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韻文

《小雅·採薇》是出自《詩經·小雅·鹿鳴之什》中的一首詩。全詩六節(每八句為一節),模仿一個戍卒的口吻,以採薇起興,前五節著重寫戍邊征戰生活的艱苦、強烈的思鄉情緒以及久久未能回家的原因,從中透露出士兵既有禦敵勝利的喜悅,也深感征戰之苦,流露出期望和平的心緒;第六節以痛定思痛的抒情結束全詩,感人至深。此詩運用了重疊的句式與比興的手法,集中體現了《詩經》的藝術特色。末章頭四句,抒寫當年出征和此日生還這兩種特定時刻的景物和情懷,言淺意深,情景交融,歷來被認為是《詩經》中最有名的詩句之一。

1作品原文

小雅·採薇
小雅·採薇
採薇採薇(1),薇亦作止(2)。曰歸曰歸(3),歲亦莫止(4)。靡室靡家(5),玁狁之故(6)。不遑啟居(7),玁狁之故。
採薇採薇,薇亦柔止(8)。曰歸曰歸,心亦憂止。憂心烈烈(9),載飢載渴(10)。我戍未定(11),靡使歸聘(12)。
採薇採薇,薇亦剛止(13)。曰歸曰歸,歲亦陽止(14)。王事靡盬(15),不遑啟處(16)。憂心孔疚(17),我行不來(18)!
彼爾維何(19)?維常之華(20)。彼路斯何(21)?君子之車(22)。戎車既駕(23),四牡業業(24)。豈敢定居?一月三捷(25)。
駕彼四牡,四牡騤騤(26)。君子所依(27),小人所腓(28)。四牡翼翼(29),象弭魚服(30)。豈不日戒(31)?玁狁孔棘(32)!昔我往矣(33),楊柳依依(34)。今我來思(35),雨雪霏霏(36)。行道遲遲(37),載渴載飢。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2註釋譯文

作品譯文
採薇採薇一把把,薇菜新芽已長大。說回家呀道回家,眼看一年又完啦。有家等於沒有家,為跟玁狁去廝殺。沒有空閑來坐下,為跟玁狁來廝殺。
採薇採薇一把把,薇菜柔嫩初發芽。說回家呀道回家,心裡憂悶多牽挂。滿腔愁緒火辣辣,又飢又渴真苦煞。防地調動難定下,書信託誰捎回家!
採薇採薇一把把,薇菜已老發杈枒。說回家呀道回家,轉眼十月又到啦。王室差事沒個罷,想要休息沒閑暇。滿懷憂愁太痛苦,生怕從此不回家。
什麼花兒開得盛?棠棣花開密層層。什麼車兒高又大?高大戰車將軍乘。駕起兵車要出戰,四匹壯馬齊奔騰。邊地怎敢圖安居?一月要爭幾回勝!
駕起四匹大公馬,馬兒雄駿高又大。將軍威武倚車立,兵士掩護也靠它。四匹馬兒多齊整,魚皮箭袋雕弓掛。哪有一天不戒備,軍情緊急不卸甲!
回想當初出征時,楊柳依依隨風吹;如今回來路途中,大雪紛紛滿天飛。道路泥濘難行走,又渴又飢真勞累。滿心傷感滿腔悲。我的哀痛誰體會!

3創作背景

從《小雅·採薇》的內容看,當是將士戍役勞還時之作,作於西周時期。至於此詩的具體創作年代,有三種說法。一、《詩》毛序:「《採薇》,遣戍役也。文王之時,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難。以天子之命,命將率遣戍役,以守衛中國。故歌《採薇》以遣之。」鄭箋:「西伯以殷王之命,命其屬為將,率將戍役,御西戎及北狄之亂,歌《採薇》以遣之。」可見毛詩認為《採薇》是周文王時事。旁證有《逸周書·敘》:「文王立,西距昆夷,北備玁狁。」朱右曾註:「《詩·採薇序》與此略同。」二、漢代說《詩》者還有齊詩、魯詩、韓詩。三家詩與毛詩不同,認為《採薇》是周懿王時事,旁證有《漢書·匈奴傳》:「周懿王時王室遂衰,戎狄交侵,暴虐中國,中國被其苦。詩人始作,疾而歌之曰:『靡室靡家,玁狁之故。』『豈不日戒,玁狁之故。』」三、王國維《鬼方昆夷獫狁考》據銅器銘文考證,認為「《採薇》《出車》實同敘一事」,「《出車》亦宣王時事」。「從目前出土青銅器銘文看,凡記獫狁事者,皆宣王時器」(袁行霈主編《中國文學作品選注》)。
綜上所述,此詩的創作時代有周文王、周懿王、周宣王三說。從詩歌內容來看,文王說實不可取。因為從敘事看,是征戰回還之事,絕非出征始發之事;從抒情看,但有憂傷之感,絕無慰藉之情,全詩也無一句天子之語,說是周文王歌《採薇》以遣戍役,是沒有根據的,所以清儒崔述、姚際恆、方玉潤都反對此說。說是周懿王時事,「經傳皆無明文」(程俊英等《詩經注析》),《漢書》晚出,實是據詩立說,不能反證。說是宣王時事,所據為考古成果,又未得文獻佐證。陳子展《詩經直解》謂:「玁狁患周,非止一世。」正可不必拘泥。方玉潤《詩經原始》謂:「至作詩世代,都不可考。大抵遣戍時世難以臆斷,詩中情景不啻目前,又何必強不知以為知耶?」可謂正中肯綮。[6-7]

4作品鑒賞

名家評論
漢代申培:宣王之世,既驅玁狁,勞其還師之詩,前四章皆興也,下二章皆賦也。(《詩說》)
南朝宋劉義慶:謝公因子弟集聚,問:「《毛詩》何句最佳?」遏稱曰:「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公曰:「『訏謨定命,遠猷辰告。』謂此句偏有雅人深致。」(《世說新語·文學》)
清代王夫之:「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以樂景寫哀,以哀景寫樂,一倍增其哀樂。(《姜齋詩話》卷一)
清代方玉潤:蓋以詩中明言「曰歸曰歸」及「今我來思」等語,皆既歸之辭,非方遣所能逆料者也。其前五章不過追述出戍之故。……今何幸而生還矣,且望鄉關未遠矣,於是乃從容回憶往時之風光,楊柳方盛;此日之景象,雨雪霏霏,一轉瞬而時序頓殊,故不覺觸景愴懷耳。……故以戍役者自作為近是。……此詩之佳,全在末章,真情實景,感時傷事,別有深意,不可言喻,故曰「莫知我哀」。不然凱旋生還,樂矣,何哀之有耶?(《詩經原始》) 
上一篇[貓武士]    下一篇 [影視劇本]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