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小牧·長久手之戰

標籤: 暫無標籤

小牧·長久手之戰是於天正十二年(1584年)三月羽柴秀吉(即後來的豐臣秀吉)與德川家康之間的一場大規模會戰,其時耗費將近一年,雖以德川軍勝利告終,但因羽柴秀吉外交策略奏效,導致德川家康失去此戰的正當性,不得已之下向羽柴秀吉議和,此戰才告結束。而此戰之後,在豐臣秀吉心中亦埋下了對德川家康這位敵手的敬佩和猜忌的種子。

1開戰前因

秀吉包圍網
另一方面,織田信雄於開戰之前,除了和德川家康結盟外,另外與紀伊國雜賀火槍傭兵隊、根來寺僧侶火槍傭兵隊、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和北陸的佐佐成政締結盟約,形成了「秀吉包圍網」。而在開戰初期,雜賀火槍傭兵隊更與根來寺僧侶火槍傭兵隊聯合攻打羽柴秀吉的根據地大阪城周遭地區,給予秀吉極大的壓力。
德川軍的前提軍略
德川家康

  德川家康

當時德川家康大本營設在三河岡崎城, 且手下全部兵力才35000左右(當時家康的勢力範圍為:三河、遠江、駿河、甲斐及信濃之一部分,總計約140萬石。其官位為從三位,官職亦為參議),加上織田信雄兵力,總數約60000餘人,僅達羽柴秀吉總動員兵力的三分之一,處於劣勢,如果採取分兵守勢策略,且首尾無法兼顧,恐遭羽柴秀吉優勢兵力各個擊破。於是德川家康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所採用策略是:取內線集中優勢兵力以主動攻勢為原則,且視時機而動,這對軍事策略「攻擊就是最好防禦」下了最佳註解。
第一次正式交鋒和德川、織田軍的部署
天正十二年(1584年)3月14日,羽柴秀吉軍先鋒池田恆興、森長可部隊出其不意攻破織田信雄領內的犬山城並在距小牧山不遠的羽黑(Haguro)布陣並意圖進佔小牧山。而德川軍酒井忠次、奧平信昌、神原康政的5000名部隊則於16日聯手擊退了森長可部隊的進軍。同年3月27日,羽柴秀吉主力到達,並大舉進軍至木曾川南岸,進駐犬山城。另一方面,德川家康親率8000名兵力出清洲城,與其餘7000名兵力會合后,急行軍於3月28日抵達小牧山,和自長島趕來的織田信雄所率領的5000名織田軍一起集結布陣。
羽柴軍部署和前題軍略
豐臣秀吉

  豐臣秀吉

羽柴秀吉的12萬5000名大軍於4月5日布陣在樂田,與早已在小牧山嚴陣以待的德川軍對陣。羽柴秀吉軍遠道而來,國境生疏、補給不易且長途行軍師勞兵疲。如果冒然發動攻擊,雖然佔有兵力上的優勢,但德川軍勇敢善戰,而且佔有地理戰略優勢,兩軍交戰未必一定取得勝利。所以羽柴秀吉決定在樂田布陣,觀察敵情變化后再採取行動。另外,他還拉攏木曾義昌,以便騷擾德川家康,並啟用瀧川一益,削弱織田信雄的力量。

2奇襲與反奇襲

德川軍的反奇襲
德川家康心中早有盤算,羽柴秀吉軍若要偷襲家康大本營岡崎城,一定要通過長久手谷地。而此谷地正是極好的設伏地點,是羽柴軍無法發揮戰力,德川軍以寡擊眾的大好機會。於是德川家康立即傳令駐守岩崎城的德川軍丹羽氏重部隊(僅239人駐守)發動對池田部隊襲擾。並給予氏重嚴令:無論如何都要拖住池田部隊的速度,以爭取德川軍主力(14000人,部將井伊直政、高木清秀為先鋒)早先一步進入長久手谷地設伏的時間。另外德川家康留下約6000名兵力交由副將本多忠勝留守小牧山陣地與羽柴秀吉對陣。
4月9日黎明時分,池田支隊的先頭部隊進入長久手谷地時,遭到岩崎城德川軍丹羽氏重部隊的突擊,丹羽氏重兵力不足300人,池田恆興完全沒放眼中,繼續揮兵前進。結果他的座騎遭丹羽氏重隊火槍兵打傷,池田恆興跌落下馬,惱羞成怒,立刻整頓部隊進攻岩崎城,並且花費了約三小時才將岩崎城攻下(丹羽氏重戰死,得年16歲)。池田軍攻下岩崎城后,又在長久手谷地內吃早飯並清點戰利品,這一耽擱,即為德川軍爭取了寶貴的時間。當德川家康率主力部隊抵達長久手谷地布陣時,此時戰爭勝利的女神已站在家康這邊。
當池田率部隊前進經過長久手谷地時,雖佔有軍力優勢,但因為谷地狹長無法展開,且首尾遭德川軍夾擊。高木清秀見羽柴軍敗相已露,便向井伊直政建議全力攻擊。兩軍交戰之後,部將池田恆興(享年48歲)及其子池田元助(享年25歲)、森長可(享年26歲)戰死(其首級分別被永井直勝、安藤直次、本多重次拿下),三好秀次、堀秀政、池田輝政逃回,羽柴軍大敗,整個部隊立即瓦解並向北方潰逃。對於兵敗如山倒的池田部隊,德川家康秉持窮寇莫追的原則,同時聽從高木清秀建議:迅速撤往小幡城,以避開羽柴軍的鋒銳,以免囿於眼前的勝利而大意陷入秀吉的陷阱。德川家康聽從其議,只追到矢田川便停兵不再繼續追擊,下午二時家康下令在色根山山麓集結兵力,下午四時凱旋返回小幡城。
戰況膠著與秀吉的應對之策
自長久手一戰,德川軍大勝之後,從4月10日開始到5月1日為止,雙方人馬在小牧山與樂田之間的戰況進入僵局,兩方皆按兵不動,亦不曾有任何大動作。羽柴秀吉為了突破膠著的戰況,決定投石問路:首先,密命加藤光泰於木曾川鵜沼渡口搭起浮橋,確保交通自由。並於4月29日揚言明日決戰,看看德川家康識破這個退兵的先兆後會不會出動。如果家康還不出動,到那時便將全軍一部分一部分地轉移到美濃,確保從大垣城到北近江的退兵路線,然後要求議和。如果德川軍尾隨而來,則在途中某個城附近引擊,如此也可行。
德川軍方面
6月16日,羽柴軍瀧川一益隊又準備進圖大野城,而城主山口重政卻拒絕一益的招降(其母親尚在蟹江城為人質),一益率軍攻擊,短期內無法獲勝,而德川、織田援軍又於不日之內開到。一益鑒於寡不敵眾,下令全面退守蟹江城。19日,蟹江城遭到德川、織田軍聯合攻擊,一益隊一直力守蟹江城,一直到7月4日才開城投降(而瀧川一益自此戰後,隨即在京都妙心寺出家,法號道榮)。
9月9日,德川軍為了呼應佐佐成政隊攻擊能登末森城,亦出兵攻擊,但卻在攻克之時遭到前田利家隊的猛烈反擊而告失敗。

3休戰講和

同年11月7日,由於長期交戰,軍兵疲憊,再加上德川家康又遲遲不與羽柴秀吉和談。羽柴秀吉迫於無奈之下,派遣富田知信、津田信勝兩人與織田信雄單方面進行和談。和談條件如下三條:
一、秀吉收信雄之女為養女。
二、秀吉佔領的北伊勢四郡歸還於信雄,但是信雄須送織田長益、瀧川雄利、佐久間正勝、土方雄久和中川雄忠等人的子女或母親為人質。
三、除伊勢、南伊勢外,信雄割讓尾張的犬山城和河田城予秀吉;在伊勢、尾張兩國的臨時築城,由兩軍共同撤毀。
條件僅上述三條,其中只有割讓犬山城一條算得上是戰果。自此之後,德川家康即在戰略上陷入孤立態勢。
12月,德川家康基於政治及戰略考慮下將次子於義丸(即後來的結城秀康)送與秀吉作養子,臣服於羽柴秀吉。
小牧·長久手之戰後,羽柴秀吉藉此籠絡了最大的反對勢力德川家康,為桃山政權的建立奠定了基礎。但德川家康的實力還依舊保存,成為其日後建立德川幕府的基本力量。
上一篇[旭姬]    下一篇 [權尊勢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