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尾曲》是一首瑞典著名作家托馬斯·特蘭斯特羅默的詩歌。是托馬斯·特蘭斯特羅默的詩歌中比較有名的一篇。詩歌中作者把自己比喻成鐵錨,通過奇特的幻想,極度表達了自己的失意。

1 尾曲 -詮釋

  《尾曲》為一首詩歌,作者托馬斯·特蘭斯特羅默。

2 尾曲 -作者

  托馬斯·特蘭斯特勒默是當今瑞典最優秀的詩人之一,他著有詩集十餘卷,並曾被翻譯成三十多國

尾曲

的文字,特別是荷蘭語、英語和匈牙利語。特蘭斯特勒默於1954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詩集《詩十七首》,在瑞典詩壇引起轟動,成為20世紀五十年代瑞典詩壇上的一大亮點,成名以後陸續出版了很多詩集,獲得了多項國際及瑞典國內的文學類獎項。1990年患腦溢血致半身癱瘓后,仍堅持寫作純詩。特蘭斯特勒默於201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理由是「他以凝鍊、簡潔的形象,以全新視角帶我們接觸現實」。特蘭斯特羅默的父親是一位記者,母親是一位教師,兩人離婚後他隨母親長大。一開始他想成為自然科學家或考古學家。中學畢業后他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學心理學,1956年他畢業。此後四年中他留校研究。此後他轉到一個青少年拘留所做心理學家。1965年他與夫人和孩子一起搬到斯德哥爾摩以西40千米處的小城韋斯特羅斯,他至今住在那裡。他在那裡獲得了很高的聲譽,以至於1997年當地政府建立了一個以他命名的特蘭斯特羅默文學獎。1980年特蘭斯特羅默退休,此前他在瑞典國家勞工部做工作心理學家。
個人歷程

  特蘭斯特羅默的父親是一位記者,母親是一位教師,兩人離婚後他隨母親長大。一開始他想成為自然科學家或考古學家。中學畢業后他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學心理學,1956年他畢業。此後四年中他留校研究。此後他轉到一個青少年拘留所做心理學家。

  1965年他與夫人和孩子一起搬到斯德哥爾摩以西40千米處的小城韋斯特羅斯,他至今住在那裡。他在那裡獲得了很高的聲譽,以至於1997年當地政府建立了一個以他命名的特蘭斯特羅默文學獎。1980年特蘭斯特羅默退休,此前他在瑞典國家勞工部做工作心理學家。 特蘭斯特羅默與美國詩人羅伯特·勃萊是好友,兩人互相翻譯對方的作品,並將對方的作品收錄到自己的書里。 1990年特蘭斯特羅默患腦溢血使他的語言功能受到阻礙,但此後他又恢復過來了。

發表作品

  1954年特蘭斯特羅默首次發表了他的《十七首詩》(17 dikter)。在這些詩中他還試寫過白體詩,但後來他更喜歡自由詩。《詩十七首》在瑞典詩壇引起轟動,成為20世紀五十年代瑞典詩壇上的一大亮點,成名以後陸續出版了詩集《路上的秘密》(1958)、《完成一半的天堂》(1962)、《鐘聲與轍跡》(1966)、《在黑暗中觀看》(1970)、《路徑》(1973)、《真理障礙物》(1978)及《狂野的市場》(1983)、《給生者與死者》(1989)、《悲哀的威尼斯平底船》(1996)等,獲得了多項國際及瑞典國內的文學類獎項,頗有國際影響。 他於1958年和1966年發表了兩部書,書中描寫了到西班牙、巴爾幹半島、非洲和美國旅遊的經歷。音樂在他的詩中也起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比如他對愛德華·格里格的描寫,或者他寫訪問博物館的詩,比如《一個來自貝南的人》是他看了維也納民族藝術博物館非洲藝術部分后的感受。 1996年他發表的《悲傷吊籃》(Sorgegondolen)尤其富有藝術性。特蘭斯特羅默也是一位業餘音樂家,他會彈風琴和鋼琴。他最新的詩集是2004年發表的,內容是死亡、其預兆和經驗。

部分詩作

  尾曲

  我像一隻鐵錨在世界的底部拖滑

  留住的都不是我所要的

  疲憊的憤怒,灼熱的退讓

  劊子手抓起石頭,上帝在沙上書寫

  寂靜的房間

  月光下,傢具站立欲飛

  穿過一座沒有裝備的森林

  我慢慢走入我自己

  果戈理/北島譯 外套破舊得像狼群, 面孔像大理石片。 坐在書信的樹林里,那樹林, 因輕蔑和錯誤沙沙響, 心飄動像一張紙穿過冷漠的, 走廊。 此刻,落日像狐狸潛入這國度 轉瞬間點燃青草。 空中充滿犄角和蹄子,下面 那馬車像影子滑過我父親 亮著燈的院子。 彼得堡和毀滅在同一緯度 (你看見傾斜的塔中的美人了嗎) 在冰封的居民區像海蜇漂浮 那披斗篷的窮漢。 這裡,那守齋人曾被歡笑的牲口包圍, 而它們早就去往樹線以上的遠方。 人類搖晃的桌子。 看外邊,黑暗怎樣焊住靈魂的銀河。 快乘上你的火焰馬車離開這國度! 

  樹與天空 一棵樹在雨中走動,匆匆走過 我們身旁,在這片傾灑著的灰色中, 這棵樹急事。它從雨中汲取生命 猶如果園裡黑色的山雀, 雨歇了,樹停住了腳步。 它挺拔的軀體在晴朗的夜晚閃現, 和我們一樣,它在等待著那瞬間 當雪花在天空中綻開。 1966年——寫於冰雪消融中 淙淙,淙淙的流水轟響古老的催眠, 小河淹沒了廢車場。在面具背後閃耀, 我緊緊抓住橋欄, 橋:一隻駛過死亡的巨大的鐵鳥, 遊動的黑影, 在撒哈拉沙漠的一塊岩石上, 有一幅史前的壁畫: 一個黑色的形象, 在年輕古老的河裡遊動, 沒有武器,沒有戰略。 既不休息,也不奔跑。 與自己的影子分離。 影子在激流下移動, 它搏鬥著,試圖掙脫, 沉睡的綠色圖像, 為了游到岸, 和自己的影子結合, 足跡, 夜裡兩點:月光。火車停在平原上。 遠處,城市之光冷冷地在地平線上閃爍, 如同深入夢境, 返回房間時 無法記得曾經到過的地方, 如同病危之際, 往事化作幾點光閃,視線內, 一小片冰冷的漩渦, 火車完全靜止, 兩點鐘:明亮的月光,兩三顆星星。

上一篇[黃興才]    下一篇 [拾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