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尤二姐,《紅樓夢》人物,尤氏繼母帶來的女兒。被賈璉偷娶為二房,並把安置在榮國府之外,多愁善感、溫柔美麗,雖然從前素行不檢,但嫁予賈璉后便衷心不二。后被平兒無意中知道而告訴王熙鳳。

1 尤二姐 -簡介

尤二姐尤二姐

尤二姐,尤氏繼母帶來的女兒,《紅樓夢》中一個悲劇性的女性人物。

尤二姐模樣標緻,溫柔和順。賈珍饞涎妻妹的美貌,對尤二姐無所不至,當他玩膩后,就把她讓給了賈璉。賈璉因懼怕王熙鳳的淫威,只得偷偷娶尤二姐為二房,並把她安置在離榮國府不遠的花枝巷,經常過去與她同宿。但不久被王熙鳳發現,在她的借劍殺人計謀下,尤二姐備受折磨,當胎兒被庸醫打下后,她絕望地吞金自盡。

尤二姐,賈珍妻尤氏的異母妹,是尤老娘前夫所生,后尤老娘改嫁尤家時隨來。尤老娘及其二女因賈敬喪事進入寧府。但除了賈珍、賈蓉、賈璉之外,她們似乎處於與賈府上下不相來往的狀態中。二姐、三姐都有姿色,但由於在未嫁之前就與賈珍有染。所以名聲不好。帶著這一污點,二姐在被賈璉娶為妾后,卻一心一意恪守婦道,希求做一個改過從善的婦人。她也為性格與她不同的妹妹三姐的終身擔憂,想把她從被賈珍玩弄的處境中解救出來,嫁一個好人家。可是隨著三姐與柳湘蓮親事的破滅。三姐自殺以後,她自己和賈璉的秘事也被鳳姐發覺。二姐被鳳姐賺入榮府後,就跌進了早就設好的陷阱里。最後她只有吞金自盡一條路。尤二姐的悲劇不是因為她笨拙老實,不能抵擋鳳姐對她的陷害,作者是要寫一個所謂失足的女人,永遠不能自拔。她雖是死在鳳姐手裡,但在一定意義上,又是一個被封建禮教所吞噬了的善良女子。

2 尤二姐 -被害經過

花月一般的尤二姐在王熙鳳的手下一步步走向死亡。王熙鳳治死尤二姐,可以作為中國古代三十六計之外的第三十七計,其名為「剿滅情敵」計。王熙鳳是用什麼手段害死尤二姐的呢?

第一個謀略是突然襲擊。王熙鳳知道賈璉在花枝巷金屋藏嬌,非常腦火。她把賈璉的心腹小廝叫來,摸清情況后,在賈璉跟前不動聲色,等賈璉動身到平安州辦事,她立即按照自己卧室的模式收拾好東廂房,跟平兒一起找到尤二姐門上,像軍事家偷襲一樣,瞅准機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搗黃龍。

第二個謀略是攻心戰術。王熙鳳去見尤二姐,頭上該戴什麼首飾,身上該穿什麼衣服,都是在跟尤二姐打心理戰。王熙鳳頭上皆是素白器,身上月白緞襖,青緞披風,白綾素裙,這分明是一種服喪的打扮。見了尤二姐先來一個下馬威:你們這是在親大爺服喪期辦喜事,停妻再娶!

第三個謀略是口蜜腹劍。王熙鳳對尤二姐好一番披肝瀝膽,請尤二姐跟她回家:我今來求姐姐進去和我一樣同居同處,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諫丈夫。喜則同喜,悲則同悲,情似姐妹,和比骨肉。說的比唱的還好聽,實際上,只要你尤二姐走出小花枝巷,邁進賈府一步,你就死定了!

第四個謀略是外賢內凶。王熙鳳親自把尤二姐接到大觀園,在賈府表現出非常賢良的樣子,讓賈母以為她是為了讓賈璉有兒子,主動給賈璉納的妾。而私下裡,鳳姐卻緊鑼密鼓布置如何除去尤二姐的各項活動。首先她派人把尤二姐的未婚夫找來,讓他去告賈璉,想通過官府來把尤二姐從賈府趕出去。這個目的沒有達到,鳳姐便決定來個一勞永逸,一不做二不休,把尤二姐整死。鳳姐在動手前,先在賈母跟前大造輿論,說什麼尤二姐如何不貞,如何不賢,致使尤二姐喪失輿論的支持,喪失封建家長的衛護,變成任她宰割的俎(zu:古代切肉用的砧)上魚肉。

等賈璉從平安州出差回來,尤二姐已經落入鳳姐羅網,成了待宰羔羊。賈璉面對著尤二姐一起迎出來的王熙鳳,儘管深知她這位了不起的悍妻外賢內凶,居心叵測,卻一點轍都沒有了。而這個只知道尋花問柳的花花公子,明知王熙鳳要迫害尤二姐,但王熙鳳如何動手?按照他的智力,根本就琢磨不透,所以也無法防範。何況賈璉一向是喜新厭舊,剛剛得了新寵秋桐,已經把尤二姐拋到腦後去了。什麼叫「嘴甜心苦」,什麼叫「兩面三刀」?王熙鳳表演得淋漓盡致。

第五個謀略是借刀殺人。王熙鳳從來不親自出面折磨尤二姐,她巧妙地使用兩個人。一個是叫「善姐」的惡仆,叫你尤二姐既有好飯好菜吃,還讓你不斷地生氣。善姐用惡毒的語言羞辱尤二姐,給尤二姐增加精神上的壓力。另一個叫秋桐,賈赦把秋桐賞給賈璉,對王熙鳳來說,原本是一剌未除又添一剌,聰明的鳳姐她就棍打狗,調唆秋桐折磨和辱罵尤二姐,到賈母跟前說尤二姐的壞話。尤二姐流產後,終於不堪忍受秋桐的惡言惡語,吞金自盡。

可憐的尤二姐就是這樣一步一步被王熙鳳逼死了。

3 尤二姐 -《再談尤二姐》

尤二姐本來不姓尤,這是她繼父的姓。她的母親尤老娘在與第一個丈夫生下她和她妹妹后就做了寡婦,後來改嫁尤家,她們姐妹才跟著也姓了尤。因為尤家原本有位大姐,所以她們兩個才改稱二姐和三姐。不知尤二的生父家是怎樣一戶人家,想來應該不會太窮,否則不會給她和皇糧庄頭張家攀上娃娃親。皇糧庄頭怎麼也得是個大地主吧?在明清時代正是封建理學的巔峰時期,稍微有點錢財和地位的家庭里的寡婦都是要守節的。尤老娘已經給亡

尤二姐尤二姐
夫生了兩個孩子(雖然不是兒子) ,而且他們的家庭條件應該還是允許她守寡的,但她還是要改嫁,這在那個時代算是極為大膽的行為。一種可能是她婆家叔伯欺負她沒有兒子、搶奪她的繼承權;另一種可能是她自己不甘寂寞或者是希望能嫁到比亡夫家更富裕或更有權勢的尤家。反正最後是風韻猶存的俏寡婦帶著兩個小拖油瓶興高采烈地嫁給了尤老爹。

可能這尤老娘也是個紅顏禍水克夫命,改嫁后沒幾年,第二個丈夫也死掉了。她還沒來得及與尤老爹生齣兒子,而自己生的兩個孩子又都是前夫的女兒,所以她在尤家的地位和前景也並不樂觀。而此時的她是韶華已逝,不可能再次改嫁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質量。她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女兒身上。可惜自己的大女兒指腹為婚的張家已經敗落了,以後真嫁過去只能受苦,只好想辦法退婚。可羨那死鬼老尤的親生女兒倒攀了門好親,居然嫁給了寧國府的頭號繼承人賈珍,這輩子都不愁吃穿了。可她並不是尤老娘自己的女兒。雖然如此,尤老娘可能還是很願意經常以尤氏母親的身份跑到賈珍家裡打打抽豐占點便宜蹭吃蹭喝的。但賈珍應該也不是什麼重視孝道的人,何況尤老娘又不是他的親丈母娘,他對尤老娘是不可能長期無條件歡迎的。尤老娘當然也不傻,她要想維持這種在女婿家討便宜的生活也不能總是空手而來。可是她能有什麼讓賈珍稀罕的禮物呢?------只有她那兩個堪稱人間尤物的女兒。慣經風月的尤老娘對男人的心理摸得很透,知道即使是賈珍這樣的情場老手浪子色魔也難以抵擋自己女兒的魅力。反正尤氏又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搶她的丈夫也不要緊。而且在這樁齊大非偶的婚姻中,尤氏對於自己的丈夫只能是象邢夫人對賈赦一樣一味忍讓討好,連丈夫扒灰都不敢管,何況是與異母妹妹通姦。再說就算他不找小姨子,也會找別人,乾脆由他去吧!只要自己的地位能保持就行了。所以尤氏為了自己的地位,尤老娘為了實際的利益,都願意默認甚至促成此事。當然,最終受害的是尤氏姐妹。她們的母親未必想不到這一點,但是在她看來女人反正要失身嫁人的,應該儘可能用自己有限的美貌資本換取無限的經濟利益,這也是尤老娘本人一生的經驗總結。

第一個做出犧牲的肯定是較早成熟的尤二。在舊式家庭中,大女兒總是最乖巧柔順的。她們通常最早被當作大人,幫助家長挑起生活的重擔。小時候幫助照顧弟弟妹妹做家務,困難時可能還會象襲人那樣被賣掉,有些人長大了還得為了幫助無力養家的父母而出賣色相賺錢,一如《十八春》里的顧曼璐。她們得到的疼愛最少,但需要作貢獻時卻總被父母考慮在先。尤二也是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她沒什麼頭腦和主見,性格稜角也比較少。但同時,受母親的影響,也學會了嫌貧愛富貪圖享受。所以在姐姐的默許、母親的暗示和姐夫的引誘下,很輕易地失了身。

她當然不是完全沒有是非觀念,也知道自己的行為不妥。但她無法抵抗姐夫和他所給予的舒適生活的誘惑,所以一錯再錯,又和外甥賈蓉亂倫,終於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可能一開始她還自我安慰,以為有朝一日姐夫會幫助自己跟張華那個窮鬼退婚,然後納自己為妾。然而很快她就意識到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姐夫和外甥很快就又看上了更加年輕也更有個性魅力的妹妹三姐。而母親肯定也會按照姐夫的取向行事,更加偏愛妹妹,並且預備跟她養老。這樣的話,大家都不肯幫忙,自己只能嫁給張華了。就算退親成功,姐夫再另幫她說戶好人家,憑自己的壞名聲,還有什麼好人家願意娶自己?那張家要不是窮得娶不起媳婦,早就自動退婚了。而且即使真能另找到人家,也未必有賈家這樣奢華高貴的門第吧?正當尤二姐柔腸百轉寢食難安的時候,出現了一根救命稻草------賈璉。

賈璉也是個好色之徒,但他很俗氣,品位並不高。可能是被鳳姐壓抑太久的緣故,他對女人的態度有點飢不擇食的意思,但凡有點可取之處就能讓他看上,對方的品行、地位、背景、脾氣等全不挑揀,「髒的臭的都往屋裡拉」,而且很容易慾令智昏,為求一時之歡,付出多大代價都在所不惜。他非常羨慕賈珍的生活方式,久聞他們父子與尤氏姐妹有染,所以趁賈敬的喪事之機,也想認識一下二尤,加入這支亂倫隊伍。但他比賈珍父子要不開眼得多,一下子就愛上了這二位。他稍微一勾引,尤二就也芳心暗許。於是他決定要娶尤二。賈珍父子當然很高興他這個決定,因為如果他們結婚就可以帶上尤三買房另住,可以給他們提供新的更方便的鬼混地點。賈璉也許沒考慮到他們的用心,或者雖然考慮到了也並不在意做這個剩王八。於是他不顧一切地娶了尤二。

賈璉雖然是個浪子,但他的人品比珍、蓉要高尚一些。常見有些男讀者嘲笑他喜歡「撿破鞋」,我倒覺得這正說明他「盜亦有道」------ 總比賈珍父子糟蹋人家黃花閨女強!賈璉自己有老婆孩子,他在外邊所尋求的不過是「一夜情」式的刺激,絕不可能對人家負責的。所以他所找的相好多是些妓女蕩婦之類,而且每次都是主動付錢,所以是兩廂情願的交易。他從不真正去欺男霸女,對於父親的惡霸行徑也頗為不滿,可見其天良尚存。鮑二老婆因他而死,他也瞞過鳳姐,給錢撫恤,比起對金釧之死連句話也不敢說的寶二爺來,也不算無情。他的一些無恥行徑其實也就是性功能亢進導致的生活作風不檢點。當他愛上尤二后,立刻就決定要娶她,使她一生有靠,比賈珍他們要負責得多。雖然他也知道尤二婚前失足,但認為「人誰無過,知錯就改就好」,非常寬宏大量,令人欽佩。賈璉很聰明,他知道以尤二這樣的美貌溫柔沒主見,除非她是生長在深宅大院的貴族小姐,否則基本上很難保持婚前的貞操。他看中的就是她的美麗溫柔,所以不在意其他。對比起來,真讓今天的很多非處不娶的男人汗顏啦!現在有些男人為了省事,專門追求那些沒智慧沒心計沒主見的「白痴美人」、「清純少女」------ 因為這種女人很容易得手又很容易養活。也不想想,他容易得手,別人自然也是得手過的。無刺的玫瑰,除非是剛剛開放,否則不可能沒人嗅過。可他們寧可相信自己是天下最有魅力和手段的男人,一定是這美人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征服者。一旦發現這自以為是的想法落空,就呼天搶地痛不欲生,覺得生活欺騙了他,認為女人都是騙子蕩婦。就算是真正封建時代的人也未必有這麼不講理的吧?

賈璉喜歡的尤二,除了長得漂亮外,一無長處。但賈璉是長期在鳳姐這樣一個女強人壓制下生活的。家裡所有的事情都由她做主,而且她辦事漂亮能幹,搶盡了他的風頭。在今天的很多男人看來,當然巴不得娶個這樣的厲害老婆讓自己省省腦子,但對於賈璉這樣一個個性很強的貴族少爺來說,這種女人簡直是「夜叉」 。而且鳳姐又對他的私生活看管極嚴,更讓她覺得她身上的優點都不足道了。猶如查爾斯討厭黛安娜擁有比他本人更高的上鏡率和支持率一樣,賈璉討厭鳳姐在家中的巨大威信和影響力。在這種逆反心理下,他愛上了尤二。尤二是非常溫柔沒脾氣的,而且簡直是單純幼稚,稍一勾引便可上鉤,比鳳、平二人好哄多了。她對家務事也不在行,凡事都要與賈璉商議,不敢逞才自專(當然也是無才可逞) ,這當然給了賈璉當家作主的良好感覺。他們二人的性格正好形成互補,加上尤二的驚人美貌,更令他著迷。

但是鳳姐的存在始終是他們甜蜜生活的最大威脅。尤二姐也聽說過她的厲害,但尤二本來就是個沒什麼主見和能力的人,她天真地以為只要自己對王熙鳳以禮相待,人家就不能把她怎麼樣。誰知對方根本不是個按牌理出牌的人,而且其智商和情商比她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加上她自己的軟弱幼稚,真是步步走錯滿盤輸。

1、 當王熙鳳邀請她回賈府時,她完全可以以賈璉不在家,要等他回來商量為理由拒絕鳳姐。即使鳳姐以賴著不走相要挾也不要緊,讓她住下來好了,反正這裡是自己的地盤。------然而她卻乖乖地跟著走了。

2、 對於進賈府這麼大的事,她一點警惕性也沒有,就算她急於認祖歸宗要名份。也完全應該先與鳳姐講好條件,比如她自己的僕人不可以換,她自己的財物不可以動等等。------然而她卻對鳳姐無條件服從,任憑她換掉自己的心腹僕人,將自己置身於鳳姐的爪牙之下。又主動將賈璉給自己的財產交鳳姐管理,從此在經濟上徹底喪失了獨立性,當真是一條後路也不給自己留了!

3、 尤二姐一心急於從良,但她對此完全沒有任何計劃和頭緒。她非常希望能迅速在賈家建立良好的人緣,然而她所採取的方式竟然是討好下人。先是跟興兒一起吃飯、買通其忠心以便了解賈府的情況,其實興兒不過是一條狗,最後還是老老實實跟了鳳姐。後來尤二進賈府後又一味忍讓鳳姐派來的爪牙善姐,難道她不知道這世上也會有喂不熟的白眼狼?聽聽善姐給她的回話,倒象善姐是主子似的。要是換了尤三聽見這話,准把頭油瓶子扔到善姐臉上去,叫她滿地找牙。

4、 尤二雖然很想得到好人緣,卻始終搞不清狀況,沒弄明白賈家究竟是誰說了算,以為自己只要討好了賈璉就行了------真是婊子見識。其實鳳姐一開始就已經把她引見給了賈母,而且賈母也是喜歡以貌取人的,對她印象極好。她完全可以藉機奉承一下賈母,給她留個好印象,就算她不善於奉承,如果她一天三遍早請示晚彙報(畢竟她比鳳姐清閑,有這個時間) ,也不至於讓秋桐有機會在賈母面前給她造謠,使得賈母也討厭她。此外,她還可以跑去拍拍邢夫人的馬屁,畢竟以前興兒告訴過她邢夫人討厭鳳姐的事,她完全可以利用她們婆媳矛盾,從邢夫人身上獲得支持,而且邢夫人肯定很吃這套。可她並沒有這麼做,於是老邢只好去支持秋桐了,因為她是大老爺賞的。就這樣,兩重婆婆都看不上她了,其他人、尤其是下人就更要欺負她了。

5、 人家說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尤二卻連兔子也不如。對於上級,她不敢違抗,對於下人又不敢打罵。對大老婆敢怒不敢言,對晚來的通房丫頭秋桐的無理挑釁也逆來順受。甚至對別人無故敗壞自己的名譽,說她的孩子是雜種也不敢據理力爭。想來她的孩子沒生下來也是造化,總比將來干受欺負而母親也無力保護的結果要好。當然,就算生下來,也未必養得大。潘金蓮貓殺李瓶兒孩子的故事一點也不稀奇。

6、 尤二唯一可能指望上的人就是賈璉。但書中說賈璉「只在二姐房內,心中也悔上來」。畢竟尤二是又沒個性又沒智慧,僅僅以色事人,吸引力是不能長久的吧?賈璉很快就又與秋桐打得火熱了。畢竟喜新厭舊是人類的通病,男人當然個個都想享齊人之福,更希望自己所有的大小老婆都能和睦相處,連現代詩人顧城都難以理解為什麼妻子和情人不可兼得呢!賈璉當然也想象不到尤二所受的欺負,偏偏尤二又不善於撒嬌告狀,連訴苦和發泄都不會。當然,就算她告了狀,賈璉也未必捨得為此跟秋桐翻臉、跟鳳姐鬧翻。就連後來發狠要為尤二報仇,可能多半也只是傷心妾死子夭的氣話罷了。要想讓一個成熟自私、養尊處優的男人為一個女人玩命,基本是不可能!

7、 尤二在賈府的窩囊表現導致她的人緣處境每況愈下。而不幸的誤診流產更導致她的最後希望的喪失。這個時候的她要想活下去,除非是具有堅強的意志和樂觀的精神,好像文革中的鄧小平。其實只要她能堅持活下去,鳳姐和秋桐總不能直接殺了她。如果她保持平和的心態韜光養晦,也還是有活下去的希望,她可以申請暫時搬出去養病(秋桐不是可以這樣嗎?) 或者私下向賈璉要求換僕人,要私房錢花等等。秋桐在這邊折騰夠了,就會象寶蟾一樣,回頭去跟鳳姐或平兒狗咬狗。只要尤二能堅持活到鳳姐死的那天就是勝利。------可她不堪忍受了,因為她是「花為腸肚雪作肌膚」的嬌氣人兒。於是,她一反以往嬌羞膽怯的常態,等不及別人費事來作劊子手,自己自覺主動地結果了自己。讓鳳姐舒了口氣。

尤二姐尤二姐受不了鳳姐的折磨,吞金而死,凄慘難睹
雖然很多人都同情尤二,但不可否認,她確實是一個蕩婦。其實現實生活中多數蕩婦破鞋並非正統人士所想象的那樣天生道德敗壞淫亂無度。其實她們大多數是些很純真的女人,心腸很軟沒什麼主意,擁有迷人的美貌卻不具備相應的自我保護能力,她們極其羞澀,以致任何情況下都不好意思對男人說「不」。男人一哭,一跪,再來點甜言蜜語,稍加勾引就可得手。就象田震歌里唱的「拍拍我的肩我就會聽你的安排」。個性的軟弱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軟弱的個性伴隨著驚人的美貌。美貌其實是一種奢侈品,一個女人擁有的美貌程度越高,她所需要的相應的智慧和強有力個性程度也越高,否則她就無法自我把握這種美貌,造成紅顏薄命的結果。如同一個人佩戴價值連城的珠寶行走鬧市勢必有保鏢和武器防身一樣。但上帝很公平,美貌和智慧不會同時完全相當地賦予一個人。所以生活中常見漂亮女人受騙上當的案例,並非總是她們比別人更倒霉,只是別人比她們更聰明罷了。

尤二作為一個美麗的蕩婦,雖然缺乏些個性魅力,但在男人的世界里還是如魚得水遊刃有餘。在進入大觀園之前,她的日子還是很舒服的。但她犯了個致命的錯誤,就是不想再做蕩婦了。其實蕩婦從良比浪子回頭要困難得多,因為社會對女人的寬容比對男子少。而且,做過蕩婦的女人其實一直都生活在男人的世界,象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到哪裡都是遇見些男人」 。男人是她們的誘惑,也是機遇;是搖錢樹,也是保護傘。於是她們以為自己的美貌是可以征服世界的,以為自己和男人相處得很好自然也可以和任何人相處得很好。其實她們對社會的認識是片面的,因為社會是由男人和女人共同構成的。在有些地方,女人掌握的權力和金錢比男人更多,而女人對女人是比男人對女人更加殘忍的。而且就算是男人,也僅是在蕩婦獻身時才對她們好,一旦他們厭倦了,或者蕩婦想要從良、要他們永遠負責時,他們就退縮了。杜十娘和蘇小小等人的故事就是對這一道理的反覆驗證。畢竟妓院只是社會的一部分,妓院里的邏輯和規律並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所以有時蕩婦倒顯得比良家婦女更加純情。她們總想不到,女人一旦墮落過,可能一輩子都難以回頭了。因為人家永遠要記得她的過去,「有了一個淫字,憑他有甚好處也不算了」。一輩子都有把柄在人家手裡,就算給人家生了兒子,人家也要懷疑是「雜種」。可嘆!

尤二在嫁人前其實與女性沒有太多接觸,只有母親妹妹和僕人。並不懂得與其他女人相處的技巧。如果她嫁給張華,雖然家境貧寒,但至少是個正房太太,不必受其他妻妾的氣。但她愛慕虛榮,寧作鳳尾不當雞頭,寧願嫁給賈璉作小老婆。其實她嫁給賈璉,不但得了他的人,得了他的心,還得到了許多金錢財物,足夠她和母親下半輩子的生活了。可她又犯了個幾乎所有第三者都要犯的錯誤------她還想要名份。其實名份這東西是種虛榮,得不到時,她的生活也不見得有多麼艱難,但一旦存心要得到這名份,她所要付出的代價可就大了。為了這個名份,她不得不拋開母親,拋開賈璉為她備好的安樂窩,拋開自己忠心的僕人,拋開已經熟悉的自由自在生活,跟著鳳姐進入那個深不見底的陌生冷漠的賈府,去面對一種全然未知的寄人籬下的生活。就象小人魚放著神仙公主不做,非要切開尾巴去做人一樣。她放棄了自己所有的優勢,去追求那泡影一樣虛榮的名份。當然,她也是有自己的野心的,她的野心無非是讓得了婦科病的鳳姐快快死掉,然後讓賈璉實踐諾言,扶自己為正。然而結果卻與她的打算相反------先死掉的是她自己。

尤二的結局令人同情,但她的心地也並不那麼善良純潔。直到今天還有許多愚蠢的女人依然不倦地重複著她的行為,於是經常有類似的悲喜劇在我們身邊上演。其實,一個女人,僅僅長得好看是遠遠不夠的。美麗並不能用來挑戰社會,更不意味著必然的幸福。

4 尤二姐 -悲劇

尤二姐尤二姐
二姐的悲劇,有尤二姐自身性格上的弱點。尤二姐對賈璉的輕信導致了她錯誤地託付一生,對王熙鳳的輕信導致了她身陷危境而不自知。賈璉的僕人興兒對尤二姐介紹自己的女主人時,哪怕是半句話聽進去了,尤二姐也不會死得那麼慘。尤二姐嫁給賈璉,就意味著尤二姐和王熙鳳有了一個無法逃避的生死對決。賈璉誇尤二姐:如何標緻,如何做人好,舉止大方,言語溫柔,無一處不令人可敬可愛。又對賈蓉說:「人人都說你嬸子好,據我看那裡及你二姨一零兒呢。」賈璉如此評價尤二姐,只會激起醋罐子醋罈子的王熙鳳大打出手。興兒不是說:「陪了過來一共四個,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這個心腹(指平兒)。他原為收了屋裡,一則顯他賢良名兒,二則又叫拴爺的心,好不外頭走邪的。」陪嫁過來的尚且沒有一個好下場,這就更不用說偷娶來的了。尤二姐想得過於簡單:「我只以禮待他,他敢怎麼樣!」尤二姐「只以禮待他」,說明她的善良,而不知道王熙鳳「敢怎麼樣」,則說明了她的無知。尤二姐不僅對興兒的善意警告分不清真假,而且對妹妹的警告,也像個無心人。其實,尤二姐真正的心理動機是,早日進府作個名正言順的「妾」。而這個妾,如上面興兒介紹,是必須經過王熙鳳的批准的。

尤二姐總是自責自己是一個「無品行」的人,即使在賈璉這個浪蕩公子面前也對自己的淫奔「前科」悔恨不已。尤二姐由自責到自卑,丫頭欺負她,她不敢說。鳳姐捉弄她,她不敢向賈璉說。關於「前科」問題,即尤二姐的品行問題,需要做具體分析。尤老娘喪夫之後,帶著一雙女兒失去了生活依靠,因為尤氏的關係,寄居在賈珍府上,可以說正是生活的無著落導致了尤二姐對賈珍父子的遷就屈從,其實,尤二姐是一個被侮辱被損害者。而在當時的道德觀念中,尤二姐反而是有罪之人,是她「致使賈珍父子陷入聚 之誚」。「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喪倫敗行」。賈珍父子無恥,罪名則是尤二姐擔著。明明是賈珍父子放縱淫慾,卻說尤二姐「淫奔」,其原因皆是她長得「標緻」。這裡,女人禍水論再次凸現。賈母在聽完王熙鳳的誣告之後不是也說:「人太生嬌俏了,可知心就嫉妒。鳳丫頭倒好意待他,他倒這樣爭風吃醋的。可是個賤骨頭。」賈母不分是非的論斷,使尤二姐在賈府中徹底喪失了立足之地。這既表現了王熙鳳手段的「了得」,也表現了賈母的「糊塗」與「官僚」。實際上,像尤二姐這樣一個出身底層,靠美貌和賢德、子嗣想贏得賈府中應有地位的人,不要說是遇到了王熙鳳,就是沒有遇到王熙鳳,恐怕也是難以遂願的。

上一篇[林肯轎車]    下一篇 [孔雀裘]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