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小紅是《紅樓夢》人物。名林紅玉,林之孝之女。因為名字重了寶玉和黛玉的名,要避諱,所以改為小紅。為人聰明機智,巧舌能辯。原為榮國府中世代的舊仆,大觀園建成后,被分在怡紅院服侍賈寶玉。一次鳳姐交代她辦事,辦完回來向鳳姐彙報時,說得齊全,口聲又簡短,深得鳳姐喜愛,便把她調到自己身旁,並差點認作乾女兒,在知道認錯輩數后才作罷。

1 小紅 -簡介

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寶玉二等丫頭之一,本姓林,為林之孝之女,小名紅玉,因「玉」字犯了寶玉,黛玉的諱,便改叫「小紅」,她的出場給人以深刻的印象,性格特徵非常鮮明。她是家生子,父親林之孝管理各處的田房事務。小紅有一頭黑鴉鴉的好頭髮,長臉兒,細挑身子,十分俏麗甜凈。她是寶玉房裡的小丫頭,有一天因房裡無人,寶玉要茶,她就進去為寶玉倒了碗茶,被秋紋、碧痕兩個大丫頭狠狠訓了一頓。她丟了一塊手絹,恰巧被賈芸拾著。賈芸從小丫頭墜兒那裡得知絹子是小紅的,便托墜兒還給小紅。后因她辦事幹練,說話知趣,被王熙鳳看中,要去做了她的丫環。

小紅,姓林,為林之孝之女,小名紅玉,因「玉」字犯了寶玉,黛玉的諱,便改叫「小紅」。小紅容長臉面,細挑身材,俏麗甜凈,聰明伶俐。在怡紅院,因有襲人、晴雯、秋紋、麝月等一般大丫頭在,分在怡紅院中,原是寶玉院里的二等丫頭,受大丫頭擠壓,不得出頭,后受到鳳姐賞識,得以啟用。小紅是丫頭中又一種典型。可惜小紅在鳳姐身邊的所作所為,以及小紅與賈芸的一段關係,在後八十回以後沒有得到進一步的表現與發展。

2 小紅 -人物形象

小紅小紅
「韌」是小紅的突出性格,雖說小紅是柔弱女子,但是性格堅韌,思想堅定,有理想有志氣,有韌性有長勁,一門心思悅主向上,從不服輸認命。別看大觀園裡姐妹丫鬟見面你好我好,有時嬉戲熱鬧,其實等級制度森嚴,禮教道德風靡,人分三六九,貌取好中差,個個分工明確,職責分明,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嚴酷的很,誰不遵守這些遊戲規則,誰就會受到懲罰。天長日久丫鬟們習以為常,有了認同感。裡頭也有資質差的,要麼被馴化成了木頭似的,要麼墮落成了罪犯。比如墜兒,是末等小丫鬟,童工不懂事,拿了平兒的鐲子,成了偷盜犯,被晴文拿鐵釺子扎穿了手。小紅天資堅韌,才沒有被等級制度壓迫住,沒有被禮教道德束縛住,不僅沒有被同化掉個性,而且敢於大膽挑戰。有一次小紅搞違規操作,趁沒人給寶玉倒茶說話,幹了一件體面事,心裡美滋滋的,誰料想被頂頭上司秋紋、碧痕發覺了。她倆心理大不自在,專門召開會議進行批評打擊,罵小紅是「沒臉的下流東西」,「拿鏡子照照,配遞茶倒水不配!」。最難忍受的是碧痕要揭短兒,揚言說要是小紅再超職越權,就公開曝光她和來大觀園種樹的包工頭賈芸之間的緋聞艷事。氣的小紅幾次想自殺,要是一時糊塗挺不住必死無疑了。考察座談時有人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說小紅是棄兒。隨即對小紅進行專訪,發現林之孝確系小紅生父,只因小紅生下來時不會哭,林夫婦頭腦無知,覺得有點異常,怕賈府主子怪罪,將她遺棄,給了鄉下一戶農民收養。養父母家種田為生,趕上連年乾旱,供養不起,就把她送到大觀園裡打工。後來林之孝曾託人勸小紅認祖歸宗,又送來錢物,小紅一概不受。小紅講述自己身世時,表情平淡,無辛酸苦澀狀。專訪人員見她性情如此堅韌,又同情又感動佩服。

「巧」是小紅的另一特長。小紅嘴巧有口才,心巧有機謀。小紅在怡紅院閑逛久了,眾丫頭群起責難她不幹正事,小紅口齒伶俐,一一應付,不卑不亢,軟中帶硬,最後晴雯以大壓小小紅才不言語了。一次鳳姐交代小紅辦事,小紅辦完回來向鳳姐彙報,滿嘴是我們奶奶、這裡奶奶、五奶奶、舅奶奶,一大堆,竟如大珠小珠落玉盤,加上記性又好,一口氣說出四五檔子的事。鳳姐誇小紅說得齊全,口聲又簡斷,不象有的丫鬟扭扭捏捏的蚊子似的。鳳姐滿心高興,想把小紅調到身邊,還要認作乾女兒。鳳姐試探小紅願意不願意,小紅早想跳槽了,現在機會來了,又不便直說,只得笑著說道:「願意不願意,我們也不敢說,只是跟著奶奶學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見識見識。」,這回答老道成熟,無可挑剔,鳳姐當場拍板。小紅工於心計,善於謀划,其實那次給寶玉倒茶,就是小紅精心謀划安排的,那天見襲人去寶釵那裡打結子,晴雯在瀟湘館,麝月又在家中養病,小紅便稱自己丟了手帕要找,讓秋紋、碧痕去打水給寶玉洗澡,讓小丫頭老婆子們去玩,給自己創造了一次干體面事的機會。更為巧妙是,小紅利用小丫頭和賈芸交換了手帕,私定了終身。

3 小紅 -出現的章節

二十四回「痴女兒遺帕惹相思」,

二十六回「蜂腰橋設言傳心事」。

第二十七回寫小紅因說話知趣,口角伶俐,被鳳姐賞識起用。

4 小紅 -人物評價

小紅小紅
周思源評:小紅這個人物一出場,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因為她的出場很特別。就是二十四回,當然她在23回已經出現了,在那之前已經出來了,就是24回寶玉要喝水。當時正好這幾個大丫頭都有事去了,都沒在屋裡頭,小丫頭,趁這個機會都跑出去玩去了,結果屋子裡頭沒人。寶玉要喝水就喊了幾聲,就進來了幾個婆子,這婆子就是魚眼睛,賈寶玉討厭魚眼睛,說你們走你們走。他就自己倒水,自己倒水呢,小紅這時候進來了,說二爺,她怕他燙著,因為封建社會的基本特點就是等級森嚴。有些人是不能進二門的,只能在榮府或者寧府的大門跟二門之間,不能進二門的,有些僕人。有的是能進二門,不能進主人的屋子的,有些是不能進大觀園的,有些能進大觀園,比如說掃地,管花花草草樹木什麼的,但是你不能進主人的房間。比如不能進怡紅院,有的能進怡紅院,但是不能進寶玉的屋子的。有的能進屋子,但不能進寶玉的卧室,非常嚴格。所以在寶玉叫了好幾聲,而且把那幾個婆子都給趕走了,小紅這才出現。寶玉就奇怪說,你是誰的丫頭,我怎麼不認識。小紅說我就是二爺的,那你認不得的也多,豈止我一個。她說從來我又不遞茶遞水,拿東拿西,眼前的事一點不做,哪裡認得呢?因為那些眼前做的事情,都是襲人晴雯等八個大丫頭做的。所以小紅她的第一個作用,就是通過她的出場,寫出寶玉的丫頭之多,多得他都不認識。所以這些地方都寫出了賈府主子們的丫頭僕人之多,開銷之大,是奢華,這種極度的奢華是後來賈府敗落的一個原因。

小紅的第二個作用,從她的活動反映出賈府錯綜複雜的人事關係和由此帶來的矛盾。通過小紅的活動,做了一點鋪墊,那麼小紅當時給寶玉倒茶,是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因為晴雯麝月都不在,結果她倒完茶,剛出來就被發現了。晴雯麝月回來了,抬水去了,結果就罵她,小紅呢,她本來就著實妄想,痴心地向上高攀。也就是說小紅是不甘心於現在這種低微的地位,脂批在這個地方有四個字,他說爭名奪利,脂批者呢,對小紅這種心理也是不滿意的,這個反映了脂批者的封建道德觀念。實際上小紅這樣一個姑娘,十六七歲這個姑娘,她想的所謂攀高枝,用咱們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她想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她要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應該說這種做法是具有進步性的。所以小紅這種希望,實現自我價值表現自己的才幹,改變自己命運的這種想法和做法,我們用現代人的觀念來說,應當肯定,這是曹雪芹很喜歡這個女孩子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那麼小紅這個形象,第三個作用也就是最重要的作用,就是表現出她的超凡的能力。為什麼曹雪芹要這麼寫她呢?因為跟小說後面的故事,就是已經丟失了的故事,八十回後面的故事有關係。主要是在27回有一段就是王熙鳳臨時有事,找不著人,結果看見小紅把她叫來,問你是誰的丫頭,然後讓她去告訴平兒一些什麼什麼事,還有銀子怎麼怎麼處理等等。然後小紅辦了這個事回來,就向王熙鳳彙報,那段話二百字,裡面提到了好幾個奶奶,我就把這段話概括成叫說奶奶。朋友們如果有興趣的話,回去以後你再讀一讀,說實話我讀這段話我是深有感慨。這段話比相聲的繞口令可難多了,我讀這段話,要把它弄清楚,我是用號碼標,一、二、三、四,這好像是第一個奶奶,一。這是二,這又是一了。這是三,這又是一,這又是二,這是個新的奶奶,四。把所有的奶奶都標上記號,我發現裡頭有五個不同的年輕媳婦,少婦,有五個不同的奶奶。這個話是轉了好幾個彎,平兒是一個轉述者,旺兒家的是一個轉述者,小紅又是一個轉述者。然後呢,小紅這個第三轉述者,把話報告話語的原始主體王熙鳳,說得頭頭是道。李紈都聽得如墜五里雲霧中,都不知道怎麼回事,鬧不清了。王熙鳳說這裡邊有四五門子的事呢,四五家的事呢,可不是五個奶奶嘛,五家的事,你想王熙鳳是何等人物。用周瑞家的話來說,是一萬個男人也不如她,十個男人也說不過她。王熙鳳的口才那絕對是第一,連王熙鳳都服了,你就可想而知。小紅這段說奶奶,為什麼不簡單?第一表現出小紅超凡的分辨力,她得把幾個不同的奶奶,用不同的詞把這事說清楚,關係得說清楚,得讓主子聽明白。分辨力、記憶力和口頭表達能力。我們知道這個口頭表達能力是反映人的思維能力,所以王熙鳳馬上要認她做乾女兒,馬上就要把小紅收入自己的麾下,調動工作,下調令,從怡紅院調到我這兒來。王熙鳳她得有幾個左右手才行啊,她說你來了以後,我調教調教就好了,強將手下無弱兵,強將也喜歡強兵,你本事再大,你總得有幾個左膀右臂。你想王熙鳳那麼欣賞她,之所以充分表現小紅的這種超凡能力,主要是為了突出後來賈府敗落被抄家,王熙鳳、賈寶玉等被關在獄神廟,當時呢,到獄神廟去探望王熙鳳的,有茜雪、有小紅,還有她的男朋友賈芸,後來呢還有劉姥姥。這個小紅在脂批裡面講,她在後頭有大得力處,那你想想看,王熙鳳她們被捕,賈府抄沒,在那種情況下她有膽識,而且有能力,而且肯定是一種絕對不凡的能力。那麼我們從前面,小紅的表現當中,就可以看出她確實有這種魄力和能力。

5 小紅 -出場章回分析

《紅樓夢》中的女性,都是一等美人兒,即是丫環等也都是絕色佳人。曹雪芹喜愛女人那是毋須贅言了。「女人是水做的骨肉」,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迫人,所以《紅樓夢》是以「清爽」的女性為中心,也就不足為奇了。還有一點也可以看出曹雪芹偏愛女性的地方,即是《紅樓夢》的結局,樹倒猢猻散后,管家的及園外當差的人,絲毫不念故主之情,相反地懷念舊恩的倒全是當年幾個丫頭,這種安排當然也可以說是曹雪芹偏愛少女心理的一種反映。中國舊小說都是以男性為中心,如《三國》、《水滸》及一切演義小說,多是殺氣騰騰的,以女性為中心的惟有《鏡花緣》及《紅樓夢》而已。

《紅樓夢》布局結構,匠心經營,敷華掞藻,立意遣詞,筆觸細膩則又非《鏡花緣》所能及,一二百年來有野心的小說家都想寫一部像《紅樓夢》那樣的偉大小說,卻無一能望其項背。《紅樓夢》除了文字優美而外,曹雪芹描刻人物個性入微,體會個中情節,兔起鶻落的工夫,庶可獨步世界,列為中國四大奇書之一,當不是偶然的。

《紅樓夢》中的女性的中心世界,則以賈母為權力象徵的代表,賈母雖位至尊至上,但她不是主要角色,寫賈母當不是雪芹撰寫《紅樓夢》的動機,雪芹要寫的是在風塵碌碌,一事無成之際,忽念及當日所見之女子,其中不過幾個或情或痴的異樣女子。這種異樣女子有兩種,一是小姐身份,如林黛玉、薛寶釵及史湘雲等。另一種是丫環。《紅樓夢》中的丫環不知其數,且每個都很美麗。即在大觀園裡,美婢、俏婢、艷婢、痴婢也真不知凡幾,單說怡紅院中服侍寶玉的,比較引人注目的就有襲人、晴雯、麝月、碧痕、秋紋、四兒、柳五兒、春燕、綺霞等等,真可說是鶯燕滿堂。小紅也是寶二爺房裡的丫頭,但她不是寶玉的貼身寵婢,所以她就沒有像襲人那樣「初試雲雨情」,也沒有像晴雯那樣抱病去綴補孔雀裘,她在怡紅院中群芳譜里的地位微不足道。她只在怡紅院中做些打雜工作,如掃掃地、澆澆花、喂雀子、生生爐火而已。

小紅的出場是在第二十四回,但在第二十七回小紅被鳳姐調用以後即不見了,一直到了第八十八回小紅又被提到,是小紅與賈芸眉來眼去,以後小紅即無影無蹤,因為小紅的出沒引起了紅學家的注意,也引起了很多爭論,依據脂硯齋批註,雪芹八十回後有稿提到小紅,而為今本后四十回所無,前後不相關照,所以常拿小紅的失蹤反證后四十回高鶚續書問題的焦點,小紅也就變成了一個問題人物,小紅的角色反而變成較為重要而引人注意。也引起我要為小紅「立傳」的決心,也就是撰寫本文的動機。

小紅在《紅樓夢》中出現的回數不多,雖「驚鴻一瞥」,但小紅在雪芹筆下是一個有主意、有機智,好強、好勝、有志向的女孩子。她本來是寶玉的丫環,鳳姐偶然使她傳話,見她口齒伶俐,說她齊全,不像其他丫頭「扭扭捏捏蚊子似的」。鳳姐特別賞識她。將她從寶玉那裡調走時年十七歲,她不但心高而且十分精細,小紅在寶玉眼中是十分俏麗恬靜的女孩子,寶玉是何等人也,他自然是一個沾腥惹騷的慣家,抱定了韓信將兵多多益善,小紅有幾分容貌,小紅心內也一意向上攀高,只是寶玉身邊一些人,都是伶牙俐爪的,哪裡容得下小紅插得上來,一日小紅為寶玉遞一杯茶,就惹起碧痕、秋紋一陣盤查,並加了一句「厚臉的下流東西」,酸溜溜地說出了「一點點兒要爬上來了,難道我們跟不上你么?也不拿鏡子瞧瞧,配遞茶,遞水不配」。後來鳳姐使她拿東西,又惹得晴雯俏皮刻薄的冷笑,說:「怪道呢?原來爬上高枝兒去了,把我們不放在眼裡了。」

小紅未被鳳姐調走前在怡紅院中算是一個受奚落而寂寞的丫頭,但曹雪芹也有寫小紅揚眉吐氣的一刻,即是鳳姐將她調走,誇獎她時的一段,關於這一段文字,庚辰本及甲戌本都有硃批:「紅玉此刻心內,想可惜晴雯等不在傍。」這段脂批對少女心理分析精細,可謂到家矣。

小紅答鳳姐的話,什麼奶奶爺爺的一大堆話,連李紈都不清楚明白這樣四五門子的複雜關係,但小紅卻乾淨利落,將平兒教上的曲譜,唱得不折不扣,且神情語氣,惟妙惟肖,這就恰獲鳳姐的心了。可是到鳳姐處以後不但與芸哥一節沒有交待,後來反而默默無聞了,像小紅這樣聰明能幹的女孩子卻被丟開了。閱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第二十七回回尾總評有一條評云:「鳳姐用小紅,可知晴雯等埋沒其人久矣,無怪有私心私情,且紅玉後有寶玉大得力處,此於千裡外伏線也。」這樣看來小紅以後還有文字的,但在今本中缺了』。也是在第二十七回中,鳳姐要小紅跟她去,鳳姐說:「不知本人願意不願意。」夾縫朱評「總是追寫紅玉十分心事」。小紅笑道:「願意不願意我不敢說,只是跟著奶奶我們也學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見識見識。」小紅表示願意,在這一段答話里有夾縫硃批:「且系本心本意獄神廟回內。」紅學家憑此批推斷,小紅將在獄神廟一回再度出場,且是十分重要的角色。今本《紅樓夢》中卻沒有獄神廟迴文。據甲戌本第二十六回小紅與佳蕙對話一段有硃筆眉批云:「紅玉一腔委屈怨憤,系身在怡紅,不能遂志,看官勿錯認為芸兒害傷思也,獄神廟紅玉、茜雪一大迴文字,惜迷失無稿。」

獄神廟回稿散佚,愛好《紅樓夢》的人無不浩嘆,獄神廟回稿,究竟如何寫法,我們無從知道,從脂評本硃批看來,可見雪芹確曾有此一大迴文字,其中主要角色還是紅玉,她是雪芹要極力一寫的人物,決不會就此默默無聞的。

第二十七回庚辰本及甲戌本各有一批:「此系未見抄沒獄神廟諸事故有是批。」其他脂評屢有提到獄神廟迴文,可見獄神廟一文十分重要。據脂評,紅學家對獄神廟迴文有兩種不同的揣測與看法。一是認為此回是抄家一節的一部,故云「抄沒獄神廟」。另一是認為寶玉被捕入獄,此回寫紅玉、茜雪探獄慰寶玉。這兩種看法趙岡都認為不合理,因為獄神廟不是家廟,趙岡認為寶玉入獄,紅玉、茜雪探監,則更是不合理。但周汝昌在《紅樓夢新證》新版中提到三六橋本百十回《紅樓夢》真本。1942年冬日籍哲學教授兒玉達童告北大文學系學生張琦翔稱日本有三六橋本《紅樓夢》,內容與今本不同,八十回後有寶玉入獄,小紅探監,小紅與賈芸結縭,寶釵難產而卒,妙玉淪落風塵。張琦翔將有關版本部分寫入他的《讀紅樓夢札記》一文,刊於1943年6月《北大文學》第一輯內。照周汝昌的敘述,則這個三六橋本《紅樓夢》很接近雪芹原本《紅樓夢》的布局,可惜的是,這個版本大家都沒有看到。

還有一點,小紅與賈芸雖相戀甚久,但書中無結果,照脂批則小紅與賈芸最後結為夫婦,有正本第二十六回回尾總批有關賈芸與小紅的批云:「喜相逢,三生註定,遺手帕,月老紅絲,幸得人語說連理,又忽見他枝並蒂,難猜未解細追思,罔(枉)多疑空向花枝哭月底。」在第八十八回賈政總辦陵工,賈芸走鳳姐門路,想謀一點工程上的差使,因而與小紅碰面,雖各敘舊情,眉來眼去,但對小紅來說,已是龍套角色,關於賈芸與小紅事所敘不多,且對白亦少,今本《紅樓夢》顯系與脂批雪芹布局大相徑庭,不相關照,故是為後四十回為他人所續一大力證之一,其他的破綻尚多。

脂批與今本《紅樓夢》之前後不相關照,原因很簡單,因為後四十回續書人沒有看到脂評本的批註,至少很可能續書人沒有看到甲戌本,因為甲戌本回數較少,且有關小紅部分的脂批較為顯著,周汝昌認為續書人不可能沒有看到脂評本,舉證雖多,但很難自圓其說。因為很明顯的,如續書人閱了脂評本則后四十回就不會有這許多的破綻。

關於賈芸,庚辰本第二十四回有兩條批:「此人後來榮府事敗必有一番作為」及「芸哥可用」,趙岡憑這兩條而推測為賈芸將來事業上有成就,主角還是小紅,後來整個獄神廟的「相逢」也都是紅玉策劃而成的(見趙岡《曹雪芹原本紅樓夢的結局》)。但在今本《紅樓夢》中,不但小紅與賈芸無結果,而且小紅在後四十回中失落了。胡適在《考證紅樓夢的新材料》一文中(見《胡適文存》三集卷三)責怪續書人說:「高鶚續書中全不提及小紅,遂把雪芹極力描寫的一個大人物完全埋沒了。」如果后四十回確系也出自雪芹手筆,則小紅應有結果,前後應有關照,如稿散佚,雪芹當可再寫,不致后四十回破綻百出。

關於小紅的失蹤,林語堂有另一種的說法,因為林語堂不但不認為後四十回是高鶚作偽,而且認為也出自雪芹的手筆,按這個大前提,要符合他的一貫主張,對小紅的失落就有另一種解釋,他認為《紅樓夢》人物眾多,應接不暇,小紅的失落是由於雪芹的疏忽(見平心《論高鶚》)。這種論調非常勉強,很難令人取信,因為從脂評本上看來,雪芹不可能有此疏忽(假如后四十回也出自雪芹手筆)。事實上,我們也不能責怪高鶚或其他續書人將小紅丟掉了,因為續書人即使看到脂評本,但不可能會看到散佚的獄神廟回稿,因而也無從揣測雪芹心向及小紅的結果,究竟如何,所以小紅在「人海茫茫」中失落了,是件很遺憾的事。

6 小紅 -所含疑點

大觀園裡有三玉:寶玉、黛玉、妙玉,這是很好理解的。但是還有一玉,常常被讀者忽視,那就是紅玉。林紅玉。

林紅玉者,在小說中份量不輕,雖然只是個丫環,但是有名有姓有來歷,她是林之孝的女兒,原名林紅玉,因為重了寶玉黛玉的玉,故而改名小紅。

這是一招曲筆。故意混淆注意力,讓讀者下意識忽略這個人物。然而曹雪芹又不甘心人們真的完全忽視了她,所以屢屢提醒,甚至不惜自相矛盾,替她安排了很多疑點,又讓細心的讀者不能不注意這個人物。

疑點一:她的身份。她是大管家林之孝的女兒。林之孝何許人也,那在榮國府里可是舉足輕重,然而他的女兒,倒只是送進怡紅院里做了個三流丫頭,端茶遞水的眼面前的活兒也夠不著。寶玉發瘋之際,林之孝家的專門前來慰問,這暗示了什麼?一則固然是說身為大管家禮數周到,而且也有頭有臉,輪得到她到小爺面前來問候,咱們可別忘了,寶玉是最不怠見婆媽們的,春燕兒娘連進門檻都要捱頓罵,那林之孝的竟可以長驅直入?而且下人慰問主子通本書也只這一處,別無援例,難道只是為了突出一個「林」字? 黛為青,紅為赤,林黛玉和林紅玉,多麼像一對姐妹花的名字? 然而這名字太顯眼了,所以改了小紅。

疑點二:正是這名字的改動。小紅向鳳姐陳情,因重了寶玉黛玉的玉,所以改成小紅。鳳姐道:「你也玉她也玉,好像得了玉的便宜似的,討厭得很。」不知是討厭哪個。

紅樓夢裡提及名諱處甚多,比如黛玉就從不肯提一個敏字,每敏說及,必念成密;寫的時候又總是少一劃兩划。這樣看來,紅玉改為小紅似乎合理,無甚疑點。

然而大家可記得《柳葉渚邊嗔鶯吒燕,絳芸軒里召將飛符》一回?那「燕」是誰?春燕是也。她就叫春燕,倒不怕重了元迎探惜四春的春字。元春還是皇妃呢,榮國府倒不忌諱了?是作者遺漏還是存心提醒?

襲人原名珍珠,重了賈珠的珠,也不忌諱,還是老祖宗身邊的人呢。是後來與了寶玉才改名兒的,並不為她妨死了賈珠。 二爺的玉不可以重,大爺的珠就可以?這也是個不通。 書名叫《紅樓夢》,賈寶玉的第一個住處是赤霞宮,這是他未下凡之前,四處遊玩,遇見警幻仙子,留連之處。名為赤霞宮神瑛侍者。得以在靈河岸初逢絳珠仙草,日以甘露灌溉,結下一段情緣。這裡又「赤」又「絳」,都是紅色。

他在俗世里住的是怡紅院,又有個愛紅的毛病兒,文中一再提及。然而名字里有紅的就只這一個,焉可是三等丫環?

小紅的去處似是與了賈芸,廊下二爺。叫廊下,似還有個廊上,指寶玉?同是二爺,身份天差地遠。怡紅院又名「絳芸軒」,絳也是紅,絳芸,當然不是說這裡住著小紅與賈芸,那就只能暗藏黛玉與寶玉。紅與芸是他二人的化身。

因為寶玉黛玉的身份太高,故事不能往俗里寫,情感不能盡興,便都寄托在芸二爺與林紅玉身上,有點找替身的感覺。

疑點三:她的歸宿。小紅與賈芸的一場因緣是由「痴女兒遺帕惹相思」開始的。看官可記得寶玉贈帕這特別旖旎的一幕?文中私相授受者多矣,然而都淡淡帶過,因黛玉是個不重財物的,皇上賞的香串也擲了去,罵「什麼臭男人戴過的」;然而兩隻舊帕子,她卻如珠如寶,捧著哭了半夜,還題了三首詩上頭。是第一次明明白白的吐露心事。那帕子,幾乎有定情物一樣的份量,比什麼金鎖金猶重。

而小紅這帕子,更是實打實寫出來,直接就是定情物了。甚至連一貫的曲筆都懶怠用,而且還要特特地先做了一個夢出來,夢見賈芸拾了她的帕子;然後那夢就成了真,小丫環墜兒果然拿了帕子來討賞。《紅樓夢》里這樣露骨而直白的描寫甚少。這是獨一處。 而她們的談話是被誰撞破的?寶釵。 黛玉的終身也是被寶釵攔腰截斷的,這很明顯。

替小紅送帕子的墜兒因為偷金被晴雯攆了出去,而替黛玉送帕子的晴雯也同樣沒落得好下場。

由此看來,林紅玉與芸二爺的故事,活脫就是林黛玉和寶二爺的一場翻版,或說投影,鏡中花,水中月。 只不過小紅到底撈到了月亮沒有呢?還是個懸案。 作者到底是要小紅成為理想中的黛玉出路,使她終於獲得幸福圓夢,還是要她成為黛玉第二,也一樣是齡官畫痴及局外,最終仍是泡影?

應當是後者。入得了金陵釵譜的女兒都是薄命。小紅不可能在譜外。但是脂硯齋提醒大家有賈芸與小紅探監一說,大觀園抄沒,丫環也一律賣出,小紅為何還可以同賈芸在一起,還有自由身來探監?

有兩種可能:一是抄家前已經嫁與賈芸;二是賣出時為賈芸所得。

後者的可能更大一些。因為如果是前者,故事太順一些,而且小紅的年齡也還不到發嫁的時候,鳳姐正用得趁手,不可能痛快打發了她;除非賈璉休了鳳姐,不想見到她的貼身衛護,草草打發了也有可能。

值得一提的是,小紅給寶玉倒茶的次日早晨,寶玉找小紅而不遇的一段寫得十分傳神,讓讀者看得直替他二人著急。然而他最終也沒尋到,倒已經被鳳姐截手要了去。要去時,他也並不知小紅究竟是哪個——他是無意中失落了她。

他最終也失了林黛玉,當然也是無意。是有個位高權重的人巧取豪奪——當然不是鳳姐了,那麼是誰?誰會要了黛玉去,而寶玉猶自無知無覺? 越是想得到的,越是容易被自己的疏忽錯過,這世上失落了心愛之人的痴情傻子,又豈止是賈寶玉一個?

上一篇[鐵鋁榴石]    下一篇 [特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