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山本收1954年2月16日生,長崎縣諫早市人。1976年開始擔任巴里夫的助手,並於《每日小學生新聞》上發表處女作,之後並發表關於高中生戀愛故事的《看見幽浮的那一天》。1981年同一部作品的續篇連載於雜誌《漫畫ACTION》,漸受好評,並改拍為連續劇;1988年5月也開始在前述雜誌上連載《遙遠的甲子園》。

 

1 山本收 -基本資料

性別:男

生日:

聯繫地址:

E-Mail:

主頁:

2 山本收 -詳細介紹



1954年2月16日生,長崎縣諫早市人。1976年開始擔任巴里夫的助手,並於《每日小學生新聞》上發表處女作,之後並發表關於高中生戀愛故事的《看見幽浮的那一天》。1981年同一部作品的續篇連載於雜誌《漫畫ACTION》,漸受好評,並改拍為連續劇;1988年5月也開始在前述雜誌上連載《遙遠的甲子園》。

3 山本收 -代表作

代表作《橡實之家》於 1993 年開始連載,屢獲大獎並深受好評。

4 山本收 -作者的話

---=== 作者的話 ===---

「你的作品雖然很好,不過讀者寫來的信更棒。」友人這樣對我說,事實上我也是這麼覺得。這部作品打從連載開始就收到不少讀者的來信,數量之多令我淹沒在這一封封寄來的信的熱情里。這些信有的是有相同養育殘障兒經驗的讀者,還有本身是殘障同胞、或是家中有著身心障礙兒的母親、任職於福利機構的職員或是義工朋友、或是和推動關心殘障朋友活動的相關人士等,他們借著看過我的作品后所抒發的感想,非常熱情地與我分享他們的經驗談。

還有報紙、雜誌、電視等一些傳播媒體來我工作室訪問我,「為了描述這一部作品,在取材方面一定費了不少功夫吧。」或是「在您和手語社團的殘障朋友們接觸時,應該發生了不少讓您想表現在作品上一些感動的人事吧?」還有「您想借著這部作品提醒社會大眾重視這些殘障朋友的存在,是否有些什麼特別的理由或動機?」等等的問題。雖然會被詢問到這些問題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我並沒有如這些人的期待,響應這些高難度的問題。

第一,我是個根本不會做所謂「取材」這種工作的人。我想就算是為了畫漫畫,也不能在和殘障朋友或是其家屬見面時,就直言不諱的談些別人的私事或是別人根本不想談論的事情吧。如果說我能做的事,那大概就是一遍又一遍地用心讀著那些偉大母親所寫的手記吧。

第二,我雖然曾經參加手語社團有六年的時間,但是我覺得光是用漫畫也無法表現出那許許多多了不起的事迹。要知道每一件活動的推動都必須投下許多的時間、勞力和人際關係的配合,是件相當不簡單的事。

就拿琦玉縣「心靈之里,橡實之會」,包括了我所屬的手語社團和聽覺障礙協會的共同協力為了籌募兩億元的經費所舉辦的義賣和募款活動來說。光是舉辦一次的義賣活動就必須開好幾次會,分派工作、為了搜集義賣品而奔走,決定價錢和搬運工作等,好不容易活動才能正式開始。換個角度來描寫一下那種從募款箱前走過和站在一旁拿著募款箱的心情,這才是我最想表現在作品上的東西吧。也許是因為和這些殘障朋友相處的每一刻已經很自然地成為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所以才能忠實地呈現出這部作品也說不一定。也許會被別人笑為用最笨的方法來做事,但是這比所謂的取材,我更想要和「心靈之里,橡實之家」的各位一起做活動。

第三,我也無法預知結果會變成如何,但是我絕不是因為想提醒社會多重視殘障朋友的問題而畫這部作品。相反地,我在畫這部作品時,多希望自己能忘了圭子是個身心障礙者。我希望圭子打從出生開始,就是以定位在一個人的基本上而生活著。我覺得如果不以這個作前題那麼就無法觸及殘障朋友的問題了。當我著手描寫這部作品時,我曾經去拜訪過聾啞學校。雖然我在那裡見習了三天由幼兒園到高中部的上課情形,但是並沒有發生母親手記里所記載的事或是像我漫畫里所描述的那種情形。當然只有短短的三天而已也很難遇上吧。不管是從教室到體育館,在這裡的孩子們與老師和母親們的互動僅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A 君奔往校門的方向,老師在後頭慌忙地追趕著。B 君做體操做到一半就坐著不動。C 君脫掉拖鞋在體育館跑來跑去,然後老師要他把脫掉的鞋子放進鞋櫃。但是 C 君對老師的要求不太懂,老師只好很有耐心地,反覆地教導、解釋,讓他了解。不管是上課或是用餐時間,都是按照一定的步驟和程序,反覆地教導著他們。我在旁並沒有提出任何的訊問而他們也沒有向我作什麼特別的說明。只是讓我瞧見他們平常的樣子。

那位母親的手記里所記載的許多感人的小故事,是必須靠著由家庭、學校或是社區在平凡的生活中,一天一天地所構築出來的,我也深深地為這些「平凡的日子」所感動。確實地看到他們的成長,也捕捉到許許多多在成長過程中所無法替代的東西。為了延長這些可貴的經驗與時光,讓我們都能更確實地了解殘障朋友們所面臨的問題,因此共同工廠的設置是必要的。我想這並不單是他們的問題,同時也牽動著無數的家族吧。

這部作品名「橡實之家」確實是位於琦玉縣大宮市,一所專為重度多重身心殘障者所設的共同工廠。6 年前當我還在畫「遙遠的甲子園」這部作品時,我加入了琦玉縣厥市的手語社團。在參加社團的這段期間,我完成了一部作品。一本名叫「讓我們活著見到光明未來」的小冊子,是收錄一些創作這部作品的基礎資料,包括一些來自多重障礙兒家人和學校老師、關係人的手記等。於是我就根據這些資料設定了一個架空的田崎家,參考、總合一些小故事和資料等來編繪這部作品。

尤其是關於「橡實之家」的資料收集部份,是來自於會員和關係者所發配的新聞、報告、總會資料等,還有由「心靈之里、橡實之家創立會」以及「橡實之家」的指導員所借予的資料等。此外在我去聾啞學校見習的這段時間,也拜讀了熱心老師們所提供的一年份的學級聯絡簿,雖然只是記錄了一些日常生活中平凡不過的瑣事、但是卻充滿了人與人之間那份令人感動的溫情,由那些可敬的母親們所敘述的溫馨小故事裡,便是創作這部作品的泉源。還有如我之前所述,在我加入手語社團的期間,也實際參與了「心靈之里.橡實之家」的籌備活動,無論是在會議或是義賣會場上,也有很多機會實際與這些偉大的母親們交談接觸。雖然大家每天都忙得精疲力盡但還是拚命地打起精神。當然還要謝謝《BIG》編輯部能夠慨然允諾這個計畫,熊谷編輯長甚至撥空一天和我去聾啞學校見習。責任編輯的園田先生在我草擬作品大綱時,對我實施嚴格品管。

當然更要感謝讀者們熱烈的來信。當我深夜開完會坐上計程車時,看到了這些信更讓我感動莫名。已經超過了 2000 封讀者的來信與明信片,當我回神時,在我的身邊已經發生了許許多多美好的事,由衷地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希望不僅是多重身心障礙者,許許多多的殘障朋友們也能夠透過這部作品獲得更多實質的幫助。大家不分地域、彼此,共同為幫助他們而多盡一點心力。

上一篇[翁葆光]    下一篇 [南北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