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山中鹿之介立原久綱

山中幸盛(やまなかゆきもり 1545年9月20日-1578年8月20日)生於天文十四年(公元1545年)8月15日,月山(島根縣能義郡廣瀨町)麓的新宮谷。幼名甚次郎,其父是尼子氏的重臣—山中三河守滿幸。母親是立原源太兵衛久綱之姐。他也是著名尼子十勇士筆頭。

1百科名片

尼子十旗
松田誠保、三沢為清、三刀屋久扶、赤穴久清、牛尾幸清、米原綱寬、神西元通、熊野久忠、真木朝親、大西高由。
七難八苦
鹿之介幼年時,有一次與兄長一起被母親叫到床塌前。在那,他第一次看到家傳的鹿角肋立三日月盔。兄長指著這副有著巨大鹿角前立的甲胄對鹿之介炫耀道:「甚次郎(幸盛幼名),這是咱們家傳的寶胄,現在已經傳給我了,等我元服后披上它出陣斬敵首,就是象父親一樣真正勇猛的武士了。」鹿之介羨慕的看著鹿角盔,隨後低下頭說道:「我也要戴上它,我也要成為真正的武士。」母親此時接著說道:「你們兩個記住,永遠也不能忘記主君尼子家的大恩,你們的父親對你們寄予厚望,希望你們成人後討伐萬惡的敵人毛利氏,讓尼子家恢復以前的輝煌。」鹿之介兩言泛著淚光,出門對著山端的新月發下了那個著名的誓言「讓我受盡七難八苦!(七難:日月失度難、星宿失度難、災火難、雨水難、惡風難、亢陽難、惡賊難;八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陰盛)。
新月之誓

  新月之誓

新月之誓

柳香川《新月·鹿之介》:
無情的人兒,你雲端掩遮的笑是如斯的冷漠。
暗淡了容光的夜晚,獨自對著月兒起誓。
不曾悔過的虔誠,你聽得到嗎?

2生平簡介

鹿之介出生的時候,其父山中滿幸當時正隨同尼子晴久在備后國小早川領內作戰,不幸死於和來援的毛利軍的戰鬥中。由於父親早亡,他由母親獨自一人撫養成人。
九歲的時候,因為他長兄身體病弱,有次被別人侮辱,他居然拿起太刀就斬殺了那個侮辱他兄長的傢伙,尚在如此年幼之時,就體現出了血性。
十六歲時,山中鹿之介又因他的勇武成功打敗了情敵清松彌十郎,娶了龜井秀綱的千金龜井千明。
一度改姓龜井,但是由於他的兄長山中鐮次郎自幼體弱多病,就又由他回去繼承了山中家家督的位置,作了當時尼子家的接班人晴久之長子尼子義久的近侍。那年,他第一次出陣,攻略山名氏的支城伯耆尾高城,十六歲時,鹿介身披鹿角三日月前立兜,隨同尼子義久上陣,跟從屬於山名氏的伯耆國豪族行松政盛軍決戰,首戰即斬殺山名驍將菊地音八正茂,一戰成名。

3力挽狂瀾

天文二十四年(1555年)著名的嚴島合戰後,安藝國的毛利元就擊敗了謀叛大內義隆的陶晴賢,從他手中奪取了山陽道的大部分地區,並且在與九州豐后的大友氏和解以後,開始全力攻擊尼子氏。永祿六年(1563年)尼子氏的宿敵毛利氏北上討伐山陰。毛利的進軍勢如破竹,連續攻落尼子家的數座支城,逼近了通向月山富田城的咽喉要衝,也是尼子十旗中規模最大的一座——白鹿城。當時白鹿城僅有兵二千,缺乏兵糧,而面對的是毛利的一萬兵士。尼子義久決定增援白鹿城,派遣了以其弟尼子倫久為總大將的一萬兵士。把幸盛劃歸倫久麾下聽候調遣,幸盛倫久提出建議,要求由他們這些近習做為先鋒,沖入敵陣作攪亂攻擊,然後主力進行合圍,但是家老們以其年幼為名,否決了他的計劃。9月23日,在白鹿城附近兩軍合戰。由於毛利元就的二子——小早川隆景,吉川元春巧妙的作戰,尼子的援軍在戰場上崩潰。是役,鹿之介擔任了殿軍,因為他的勇猛,尼子敗軍安全的撤退,在毛利軍的追擊下避免了潰散。但是白鹿城最終還是沒有守住。
之後,鹿之介負責保衛從海上到富田城的補給線,在伯耆弓浜一帶和毛利軍的杉原盛重進行反覆拉鋸戰。永祿八年(1564年),毛利軍從管谷口、御子守口、塩谷口三處對尼子軍發動總攻擊,尼子軍依託堅固城池勇敢作戰,鹿之介在鹽谷口討取了敵將高野監物。
毛利軍逐漸對富田城形成包圍之勢,鹿之介口對的是益田藤包家臣名槍手品川大膳所部。品川大膳此人常常將「討取勇士山中鹿之介」掛在嘴上,為了這個,他還改名為惚木狼介勝盛,原因是鹿吃了惚木的嫩芽會脫落鹿茸,而狼則以鹿為食。在他看來終於有機會和鹿之介交手了,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是日,狼介於富田川岸看到一名身著赤絲威大鎧、頭戴鹿角三日月盔的武將在對岸疾馳。那武將正是山中鹿之介,他也知道了狼介的改名,決定以一騎打的方式來決一勝負。兩人都向富田川的川中島移動,狼介抬弓一箭,企圖狙擊鹿之介。鹿之助的從者十勇士之一秋上伊之介眼疾手快,立即射斷了狼介的弓弦,大喝 「使用飛行道具,如此卑怯」。於是兩人拔刀對戰,數合以後纏鬥在了一起,鹿之介控制住了狼介,但是無法割下他的首級,這時鹿之介突然以左手拔出腰刀刺入狼介的腹部,因為疼痛,狼介失去了抵抗能力。鹿之介取下了他的首級后在兩軍陣前大聲吼道「出雲之鹿討取了石見之狼!」 ,尼子軍士氣大振。「出雲之鹿」山中鹿之介的勇名從此響徹整個中國地方。
鹿之介

  鹿之介

可是,這只是一時的勝利,老謀深算的元就對難攻不落的富田城採用了兵糧戰術。永祿九年(1566年),完全處於毛利軍包圍之下的富田城的糧倉已經見底,尼子的首席家老宇山久兼又因為尼子義久中了離間計而被殺。富田城內人心惶惶,士氣低落,不斷有人逃跑。最後總共只剩下大約300人左右,尼子義久不得已,自縛開城投降了毛利元就,被押解到安藝軟禁。一度是中國地方最大大名的「十一州太守」(在尼子晴久時代是八州)尼子氏在出雲國滅亡了。
在和狼介作戰中受傷的鹿之介因為當時在杵築治療而躲過一劫,永祿十年他去了湯治的有馬溫泉避難,然後去了京都。有一種說法是他為了尼子的再興周遊武田、上杉、北條、朝倉所領各地,學習他國軍法,3年後又回到了京都。

4再興尼子

永祿十二年(1569年),毛利家平定了山陰以後,又和豐后的大友氏重燃戰火,在北九州陷入了膠著狀態,從而造成了山陰軍事的空白。鹿之介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便協同立原久綱為出雲入國作準備。他們尋訪到尼子新宮黨的遺孤——十六歲的孫四郎在京都東福寺出家,他還俗以後改名尼子勝久,作為尼子氏再興的旗頭。據說,勝久是個文武雙全,擁有仁愛之心的名將,作為當主也得到了家臣們的愛戴。
鹿之介等350名尼子遺臣得到在但馬活動的海賊——奈佐日本助的幫助,從隠岐島取道美保關登陸,宣布了尼子再興。很快就陸續有舊臣加入,再興軍膨脹到3000人,以真山城作為拠點,開始進攻月山富田城。雖然當時守衛富田城的只有天野隆重以下300人,但是他巧妙的配置部隊,運用有利的地勢,來阻擋也鹿之介的攻擊。眼看無法奪回富田城,鹿之介把兵勢指向了石見和伯耆。然而在這時,尼子再興軍的協力者隠岐豪族隠岐為清被毛利軍寢返,在美保關作亂。鹿之介決定討伐。尼子十勇士中的橫道兄弟在美保關之戰中立下了戰功,得到鹿之介和立原久綱的感狀。但是這次作戰牽制了再興軍,失去了擴張的良機。
毛利當然不能讓尼子坐大,次年正月,毛利輝元、吉川元春、小早川隆景以下13000人的大軍直指石見、出雲。尼子家的軍議會上,眾人都明白,如果毛利家的援軍進入了富田城,那麼出雲奪還,尼子再興的機會就徹底失去了,於是決定迎擊。鹿之介率領6800士兵在布部山——從石見路到富田城的必經之道布下陣勢。布部山易守難攻,尼子軍在各個登山隘口都布下了大量士兵防衛。感到難以正面攻擊的吉川元春於是向土民問出了上山的小道,親自率領別動隊從小道上山,對尼子的本陣突然襲擊,由於主要的力量都分佈在登山要道,尼子的本陣措手不及,大混亂。這時候山下的毛利軍本隊也發動了攻擊,在上下夾擊之下,尼子軍敗北。
布部山之戰後,主君尼子勝久的尼子再興軍的殘兵敗將逃往末次城。毛利軍乘勝追擊,大軍很快突入出雲和伯耆,尼子勝久又敗往真山城。當時鹿之介在伯耆的末石城籠城。攻入伯耆的是吉川元春的部隊,他知道鹿之介的勇猛,心生一計,揚言要攻擊在末石城側面的大山寺。鹿之介得到這個消息,準備和大山寺的部隊夾擊。當天夜間,吉川元春突然命令向大山寺行軍的部隊折返,迅速包圍了末石城,鹿之介促不急防,由於是準備夾擊的而沒有進行防禦措施。被吉川攻入城中,他本人也被俘獲。吉川元春原來準備把鹿之介斬首,但是在宍戸隆家的勸說之下,吉川元春念在是鹿之介位名將,給予饒恕。而改為把他幽閉在尾高城。
但是鹿之介從來沒有放棄過主家,無時不想逃跑,一直在尋找機會。有段時間他瘓上了赤痢,經常要去廁所,看守也對他放鬆了警惕。一天夜裡鹿之介看準了機會越牆而去,逃向了因幡。元春恐怕他和尼子軍再度合流,便強攻在真山籠城的勝久,落城之後,勝久逃去了隠岐島。
逃亡到因幡的鹿之介為了獲得再興的資金聚集了尼子殘黨4 0 0餘人從事海盜活動,在沿海掠奪。在他結束了海盜行為以後,又奪取了桐山城作為確保在山陰活動的據點。當時,因幡守護山名豐國的家臣武田高信在鳥取城叛亂,豐國想請求鹿之介的幫助。為了擴大勢力,鹿之介答應了他。很快攻下了武田方的甑山城,武田高信來包圍甑山城,結果反而被擊退,鹿之介順勢出擊,一氣功落鳥取城。因為這個功績,山名豐國勸說他加入,說尼子再興是不可能的事了。就在這個時候,在京都的立原久綱催促他上洛,於是鹿之介在元龜三十年(1572年)的冬天辭別了山名家又去了京都。
在京都他和立原準備投到當時在近畿勢力如日中天並準備向中國地方擴張的織田信長帳下。於是從隠岐島接來勝久,通過織田的山陰方面司令官明智光秀的引見拜見了信長,信長對他們也是讚譽有加,稱其為「好漢」,並且賜給鹿之介名馬「四十里鹿毛」。讓他們加入明智光秀的配屬。
元龜三年12月,鹿之介帶領3000名士兵再度回到因幡。當時,在鹿之介離去以後,山名豐國很害怕毛利的進攻,所以現在他看到尼子軍在織田的支持下又重整旗鼓,於是答應協力尼子家的復興。因幡國大半歸於尼子家傘護之下。但是,1575年2月,尼子軍離開鳥取城去攻擊若櫻鬼城之時,山名卻又被毛利方寢返,尼子軍再度陷於不利處境,估計是當時明智的勢力遠在丹后,而吉川和小早川已經逼近了因幡,山名不得不考慮自身的利益,在毛利的威脅和利誘之下被寢返。8月,兩川攻入因幡,攻破了尼子在因幡最後的據點私都城,1576年5月,鹿之助向但馬退卻,堅守了3年的因幡又再度失去。

5兵敗身亡

回到京都的鹿之介跟隨光秀在討伐謀叛的松永久秀的戰鬥中,活躍在大和國的戰場上。1577年9月,織田信長派遣羽柴秀吉開始攻略毛利,進入姬路城。進入了姬路的秀吉意識到處於因幡,美作,備中結合部的上月戰略位置重要,於是要求赤松氏的上月城主加入織田方,遭到拒絕後就迅速攻落了上月城。勝久,鹿之介屬下的800尼子軍入城守備。但是,當時毛利的同盟宇喜多直家的5000兵眾很快來攻,考慮到兵寡城薄,尼子軍被迫放棄上月城退回了姬路。
第二年3月,羽柴軍二萬一千大軍開始向播磨攻略,再度奪回上月城。又配備尼子舊軍守備。立原久綱認為上月城實在太小,難以守衛,請求勝久和鹿之介放棄,但是鹿之介認為為了尼子家的復興和報答秀吉,作為援護守衛上月是應該的。4月,為了奪取上月,控制織田勢力的進一步西進,毛利軍的六萬大軍向羽柴發動征伐。尼子軍陷入重重包圍,猶如風前的燭火。秀吉準備救援上月,然而三木城的別所長治在這時候突然發動叛亂。秀吉措手不及,向信長請求援助,但是信長命令他放棄上月城和尼子家,集中攻擊三木城。於是秀吉沒有多餘的兵力援助尼子,只能放棄。但是他派譴了一名使者通知鹿之介,他會派兵佯攻毛利,讓尼子軍乘機突圍而出。但是,籠城雙方的實力太過懸殊,三個月後,上月終於落城,鹿之介被俘。
鹿之介

  鹿之介

尼子失敗以後,毛利軍宣布城兵可以活命,但從勝久以下的骨幹全部被命令切腹,而鹿之介懷著要刺殺吉川元春的心思,沒有切腹。但是,毛利是絕對不會允許他這個夙敵活著的。他被押送往松山城毛利輝元本陣的途中,路過備中國甲部川,在他向水面眺望時,突然奉了毛利輝元命令的刺客河村新左衛門將他一刀砍入水中,然後兩人又在水裡格鬥。這時候,毛利家的另外兩名刺客——福間彥右衛門、三上淡路守也趕到了,身負重傷的鹿之介終於死在他們的刀下。七難八苦的生涯,在三十四歲結束。他的首級被龜井茲矩安葬在因幡國氣高郡的幸盛寺,法名幸盛寺殿潤淋浄了居士。
而鹿之介的長子山中新六幸元此時尚幼,原本他被過繼到了山中氏的一族——別所家重臣黒田幸隆家作為養子,但是由於別所長治的叛亂,三木城被羽柴軍攻擊落城,黒田幸隆戰死,他幸而被他的叔父——鹿之介的弟弟山中信直救出。在上月落城鹿介被刺殺後山中信直帶著他去了攝津國伊淡城下的鴻池村。在那裡鹿介的兒子新六幸元逐漸長大,並把自己的名字改作了鴻池新右衛門直元,放棄了武士身份,從事商業。他以釀清酒起家,逐漸把商業圈擴展到大坂、江戶。後來還從事海運、金融貸款。打下了現代日本著名鴻池財團的基礎。他們的始祖山中鹿之介的那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始終在鼓舞著後代開拓創新,不斷進取。

6青史留名

山中鹿之介的長男新六幸元,在父親死後,在伊丹鴻池村閑居,並被大叔父信直養育。信直死後幸元放棄武士身份,在鴻池村以釀酒為業,後來家業發展成功,成為巨富。明治時代時其子孫在金融界非常活耀,明治三十年時,並創立了鴻池銀行,明治四十四年被封為男爵,鴻池銀行在昭和八年與其它銀行合併,變成三和銀行。
由於山中幸盛忠心於尼子家,一直希望可以復興尼子氏,一般來說歷史上也有不錯的評價,也是日本戰國時代忠臣的其中一個典範,在1937年日本小學五年級的教科書有描寫他的事迹。雖然鹿之介的夢想沒能實現,但是他那專註自己全部感情忠於主家的精神被世人所敬佩。後來許多武將在成人儀式上採用對著月牙型的日月盔發誓的形勢表示對主家盡忠 。
尼子家系圖

  尼子家系圖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