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聊齋志異》中的人物。

1 小翠 -出處

小翠小翠
《聊齋志異》--蒲松齡

2 小翠 -故事情節


浙江人王大常小時候,一個比貓大的動物在雷鳴電閃時鑽到他的身下。後來王太常中了進士,並做了侍御。他膝下只有一子,但是個傻子。一日一位婦人到他家,並將自己的女兒小翠留給他做兒媳。小翠聰慧過人,深得公婆喜愛,但就是整日里和健兒子瘋鬧。有一個官員王給諫想誣告王侍御,小翠扮成宰相親臨王侍御家,讓王給諫看到,從此收起了誣告王侍御的惡念。一次王給諫到了王侍御家,看到傻兒子扮成皇帝模樣,王給諫到了朝上告了王侍御謀反之罪。皇上驗明不過是瘋兒傻媳的玩鬧后,反倒將王給諫發配充軍。王侍御覺出小翠不是尋常之人。一日傻公子洗澡,小翠趁勢捂死了他。等公子又活過來后,傻病全好了。過了一年,王侍御被王給諫的同党參奏被罷了官。他準備拿一隻玉瓶送給朝廷的人,好給自己找路子。誰知玉瓶被小翠打碎了,公婆二人將小翠一頓大罵。小翠不堪忍受公婆的辱罵,決定離開王侍御家。臨走時告訴丈夫,說自己是狐狸,母親因避雷災曾受過王侍御的庇護,送自己來報恩。小翠走後公子痛哭欲死,王公夫婦也知自己鑄成大錯,追悔莫及。兩年後公子偶然又遇到小翠。但小翠不願再回他的家。和公子在外國生活了一段時間后,小翠的模樣漸漸變了。小翠為公子找了個於家姑娘為妻,自己便消失了。婚後公子發現於家女兒就是小翠的模樣,方才知道小翠模樣變化的原因。她將自己變成於家姑娘的模樣,為的是公子見到於家女兒就像見到她,以解公子對她的思念之情。

3 小翠 -人物形象分析

狐女小翠是一個性格塑造得很成功的人物形象。

「善謔」

她那天真活潑、無憂無慮的開朗性格在王太常仔細端詳下露出的嫣然微笑中,在同母親分別對「殊不悲戀」的表現中,就已有所露。在她身上,永遠也找不到一絲愁苦的痕迹,永遠也看不見半點憂傷的影子。同痴兒元豐一起生活,小翠是「殊歡笑,不為嫌。」她把自己的別院變成了一個遊戲場,終日和元豐以及丫頭們一起嬉戲。「刺步作圓,蹋蹴為笑」,「塗公子作花面如鬼」,以及扮古人,玩的名目既多,花樣也新奇別緻,整天奔逐笑鬧,彈琴跳舞,不但鬧得全家皆知,最後連鄰里也知道。這個「善謔」的特點表現在小翠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之中。

聰慧、幹練、果斷和堅強

在王給諫與王待御政治鬥爭的環境中,王給諫越是尋隙中傷小翠的公公王待御,她的玩笑開得也就愈大,以致最後王待御時而無可奈何地概嘆「余禍不遠矣」,時而「驚顏如土」,大哭「指日赤吾族矣!」通過這種反襯,小翠「善謔」的主要性格特徵更加鮮明耀眼了。但是小翠並不是單純的「善謔」,通過這次事件,我們可以看出「善謔」中透露著小翠的聰慧、幹練、果斷和堅強。在整個事件中,小翠的傑出之處,不僅表現在計策本身的仔細周密,使仇敵自投羅網,還表現在她知道王給諫要害王太常,與元豐成禮后,就開始準備,把元豐的痴疾這一生理弱點變成有利條件。這些都充分顯示出了小翠的足智多謀。

感情豐富

小翠的形象是豐滿、完整。她雖然善謔、頑皮,但也並非對無豐沒有感情。當元夫人杖元豐,元豐大號時,她不但「色變」,而且還「屈膝乞宥」,最後中「笑拉公子入室,代撲衣上塵,試眼淚,摩挲杖痕,餌以棗栗。公子乃收涕以析。」後來小翠雖然離開王家,但仍然時刻暗中注視元豐。由此可見,小翠對元豐是十分撫愛備至的。

上一篇[惡孽]    下一篇 [黃河裸裂尻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