭辯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涖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成庄。」可見禮的作用很大,達到了無孔不入的程度,而實際上哪個朝代也沒有把禮的條文都做到。
《禮記·禮運第九》
譯文:孔子說:"大道的實行,和夏商周三代的精英,我都不能看到,但能看到有關當時太平盛世的記載。大道的流行,是以天下為世人所共有。選舉賢能之人共同治理,大家講信用,和睦相處,彼此合作,所以人們不只是親愛自己的父母,不只是施慈於自己的兒女,更能推延仁愛,使所有老人都得以安享天年,壯年人都能貢獻才力,兒童都能得到良好的教育,健康成長,鰥寡孤獨以及殘廢疾病的人都能得到豐厚的供養。男的各盡其職務,女的各有其家庭。貨物資源都厭惡丟棄到地上浪費掉,但也不可放到自己家裡私用。既嫌惡有能力不肯使出來,但也不一定為自己出力才算效勞。因此,人人都能誠實相待,和睦相處,故不會有陰謀詭計發生,也沒有劫奪偷竊殺人越貨的事情出現。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這樣美好的世界就算是真正的大同世界了。
上一篇[油墨氣味]    下一篇 [小戴禮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