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本文記錄了展喜成功地說服了攻打魯國的齊國退兵的一次出色外交活動。

1 展喜犒師 -原文

【展喜犒師】
(僖公二十六年 《左傳》)
齊孝公伐我北鄙。公使展喜犒師,使受命於展禽。
齊侯未入竟,展喜從之,曰:「寡君聞君親舉玉趾,將辱於敝邑,使下臣犒執事。」齊侯曰:「魯人恐乎?」對曰:「小人恐矣,君子則否。」齊侯曰:「室如縣罄,野無青草,何恃而不恐?」對曰:「恃先王之命。昔周公、大公,股肱周室,夾輔成王。成王勞之,而賜之盟。曰:『世世子孫,無相害也。』載在盟府,太師職之。桓公是以糾合諸侯,而謀其不協,彌縫其闕,而匡救其災,昭舊職也。及君即位,諸侯之望曰:『其率桓之功。』我敝邑用不敢保聚,曰:『豈其嗣世九年,而棄命廢職,其若先君何?』君必不然。恃此以不恐。」
齊侯乃還。

2 展喜犒師 -註釋:


①齊孝公:齊桓公的兒子。我:中國,魯國。鄙:邊遠地方。
②公:指魯僖公。展喜:魯大夫,展禽的弟弟。犒:慰勞。
③受命:指向展禽領受犒勞齊軍的辭令。展禽:食邑於柳下,謚曰惠。故後來又叫柳下惠。

④竟:同「境」。

⑤玉趾:腳的客氣說法。敝邑:指魯國,自謙之詞。
執事:手下辦事人員,實指齊孝公。古人為了尊敬對方,不直接指說,而說他左右的人。
⑥縣:同「懸」。罄:同「磬」。中間空虛的樂器。青草:指菜蔬。
大公:即呂望,姜姓,通稱姜太公,齊國的始祖。大,同「太」。
⑧股:大腿。肱:胳膊由肘到肩的部分。股肱,意為得力的助手。這裡作動詞用,
⑨載:載言,指盟約。盟府:掌管檔案的官府。
舊職:從前的職守。即指齊始祖姜太公股肱周室的事業。率:遵循。

3 展喜犒師 -譯文

齊孝公進攻中國北部邊境(《左傳》是魯國史書,故稱魯為「我」),魯僖公派展喜去犒勞齊軍,而且讓他先到展禽那兒領悟指教。齊侯還沒有進入魯國國境,展喜就迎上了他們。他對齊孝公說:「我們的國君聽說您親自行動(玉趾:高貴的腳),即將屈尊駕臨中國,特意派我來犒勞您的左右(執事:辦事的人,指軍隊)。」齊孝公問:「魯國人害怕嗎?」展喜回答說:「小人們是害怕,而有識之士則不然。」齊孝公譏笑:「家中空空如也(縣:古通懸,懸罄是一種中空的樂器),田中赤地千里,能仗恃什麼而不害怕呢?」展喜娓娓道來:「依藉著先王的命令啊!從前我們兩國的始祖周公、姜子牙同為周王室的股肱重臣,一起輔佐周成王,成王獎賞他們並恩賜主持盟約,申明了兩家:『世世代代子孫,都不能相互侵害。』盟書就存放在貴國的檔案館,由太史掌管著。齊桓公以此為據,聯合各諸侯國,商議解決他們之間的糾紛,彌合其分歧(闕:空間),從而於災難之中挽救了他們,就是發揚傳統,履行盟約所申明的職責啊。您即位以後,諸侯都抱有期望:『他一定能承繼(率:遵循)桓公的事業!』因此我們不敢集結軍隊防衛,大家議論:『難道他即位剛九年,就違背先王的遺命,不再履行自己的固有職責?那怎樣向先君交待?齊孝肯定不會這樣做。』根據這種推斷,我們並不害怕。」
於是,齊孝公撤兵回去了。

4 展喜犒師 -本文讀解:

犒師,真是絕頂的諷刺,對於來犯的敵軍,要由被侵主國派出官員去慰勞,其實是先禮而後兵,也就告訴他們:「我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至於如何迎擊,你們儘管問他。」而題目的答案,展禽已經準備好了。

展喜辯詞的邏輯,先是承認齊孝公的估計:家徒四壁、田園荒蕪,這是魯國現階段不爭的事實。但是——這裡的潛台詞——國家不會沒有儲備,軍隊也不是沒有戰鬥力,我們並非只能束手被擒任人宰割,其實這才是有恃無恐所在。有恃無恐是現象,真正的依藉不言自明;而我要說的表面的、也是正大光明的依藉,也是請你齊孝公斟酌的,是我們兩國有盟約在!這個盟約非同小可,是周成王主持我們兩國的始祖周公、姜子牙所簽署的,條文的核心,是齊魯不能刀兵相向。盟約我們各有一份,你的太史保管在官衙。你的父親齊桓公是執行的典範,所以才成為諸侯霸主。諸侯們還指望你發揚光大呢!我們覺得你不至於背信棄義,所以有恃於此而能無恐。否則——仍然是潛台詞——一旦點燃了戰火,你將信譽盡失,我展喜是有備而來,國內在調兵遣將(或許、很可能已經是枕戈以待)可想而知,這結果還不知鹿死誰手,你那國內事情也不少,趁著還沒進入中國的國境,只當沒來,悄悄打道回府吧!這篇辯詞的基礎,是齊魯的歷史盟約,而成功的立足點,則是沒有說明、但在語氣中所隱含的自信:魯國的備戰和齊國須安定的內亂,罷兵休戰才雙贏。

展禽確實很高明,這建立在對形勢正確分析的基礎上。給齊孝公高帽戴,但是也沒有絲毫的軟弱,慷慨陳詞的底氣,源自已有的準備。絕非只是齊孝公的虛榮心。

5 展喜犒師 -本篇名句:



名句:室如縣罄,野無青草,何恃而不恐?後來成語「有恃無恐」即出於此。

6 展喜犒師 -本篇背景讀解

 

本文記錄了魯國一次出色的外交活動。魯僖公——即《史記》所載的魯釐公二十六年,齊孝公攻打魯國。當時是齊強魯弱,而且魯國又剛剛發生了飢荒,實在是無力抵抗。魯釐公派使臣展喜前往,並特意讓展喜行前向他的哥哥展禽問計。展禽面授機宜,使展喜圓滿地完成了任務。文中出場的主要人物是展喜和齊孝公,魯釐公只是在最開始時露過面,應是次要人物。另一位是展禽,他雖未出場,但是文中的主要內容,均出自他的策劃,應該是主要人物。這裡對他們作一簡介。

齊孝公,繼位前是齊桓公所立的太子。他並非是桓公的夫人所生,齊桓公的三位夫人均無子,而幾名侍妾倒是有十餘個兒子。其中的五個人,各在朝中發展了一定勢力。孝公名昭,是鄭姬之子,但齊桓公和管仲對他都很中意,特地將他託付給宋襄公,同時立為太子。管仲死齊桓公正在病中,五公子都求立,根本不管桓公死活,就是在桓公死後,他們也竟不發喪,只顧率領朋黨混戰相攻。爭奪兩個多月後無詭勝出,他繼位后才將齊桓公的屍體入棺。齊桓公稱霸諸侯幾十年,卻沒想到自己死不瞑目。無詭繼位還沒來得及命名年號,宋襄公就在三個月後,率領幾路諸侯大軍伐齊,並送太子昭返回齊國。無詭被齊人所殺,但是諸侯聯軍撤走後,四公子的黨徒集結,群起而攻太子昭,昭只好又逃到宋國,宋襄公再次派兵打敗了四公子,齊孝公才坐穩了國君的位子。

魯釐公,其父就是《曹劌論戰》中的魯庄公。魯庄公有三個弟弟,叫慶父、叔牙、季友。魯庄公原納孟女,生子斑,后娶齊女哀姜姐妹,妹妹叔姜生子名開、申。魯庄公病中擬立公子斑繼位,但叔牙不願輔助,季友殺叔牙立斑。慶父和哀姜私通,在季友、斑侍喪期間,發動了政變殺公子斑立開,這就是魯湣公。季友於是逃到陳國。次年慶父又殺了魯湣公,想自立為國君。季友輔助湣公的弟弟申,自陳奔魯號召軍民逐慶父。慶父、哀姜逃走,公子申繼位為魯釐公。後來慶父被迫自殺,哀姜被齊桓公所殺。短短几年魯國動亂不止,直至慶父死後才安定下來。這即成語所說的「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齊魯的這次對恃,並無直接的起因,也沒有重大的利益衝突,兩軍也未交戰。就是這次外交活動,在《史記》也不見記錄。掩卷細思,此次行動,不過是魯國災荒,齊孝公趁火打劫想顯示一下軍力而已。齊孝公的國內,也不是平安無事,那些公子哥們都在虎視眈眈。齊孝公權作練兵,也讓窺視君位的兄弟們見識見識:我可不是無詭。齊孝公的後院不穩定,這次行動也滅不了魯國,不過擺擺樣子壯壯軍威,他最不願見到的,是魯軍處於絕境的拚死抵抗。展禽正是對宏觀形勢的瞭若指掌,才能胸有成竹,請展喜只管給齊孝公戴高帽:「你繼承的是姜子牙的事業,你發揚的是齊桓公的傳統,魯國有災荒還要依藉您那!」罷兵休戰理所當然。

展喜的哥哥展禽,是文中沒有出面的關鍵人物,他在當時的魯國就赫赫有名,後來他的作為,在中國的民間,更是廣為傳誦的傳統道德的典範。

展禽,名獲字禽,據說他還又字「季」,號柳下惠,柳下是他的食邑,惠則是謚號。他做過魯國的大夫,因為對官場的不滿,隱遁成為了逸民。他受過多次打擊排擠,因為品行學問名揚天下,諸侯紛紛禮聘他做官,都被他謝絕了。《論語》對這一作為的評價頗高,它引用柳下惠自己的話:「我在魯國屢被黜免,就是因為堅持了做人的原則,如果一直堅持下去,到哪裡都是一樣的結果;如果放棄,在魯國也能得到高官厚祿。又何必離開故鄉呢?」柳下惠的「坐懷不亂」,見於《詩經》的旁證。故事說魯國一男子,在暴風雨夜有鄰家婦女叩門,因為她的房屋被摧毀,要求來避雨。男子不讓她進門,婦女責問:「柳下惠能用身體溫暖避寒的女子,你為什麼不能庇護我?」這是指展禽一次出門借宿,天氣嚴寒,又有一位女子投宿,她衣服單薄透濕,展禽怕她凍死,解衣將她抱在懷中溫暖,一直到天亮不越禮。後人的評論說:「柳下惠能坐懷不亂,魯男子自愧不如,不敢放女子進門。」 




 

上一篇[地表水資源]    下一篇 [李官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