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少貳氏簡述這個姓氏的起源和發展。該姓氏有藤原氏道長流和藤原氏秀鄉流兩種說法。

1 其之一 · 起始

氏源·家徽
關於(武藤)少貳氏的先祖,據說有藤原氏道長流和藤原氏秀鄉流兩種說法。
所謂道長流的出處,是以在《武藤氏系図》里提到:「藤原道長的後裔中在武藏領有知行,並以『武藤』為武藏藤原之簡稱」為前提,並輔以描述中世紀西國武士的《北肥戦記》中,武藤氏曾自稱「左中將尾張守藤原長頼は、相伝の知行地である武州戸冢郷に下り、武州の藤原であるから武藤中將と名乗った。その子頼氏は、八幡太郎義家に従って奧州に出陣し、寄懸の紋の旗を賜った」作為佐證。
而所謂秀鄉流的由來,則是以中世紀家世圖集《尊卑分脈》中,以秀鄉為祖的「少貳世系圖」作成。其中描述了藤原秀鄉的後裔嶋田二郎景頼曾任武者所,號為「近藤武者」,其子賴平後來亦出仕武者所,並以「武者所的藤原」自稱,簡為「武藤」苗字。
平安朝前期,以有力公卿身份而把持朝政的藤原一族建立了攝關政治,使得貴族勢力(公家)壓制天皇權力而日漸強大,並在日本各地派遣國司、郡司,向國領地和莊園私地收納租稅,公家作為權力的持有者,統治其他階層。而往往本地的豪族、庄官、農民則是被統治者。
這樣起初的幾百年還算安穩,但是其後期,隨著公家的日漸腐敗、爭權奪利,拚命壓榨各地莊園的利益來為自己服務的劣跡逐漸增多,導致農民的強烈不滿,他們經常來到京都「直訴」國司、郡司的腐敗,更甚者因不堪重負聚眾殺死赴任國司、郡司的事情也屢見不鮮,大批的失業農民成為「野伏」(山賊)。
稅賦的減少,爾虞我詐的爭鬥,迫使京都的某些小貴族或政治鬥爭失敗的貴族離開京都,遊歷地方,並最終在某地轉變成地方勢力;而治安的混亂,則令被任命為國司的貴族一般不再直接上任,而是留在京都,遙控地方,這就給了一些有野心的豪族以機會。
於是,以軍人、庄官、侍為普遍組成部分的新興地方武士團崛起,它們以武力抗拒公家的土地租稅,在地方建立武裝勢力,而公家則無力制止這種行為,最終形成了默許武裝合法的情況,一些國司甚至以「押領使」、「追捕使」的名義僱用武士團首領來維持治安,剿滅盜匪。說明了與公家相對之武家的逐漸形成
伴隨著武家勢力的成長,其內部出現了兩種不同的聲音:一些人認為可以直接武裝起義奪取中央;另一些人則傾向於依附中央再圖發展。因此,早期的武士階層們便在叛起、被鎮壓、再叛起、再被鎮壓的東征西討中徐徐上升。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武士集團開始藉由討伐叛逆的名義做掩飾,愈發強大起來。其中皇室後裔出身的(清和)源氏、(恆武)平氏兩家培養的實力最為茁壯。而在策略上,兩家的有力者大部分都對「依附——取代」的模式更有興趣。這也成為當時歷史的一種政治潮流。
到了「承平之亂」(公元935年·承平5年),為了鎮壓平將門反叛,軟弱的朝廷驚慌以對,急忙派兵討伐。然而討伐軍未到,叛亂卻被地方武士平氏同族平貞盛,以及下野押領使藤原秀鄉所解決,標誌著武家正式登上歷史舞台。
以「田園藤太」聞名的藤原秀鄉,即是之前說過的下向貴族轉變而成的地方武士一類,在武藏國建立勢力,其氏源為藤原氏北家(攝關家)魚名流。他,便是九州少貳氏、出羽大寶寺氏、豐后大友氏等幾個武家家氏的共同之祖。
承平之亂,以及之後一系列朝廷無力鎮壓,而付諸武家平定的叛亂(天慶之亂、平忠常之亂等),標誌著武家介入朝政(通俗點說就是:充作朝廷鷹犬)作為公元10--11世紀,。。和藤原的攝關政治,以及後來皇室為抵抗藤原形成的「院政」並列的政治行為而合法化。歷史的大勢開始轉向武家攀附並逐漸影響朝廷、攝關政治走向頂峰的階段。
這期間,儘管清和源氏在這些叛亂中逐漸提高其威望,關東以源義家為「武士楷模」的,廣大的,具有牢固地封建主從關係,和「生死與共」的戰鬥精神的武士集團實力不可小覷,但是對於公家來說,仍然視其為身份卑賤者而不允許其進入中央政權,反倒是平貞盛一系的恆武平氏很好的結合了公家和朝廷的願望,進入了日本權力的中樞。
由此,源氏得不到朝廷的認同,加上平氏瘋狂的打壓,迅速衰落,甚至一段時期幾乎被滅門,處境凄慘。而平氏的輝煌則逐步到來。
同一時期,與平貞盛共同討伐將門的藤原秀鄉的子孫們,也企圖以藤原北家的身份在中央政權之中得到一席之地,然而進入京都的他們卻陷入安和之變中,成為了藤原氏鞏固攝關政治的棄子(藤原千常反叛、被討死,其子繼承家門)。其結果是秀鄉這一支藤原最終沒能夠擠進「金字塔」,黯然回歸武藏。
伴隨著源平爭鬥的發展開始偏向於源氏,跟隨平知盛的武藤資賴為了家族的存續也隨之動搖。本據在關東武藏地區的武藤氏雖然屬於平家勢力,但也和此時在關東根深蒂固的源氏保持著一定的關係。憑藉著這層關係,武藤資賴在決定天下走勢的「一之谷合戰」中反叛,投降源賴朝方(舊交·尾原景時軍),之後被勒令拘束於三浦義澄處直到平氏完全覆亡。

2文治元年(公元1185年)

源賴朝就任征夷大將軍,在關東創建武家政廳——鎌倉幕府,封賞有功將士,完善「御家人」制度,開始撫平戰爭的創傷。
儘管資賴是降臣,但是似乎賴朝對於資賴的學問、能力還是有所賞識,將他留在了身邊,並在二代將軍賴家元服時委以「典故指導」。
業已開幕的賴朝雖然徹底剿滅了平氏,卻仍然憂心忡忡。其肉中之刺便是他「功高蓋主」的弟弟·源義經幾經自己征討卻仍然在世,現藏身於控制陸奧的鎮守府·奧州藤原氏處。
賴朝始終覺得這個雄才偉略的傢伙會威脅自己的統治,欲除之而後快,於是賴朝逼迫奧州藤原氏解決義經,否則便討伐之。迫於壓力,奧州最終逼死了那位大名鼎鼎的九郎判官,卻還是避免不了賴朝的進攻。
文治五年(公元1189年),出於控制鎮守府,統一東國地區的意圖,賴朝發動了「奧州討伐戰」,雖然同是藤原氏,但武藤資賴在此次作戰中為了表明忠誠,奮戰不輟,為賴朝攻略奧州建立了不小的功勛。
恰好此階段,源氏在九州任命的鎮西奉行·天野遠景治理地方不力,於是憑藉武功和鎌倉著名文僚·中原親能的推薦,已是御家人的資賴補任鎮西奉行(后與大友氏共享其職),領筑前守護。
對於資賴來說,也許是因為得到新的封地,再目睹幕府內部的權爭愈烈,為免惹火燒身,加上懷有一展宏圖的抱負,他毅然選擇了親自西下九州,直接入住筑紫大宰府,實行奉行的職責,是為(武藤)少貳氏初代當主。
上一篇[遺蛻]    下一篇 [清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