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屏盜碑全稱《大周推誠奉義翊戴功臣特進檢校太保使持節濟州諸軍事行濟州刺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國西河郡開國公食邑二千三百戶任公屏盜碑》。2002年,巨野縣將屏盜碑發掘出土,移立於永豐塔西南角,並修建了碑亭。

1簡介

屏盜碑

  屏盜碑

巨野因大野澤而得名,五代後周之時,巨野澤仍「藪澤深窪」,港汊縱橫,灌莽叢生。憑此險要,「盜賊」嘯聚山林,出沒於水澤之中,聚散無常,打家劫舍,滋擾百姓。
後周太祖郭威深以為憂,新建濟州於巨野,並詔令「以武略事累朝,以戰功登貴仕」,任命賢能任漢權為濟州刺史。
任漢權到任后,親率大軍,征剿招撫,「曾不逾月」,「群盜屏跡」,百姓安居樂業。時朝野文人,感其功高厚德,上陳朝廷,得皇帝恩准,於後周顯德二年(公元955年)撰文立碑,詳陳「其治有聲望,群盜屏跡,懲盜化民」之政績,立於漢故城濟州城門之側(今巨野縣城北門外路西),是為「屏盜碑」。

2歷史

屏盜碑原位於巨野縣城北關護城河外路西,五代後周顯德二年(955年)立。
由於歷代黃河水患淤積,該碑大部分被淹沒於地下,暴露地面約80厘米。為弘揚民族優秀文化,充分發揮歷史人文資源的巨大作用,2002年,在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下,屏盜碑被發掘出土,移立於永豐塔之陽,並修建了碑亭,以加強保護,壯其觀瞻。
該碑龜趺螭首,優質青石裁成,碑身下寬上窄呈梯形,通高516厘米,寬158-142厘米,側寬62-55厘米,重約13.5噸,龜跌高100厘米,長293厘米,,寬160百米,重約9噸。朝議郎行左拾遺充集賢殿修撰李眩奉敕撰,翰林待詔朝議大夫行司農丞張先振奉敕書。
任史君名漢權,四川人,以武略事累朝,以戰功登貴仁。初牧于丹州,有排亂折衝之績,,移治於趙州,有安邊鎮靜之功,所至皆留能名。他任濟州刺史后,「齊之以刑,導之以德」,屏盜息民,澄清四封,,於是,百姓擁戴,為其請命樹碑頌德。
周世宗大悅,詔令述文,以示嘉寵.屏盜碑為高浮雕螭首,首高116厘米,上雕8龍盤繞,龍首對稱下垂於左右兩側,瞠目張牙,舞牙拱珠,額間篆書「大周任史君屏盜之碑」3行9字。字徑14厘米,為軍事判官朝議郎試大理司直兼殿中侍御史張穆所篆。
碑陽刊文26行,行75字不等,共計1543字.其中正文22行計1408字.字徑約4厘米,行書體.碑文記載.後周皇朝新建濟州,治於巨野縣.時"山幽藪深,亡命攸萃,灌莽悉伏戎之地,萑蒲為聚盜之資",民風深梳,古來多盜,最為難治.一些"游惰之夫釋耒耜之用,鉤鋤弦木,竊發於晦螟之中".周世宗詔命政績卓越著的前趙州刺史任漢權移治濟州,懲盜之譽顯".介馬負先馳之勇,陰門提夜出之兵,狼心盡革,民患皆除".然後"緩之以約束,寬之以法令,養之以惠愛,勸之以禮讓",使民風好轉."里無惰農,鄉無狡童",農工商賈,康莊播頌.

3作者

撰文者李昉,字明遠,深州饒陽(今屬河北)人,五代後漢乾佑間進士。至後周,世宗賞愛其才,累官左拾遺、集賢殿修撰、屯田郎中、翰林學士等職。而後入宋,加中書舍人,知貢舉,受詔同修《太祖實錄》,后拜工部尚書、右僕射、中書侍郎平章事等職。有文集50卷,並主編《太平御覽》、《太平廣記》、《文苑英華》,是當時著名的文學家。
此碑文是他30歲時奉敕而撰寫的,其修辭法度謹嚴,層次分明,述論並茂,文字精鍊,使人拍手稱絕。

4藝術

此碑書法藝術極高,整體布局得當,明快流暢;筆法取二王神韻,虛立映照,動靜相交.結體婉麗流美而筋骨分明,形態變化多姿而氣勢連貫,富有極強的節奏感,給人以雋秀飄逸,飛動通靈的藝術感受.書者張光振,其傳略不見記載,但就其奉敕而書來看,應為當時著名書家,不知何故未被列為史籍.

5評價

屏盜碑向以"文好,書佳,刻精"著稱,氣宏勢凝.久享盛名,你老相傳為"三絕碑",即文絕,書絕,碑絕.始自五代,歷經宋元明清,至今已千餘載,而字划完好無損,彌足稱奇.它不僅為證史補史提供了可靠的實物資料,而且對於研究古地理環境和地貌變遷以及文學,書法藝術的發展具有極其重要的價值和意義.

6碑文

文段二
粵嗣位元年冬十月,詔以前趙州刺史任公檢校太保牧於濟。濟新造之郡也,麟州之名,其廢已久。歲月差遠,土風浸ㄤ。民忘其歸,或肆為梗。重以控地既大,苞荒用遐。山幽藪深,亡命攸萃。灌莽悉伏戎之地,萑蒲為聚盜之資。妖以人興,嘯召或成於風雨。法由貪弊,羈縻遂至於逋逃。良田有蟊,實害嘉穀。惟夫年號豐稔,時無札瘥。滯穗餘糧,棲偃於千畝。京倉坻庾,阜衍於九年。猶或脅游惰之夫,釋耒耜之用,鉤鋤弦木,竊弄於鄉閭之間,矧飢?之歲乎?至乃野無戰血,天藏殺機。鞏甲雕戈,戢鋒芒於武庫。庸租井賦,緩徵督於鄉胥。尚或誘輕生之民,聚無賴之族,巢梟穴狡竊發於海溟之中,矧兵革之際乎?民既病而疇思其治,醫雖良而葯或未工。蓋用有所長,才難求備。文吏束名教之檢,則必曰導之以德。盜用侮而益暴,法家持剛猛之折,則必曰齊之以刑,盜用駭而彌逸。自非文武兼資之用,英雄斷制之才,蒞是任而居是邦者,厥惟艱哉。公天授將才,生知理本。以戰則勝,元機出應變之先。以化則孚,心術同希微之表。抗一旅而戾止,撫萬室以瞻言。以為川壅污潢,利源派而當宜浚畝。田荒?蓘,樹嘉苗而必極芟夷。於是令以先庚,申之後甲。介馬負先馳之勇,陰門提夜出之兵。獵叢社以平妖,盡誅其類。狩平林而得?,悉伏其辜。狂童震驚,四野竦駭。狼心盡革,民患皆除。乃峻以堤防,念攵其[QVDC]阱。決獄盡疏其留滯,窮源用滌其瑕疵。分命鄉民,設其警候。伏乙夜以?慝,扼沖途而伺奸。盜跡之來,若罹量畢。申命降寇,招其叛徒。恩信著用,以結其心。攝伏羈留,以杜其變。盜意之改,若愈膏肓。非夫術以變通,奸由惠照。太阿所擊,弗刂洪鐘而不留。玉弩載張,應靈機而自發。其孰能如此耶?
文段四
道失其要,淫刑而暴,人心用違,良民為盜。令嚴而申,政肅而淳。人心用依,盜為良民。民即盜也,盜亦民也。善惡之化,實由乎人。猗歟使君,克善其治。始以嚴誅,去其姦宄。申以約束,靜其鄉里。里無惰農,鄉無狡童。曾未逾月,澄清四封。相彼林矣,豈無豺虎。暴心不生,與麟為伍。循彼陔兮,亦有荊棘。惡蔓既除,與蘭同色。使君之賢,如山如淵。濟民之頌,聲聞於天。刻石播美,垂千萬年。
下一篇[麒麟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