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Iaido

居合道(居合劍法)起源於拔刀術,是日本劍道技法中的一支。日語發音Iaido. 在日本古代奈良朝或平安時代初期,武士常需要瞬間拔刀制敵,後來經發展,居合劍法便誕生於日本戰國末期。 居合二字象徵對峙雙方,而居合劍法最講求的就是一擊必殺。

1簡介

楔子二
什麼是無刀術?無刀術按照其真正的稱謂應該是「無刀取」,它起源於戰國後期的柳生新陰流。柳生新陰流的真髓就是"無刀取",即以空手制住手中有劍的對手,其實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空手入白刃"。柳生新陰流不贊成以殺戮來磨鍊劍技。在《活人劍》及《無刀之卷》中,都體現了柳生"無刀取"的意義:"不殺人,我們以不被殺為勝。"。
那麼拔刀術和「無刀取」究竟有何關係呢? 通過快速的拔刀在對手拔刀前的一瞬間擊倒對手,使對手陷入「帶刀如同無刀」的境地,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講述的劍法---居合劍法。之所以說它是「另類的無刀術」是因為一般的「無刀取」是使用者自己本身無刀,而居合劍法則是使對方陷入無刀境界的劍法,因此說它另類也就不足為怪了。

2誕生

父仇
父仇不共戴天,民治丸立誓必報父仇,然而坂上主膳本人是當時有名的一流劍客,六歲的民治丸欲報父仇實非易事。於是民治丸開始苦練劍術,因為年齡和經驗上的差距,民治丸要擊敗坂上主膳不能依靠一對一的劍擊格鬥,也就是說和坂上主膳展開持久的對攻對於民治丸來說是很不利的。那麼唯有速戰速決,爭取在短時間內擊倒坂上主膳才有成功的可能。而符合這個條件而且當時比較流行的劍術就是鹿島新當流。因為鹿島新當流是一種很單純,講究純粹的「一擊必殺」的刀法,正符合民治丸希望速戰速決的想法。於是以此為目標民治丸開始了刻苦的修行。
居合神社
派定義為林崎明神夢想流(註:林崎明為當時林崎神社供奉的神祇,夢想一詞來源於「拔劍刺向自己的影子」的典故)。從此林崎甚助帶著家傳的寶刀「信國」踏上了尋找仇人坂上主膳的道路。皇天不負有心人,在林崎甚助十八歲那年,他在攝津山城國的伏見附近遇上了他苦苦追尋的仇家主膳,林崎當即向坂上主膳發出挑戰。自恃劍客身份的坂上主膳對年僅十八歲的林崎甚助非常輕視,他一邊冷笑一邊對林崎甚助說:「你既然敢向我挑戰我就不能讓你活命,但念在你還年幼,為免你痛苦,我倒可以一刀結束你的性命,讓你毫無痛苦。」說完后坂上主膳還非常輕蔑地不停地冷笑。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不發一言的林崎突然拔刀斬擊,當時兩人相隔大約有一米左右,坂上主膳萬萬沒想到林崎甚助會在這個距離就發動攻擊,他剛伸手準備拔刀,可惜當他的手剛剛觸及刀柄,他的頭已經被「信國」一切為二了,林崎甚助終於得報父仇,而他這種具有壓倒性優勢的凌厲的拔刀術也從此聲名大噪。
此後林崎甚助繼續著自己的劍術修行之旅,而他的武勇之名也越來越大。根據《武勇傳》上的記載,在信州岩村田城下,他曾遭到一群無賴和盜匪的襲擊,面對群敵,林崎甚助不慌不忙地拔出他賴以成名的寶刀「信國」,轉瞬間就擊倒了所有敵人。而此後林崎的行蹤就成了一個謎,唯一可以知曉的就是終林崎甚助一生,無妻無兒也沒有開設道場,在流浪和修業中孤伶伶一個人走完了全部人生的旅程,死時享年七十。
雖然林崎甚助沒有開設過道場,但是他的弟子中卻著實有一些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其中田宮平兵衛重正無疑是最出色的一個(同時也是林崎明神夢想流的第二代正統傳人)。他生活在戰國末期,那是將迎來太平之世的年月。因而為實戰服務的拔刀術,也有必要進行變為和平時期劍術的蛻變。平兵衛經過反覆探索,總結出了發源於林崎流的劍技,用於太平之世,在一對一的決鬥中更加有利的新的劍術,這就是新田宮流拔刀術。在今天的山形縣最上郡和茨城縣水戶市,分別有林崎流和田宮流兩種居合術的道場。
演練前
(1)守方先持雙刀,其持法以右手拇指與食指持小刀,其餘叄指握持大刀,雙刀宜作平行持握。
●演練之前將刀(真刀、模擬刀或木刀 ) 提於右手。
●在下座
(2)距離叄步相對以正坐坐下。下座之位置雖無特別規定,但以中央為宜,對於攻方、守方之位置,不必限定攻方在面向上座(正面)之右邊。
(3)左足約退半步,以左膝、右膝之順序跪坐之。
●把刀放置右邊,使刀刃向內,刀鍔與膝蓋線齊。小刀宜置於大刀之內側,為慎重起見可添付左手持放。
●放好后,互相行座禮。行座禮時,雙手要同時著下。
●接著以右手將刀之刀刃向上,刀柄在前而刀尖向後下方,下垂提著,在長官觀覽時,須先將刀柄置於後方,刀尖在前下垂,右手握栗形(系刀帶處)提著。
●向立會(演練)位置前進,其相對位置之距離 約為九步。a.演練時放置小刀之位置,自守方站立位置之右(左)後方約五步之處,刃部向內與演武者作平行放好。 b.跪靠下座一方之膝蓋放刀。 c.從座禮之位置走向立會(演練)位置時,攻方須邊觀察守方之動作,配合行進速度作加減之動作,使同時到演練之位置為宜。(演完回位時亦同)。
演練結束
(1)正面行禮后回到最初之下座行座禮處,互相行座禮退場
●最後之禮與最初之禮同。最後之禮,先互相行禮再向正面行禮後退場 "形"的敬禮法(台灣劍道教室)
兩個人的右手持刀進入道場,雙方保持約六公尺的距離(各自約三大步),對峙而正坐,然後把刀放置在右邊身旁,行禮。接著把刀用右手拿起來,刀刃向上,刀柄向前,刀尖向後垂下,攜刀部起來,保持約九步的間距,向正面敬禮!再互相敬禮之後,把刀插緊在左腰。
此時,左手靠握在劍鞘上,用拇指勾住劍鍔。假使是使用木刀時,則左手握拿木刀,以拇指勾住劍鍔,並且緊靠在腰際間。
劍道形開始時,雙方均從右腳、以滑行步的方式向前滑走三大步,將上半身挺起,而後蹲下,同時拔刀,然後再站起來,保持中段的姿勢和距離。其次,將刀尖下垂,改為下段姿勢,再由左腳向後退五小步,回到原來的位置,再度地恢復為中段姿勢而對峙著。
表演"形"的雙方,分別扮演"攻方"、"守方",擔任"攻方"的人,是出招時的先發動者,立場主動進取。抵擋攻勢的人為"守方",立場被動,但是能予以反擊。
"形"的喊聲只有兩種,即是"攻方"喊"呀","守方"喊"拓",雙方必需精神保滿,運氣十足,聲音洪亮。

3劍法淺析

拔即斬,非拔不斬,此刀唯有斬時方為刃物,在守候中看穿剎那的機會才是居合的真髓
因為時間和空間的關係,我們中大部分人對於居合劍法的理解,其唯一直觀的印象很可能來源於SNK的著名格鬥遊戲《侍魂》中那酷得一塌糊塗的橘右京的劍擊動作,抑或是《浪客劍心》中浪客劍心和瀨田宗次郎那次電光火石般的交鋒。 曾經有種錯誤的理解:認為居合之意在於「居」是拔刀的動作,而「合」是收刀的動作,所謂居合劍法也就是拔刀斬擊和收刀作下一次攻擊的結合運用。於是乎,大家也就自然而然的認為,星矢擊敗阿魯迪巴的關鍵在於破壞了對方的收刀動作,而橘右京那迅速得無與倫比的收刀動作也成了理所當然的招牌姿勢。但是,只要稍作分析,我們就能得出結論,在現實中這種快捷的收刀動作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用如此之長的長柄刀作快速收刀,很難想象不會把自己的手割到,相比之下,套用主上緋月大人在《燃燒吧!劍》一文中的說法「倒是劍心利用天翔龍閃和宗次郎的"縮地"加拔刀術的對決是一擊定勝負,這種程度上的較量倒更加貼近現實一些。」
再回過頭來,我們來重新定義「居」和「合」。其實「居」、「合」二字簡而化之就是對峙雙方的互稱,按照日本古流的傳說,還有「居相」、「拔合」、「坐合」、等等不同的稱呼。 解釋完定義,我們再來解析一下居合劍法的真髓,其實我們將居合劍法的動作還原到最基本,我們會發現無論是林崎甚助的「神夢想流」,還是田宮平兵衛的「田宮流」,抑或是浪客劍心飛天御劍流最終奧義--天翔龍閃--也好……它們有一個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在拔刀的同時利用刀鋒在圓弧運動中具有的驚人速度向對方作出致命的攻擊,並務求一擊必殺。因此,拔刀術所有的修為在這一擊當中完全體現出,而如果一擊不中的話,就很難擋下或避開對方的反擊,即使能夠擋下或避開對方的反擊,也很難再做出第二次攻擊(因為上文說過像橘右京如此快速的收刀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
這樣一分析,「居合劍法」豈非很不實用,使用起來很危險?當然我們首先要了解,「居合劍法」本身是一種復仇的劍法,它不同於創立於戰國亂世的那些務求以一敵十的群戰劍法。林崎甚助在創製時首先考慮的假想敵就是坂上主膳一個人。他也肯定考慮過如果一擊不中的話,就很可能就會被坂上主膳後續的攻擊所擊倒。因此強化拔刀時的攻擊能力及效率,以及利用刀身的特殊長度取得出其不意的攻擊效果也就成為了居合劍法不同於一般拔刀術的關鍵所在。
原始的居合劍法只包含了拔刀,突刺,斜切(也就是後來袈裟斬的原型)三個基本動作,經過數百年的不斷提煉和革新,發展至今日,居合劍法的招式已經擴展到了十個,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居合十式」。看到這裡,大家不要認為它的十個招式像我們國術中的劍術一樣是幾個不同姿勢的組合分解。居合劍法的真髓就在於拔刀時的第一擊,因此所謂的「居合十式」實際上是在十種不同場合或情況下使用拔刀術的方法(類似《笑傲江湖》中令狐沖使用的「獨孤九劍」)。
「居合十式」中包括正坐三式、立膝一式、立姿三式(以上七式也是居合道比賽及考試的基本套路),以及結合了柔術的第九式「顏面當」,以及應付多人情況的第七式「三方切」和第十式「四方切」。具體的招式分解大家可以參看台灣「居合道」的網站,我就不一一贅述了。
「居合十式」中雖然包含了十種出刀的情況,但其具體的運動軌跡始終脫離不了拔刀,斜切,收刀三個部分。其中的拔刀動作堪稱居合之生命。其要領在於拔出速度起初穩靜而緩慢,至中段時突然變快,等到刀尖快脫離鞘口時,如疾風閃光般的迅速橫切(又稱為橫一文字),簡而言之,就是依其順序「徐、破、急」之要領拔擊。綜上所述拔刀部分是制敵先機從而發揮一擊必殺之銳厲的關鍵所在。斜切又稱為「袈裟斬」,「袈裟」之名來源於其斬擊的方位是從左右兩肩向下刺划,正好和袈裟前襟的線路一樣。最後,在擊倒敵手后就開始收刀,收刀時要注意的是表示充份的殘心(所謂「殘心」就是到刀歸鞘為止,對倒下的對手要保持隨時可以應付的心態),不能夠只顧著以急切的動作或是優美姿態來收刀,即只用手腕的收法。而是要將持著刀的右手和握著鞘口的左手,配合得恰到好處的要領歸鞘。

4居合十式

第二式
意義:
感受坐在後面對手有殺意,制先機迴旋,對正背後對手,同時拔擊太陽穴,接著從頭頂斬下得勝。
動作:
一、身體向正,向右轉180度向後正坐,穩靜雙手握刀,足指豎起,依照第一式刀技動作一、將刀拔出,浮開左膝,用右膝為軸點,向左迴旋180度,對正對手,左足稍踏左邊,同時向對手太陽穴激厲拔擊。
註:此招技與第一式刀技「前」之動作大致相同,唯一不同處是由后迴旋180度回復正面拔擊,踏出的腳與第一式有所差異,要注意踏出左足。
以下之動作二、拔擊,三、振血,四、納刀,五、起立與第一式相同,只是,足之運法有左右之差異。
第四式
意義:
前後遭遇襲擊,先以刀柄頭撞擊對手水月(心窩)連著用右單手刺擊後面對手水月,再次以凌厲氣勢將前方對手劈斬得勝。
動作:
一、向正面依居合膝坐穩,雙手迅速握住刀柄同時浮腰,豎起左足尖伸直腰部,右足踏出,同時用雙手並握刀與鞘整體激厲向前撞出,依柄頭撞擊對手水月(SUIGETSU)心窩。
註:居合膝「作法」參照居合膝項目。
雙手握刀時,右手將刀柄橫面握住。
撞擊時,柄頭高度約標準本身水月高度。
二、撞擊后,右手保持伸展右肘姿勢,急速用左手將鞘往後拉引,一面以左膝為軸,把身體向左轉約45度,刀同時拔出,刃尖朝向後面對手,刀尖刀棟貼在左胸(乳)保持水平,上體垂直,充分伸展右肘刺擊後方對手心窩(水月)。
註:刀拔出時,握住鞘口之左手要充分拉盡刀鞘。
刺擊後方對手時,左手握住鞘口移送臍前。
三、刺擊后,依左膝為軸,向右迴旋,抽出刀刃之意境振舉頭上,左手移握刀柄,回復正面向對手,同時以淚厲氣勢從頭頂斬下。
註:不可忘記,抽出刀刃心境動作。
回復正面時,雙目要較身體迴轉向正面之前,先注視對手。
振舉至斬下動作要一連貫串,不待分秒空檔。
斬下時,刀尖稍較水平低。
四、斬下后,保持原姿勢,將刀向右拂開,同時左手離柄移貼左帶。
註:這亦是振血動作之一種,此時右拳位置要在身體中心線右前約45度處附近,其高度與移貼在左帶左手成水平,刀尖要較水平低一點,而稍在右掌內側止住。
五、振血后,左手由左帶移握鞘口,一面納刀,將前足(右足)引退靠左足穩定身腰,跪著左膝,保持蹲踞姿勢。
註:納刀要領同第一式刀技。
引退前足(右足)時,要自然直線引退,不可向右描半月(弧形)般引退。
單膝著地蹲踞是豎起足尖,把且門格置在左足踵(足跟)上,右足引退,保持立膝形狀,浮著右踵,移至左足尖附近。
六、落定腰部,隔一呼吸之後,伸展腰部,右足踏出,起立同時後足(左足)移前並齊右足,右手離柄,保持佩刀姿勢。
第六式
意義:
前進中,遭受前後對手襲擊,先將前面對手拔擊其右斜面部,瞬即依雙手刺擊其心窩,繼即將後面對手從正面斬下,再次由前面來襲的其他對手,從其正面斬下而得勝。
動作:
一、前進中,左足踏出同時雙手握刀,右足踏出,身體同時向左後拉開,瞬擊對手右斜面部。
註:「拔付」和「拔擊」注意二項不同之處。
瞬擊時,刀尖停在顎之高度,刃都向右斜下。
二、刀卸下架中段一面將後足移前足踵,左手移握刀柄,瞬即右足踏出,同時用雙手,刺突對手心窩。
註:左手移握刀柄時鞘口不要忘記移至臍前。
刺擊動作要像如閃電般。後足移靠前足踵,瞬即右足踏出刺擊。
刺擊時刀尖,稍較水平高。
三、刺擊后,左足為軸,向左後迴旋,同時一面將刀振舉頭頂,正對後面對手,瞬即正面斬下。
註:向左迴旋振舉刀時,將刺入體內之刀,要以抽出之要領施行。
迴旋時為保持穩定姿勢,左足稍開外側為佳。
斬下時之刀位,保持水平。
四、斬擊後面對手后,同三之要領再對正,由前面來襲之另外對手從正面斬下。
註:再次迴旋對正時,為保持穩定姿勢,左足稍踏開左側為佳。
五、斬下后,保持其原姿勢,將刀向右「拂開」(振血),左手同時移至左帶。
六、振血后,左手由左帶移握鞘口,保持原姿勢納刀。
七、刀納畢,後足(左足)移靠前足併攏,右手離柄復佩刀姿勢。
第八式
意義:
前進中,遭受前後對手襲擊,先將前面對手之顏面部以刀柄頭、柄鐺(以柄頭撞擊),繼之向後方對手水月用單手刺擊,再次迴旋180度正對前面對手,由頭頂斬下得勝。
動作:
一、前進中,左足踏出同時雙手握刀,右足踏出,刀與鞘整體激厲刺出,以柄頭撞擊對手面部。
註:前進必先由右足踏出,左足踏出同時握刀(以下第九式、第十式皆同)。
刀用雙手握時,右手握刀鍔附近,左手握鞘口,而拇指押扣刀鍔。
刀與鞘整體撞擊時,雙手肘盡量展伸,撞擊時右手,從上面輕貼刀柄模樣。
撞擊時柄頭高度,依准雙目之間。
二、撞擊面部后,左手瞬即引拉鞘,一面注視背後對手,刀尖脫離鞘口同時,握住刀的右手移靠貼右上腰,刃部向外保持水平架構,左足稍移左側,而為軸,向左旋轉與對手相對,不得崩潰姿勢而保持上身端正,右足踏出一步,刺擊背後對手心窩。
註:身軀向左旋轉速度與拉引鞘速度同快。
握刀的右手,移貼位置是「上腰」(即腰骨上)此時身體完全與背後對手面對面。
刃部始終保持向外和水平,刀尖不可有上下擺動。
刺擊背後對手時,不可只靠右手伸出刺擊,右足踏出同時依腰力刺擊意境,右肘伸直刺擊。
刺擊時,右拳頭在心窩高度,刃部向外。
三、刺擊后,刀從對手體內抽出,向左旋轉180度一面架開來刀振舉刀,左手移握柄頭,右足踏一步,將前面對手從正面斬下。
註:身軀向左旋轉180度回復正面時,左足稍踏開左側整頓姿勢。
斬下時,雙拳停止在臍前,刀保持水平。
四、保持原姿勢,將刀向右拂開(振血),同時左手離柄移貼左腰帶。
五、左手離腰帶,移握鞘口,照原姿勢納刀。
六、後足(左足)移靠前足併攏,右手離柄回復佩刀姿勢。
第十式
意義:
前進中,遭受四方位對手圍攻,為制先機,刀與鞘整體右斜前推出,先用「柄當」(即用柄側面撞擊),想拔刀的對手甲右拳,繼續一面拉鞘拔出刀,以右單手,刺擊左斜後方對手心窩,再繼續復向右斜前對手(即最先受撞擊者)正面斬下,連接著斬下右斜後方對手,再繼續架開左斜前方對手劈下之刀,振舉至頭頂向對手正面斬下得勝。
動作:
一、前進中,左足踏出同時雙手握刀,左足為軸,身體轉向右斜前,將刀與鞘整體推出,右足踏出一步,以柄側面撞擊對手右甲。
註:雙手握刀時,右掌從下,左手照原握鞘口,拇指要押扣刀鍔。
要撞擊右手時,先將刀鞘扭轉左外方,以柄側面(平面)撞擊對手之手甲,此時右足踏出。
二、撞擊后,瞬即用左手拉鞘,刀尖脫離鞘口同時,身體向左迴轉,對著後面對手成左半身,將刀尖前端附近刀棟,貼著左胸前架構,上身保持端正,左足踏出,右肘充分展伸,刺擊對手心窩。
註:撞擊對手甲右拳,要瞬即開始拉鞘。
刀拔出同時,將刀尖附近刀棟,貼住左胸部位,刃部向外水平架構。
刺擊對手心窩時,右肘要充分展伸,但身體保持左半身姿勢,左手握住鞘口,移至臍前,刺擊時右肩不超出左肩。
三、刺擊后,刀抽出心境,由左,振舉頭頂同時,左手移握刀柄,一面將身體向右旋轉正對右斜前對手,同時左足踏出斬擊其正面。
註:旋轉斬砍其面部時,注意身體平穩,不要搖幌,因此要特別留意,足步的運行。
刀斬下時,刀位保持水平(以下同)。
四、確實斬下后,保持原姿勢,左足為軸,旋轉正對右斜后對手,架開來刀姿勢,將刀振舉頭頂,右足踏出,斬砍其面部。
註:此時,亦注意足部之運行和斬下之方向。
五、斬下后,繼即以右足為軸,向左旋轉180度,一面正對左斜前對手,刀振舉至頭頂,一面面對左斜前對手,刀振舉至頭頂,左足踏出,稍移左側站穩,右足踏出斬擊其面部。
六、砍倒最後對手后,緩慢地將右足引退,同時採取左上段架構,表示殘心。
七、殘心后,引退左足,一面左手離柄,移至左腰帶,同時將刀依袈裟方位振下行振血。
八、左手離左腰帶,移握鞘口,保持振血姿勢納刀。
九、刀納畢后,後足(左足)移靠前足併攏,右手離柄復佩刀姿勢。
上一篇[善始善終]    下一篇 [後梁明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