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烏克蘭總統東歐國家領導人

維克多·安德烈耶維奇·尤先科,生於烏克蘭蘇米州,后畢業於捷爾諾波爾財經學院。1997年任國家銀行行長,被授予榮譽經濟學家稱號。經濟學副博士,烏克蘭經濟科學院院士,發表經濟專題文章250多篇,是烏克蘭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談判的關鍵人物。1999年任烏克蘭總理。2005年烏中央選舉委員會宣布尤先科當選總統。2010年1月,烏克蘭大選,尤先科在此次選舉中失敗。尤先科曾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全球100名最有影響力的人物」。

1個人履歷

尤先科

  尤先科

1954年2月23日生於烏克蘭蘇米州。
1975年畢業於捷爾諾波爾財經學院。曾任集體農莊會計。1975-1976年在部隊服役。
1976-1985年在蘇聯國家銀行蘇米州別洛波利斯基區分行任經濟師、處長。
1985-1989年任蘇聯國家銀行烏克蘭分行農業貸款司副司長、經濟計劃司司長。
1989-1992年任蘇聯農業銀行烏克蘭分行經濟計劃司司長、副董事長。
1992-1993年任「烏克蘭」農業銀行常務副董事長。
1993年1月26日任烏克蘭國家銀行董事長。
1997年2月任國家銀行行長。
1999年12月22日被任命為烏克蘭內閣總理。尤還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烏克蘭處處長,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烏克蘭處副處長。
1996年被授予總統勳章。
1997年被授予榮譽經濟學家稱號。經濟學副博士。烏克
尤先科宣誓就任烏克蘭總統

  尤先科宣誓就任烏克蘭總統

蘭經濟科學院院士。發表經濟專題文章250多篇。是烏克蘭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談判的關鍵人物。
1999年12月22日起任烏克蘭總理。
2000年1月24日起任獨聯體國家政府首腦理事會主席。
2001年4月26日,烏克蘭議會通過了對尤先科政府的不信任案,同日,尤先科政府辭職。尤先科在離開總理一職后,仍深受國民的歡迎,在國家中部及西部頗有魅力。根據2001年至2004年間的民意調查,尤先科的民望比時任總統庫奇馬還要高。
2004年10月31日,總統庫奇馬的任期屆滿,尤先科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加大選,其最大競選對手為時任總理亞努科維奇。在亞努科維奇宣布勝利之後,尤先科指責對方競選舞弊,並在之後的再次選舉中獲勝,成為總統。
2010年1月17日,烏克蘭大選,尤先科在此次選舉中失敗。烏克蘭中央選舉委員會於同月14日正式宣布亞努科維奇當選總統。

2早年生涯

尤先科出生於烏克蘭北部的蘇梅州(Сумська область),其家人為教師。他早

尤先科工作照

尤先科工作照
年修讀經濟學,後於伊萬諾弗蘭科夫斯克州成為會計師,至1976年受聘於蘇聯國家銀行的蘇梅州分行。後來成為基輔市烏克蘭工農銀行的副主席。
1993年,尤先科於新成立的烏克蘭國家銀行工作,至1997年成為主席。在創立國家貨幣格里夫納(гривня)及制定商業理財的管制上,他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從而使烏克蘭年通貨膨脹率從3位數下降到1位數,人們因而稱他為「格里夫納之父」。1997年被全球金融雜誌評為世界傑出的中央銀行行長之一。其次,在1998年俄羅斯金融危機中,他成功穩定貨幣價格,抵擋了物價通脹的衝擊。
1999年12月,尤先科獲總統庫奇馬提名成為國家總理,決議獲得國會以296比12票的大比數通過。在任期間致力推動國家經濟,但也有人質疑其成果。其後,當時的國家副總理被指持有煤礦及天然氣井而出現利益衝突,國會於2001年投票提出不信任動議。投支持票的多為反對尤斯科經濟政策的左派人物,尤先科以263比69票遭國家彈劾,引來民眾的反對。尤先科支持者向政府提出請願訴求,400萬人投票支持尤先科,在首都基輔出現萬人大遊行。
2002年,尤先科成為反對黨派「我們的烏克蘭」聯盟主席,同年國會選舉中雖贏得不少議席,但仍未能過半數。
尤先科其後與一位烏克蘭裔美國女子結婚,成為他的第二位妻子。她於芝加哥出生,曾為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的助手,參與人權及人道事務的工作。尤先科的反對者批評她持有美國公民的身份,有意為美國插手干涉內政。在2004年總統大選中,她被指為中情局人員,密謀把其丈夫的選舉內情傳給美國政府。數年前,一位俄國電視台記者曾指她為美國政府謀划令尤先科能奪取國家權力,她於2002年1月控告該記者誹謗並獲得勝訴。在2001年,一家親政府電視台引述該記者的話,她也於2003年1月控告該電視台,最後獲得勝訴。尤先科喜愛烏克蘭的傳統文化,爬山及養蜂。他育有五名子女。

3我為蜂狂

在烏克蘭的政壇,尤先科有不少的綽號,他的政敵叫他「怪物史萊克」,因為他有一臉嚇人的疙瘩;而另一些人則稱他為「蜂老闆」,因為尤先科太愛養蜂了。2008年,尤先科訪問立陶宛,立陶宛總統投其所好送給了他一套養蜂的器具,而尤先科送給立陶宛總統的竟然是3個裝滿了蜜蜂的蜂箱。這是一個極有寓意的行為,因為在古代的立陶宛,如果人們能夠交換蜜蜂,則意味著他們要成為終身的摯友。就如同中國的歃血為盟,不是兄弟勝似兄弟。
尤先科的家位於基輔郊外的新別茲羅季奇,距離市區有33公里。從基輔出發,約半個小時后,便到了總統的私人別墅所在地。這個別墅都是用舊磚頭砌成的,有些磚是19世紀80年代的產品,尤先科並不喜歡呆在這裡,但他還是每周來一兩次,因為他在這裡養了蜜蜂。這也是別墅里最令尤先科感到自豪的地方。
  從孩童時代起,尤先科就喜愛蜜蜂,總是親自飼養,不讓其家人和傭人插手。在花期淡季,因為不夠花讓蜜蜂采蜜,為了避免蜜蜂挨餓,尤先科就必須親自為蜜蜂加糖水喂蜜蜂。而在天氣不好的時候,蜜蜂不方便采蜜,這些小東西會變得煩惱不安,很容易攻擊出現的人,這時候,尤先科也必須戴上面罩防護。
  當了總統后,尤先科對蜜蜂的興趣更大了。在這個老舊的別墅旁,四周都沒有圍牆,尤先科飼養了80群蜂。這麼多嗡嗡叫的蜜蜂,即使有些想靠近總統的人,也得倍加小心地提防。
  一大群嗡嗡叫的小生靈,在有些人看來令人生畏,但尤先科一聽到這種聲音心裡才感到舒服。尤先科正在修建專門的作坊,用於蜂蜜、花粉、蜂膠和蜂王漿的加工。按照尤先科的想法,他家出產的蜂蜜將以小包裝的形式,送到幼兒園和學校去。
  烏克蘭是世界第五大蜂蜜生產國,年產蜂蜜5萬噸。尤先科認為,蜂蜜是非常獨特的東西,值得在居民中大力推廣。2006年5月14日,在首都基輔召開的烏克蘭養蜂者協會第一次會議上,尤先科總統當選為該協會的主席,會議通過了一項為期5年的發展養蜂業規劃。總統號召養蜂者聯合起來,齊心協力,不斷增強組織化程度,呼籲建立蜂蜜博覽館以展示各種產品。與會代表建議創新的商標――「烏克蘭蜂蜜」,在國際蜂蜜市場上統一使用。
喜愛養蜂的尤先科沒有想到,政壇上他會常常遇到比蜜蜂的針刺更令人畏懼的東西。由於烏克蘭「三權分立」的權力制衡機制尚不完善,政黨制度的遊戲規則並不明確,各黨派常為了自身利益而互不妥協,導致烏克蘭近幾年來的政局動蕩不安。作為總統的尤先科沒有心思躲在蜂巢享用甜蜜的果實,卻常常像只工蜂一樣,到處去撲滅針對自己的怒火。
  2005年9月,尤先科剛當上總統不久,圍繞著權力分配,政府內的高官互相揭露腐敗行徑,讓外人看得瞠目結舌。總統為了平息局面,解除了總理季莫申科的職務。這又引來了更大的混亂。烏克蘭前總統克拉夫丘克對尤先科提出了尖銳批評:「尤先科政府的治國團隊猶如一大群沒有了母蜂的蜂群,它們只會製造噪音、製造混亂,卻製造不出甜蜜。」
  在政治的驚濤駭浪中,尤先科除了以養蜂撇出政治的噪雜外,為錘鍊堅強意志,每年的8月24日,不管天氣多麼惡劣,人們都會看到他一步步向海拔2061米的高山攀登。有一次,他在登山時遇上暴風雨天氣,幾乎喪命。
  2007年4月,議會、總理和總統圍繞如何分配權力又產生分歧,他們之間的矛盾最終激化並引發政治危機。反對黨的支持者在首都基輔獨立廣場舉行大規模抗議活動,並威脅要包圍總統尤先科的住處,到當地時間4月5日中午,抗議者人數已經超過兩萬。看到尤先科還巍然不動,憤怒的抗議者表示,「如果還不見效,我們就封鎖他的養蜂場」。
  尤先科本來準備效法葉利欽1993年10月處理類似危機時的做法――派坦克攻擊議會大廈,後來不知道是害怕蜜蜂遭到襲擊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反正尤先科妥協,雙方几輪談判后,同意提前舉行議會選舉。
  《哈姆雷特》裡面有句名句「to be or not to be」(生存還是毀滅),而這句話到了尤先科這裡則是「To bee or not to bee」?(是蜜蜂或不是蜜蜂)

4失去的五年

2004年烏克蘭「顏色革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得到歐美的大力支持,歐美暗地裡給反對派輸送資金,明裡則壓迫當時的政府不得對和平示威動粗,要求選舉公正。越來越烈的抗議示威,由親西方人士控制的烏克蘭國家安全局,不斷給政府傳去「不讓步則烏克蘭大流血」的「內部情報」,在街頭第一線吶喊示威的季莫申科發出了誓死保住街頭路障的吼聲,前去鎮壓民眾的內務部軍隊也被半路喊回,國防部的將軍倒向反對派,政府終於妥協,憲法法院裁定第二輪大選無效,重新大選。
第二輪大選,「我們的烏克蘭」聯盟主席及總統候選人尤先科以近52%的支持率,戰勝「地區黨」總統候選人亞努科維奇。 這場「顏色革命」發生在喬治亞的「顏色革命」之後一年,由於抗議者統一使用橙色服裝,因此,又名為「橙色革命」。
  觀察家們指出,「橙色革命」的成功,來源於「白馬王子」尤先科和美女政治家季莫申科「雙頭政治」的組合。革命勝利后,他們分享了戰利品,尤先科坐上總統寶座,而季莫申科則獲得總理之位。「雙頭政治」的團結是短暫的,不久,兩人爆發激烈衝突,昔日盟友如同陌路。從2005年起,兩人一直鬥爭到2010年。 更準確地說,顏色革命后的烏克蘭,置入了由尤先科、季莫申科和亞努科維奇組成的「永恆鐵三角」鬥爭圈中。而尤先科呢?「橙色革命」時獲得超過50%的支持率,但在2010年,即「顏色革命」后的第一次大選中,居然只獲得5%的支持率,在18名競爭總統的候選人中,僅名列第五,遠遠落在昔日死對頭亞努科維奇之後。「選擇尤先科,就等於選擇混亂和動蕩。」烏克蘭的選民如是說。
2011年「顏色革命」的締造人、總統尤先科,決定把「烏克蘭英雄」獎章頒給烏克蘭好戰的民族主義分子斯捷潘·班德拉,這大大出乎人們的意料,即使贊成班德拉獲獎的人們,也對尤先科為何不在2009年班德拉誕辰百年時頒發而心生疑惑。  班德拉當年反納粹也反蘇聯,致力於西烏克蘭的獨立。二戰結束后,流亡於西方,在上世紀60年代前被人用神秘的毒藥毒死。西方一口咬定是當時的波蘭政府和蘇聯情報機構毒死了班德拉。 所謂「神秘的毒藥」,讓人想起「顏色革命」初起時「白馬王子」尤先科的遭遇。當時,他俊朗的臉龐迅速變醜,眼睛浮腫、鼻子發黑、臉上布滿疙瘩。醫生檢驗的結果是有人投毒想殺死尤先科。烏議會健康委員會主席巴里修克稱,尤先科是被一種不知名的生化武器毒害的。這是一種內毒素,只需將有毒抹布擦擦餐具就可讓人中毒。 「毒藥事件」給了尤先科一臂之力。最終,打著和平抗爭旗號的「顏色革命」,贏得了莫大的民心。英國《每日電訊報》數日前一篇評論中寫道:毒藥風波過後,尤先科如願登上了總統寶座,西方如願得到了一個親歐親美的烏克蘭領導人,而尤先科的臉也奇迹般恢復到「白馬王子」時代,誰能說這不是「陰謀論」的一部分? 烏克蘭的《今日報》評論說,尤先科選擇班德拉為「國家英雄」,只說明班德拉是尤先科的英雄,也是最後的「英雄」。尤先科頒的獎,其實是給他自己;而他自己在致謝幕辭。尤先科時代即將結束了。
「橙色革命」這5年,就是烏克蘭失去的5年。 「顏色革命」前夕的烏克蘭,經濟以5%速度恢復增長,而革命5年後的2009年,經濟萎縮了15%,貨幣貶值一半,國家債務纏身,甚至面臨破產。曾是蘇聯時代最富裕的共和國,到2009年其人均收入不及俄羅斯的三分之一。
  從國土面積上看,烏克蘭是歐洲第二大國,有廣闊的黑土地、深厚的工業基礎,以及良好的農業產業條件。當年蘇聯「庫茲涅佐夫」號航母、安東諾夫飛機、T80坦克、先進的航空發動機和「天頂」號運載火箭都是烏克蘭製造的。據獨聯體國家統計委員會統計,2009年1-4月,烏克蘭宏觀經濟指標遠落後於其他獨聯體國家,經濟下滑嚴重。其中工業生產同比下降了32%,其他獨聯體國家平均下降兩成。1-4月烏克蘭累計通貨膨脹率為19.1%,獨聯體國家平均通貨膨脹率為14%。1-4月烏克蘭社會商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了14.4%,獨聯體國家平均下降了3%。一個充滿希望的國家,就這樣白白折騰了5年。
美國時代新聞網刊載了一篇題為《歐洲為何失去烏克蘭》的文章,分析致力於「脫俄入歐」的尤先科為何最後遭到「拋棄」的命運。文章認為,歐盟擴張減速或是烏克蘭得不到之前被允諾之好處的主要原因,不過,作者認為,烏克蘭特殊的地緣位置,註定了該國容易成為別人密室交易的對象。經濟嚴重依賴俄羅斯的烏克蘭,不可能成為歐盟的吝嗇援助的對象。
而歐洲失去烏克蘭的另一原因,或許是由於烏克蘭本身所致。顏色革命后,烏克蘭腐敗橫行,僅一個450人的議會,就有400人是百萬富翁。尤先科忙於清算歷史,緊抓「大飢荒」、烏克蘭起義軍等歷史問題,搞國內政治鬥爭,並跟美國一道,搞危險的加入「北約「遊戲,而把加快加入歐盟進程的準備工作,如政府透明性、控制預算等問題束之高閣。
俄羅斯反對烏克蘭加入北約,它不想看到在自己眼皮底下冒出新的軍事對抗陣營,但俄羅斯並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甚至它自己也期盼能融入歐洲統一大市場里。2010年,隨著奧巴馬政府把重心轉移到國內,美俄就烏克蘭加入北約一事也達成協議,北約不可能接納烏克蘭,尤先科的議題就少了一項。同樣,季莫申科和亞努科維奇也發現,彼此的分歧沒有以前那麼多了。代表烏克蘭東部勢力的亞努科維奇也贊成烏克蘭加入歐盟。2月7日,將成為顏色革命昔日同盟與「受害者」之間的對決。有關當年顏色革命爆發時掛在嘴邊的「民主」、「透明」及「公正」,已經很難在競選口號中找到了。1月17日的初選,打散了民族主義者的選票,暫時落後的季莫申科還有聚攏民族主義者選票的機會,但即使季莫申科在第二輪勝出,也只不過是極端民族主義的反革命勝利。

5天然氣危機

2009年1月14日,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就天然氣危機問題與波蘭總統卡欽斯基舉行了會晤。他在會晤后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強調,烏方將擔負起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義務。尤先科還指出,烏方「沒有關閉任何技術閥門」,也沒有非法從供氣網中截流「哪怕一立方米的天然氣」。
而事實上,在「斷氣之爭」的背後,蘊藏著烏政壇的洶湧暗潮。2008年12月25日,季莫申科公開要求總統尤先科辭職,顯示了他與尤先科的矛盾激化。在金融風暴勁吹之下,烏經濟急劇下滑,為渡過難關,烏政府向世界貨幣基金緊急借了164億美元的援助貸款。尤先科與季莫申科相互指責對方對國家管理不善,在處理天然氣危機問題上也意見相左。
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后)與普京

  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后)與普京

他們曾經是「橙色革命」中的親密戰友,今日卻成了相互鄙夷的政敵。與尤相比,季的「親美」姿態更加堅決,而尤先科則在「親美」立場上有所收縮。在此背景下,天然氣之爭也為他們提供了一張打擊對手的牌。
季莫申科的綽號是烏克蘭「天然氣公主」,她控制的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與俄烏能源集團是烏克蘭兩大天然氣進口巨頭,而為後者撐腰的正是尤先科。2008年12月,季莫申科指責俄烏能源集團老闆德米特洛夫通過倒匯獲利,並以此要求尤先科辭職。尤先科竭力否認,德米特洛夫甚至要告季莫申科誹謗,稱她正在「給目前的金融危機火上澆油」。不過,由於烏克蘭面臨著巨大的金融壓力,雙方似乎都不想把事情鬧大。
尤先科拒絕為俄羅斯天然氣支付更多,這充分顯示烏克蘭已將自己的未來同歐盟,而不是和俄羅斯更緊密連在一起。爭執的原因在於,烏克蘭內部最高政治派別之間的爭鬥,尤先科的民意支持率大幅下滑,以及環球金融危機促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給予緊急援助。
後來親俄派亞努科維奇上台之後,烏克蘭和俄羅斯的關係得到顯著改善,天然氣危機得以平復。
前任
列昂尼德·庫奇馬
烏克蘭總統
2005年 – 2010年
繼任
維克托·亞努科維奇
上一篇[塔夫特]    下一篇 [1963年8月28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