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尤利西斯》是愛爾蘭意識流文學作家詹姆斯·喬伊斯於1922年出版的長篇小說。小說以時間為順序,描述了主人公,苦悶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廣告推銷員利奧波德·布盧姆(Leopold Bloom)於1904年6月16日一晝夜之內在都柏林的種種日常經歷。小說大量運用細節描寫和意識流手法構建了一個交錯凌亂的時空,語言上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風格。《尤利西斯》是意識流小說的代表作,並被譽為20世紀一百部最佳英文小說之首,每年的6月16日已經被紀念為「布盧姆日」。《尤利西斯》是英國現代小說中最有實驗性、最有爭議的作品。

1作品簡述

喬伊斯

不同版本《尤利西斯》的封面

不同版本《尤利西斯》的封面
選擇這一天來描寫,是因為這一天是他和他的妻子諾拉·巴納克爾(Nora Barnacle)首次約會的日子。小說的題目來源於希臘神話中的英雄奧德修斯(Odysseus,拉丁名為尤利西斯),而《尤利西斯》的章節和內容也經常表現出和荷馬史詩《奧德賽》內容的平行對應關係。利奧波德·布盧姆是奧德修斯現代的反英雄的翻版,他的妻子摩莉·布盧姆(Molly Bloom)則對應了奧德修斯的妻子帕涅羅佩(Penelope),青年學生斯蒂芬·迪達勒斯(Stephen Dedalus,也是喬伊斯早期作品《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主人公,以喬伊斯本人為原型)對應奧德修斯的兒子忒勒瑪科斯(Telemachus)。喬伊斯將布盧姆在都柏林街頭的一日遊盪比作奧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同時刻畫了他不忠誠的妻子摩莉以及斯蒂芬尋找精神上的父親的心理。

2創作背景

喬伊斯使用了奧德修斯的羅馬名「尤利西斯」據說是由於他從英國散文家查爾斯·蘭姆的兒童作品《尤利西斯的歷險》最先接觸了奧德賽的故事。他曾評論認為奧德修斯是文學史上涵蓋意義最廣泛的人物形象,並試圖以尤利西斯的歷險為主題寫一篇短篇小說發表在《都柏林人》中,並最終從1914年起開始創作長篇小說。
尤利西斯手稿

  尤利西斯手稿

《尤利西斯》中的人物形象與喬伊斯的其他作品一樣,大多有其生活原型。喬伊斯本人出生於一個經濟狀況良好的天主教家庭,但後來由於愛爾蘭民權運動領袖帕內爾的倒台以及父親酗酒等原因家道中落,喬伊斯也選擇放棄天主教信仰。1902年喬伊斯離家前往巴黎學習醫學,1903年母親病危趕回都柏林,臨終床前喬伊斯和弟弟斯坦尼洛斯·喬伊斯卻出於對天主教的叛逆堅持不肯下跪。後來喬伊斯把這一經歷寫入《尤利西斯》第一章並加以渲染。1904年起喬伊斯再次離家,並結識了一個年輕的醫科大學生、詩人奧列佛·聖約翰·戈加蒂。儘管並不是很信任他,喬伊斯依然被他的才華所吸引,後來戈加蒂成為《尤利西斯》中「壯鹿」馬利根的原型。戈加蒂在都柏林灣租了一幢愛爾蘭抵抗拿破崙·波拿巴進攻時建造的圓形石堡,想要用來作為根據地發起將愛爾蘭文藝古希臘化的文化運動,喬伊斯在邀請下也住進石堡。但兩人時常發生摩擦,其後戈加蒂的一個英國牛津朋友也搬進石堡,他愛好蓋爾語,並給自己起了一個蓋爾人的名字,他成為喬伊斯書中海因斯的原型。一天夜裡他做惡夢夢見被黑豹追趕,半夢半醒之間竟然抓起手槍扣動扳機,險些擊中喬伊斯。驚醒的喬伊斯決定立刻離開石堡不再回來,儘管當時是半夜,後來喬伊斯將這段經歷也寫入《尤利西斯》第一章中。後來喬伊斯在一家妓院喝醉,遇上了蠻不講理的憲兵(第十五章中的憲兵卡爾和憲兵康普頓)發生爭吵並動手,幸好被他父親的朋友亨特先生遇見解救。喬伊斯於是產生靈感,想要為亨特先生寫一篇在都柏林的歷險
尤利西斯校正稿

  尤利西斯校正稿

,於是亨特先生成為布盧姆的原型。其他重要的原型包括:西蒙·迪達勒斯(斯蒂芬的父親,以喬伊斯的父親為原型),摩莉(以喬伊斯的妻子諾拉為原型)。

3出版歷史

1921年
三十九歲,《尤利西斯》第一版1000冊預訂,顧客名單中有葉芝,龐得,安德烈·紀德,海明威
1929年
法譯本出版 。
1933年
美國版出版 。
1994年
金堤中譯本出版。

4出版歷程

《尤利西斯》寫於1914年至1921年間,1918年起開始分章節在一家名為《The Little Review》的美國雜誌連載,直到1920年連載到第十三章《瑙西卡》時因包含有大量描寫主角行手淫的情節被美國有關部門指控為淫穢。1921年《尤利西斯》在美國和英國遭禁,直到1922年才由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亞書屋出版了單行本。法國的先鋒文學浪潮為《尤利西斯》的存在鋪墊了文化背景,而莎士比亞書屋的經營者西爾維亞.比奇小姐,是一個定居巴黎的美國人,對現代主義文學有著狂熱的愛好,把莎士比亞書屋經營成一處現代主義文學的聖地。龐德、艾略特、海明威都是莎士比亞書屋的常客,喬伊斯更是比奇小姐的好朋友。莎士比亞書屋初印了1000本《尤利西斯》,前100本「豪華本」有作者簽名,書店將一部分簽名本作為贈書送出時,還被一些道學家不屑一顧地退了回來。
1932年,《尤利西斯》在美國這個由清教徒把持的「自由國度」仍然是徹頭徹尾的禁書,美國遊客到巴黎觀光,蝶狂蜂舞、浮華聲色一番后,往往專程到巴黎左岸比奇小姐的莎士比亞書屋購買一部《尤利西斯》帶回美國,作為巴黎之行的最佳紀念。這讓美國蘭登書屋的創始人、精明的出版家貝內特.瑟夫眼紅不已,這樣一本好書,這樣一樁擺明賺錢的買賣,貝內特下定決心要把《尤利西斯》合法引進美國,分一杯羹。
此後發生的一切是一場如此精彩紛呈的成功商業操作案例,可謂環環緊扣,如有神助。
貝內特首先前往巴黎拜訪作者喬伊斯,商談出版事宜。大出版家的氣魄顯露無遺,貝內特一出手就是1500美元,這對窮困潦倒的喬伊斯不啻為天上掉餡餅。同時約定,如果蘭登書屋能將《尤利西斯》合法引進美國,這就是版稅的預付金;如果最後沒成,那錢就歸喬伊斯了。喬伊斯一邊收下錢一邊說:「我認為你搞不定,你再也拿不回這一千五百美元啦。」正如當年莎士比亞書屋要出版《尤利西斯》時,他也這麼對比奇小姐說:「只怕你們一本也賣不出去!」
貝內特早已胸有成竹,第二步是計劃打官司,由法庭確認《尤利西斯》的合法地位。當時著名的大律師莫里斯.恩斯特曾經表示過,在美國禁止出版《尤利西斯》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言者無意,聽者有心,他於是成了貝內特決意招請的人。貝內特又一次展現了無與倫比的談判能力,他告訴莫里斯很希望對方能夠為《尤利西斯》的合法出版而辯護,但蘭登書屋付不起大律師的天價律師費。於是貝內特提議:如果敗訴,訴訟費用由蘭登書屋支付;如果勝訴,則莫里斯終其一身可以分得蘭登書屋出版《尤利西斯》的一部分版稅。貝內特早就算準,這會是一場舉世矚目的官司,而莫里斯是個天生喜歡出風頭的傢伙,不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莫里斯果然同意了,並且與貝內特一起為打贏官司做了很多絕妙的安排。首先,他們選定在約翰.W.伍爾塞法官的出庭期間打官司,因為這位法官是個學問淵博的人,並素來持有自由主義文學主張。
接著便是要把歐美著名作家、評論家與重要人物對《尤利西斯》的評價帶上法庭。因為美國法律規定,不能把法庭以外的文學評論作為證據,於是他們在一本巴黎出版的《尤利西斯》上貼滿關於各類好評的紙條,以至貼完之後,整本書都鼓了起來。
為了讓這本貼滿評論的《尤利西斯》成為呈堂證供,還必須讓這本書被海關沒收,於是貝內特請出版社代理人把這書帶去法國,再從法國帶回紐約。在海關的檢查過程中,上演了極富喜劇性的一幕:那一天天氣燥熱,海關人員根本無心開箱檢查,只求儘快讓所有人通過檢查自己好下班。蘭登代理人見沒收無望,急得大聲嚷嚷,一定要海關人員檢查箱子,說箱子里可能有違禁品。海關人員像看到一個十足的瘋子,糾纏不過,只好開箱檢查,看見是一部《尤利西斯》后,卻拒絕沒收,因為巴黎歸來的遊客,人人都要帶回一本的,海關也樂的不管了。蘭登代理人更加心急,堅決要求海關一定要沒收,海關的檢查員與上司都出來勸阻無效后,只得莫名其妙又無可奈何地把這本書沒收了。於是,有驚無險,這一部精心準備的《尤利西斯》,終於成為了開庭時的證物經過一番法庭辯論后,伍爾塞法官為此書寫了一篇著名的判詞,後來被收錄在蘭登書屋初版的《尤利西斯》中,伍爾塞法官寫道:
我從頭至尾讀過一遍《尤利西斯》,也讀了政府尤其多次抱怨的那些段落。幾個星期以來,我的業餘時間幾乎全部用來考慮這個官司的判決。
《尤利西斯》不是一部好讀的書,也不是一部好懂的書。有關它的書很多,已經成了閱讀它時不可或缺的衛星讀物。對於《尤利西斯》的研究因而是一項繁重的任務。
《尤利西斯》在文學界的名聲使我有理由花時間來檢驗本書的寫作動機,因為一部書被判為色情,當然首先要判定它寫作的動機是色情的--也就是說,是以利用淫穢獲利為目的而寫作的。
如果結論是本書屬於色情作品,檢查可以就此終止,必須進行沒收。
但是《尤利西斯》儘管過分坦率,我卻沒在書中任何一個地方發現好色之徒淫蕩的目光。所以我認為它不屬於色情作品。
在寫作《尤利西斯》過程中,喬伊斯企圖在一個嶄新的文學流派里做一項嚴肅的實驗。他選擇1904年都柏林中下層的幾個人物,不僅描述了他們在6月的一天里的所作所為,而且還說出了他們當時的想法。喬伊斯企圖展示在萬花筒一般變化不定的意識的隱蔽下,每個人對他周圍事物的觀察,以及在陰陽兩界之間隱現的過去記憶和潛意識對他們生活和行為的影響,在我看來喬伊斯令人驚訝地獲得了成功。
用語言傳達一種顯然更適合圖象技巧的效果,我認為是《尤利西斯》晦澀的主要原因。它同時解釋了本書的另一個方面,那就是喬伊斯展示他的人物思維活動時做出的真摯和誠實的努力。
如果喬伊斯沒有試圖誠實地發展他在《尤利西斯》中運用的技巧,結果就會令人在心理上產生誤解。這樣一種態度對他所選擇的技巧是不夠忠實的,在藝術上也是不可原諒的。
由於喬伊斯忠實於他的技巧,沒有逃避它所必需的暗示,而是誠實地試圖傾訴他的人物的所思所想,以至於他成了許多人的攻擊對象,而且他的意圖也常常遭到了誤解和誤傳。因為他真實再現他的客體的企圖,要求他有時使用一些一般認定為污穢的字眼,有時還導致他的人物出神地想一些過於刺激的性的內容。
那些被批評為污穢的詞句是盡人皆知的古代撒克遜語言,我相信喬伊斯描寫的人物自然而然和習慣性地使用這些語言。至於人物頭腦中一再出現的性的主題,我們必須記住,他選擇的地點是愛爾蘭,時間是春天。
一個人是否喜歡喬伊斯這樣一種技巧屬於個人口味,不同意見和爭論都是無效的,但是將那種技巧從屬於另一些技巧的標準在我看來有點荒唐。
因此,我認為《尤利西斯》是一部真誠和坦率的作品,針對它的批評完全不成立。
此外,《尤利西斯》是一部令人驚異的傑作,不是一本很好讀的書。它既精彩又枯燥,既可以理解又十分晦澀。許多地方讓我覺得噁心,但是儘管它包含許多通常認為污穢的字眼,我卻不認為它們是為了污穢而污穢的。書中的每一個字都像鑲嵌在一幅畫作上的細節,呈現在讀者的面前。
如果有人不願意跟喬伊斯描述的這種人打交道,那是他的個人選擇。為了避免同他們接觸而不去讀《尤利西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像喬伊斯這樣一位真正的語言藝術家力圖為一個歐洲城市的中下層畫像,難道美國人民看那幅畫也是非法的嗎?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僅僅發現喬伊斯寫作《尤利西斯》時沒有色情意圖還不夠,拋開它的寫作動機不管,我還必須應用一個更客觀的標準來判斷它的影響的結果。
法令僅僅譴責從任何國家向美國進口任何淫穢書刊。所以我只需要裁決《尤利西斯》在法律定義下是否屬於淫穢。
法庭對"淫穢"一詞的法律定義是:企圖激起性慾衝動或誘發不潔和淫蕩的念頭。
某一本書是否企圖激發這樣的衝動和念頭必須經實驗由法庭評判,假定的實驗對象應是一個性慾水平一般的人。讓這樣一個實驗對象介入的危險在於實驗者固有的傾向,無論他多麼公正,也可能屈從於他自己的特性。為了避免這一點,讓我的實驗者儘可能地客觀,我設置了如下的步驟:
我做出了關於《尤利西斯》的判決之後,為了謹慎起見,我又向兩個朋友核實了我的印象。這兩個文學顧問被分別提審,誰都不知道我還問了另一個人。他們關於文學和生活的看法我非常珍視。他們都讀過《尤利西斯》,而且當然跟這個案子毫無關聯。
我對兩個顧問均隱瞞了我自己的判決,告訴他們兩人關於淫穢的法律定義,然後逐個詢問他們在那個定義下《尤利西斯》是否淫穢。
我發現他們兩人都同意我的觀點:完整地閱讀《尤利西斯》沒有激起性慾衝動和淫蕩念頭,它給他們留下的印象僅僅是對男人和女人的內在生活有點悲慘和非常有力的解說。
法律只能顧及到正常人。所以,針對《尤利西斯》這樣一部真誠和嚴肅地以一個全新的文學方法來觀察和描寫人類的作品,我所描述的實驗是對淫穢唯一恰當的實驗。
我注意到《尤利西斯》里的一些場景對一些敏感的正常人來說的確有些來勢兇猛。但是經過深思熟慮,我認為儘管《尤利西斯》一書中無疑有多處給讀者留下有些令人作嘔的印象,但卻絲毫沒有煽情的傾向。
綜上所述,《尤利西斯》可以進入美國。
美國地方法官約翰·烏爾賽
1933年12月6日
「《尤利西斯》可以進入美國。」法錘落下,美國人以特有的法律智慧,為一本貌似「淫穢」的文學經典打開了大門。
而那本險些就被海關拒收的「證物」,則被貝內特贈給了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他還特意給圖書館寫信說:這本被海關沒收時還完好無缺的書現在已經破破爛爛,可見每位海關部門的人員都在這本淵博的書上花了不少工夫。地方檢查官也不辭辛勞地在每一行他認為是色情語句的地方劃上了大叉,這些大叉與記號,將來想必會對眾多學子提供幫助。
1998年7月,蘭登書屋的《當代文庫》編輯小組評選出二十世紀一百部最佳英文小說,第一名是喬伊斯的《尤利西斯》。這是《尤利西斯》被奉為文學經典的最佳註腳,這部巨著以「意識流」的現代主義表現手法以及對日常生活的豐富性內涵的細緻描繪,深深打動現代人的心靈。時至今日,無論是否讀過,誰也不敢質疑《尤利西斯》的經典地位了。
餘波
《尤利西斯》在美國的合法出版不止是一個獨立事件,它給美國的文化界以至司法界所帶來的衝擊是難以估量的。
1868年,英國法官希克林曾為淫穢色情品下過一個定義,即要看被指控為淫穢的東西是否有意去毒害和腐蝕那些心裡準備接受這種不道德影響的人,或是否有意讓這類出版物落入他們手中。美國援引了這一法律思維,曾於20世紀20年代禁止巴爾扎克與伏爾泰等人的作品進口。
《尤利西斯》出版案后,美國高院對希克林定義提出了質疑,並根據這一案例提出了新的淫穢色情品的定義:用當代社會的標準衡量,如果這個材料作為一個整體來說,它的主題是喚起一般人對淫慾的興趣,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社會意義。換言之,美國最高法院判定是否淫穢的標準有三個:首先,制約整個作品的主題必須是淫穢的;第二,它必須是冒犯了社會共同的準則的;第三,它必須被判定為完全沒有社會價值。
正是根據這一新的定義,1959年美國高院駁回了紐約州禁演影片《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的要求,批准放映這部影片,理由是:禁止「意識形態上或主題上的淫穢」是不符合憲法的。隨後,在1964年圍繞法國影片《情侶們》的上映,和1966年圍繞《范尼·希爾》一書的出版,最高法院又一再修正了關於淫穢色情的定義。對淫穢出版物的法律爭論,弔詭地成為捍衛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節節勝利,美國色情文化由此突破清教徒思想的重重束縛,拉開了走向風起雲湧的大幕。

5小說結構

《尤利西斯》全書共分為三部分十八章,表面上每章內容晦澀凌亂,實則內部結構與荷馬的《奧德賽》有密切聯繫。每一章節都有其獨特的寫作技巧,並對應一個《奧德賽》的故事主題,角色和情節也和《奧德賽》有不同層次的對應。《尤利西斯》在The Little Review連載期間,每章都加上了下表中的標題。但據說出於避免使讀者過於關注這些對應關係的考慮,喬伊斯並未將標題等提示性內容在其後正式出版的書中寫明。

6作品評價

喬伊斯本人於1920年在書信中評論此書為:
它是一部關於兩個民族(以色列-愛爾蘭)的史詩,同時是一個周遊人體器官的旅行,也是一個發生在一天(一生)之間的小故事……它也是一種百科全書。
相關人士的評價:
該書可譽為小說中的小說,又稱小說的終結,該書中所用到的描寫手法可謂是十分全面,人物刻畫淋漓盡致。有種「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的感覺,該書可看做小說中的黃山。

7作品相關

奈斯托
時間:10:00
場景:私立男校
器官:無
學科:歷史
顏色:棕色
象徵物:馬
技巧:教理問答(個人的)
對應:奈斯托-戴汐;奈斯托的幼子-薩金特;海倫-奧謝夫人
《奧德賽》:忒勒瑪科斯遇見了好心(但無聊的)長老奈斯托,除了知道奧德修斯的返家很困難之外,他一無所知。
《尤利西斯》:斯蒂芬到達學校,給一群男孩們教授歷史和英文,但他們並不把他的努力當回事,而他試圖給他們猜古怪的謎語,卻始終無法調動起他們的情緒。他在放學後為一個孩子補習算術,之後面見了校長戴汐先生。領取工資時戴汐先生和他討論了歷史問題,並想藉助他與報社編輯的「泛泛之交」把信登在報上,斯蒂芬並不情願地接受了委託。本章在斯蒂芬對戴汐先生的排猶傾向的默默不贊同中結束。
卡呂普索
時間:8:00
場景:布盧姆家
器官:腎臟
學科:經濟學
顏色:橙色
象徵物:寧芙
技巧:敘事(成熟的)
對應:卡呂普索-寧芙沐浴圖;回憶-德魯加茨肉鋪;伊薩卡-錫安
《奧德賽》:奧德修斯出場時,在卡呂普索的海島(有傳說在直布羅陀附近)上不情願地做著她的情人已經七年。雅典娜請求宙斯放奧德修斯回家,於是宙斯派赫爾墨斯向卡呂普索說明情況。卡呂普索最終同意協助奧德修斯返回家園。
《尤利西斯》:布盧姆出場時正在家裡,位於都柏林西北城區的埃爾克斯大街7號,為他和他妻子(以及他的貓)準備早餐。我們同時得知他喜好吃羊腰子等動物的內臟。布盧姆走到樓上,看到妻子還躺在那張床上,想起那是從直布羅陀運來的老古董。然後他出門到德魯加茨肉鋪買了一個豬腰子,並對街上看到的女人們展開聯想。回到家時他發現有兩封新信和一張明信片,其中寫給摩莉的一封來自摩莉的經紀人(兼情人)「一把火」鮑伊蘭,他正籌劃著一場邀請摩莉參加的巡迴演出,另一封是布盧姆在照相館工作的十五歲的女兒米莉寫給他的感謝信。他然後給摩莉送上早餐,盯起掛在牆上的寧芙沐浴圖看。本章最後在布盧姆聽到喬治教堂的鐘聲,並想到即將參加好友帕特里克·迪格南的葬禮而產生的感慨中結束,
埃俄羅斯
時間:12:00
場景:報社
器官:肺
學科:修辭學
顏色:紅色
象徵物:三段論
技巧:編輯
對應:埃俄羅斯-科勞福德;亂倫-新聞;浮島-新聞界
萊斯特呂恭人
時間:13:00
場景:酒館
器官:食道
學科:建築學
顏色:無
象徵物:警官
技巧:腸胃的蠕動
對應:安提菲斯-飢餓;誘餌-食物;萊斯特呂恭人-牙齒
遊動山崖
時間:15:00
場景:都柏林街道
器官:血
學科:機械學
顏色:無
象徵物:市民
技巧:迷宮
對應:博斯普魯斯海峽-利菲河;歐洲海岸-總督;亞洲海岸-康尼神父;游岩-市民
獨眼巨人
時間:17:00
場景:小酒館
器官:肌肉
學科:政治學
顏色:無
象徵物:芬尼亞會
技巧:巨人症
對應:無人-俺;長樹枝-雪茄;挑戰-神化
太陽神牛
時間:22:00
場景:國立婦產醫院
器官:子宮
學科:內科學
顏色:白色
象徵物:母親
技巧:胚胎髮育
對應:特里納克里亞島-醫院;太陽神的女兒-護士;太陽神-霍恩;牛-多產;罪行-欺騙
歐邁俄斯
時間:1:00
場景:馬車夫棚
器官:神經
學科:航海
顏色:無
象徵物:水手
技巧:敘事(老年的)
對應:歐邁俄斯-「剝山羊皮」;尤利西斯-水手;墨蘭提奧斯-庫里
上午10點
布盧姆化名弗洛爾,與一名叫瑪落的女打字員交換情書。他是通過在報紙廣告招聘女助手而跟瑪落通起信來的。他到郵局取了瑪落的回信,拐進無人的牆邊看信,看完信不禁飄飄然起來。走到大橋底下,他把信撕成碎片丟了,然後到教堂去做彌撒。
中午
,布盧姆到《自由報》去向主編說明自己攬來的廣告圖案,隨後又趕到《電訊晚報》報館,碰巧斯蒂芬也在這兒,他想向該報推薦校長的文章。主編卻對文稿嗤之以鼻,斯蒂芬悻悻而出。想到剛領了薪水,就請大家去喝酒。半路上布盧姆在一座紀念碑旁看見西蒙的女兒(斯蒂芬的妹妹)在拍賣行外準備賣舊傢具,頓生感慨:西蒙共有15個孩子,按照教義禁止節制生育,現在這些孩子連家帶產都吃個精光。
下午2 點
,斯蒂芬在圖書館里對評論家和學者發表關於莎士比亞的議論。布盧姆為躲避博依蘭來到這,但他並沒有卷進這場討論,巧妙地躲過去了。他穿行在大街小巷,看見形形色色的人們正在忙碌著,教會會長康米神父正在接受人們的致敬,一位獨腿的水兵求他施捨,他只給他一個祝福就走了,而他卻非常高興地與議員的妻子告別,並懇請她代向議員致意。一群老人正在為剛去世的迪格納穆的孩子們募捐,布盧姆馬上捐了5 先令,而總督副秘書長和副行政長官卻一毛不拔。愛爾蘭總督正攜夫人及隨從浩浩蕩蕩而來,洛夫神父想從總督手裡弄到肥缺向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西蒙為了掩蓋沒有扣好褲子而將帽子放在胸前,總督以為他是敬禮。斯蒂芬碰到衣衫襤褸的妹妹,想如何幫她,可自己還命運難卜;窮困的考利神父欠了高利貸,正四處託人求債主再寬限兩天;發了財的洛夫神父已扣壓了他的財產逼他交房租。
晚上8 點
,夏日的黃昏籠罩著世界,在遙遠的西邊,太陽沉落了。少女格蒂到圓形炮塔附近的海灘乘涼,她凝視遠方,沉湎在冥想之中。布盧姆坐在不遠的地方,深深地為格蒂的美貌所吸引。格蒂意識到布盧姆在注視著她,她想:也許嫁給這麼一個中年紳士倒也挺好。二人的目光不期而遇,她覺得他的眼神猶如烈火,將自己從頭燒到腳,她恨不得朝他伸出雙臂讓他過來,並將他的嘴唇觸到自己白皙的前額,面對這雙年輕天真的眼睛,布盧姆早已神不守舍了。格蒂離開海灘時,布盧姆才發現她原來是個瘸子,不禁失聲嘆道:「可憐的姑娘」。
中譯本
  • 1920年代徐志摩在歐洲讀《尤利西斯》說:「這部書恐怕非但是今年,也許是這個時期里的一部獨一著作,他書後最後100頁,那真是純料的『Prose』,像牛酪一樣潤滑,像教堂里石壇一樣光澄,非但大寫字母沒有,連可厭的符號一齊滅跡,也不分章句篇節,像一大匹白羅披瀉,一大卷瀑布倒掛,絲毫不露痕迹,真大手筆!」
  • 1979年錢鍾書在《管錐編》第一冊(第394頁)中,用《尤利西斯》第十五章來解釋《史記》。葉君健曾說:「中國只有錢鍾書能譯《尤利西斯》,因為漢字不夠用,錢先生能邊譯邊造詞。」錢鍾書謙虛地表示:「八十衰翁,再來自尋煩惱討苦吃,那就彷彿別開生面的自殺了。」
  • 1981年袁可嘉選編的《外國現代作品選》第二冊收入《尤利西斯》第二章中譯文。
  • 作家蕭乾、文潔若夫婦於二十世紀90年代翻譯了《尤利西斯》全本,1994年由譯林出版社出版,1995年在台北由時報文化出版公司出版。此譯本在最後一章,做了斷句處理。
  • 翻譯家金堤先生於二十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期間陸續翻譯了《尤利西斯》全本,中國大陸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於1996年出版。

俄譯本

  • 1935年首次有譯文發表在蘇聯《世界文學》雜誌。1989年維·欣斯基和謝·霍羅齊的全譯本開始在蘇聯《外國文學》雜誌第1期上連載。
上一篇[化毒丸]    下一篇 [納浪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