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戰地

山本美香,1967年5月生於日本東京以北的山梨縣。日本獨立通訊社「日本新聞社」自由撰稿記者。2003年作為日本電視網(NTV)的特派記者,遠赴巴格達戰爭一線報道美國領導的侵略伊拉克的戰爭。2012年8月20日,在敘利亞的採訪途中被捲入槍戰而身亡,年僅45歲。

1基本資料

姓名:山本美香(Mika Yamamoto)
山本美香-視頻記者先鋒

  山本美香-視頻記者先鋒

生卒:1967.05-2012.08.20
職業:日本獨立通訊社「日本新聞社」自由撰稿記者
畢業院校:日本都留文科大學
履歷:1990年從都留文科大學文學部英語專業畢業后,進入CS廣播局工作。曾任朝日新聞中心記者、主任、影像記者。
1996年任獨立通訊社「日本新聞社」記者。
2001年9.11恐怖事件發生后,深入阿富汗採訪報道。是首位在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採訪的日本女性記者。
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時,作為唯一的日本女性記者,冒著空襲的危險在巴格達採訪。
2009年報道了阿富汗總統選舉及藥品和醫療問題。
2012年8月20日在敘利亞阿勒頗採訪途中被政府軍士兵殺害。

2入行經歷

山本美香1967年(日本昭和42年)5月生於日本東京以北的山梨縣。受新聞記者父親的影響,山本美香從小對媒體就很感興趣,身邊總是堆滿了大量報紙和書籍。另外她還對教育感興趣,學生時代對大學教育系統有著模糊的嚮往,在教職課程中的教育實習讓她非常喜歡。因為興趣廣泛,山本在大學期間對畢業后的路該如何選擇一直很煩惱。看到想擠進媒體工作的人有千軍萬馬,山本一度不自信,更以「地方大學出身」為借口想放棄。在狗急跳牆地參加完教師招聘考試后,聽說CS廣播電台在招聘,想到既然做媒體是自己的夢想,不如好好挑戰一下,最後竟然通過,被電視台接收了。她後來回想起來,覺得不放棄挑戰是對的,不管最後能不能成功,為自己的理想而拼搏就是無悔的。
山本美香和記者老爸在都留的家中

  山本美香和記者老爸在都留的家中

在電視台的工作很辛苦,尤其新人特別忙,加班時間甚至達到200小時,幾乎把公司當住處了。工作這麼辛苦,但一想到是自己喜歡的工作,每天都有新的發現,還能不斷學到新東西,山本仍很開心。她後來都不敢想象當時是怎麼過來的。在挑戰自我極限的工作中,山本學會了相機的使用和採訪技巧,養成了負責任的工作態度。雖然現在是自由撰稿人,能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主題,但在公司工作的經歷仍令她受益匪淺,她覺得在公司工作讓她積累了很多經驗。她告訴年輕人,想實現遠大目標就要付諸行動,從腳踏實地做好眼前每一件事開始,態度很重要。

3戰地女記

虎口脫險
山本美香在阿富汗的報道曾為她贏得「總統獎章」。2002年,她作為新聞記者獲得第26屆野口獎。2003年她作為日本電視網(NTV)的特派記者,遠赴巴格達戰爭一線報道美國領導的侵略伊拉克的戰爭,連續幾日直播空襲情況。她所做的伊拉克報告獲得由日本報紙出版商和編輯協會頒發的國際戰地報道最高獎「沃恩-上田紀念國際記者獎特別獎」(被稱為日本的「普利策」獎),這對她的工作是極大的肯定,尤其是她對於在爆炸中受到精神創傷的伊拉克平民的報道。
山本美香在伊拉克目睹薩達姆政權倒台

  山本美香在伊拉克目睹薩達姆政權倒台

同年,山本美香就任日本電視台新聞節目「今日時事」的戰地播報員。2003年4月8日,美軍坦克突襲巴格達的巴勒斯坦飯店,造成2名來自路透社和西班牙電視台的記者遇難,而山本美香在那次驚險的被襲中僥倖逃脫。據說當時坦克的炮擊幾乎將整座飯店剝皮去殼,而隔壁房間里的她為了報道的工作而毅然留守,其膽色令所有男性工作人員甘拜下風。翌日,巴格達被攻陷,山本美香在廣場上和民眾一起見證了薩達姆銅像被美軍裝甲車拉倒,標誌薩達姆政權倒台的場景。
從那時起她成為日本電視台的紅人。時事新聞共同社描述她為「先鋒攝影記者」。她在科索沃、車臣、印尼、波黑、烏干達等諸多爭端地區都陸續留下過自己的足跡。2011年11月,山本美香被選為日本新政府的獨立顧問,研究如何減免不必要的支出。據說她還就外交政策向外交部高級官員提出尖銳問題,例如「設立大使館是基於什麼樣的戰略?」 
採訪遇槍擊
2012年8月20日,敘利亞第二大城市阿勒頗東部地區,敘利亞政府軍和反政府武裝發生衝突。時駐敘利亞採訪的山本美香不幸捲入了本次戰鬥衝突,被政府軍流彈擊中,受致命傷。一名醫生隨即對她實施搶救,但山本美香因傷勢過重身亡。她的遺體隨即被運至土耳其,由日本駐土耳其大使館接收。這是敘利亞自去年3月發生動蕩以來第4名遇難的外國記者。此次另有3名記者失蹤,分別是來自黎巴嫩的一名女性記者、一名土耳其記者和美國媒體雇傭的一名阿拉伯男性記者。
山本美香這次是和日本電視台簽訂合約前赴敘利亞內戰地區採訪的。與她同行的同事兼丈夫,56歲的日本新聞記者佐藤和孝證實了她被殺害。他們是在當地時間16日從土耳其跨越國境進入敘利亞的,20日來到阿勒頗,事發時約下午3點30分,他們正與反政府軍一起前往採訪地。「當時我們看見一群穿著迷彩服的軍人朝我們靠近,大約有十幾人。然後他們開始掃射,離我們只有二三十米,甚至更近了。」佐藤和孝說,「為首的那傢伙戴著頭盔,很像是敘利亞政府軍的人。看到他們要射擊了,我猛衝向左側躲閃。山本在我的右後方兩三米處,我正想叫她快跑,就在這時,那些人扣動扳機,槍聲震天。我們一行人立刻四散而逃,我躲進一座公寓的頂樓。但不久我們發現山本不見了,之後我被告知趕到醫院去,在那兒我看見了她的屍體。」持續了一個小時的衝突平靜下來后,佐藤和孝坐車抵達醫院。醫院官方告訴佐藤,山本美香送來時就已經被害了,「她失血過多,已經昏迷。」
敬業甘冒險
山本美香走遍全球戰亂地帶

  山本美香走遍全球戰亂地帶

這名女記者的父親,77歲的退休新聞工作者山本孝治在得知山本美香遇難的報道后,難以承受。「我簡直不敢相信,直到親眼看到電視新聞。那裡(敘利亞)很不安全,我要去把她帶回家。她盡了自己的全力……無愧於工作,」面對朝日新聞社的採訪,山本孝治難掩悲痛,哽咽地說,「她一直都跟我談論處於極端環境中的悲慘人們,還有人的生命和世界和平。她總能站在弱者的立場上,反對霸權。她總是考慮那些在炮火中的婦女和兒童,她要把真實情況公諸於世,聲稱這是她的任務。這點她做得比我好,她不僅僅是戰爭報道員,還是一名關心民眾的出色記者和好女兒。」
據山本孝治介紹,因獲悉大量難民正從敘利亞往土耳其逃亡,山本美香便決定到兩國的邊境地帶去採訪。但山本孝治沒想到,女兒會進入戰鬥最為激烈的阿勒頗,這是阿薩德政權在北部的要塞。山本孝治不久前剛給她發去一封電子郵件,標題是「祈求你平安」,「每次她外出採訪,我都為她的安全祈禱,這是作為家長能做的。」山本孝治說。僅僅幾天前,山本美香還告訴父親她在土耳其邊陲小城基利斯,「這是一個非常安靜祥和的土耳其村落,沒有可怕的戰爭。」她向父親發信息說道。這成了她和父親最後一次聯繫。
事後據一名叫阿卜杜勒的司機說,山本美香應該是被支持政府的軍隊所殺。他講述了他所知道的情況。在山本遇害前,阿卜杜勒駕車將佐藤和孝及山本美香還有兩名來自美國所支援的阿爾法赫德電視台的記者由土耳其送到敘利亞境內。記者們請他將他們送到阿勒頗。到了阿勒頗,兩派持不同政見的人正在爆發衝突,包括民兵團體和政府軍。政府軍攻擊了阿勒頗的蘇萊曼-哈拉比區,山本美香和她的記者同事幫忙搶救傷員,改變了計劃。叛軍負責人警告他們說,該區域還沒有完全被叛軍控制,政府軍在此處的活動還是很頻繁的。一行記者於是決定以徒步採訪為主。
事發時,記者們剛離開車子出去採訪,阿卜杜勒獨自一人在車裡等待。大約1小時左右,他聽到槍聲和迫擊炮的響聲。之後一位親政府軍的部隊負責人跑過來告訴他,山本美香死了。據阿卜杜勒說,當時山本美香正在距離沙比哈(敘民兵組織)50米的地方拍攝,這名軍人稱她被他們的人射中了手臂和脖子,可能是開火射擊的人將沒穿制服的她當作一般市民錯殺。而當時跟山本同行的阿爾法赫德的記者正被民兵們所拘留,他們也不知道情況到底如何。
得知山本美香遇難的消息后,她的姐姐品川留美、妹妹山本香栄及山本香栄的兒子一行3人於22日從東京成田機場乘坐國際航線,傍晚抵達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爾。他們在出入境大廳辦完手續后,在日本領事館官員的陪同下前往機場附近的酒店。「她在去敘利亞之前就已經告訴我了,」品川留美說起妹妹山本美香,淚流滿面,「在我妹妹到那兒后,我才聽說那兒正在激烈交火,戰事不斷。我擔心她的安危,但她說她正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她遇難兩天了,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山本香栄則說:「我很佩服我的姐姐,她的信念很執著。我真想早點握住她的手。」
當地時間8月23日夜裡,在伊斯坦布爾的一座清真寺,山本美香的家人見到了靈柩中的她的遺體。品川留美、山本香栄把臉貼近她,「美香」、「美香姐」地輕輕呼喚著。她們還伸手捋她的頭髮,觸摸她的皮膚,說道:「你的嘴唇還是那麼軟,眼皮也是。」「美香姐的臉還是那麼乾淨、美麗,希望她沒有因槍擊而痛苦。」15分鐘內她們都是一邊撫摸山本美香的臉頰一邊用平靜的聲音說著,但還是抑制不住哽咽。山本香栄最後表示(姐姐的死)太可惜。佐藤打算和她的家人一同護送她的遺體回國,他說:「我倆當初一起來,現在也要一起回,一如既往不分開。」
佐藤和山本家人抵達日本

  佐藤和山本家人抵達日本

從伊斯坦布爾啟程,經過一夜飛行,25日上午,他們乘坐的土耳其航班抵達日本東京成田機場。運載山本美香靈柩的傳送車從停機坪的瀝青路面慢慢駛過,一群機場工作人員低頭默哀。在成田機場召開的小型記者會上,佐藤激動地說:「回家的路程真漫長,她(山本美香)在敘利亞被槍殺,然後越過邊境,現在回到日本,我想她盡了全力終於回來了。我只想說,她真是辛苦了。美香,你辛苦了。」
25日傍晚,山本美香的靈柩在東京警視廳荻窪署的協助下,被運到她位於東京杉並區的家中。她的父親山本孝治也從山梨縣趕到東京,為了「最後見女兒一面。」山本美香的事迹傳播開去,所有人都對她的「回家」表示歡迎和欣慰。
東京警視廳將依照刑法典中關於境外日本人遭受嚴重犯罪的條目,對山本美香的遇害展開調查,對她的遺體進行屍檢。據NHK報道,東京警方表示,他們將仔細檢查視頻影像記錄,確認誰是兇手,是蓄意謀殺還是誤殺。他們還會聯繫敘利亞警方,請求他們在調查中予以協助。東京警方在兩年前就曾有過類似的調查,當時正值泰國軍隊對「紅衫軍」反政府團體的血腥鎮壓期間,一名日本攝影記者在曼谷被槍擊。當時沒人對該事件負責,也沒找到嫌疑犯。「我一定要弄清她(山本)是怎麼死的。」佐藤說,「她如此纖弱,卻對正義那麼執著。她是正直而熱血的。」
26日,東京警視廳在經過6個小時的屍檢后,警方一位女發言人透露,山本美香身中9彈,其中一處頸部脊髓的傷令其致命。27日,進行完司法解剖的山本美香遺體被車子運到她父母位於都留市的家中,寧靜的家裡住著她的父親山本孝治、母親和子與幾位家人。她的許多朋友和媒體同行去為其守夜。她的葬禮於28日在都留市殯儀館舉行,有超過200人出席。父親山本孝治表示:「我回頭看看女兒走過的路,從2周前她離開,到現在默默地回來,真是很艱難。還記得當初美香開始活躍在電視新聞和報紙上的時候,我的妻子感到很驚訝。在戰爭現場的經歷讓美香成長了。雖然半路倒下,但她在記者的崗位上仍然幹得漂亮。」佐藤和孝說:「她在任何時候都有強烈的正義感,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她倒下那一瞬間對她的牽挂,始終在我心中。今後我還會繼續戰地採訪,我會感到她一直激勵著我,做到最好。」
精神傳眾人
在日本,認識山本美香的人獲悉她遇難的噩耗后,無不痛心惋惜。她曾在大學里作過演講,很多教師學生是她的聽眾;她以嬌小身軀在戰地工作的頑強精神,也影響了年輕一代。
都留一中教師岩澤宏行在初高中時曾跟山本美香是同年級同學,他說:「我簡直不敢相信,她背負這麼大的危險在工作,但這就是她的使命。」她強大的行動力讓他很受啟發。他說:「我一度問她,你這麼小的人兒,哪來這麼大的能量?」山本笑著說:「我其實比我外表看起來強大多了。」這句話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一生的使命就是這樣,我想沒人能阻止,她有她想傳達給世界的東西。」岩澤宏行說。
甲府市昭和高校校長阿部邦彥,曾在山本美香就讀於縣立桂高中時給她上過課,他顫抖著聲音說:「她從高中就很受老師們認可,她是內心極強的孩子。」據他回憶,山本美香受新聞記者父親的影響,讀書時成績拔尖,掌握的辭彙量豐富,寫作水平一流。記得在三年級時的學校藝術節,山本美香成了焦點,出演了戲劇,是關於地面自衛隊在富士山北麓演習的段子。「從那時起就覺得她是個富有社會正義感的人,她把這點保留至今。」阿部邦彥說。
山本美香的事迹激勵很多人

  山本美香的事迹激勵很多人

作為一名活躍在戰地一線的記者,山本美香常跟後輩講述她在戰場的所見所聞。2008年她任早稻田大學政治學研究科的兼職講師,當地報紙記者前岡愛曾出席她的講座,對山本印象很深,她說:「沒想到這麼嬌小的女性竟然親自跋涉過那麼多戰亂地區。」事實上再大的危險都阻止不了作為記者的山本將戰地的慘狀傳遞給世人,她曾說:「我總是告訴自己,在戰場上我不可以死。」
戰地報道往往能催生英雄的記者形象,其中不乏自我炒作者。但山本美香不是,她是默默無聞地付出膽識。她告訴朋友,她有一項使命,希望成為連接日本和世界的紐帶。「她想要展示被捲入戰爭的無辜婦孺,」山本美香的朋友,《朝日新聞》記者北鄉美由紀說,「她擔心戰爭早晚會波及日本,因為世界都聯繫在一起。她還很關心日本的后一代,覺得應該讓後生們知道,日本社會的平靜祥和是建立在二戰中對世界人民的傷害上的。」山本的父親山本孝治也認同這一點,認為她女兒不僅是戰地記者,而且「她還是一名為人類而生的人權記者」。「美香是絕無僅有的前線記者,」北鄉美由紀說,「她拿著微薄的酬勞,視褒獎如浮雲,甘冒生命危險,只想把戰爭的真相發回日本,呈現在年輕一代面前。」
同事記得山本美香是一位無所不能的新聞老手。「她安靜沉穩,時刻為工作細心準備著。」《亞洲新聞》負責爭端區報道的自由記者玉本英子說。她和山本美香是在科索沃、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場上因工作關係成為朋友。7月,玉本英子正在敘利亞-伊拉克邊界報道的時候,接到山本美香的電話,詢問她在敘利亞怎樣搞到防彈衣。「我當時就應該勸止她,告訴她那兒是很危險的」,玉本英子懊悔地說,「那樣她就不會上那兒去了。……真是糟透了。」
她跟美香都屬於為數不多的跟日本大型出版機構或知名電視網簽約的常駐戰爭地帶的自由記者,而這些機構的全職員工是不會到戰區去的,因為太危險了。「我每年同他們簽署的協議中,這些機構聲明一旦我被綁架或被殺,他們概不負責,」玉本英子說,「協議中指出把屍體運回日本的成本太高。」2004年有兩名日本記者在伊拉克被殺,自那時起,日本的大型傳媒機構都不再讓自己員工到戰爭險地去。
她跟山本美香都能抵抗誘惑,不會靠大肆宣揚自己的工作經歷來謀利,寧願保持謙遜去親近採訪對象。玉本英子說,比起美國CNN及西方各路記者,「我倆都很弱小,看起來不強悍,但我們內在很強。美香看起來就像在辦公室上班的白領麗人,沒人會猜到她是戰地記者。」
「美香在記者界是備受尊崇的,因為她報導真相。她的有生之年本該有更多的人知曉她,可悲的是當她死了才成為國家人物。我真的很懷念她。」北鄉美由紀說。
石丸次郎
祈禱美香的靈魂一路走好。
你離去太早,而且那麼可惜,作為朋友,跟你同時代的記者,仍然想念你。
你為了採訪,奔赴爭端地區,那裡充滿了人類社會裡最複雜的矛盾和最尖銳的糾紛。雖知困難和危險伴隨,你還是毅然前往,只為了必須在那裡生活的民眾,還為了在那裡能一睹最困難的生活狀況是什麼樣的。
今天,在敘利亞這個世界最危險的地帶,那裡生活的民眾,包括小孩,老人,農民到底在期盼什麼樣的生活狀況?這些也必須有人去觀察,然後向世人揭示。
20年來屢赴現場採訪報道讓你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這成為你必須做的工作,你也喜歡做下去。確實你要做的還有很多。太遺憾了,你在半路就倒下。太令人遺憾。
安息吧,美香。
坂本卓
聽到你的消息,我仍然不敢相信。
你曾在布滿戰火傷痕的科索沃街角喝著咖啡,而真實的戰鬥就在你身邊。
你曾在巴格達的飯店用餐,而那兒隨時會被炮火掀頂。
當我搭乘聯合國班機抵達喀布爾,你請我幫你搬動新聞錄影帶。
從腦海中整理出片片零碎記憶,在思緒中不斷迴旋。
把一切都說出來,戰爭就會因而停止嗎?
把一切都說出來,所有事情就會因而改變嗎?
經歷了深入戰場採訪過的我們中的任何人,一想到此,都會覺得自己太渺小無力。
我設想過當我把戰地的慘況和當地人們的真實生活公諸於世,所有人站在一旁聆聽。
而山本,她對這工作的激情更是10倍之於我。我感到慚愧,我本應做得更多。
想想真是失望,悲傷,憤怒。
幾次訪問過阿勒頗,那裡很壯觀,安靜,在歷史上還是個繁華之都。
在城郊有一片綠色的橄欖園。
這樣一個地方,如此富有,美麗,今天也一樣。即使是生活在那兒的民眾,也不願相信它現在正陷入這樣一個局勢。
戰爭,停止吧!讓阿勒頗回復原有的寧靜。
而美香,請安息吧。

野中章弘

美香,我很遺憾,你走得太突然,也不向我們道一聲別。
記得初夏,我在大學里,你和我握手說再見,並揮手道別。你明亮的笑容一如既往,讓我歷歷在目。
這是一個矢志不渝,永遠前行的美香。
美香跟我們講述她所見過的社會極其荒謬的一面,她對此感到憤慨,但時而又傷心嘆息,流下眼淚。
在中央線的荻窪車站附近的家庭飯店,不愛喝酒的我們徹夜談論,時而吃著蛋糕和三明治,直到破曉。
戰爭、自由、女性權利、荒謬的社會現實、新出版的書刊……我和美香談論這樣一些話題,連彼此的聲線,我都記得很清楚。
美香在她的崗位上灑下光輝,她從沒一句怨言,一生都在盡全力盡到一名新聞工作者的職責。
她留下了一份怎樣的好工作啊。幹得好,美香……
我真高興,我遇到了美香。
謝謝……謝謝你,美香。

4母校反應

位於都留市的山梨縣立桂高中是山本美香的母校。她在敘利亞遇害后,桂高中在校網上登出了有關她的消息。高中時候的她曾坦言受到內心困擾,在朋友幫助下訓練了心智,變得堅強,直到走出外面的世界。這在前往網站訪問的學生中引起共鳴。
這幾天桂高中網站的訪問量劇增,對她在母校情況的詢問接連不斷。教學主管向山豐隆從一堆資料中找出2005年學校40周年紀念校刊中,山本美香的一篇投稿《上學的困惑,很多高中生的同感》,該文從8月23日起被刊登在網上。
這篇文章的作者也是高中時代的「困惑者」,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文中說自己「蜷縮在黑暗之中」。然而,好在一位朋友救了她,自那以後高中3年反而奠定了她「心靈的基石」。
「向外邁出步子」、「找到新的自我」是作者在文中對學生的建議,「想想有很多孩子身處戰亂區,即使想上學都沒法上。」
看到此,學生會的成員,2年級的小池悠希寫下感想:「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煩惱會放大;而跟朋友分享煩惱,則能發現新的自己。」
學校廣播部的部長,2年級的佐藤亞美說:「這教給我們平時日常生活中應該保持什麼樣的心態,這很重要。如果是煩惱,那就正視自己,繼續前進。」
山本美香在母校山梨桂高中的演講

  山本美香在母校山梨桂高中的演講

廣播部收錄了山本美香在2007年2月來校演講時的視頻。山本在演說結束時說:「有煩惱的時候,請下決心把煩惱放下。沒有人為我們鋪好未來,未來必須靠自己去開拓。」
廣播部打算製作山本美香的紀錄片,包含視頻採訪都留市相關人員。擔任顧問的教員島袋鮎上說:「學生們說,他們做關於山本事迹的報道,能看一看前輩偉大的足跡。」
山本美香的父親孝治在寄來的稿件中說:「她(美香)說過的話深深留在我的心裡。她作為年輕一代,把精力用來關注災區和戰區,希望活生生的無辜人們能在更為人道的環境中成長。」
以下是山本美香貢獻給母校的閃光話語:
「高中的時候,我是在掙扎中度過。到底接下來要做什麼?是升學接受更高等的教育,還是出去找一份工作?當時我正對未來感到不安,蜷縮在黑暗中。是一個朋友救了我。
「在困擾縈繞的高中三年,我很珍惜這份友情。我現在的內心正是在那時奠定的。高中時我學會審視自己,訓練內心。正是這份不可代替的友情讓我成長。
「要是我當時退縮了,我就無法前進,我會迷失方向。好在我邁出了正確的第一步。我遇到新的自己。
「在世界的紛爭地帶,很多孩子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機會。學校被摧毀,他們被迫接過槍支,被硬拖入戰爭。過著如此危險的生活,他們夢想有一天能回到學校。像這樣想去學校上學,卻去不了的孩子,世界上還有很多。」
上一篇[郭玉]    下一篇 [成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