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尼子氏

尼子經久(尼子 経久、あまご つねひさ、Amago Tsunehisa,1458年12月25日—1541年11月30日),日本戰國時期出雲國的武將、大名。尼子經久以其下克上的傳奇經歷而與北條早雲、齋藤道三等人齊名,以前做過出雲國的副守護代,之後由於過於追求擴張領地而被罷免,之後又白手起家奪回了出雲國的領地,之後發展成為擁有山陰山陽11國的超級大名,被後人譽為戰國「白手起家之先驅」!!!

1尼子氏的源流

尼子氏是京極氏的旁支,京極氏源於佐佐木氏。京極氏在室町幕府中期是北近江國、出雲和隱岐等國的有力守護大名。京極氏第5代當主京極高秀之子高久,領地在近江國犬上郡尼子鄉,因改苗字為尼子。高久之子持久(上總介)成為代京極氏管理出雲、隱岐的守護代,居於出雲的月山富田城(今島根縣安來市廣瀨町)。應仁之亂后,京極氏本家忙於對南近江六角氏的征戰,無暇顧及西國的出雲。在尼子持久之子、經久之父尼子清定(刑部少輔)治理出雲、隱岐時期,牽制了西軍山名氏,壓服了出雲本地的各方豪族勢力。尼子氏開始取代京極氏,成為被幕府承認的出雲的支配力量。尼子家也逐漸從京極家獨立出來。

2生平

流亡生涯
1482年(文明14年),幕府命令尼子經久上繳出雲、隱岐的段錢。尼子經久無視幕令,私自扣押段錢。於是在1484年,幕府下達了征討尼子經久的命令。出雲的三澤氏、三刀屋氏、朝山氏等豪族紛紛叛離尼子家,起兵進攻月山富田。尼子經久兵敗后被追放,投靠外公家真木氏,從此隱居了近兩年。
京極氏以鹽冶掃部介為新的出雲守護代,入駐月山富田城。而此時的京極氏與六角氏在近江連年征戰。為支付戰爭開支,鹽冶掃部介在出雲地區徵收重稅,不僅導致民心背離,也給了卧薪嘗膽的尼子經久以東山再起的機會。
平定出雲
尼子經久雖然奪回了月山富田,但出雲的大小豪族並不服從他的號令,其中實力最強的是尼子家的舊仇,出雲的有力國人三澤為國。某一次會議上,山中勝重在眾目睽睽下跟尼子經久發生爭執,讓經久下不了台,結果經久給這位奪城功臣一個死罪。勝重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結果逃往三澤氏的領地尋求庇護。尼子經久得知這一消息,更是氣憤難平,盛怒之下,下令把勝重的家室都囚在大牢。這邊廂,勝重投到三澤氏三澤為國的麾下,表現得盡心儘力,最終得到三澤為國的信任。勝重向三澤為國表示對尼子經久恨之入骨,並希望三澤為國給他軍隊攻打月山富田城,作為報仇。三澤為國允許了他的請求,把大部分兵力撥給山中勝重。山中勝重率軍來到月山富田城下,並沒有立即進攻,反而秘密地向身在城中的尼子經久彙報軍情。經久得報後,與城外的勝重軍隊前後夾擊,三澤軍死傷大半。 原來尼子經久與山中勝重早就定下計策,先讓山中勝重在眾人面前開罪經久,繼而讓他投到三澤氏麾下,再把他的親人收進大牢等等一連串的苦肉計來騙取三澤氏的信任,再從中破壞他們的實力。尼子經久在富田城下得勝後,隨即殺至三澤氏的本據地。三澤為國眼看得勝無望,只好開城投降,時為長享二年〈1488年〉三月。
尼子經久解除了三澤氏的威脅後,三刀屋氏和赤穴氏亦先後被降伏,而其餘的國人眾有見及此,亦紛紛投向尼子陣營。由此,尼子經久正式統一出雲,向戰國大名之道邁進。

陰陽一太守

此後的經久,著眼於附近各國的攻略;幾年間,尼子家的勢力不斷壯大。永正五年〈1508年〉,雄霸西國的大內家第三十代當主大內義興,擁立前將軍足利義稙上洛,以圖奪回失去了的權勢;尼子經久曾應大內義興之邀,到京都協助作戰,並立下赫赫戰功,可是最後卻得不到相當的報酬,此事令經久懷恨在心。就在中央戰事正處於膠著狀態的期間,尼子經久便暗中策劃對大內家的侵略行動。
永正九年〈1512年〉,尼子經久向背叛大內家的古志為信提供支援。永正十五年〈1518年〉,派胞弟尼子久幸〈山中鹿之介的曾祖父〉攻打伯耆國羽衣石城主南條豐後守宗勝;另外派長子尼子政久攻打出雲國大原郡阿用磨石城主櫻井宗的。可是,就在這一役,讓尼子經久初嘗到錐心之痛。
尼子政久於此一役,遭櫻井宗的伏擊而亡,終年二十五歲。敗軍紛紛逃回月山富田城,向尼子經久報告戰況。經久聞得噩耗,悲憤之情莫可言狀,他決定親自帶領大軍攻打磨石城,為愛子報仇。櫻井宗的抵擋不住尼子軍的猛烈攻擊,最後城破自殺,尼子經久算是兒子報了仇。
此後,尼子經久加緊了對鄰國的攻略。大永三年〈1523年〉六月,尼子軍進攻大內家在安芸的據點--鏡山城;當時還是小城主的毛利元就選擇投向尼子軍,透過籠絡城將藏田日向守直信,雙方裡應外合,才獲得勝利。一代名將毛利元就,逐漸在歷史舞台上嶄露頭角。
翌年〈大永四年,1524年〉五月,尼子經久親自策動伯耆國攻略。尼子軍連陷數城,驅走了守護山名澄之,羽衣石城主南條宗勝亦遭逢戰敗而逃往因幡。是次伯耆攻略中,不少伯耆國人紛紛逃往因幡、但馬的山名氏麾下,而大多數神社寺廟都遭到破壞、燒毀,後世稱這場浩劫為「大永五月之崩壞」。
然而,就在這一年,大內氏不再沉默,大內義興、義隆父子率領陶興房等重臣入侵安芸,與南下的尼子軍交鋒。此役,毛利元就洞察形勢,決定捨棄尼子而歸順大內。從此,尼子氏與毛利氏交戰頻繁,最後尼子氏更亡於毛利元就手上。
順帶一提,此時的尼子經久,實際上已領有山陰、山陽十一國,計有出雲、伯耆、因幡、石見、安芸、備前、備中、備後、美作、播磨、隱岐。是為尼子家的顛峰時期,後世更因此稱經久為「陰陽一太守」。

3晚年

亨祿元年〈1528年〉,大內義興病歿,由兒子大內義隆繼任家督。四年後〈天文元年,1532年〉九州發生動亂,大內軍連忙渡海,跟大友、少弐聯合軍對決。在這期間,尼子經久展開反擊戰。然而,尼子家內部發生重大事件,再次讓尼子經久感到心灰意懶。尼子經久的三子尼子興久,從父親處獲得三千貫領地,當了個上塩冶的要害山城主,繼承鹽冶氏家督,改名鹽冶興久,負責西邊的防禦工作。但是他不滿足於自己所得的領地,並委託家中宿老龜井安綱〈即龜井秀綱〉代他向父親轉達自己的意思,求父親再加賜原手郡七百貫的領地。不過他的要求不被經久接納,興久便疑心是龜井安綱向父親進了讒言的緣故。一怒之下,決定起兵叛亂。
尼子興久在末次城戰敗後,投靠妻子的娘家,備後甲山城的山內直通。然而,此舉亦無助於挽回劣勢,始終興久師出無名,最後只有失敗的下場。興久已是窮途末路,唯有自刃。當尼子經久看到兒子的首級時,驀然回首,先是政久英年早逝,如今興久作亂自斃,饒是久歷風霜的經久,也不禁悲從中來。
天文六年〈1537年〉,年屆八十歲高齡的尼子經久把家督之位傳給政久的次子詮久〈後來改名為尼子晴久〉,自己則退居幕後。不過初上任的晴久,年少氣盛,不聽祖父的勸阻,執意對吉田郡山城用兵。一生馳騁沙場的尼子經久早就預料到自軍會有失敗的下場,便著令吉川興經、本城常光等家中猛將假裝投降大內,作為己方的內應,亦可以稍稍拖延大內軍的行軍速度,以期待冬天的來臨,令大內軍不能動彈,迫使敵人撤退。此計最終得到成功,亦顯示了尼子經久的作戰智慧。
1541年底,得知出征安藝的尼子晴久被大內、毛利聯軍大敗的消息后,重病中的尼子經久死於月山富田城,享年83歲。法名興國院月叟省心大居士。
上一篇[外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