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山水牛,是天牛的一種,學名叫桑天牛.桑蠹蟲【來源】為天牛科昆蟲星天牛、桑天牛或其他近緣昆蟲的幼蟲。

   

1 山水牛 -山水牛

山水牛並不是「牛」,而是一種昆蟲!
   山水牛,像「天牛」,但又不是天牛(天牛身上有白色斑點),
他們外表只是相似而已——

2 山水牛 -特點

山水牛有六條小腿,有一對長長的觸角,一節一節的,長著一對大牙,咬著人可是了不得——疼啊!!它渾身顏色是黑色的,是那種發亮的黑色,因為它的兩個翅膀(外翅)不像蜻蜓那樣水平的,而是那種有一點弧度的翅膀,它的翅膀也是兩對,外面一對是堅硬的翅膀,外翅裡面還有一對「柔軟的翅膀」,至於有兩對翅膀是為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_^ 它的頸部有很堅硬的革質保護,估計屬於甲殼類昆蟲,據說是「昆蟲綱鞘翅目天牛科:土天牛(學名)」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它一共有幾天壽命(很短),它們的前身(幼蟲)是一種土名叫做「黃蟲」的蟲子,幼蟲在地下靠吃草根為生,歷經三年蛻變為成蟲,在每年夏至前後下雷雨時候出土(據說也有立秋後才出土的),在半天中急急忙忙尋偶交配,接著死去。不過它們不是什麼害處很大的蟲子,因為它只是啃「野草根」——農村可不缺野草!  ^_^
    也不知哪一輩老祖宗發現這東西可以吃,尤其是炒熟之後香得很,於是每年山水牛出土的時候,人們都到野外到山上拾它。所以每年這個時候,村民們就會趕早去到田野里尋找,隨身帶一個鋁壺,撿一個就順手放進壺裡,大人孩子,一小群,一小伙的,有說有笑的「踏上征程」!^_^ 帶回家之後,放在鍋里一炒,香極了,令人口水四濺。
   由於一年一年的這樣開發,搜尋,如今能生山水牛的荒山與田埂越來越少,這玩意兒便一年比一年稀罕了。並且它又是屬於美味佳肴山珍海鮮,所以有許多的飯店山水牛會在每年這個時候去農村收購,當然這也加劇了這個趨勢——山水牛一年比一年少!
還有啊,山水牛的幼蟲比起山水牛味道更美,一些農民就去荒山裡刨,這也就大大的破壞了草地,不可避免的加劇了水土流失,可是不管怎麼說人們比起生存環境還是更加青睞美味,或者說農民為了賣點錢,不惜出賣自己的生存環境,著令人覺得非常悲哀!!
山水牛總是在雨後太陽出來之前拱出地面,滿天飛著找配偶。捉了山水牛,可以賣到二十裡外的桃花嶺鎮飯店裡去。

    我們小時候就是經常去撿山水牛!
    為什麼?那可真是美味啊!
剛下過雨,第二天一早,我們就出門了。這時雨還在下著。雨點子稀稀落落,打在葦笠上沙沙作響。灰灰的雲彩掠著樹梢緩緩地動,東山則在雨霧裡朦朦朧朧像一頭埋頭拱食的肥豬。我們把臂彎上的鋁壺挎牢,把身上的蓑衣裹緊,急匆匆去了東山。東山坡上早有了一些與她做同一件事情的人。但我們並不注意他們,她注意的是地上有無山水牛。到東山腳下發現了一個,小東西正在草叢裡碌碌爬著。我們把它撿起來扔進鋁壺,鋁壺中隨即響起了小東西欲行逃遁但又徒勞的沙沙聲。
  我們走上山坡,又拾到幾個。但她發現這兒太少,顯然被人搜索過了,便決定轉到山的東坡。那兒離村遠,去的人肯定少。翻過幾道山樑,我們走上一面零零落落長著紅頭松的山坡,那兒果然沒有人而山水牛特別多。身前腳下,不時便出現一個,它們一個個都成了我們的瓮中之物。小生靈中還有一些傑出的,此刻正在低空中做飛行表演。我們便像喚牛犢一樣「哎兒啦、哎兒啦」地叫著,讓那小東西飛近她,這時她便將蓑衣的一角扯成個鷹翅,猛地一撲,便將它撲落在地,讓它到鋁壺裡與同類相聚。
鋁壺的底兒漸漸被山水牛蓋滿了,我們的腰也有些發酸。這時,雨點兒又落得緊了幾分。他去一棵大橡樹下站定,打算避一避雨,歇息歇息。
當然山水牛很好玩,我們把剪掉大門牙的山水牛放在手上爬,順便也把它那對翅鞘下的薄翼剪去,這樣它就只好乖乖地成了我們的俘虜,既飛不了又反抗不了,雖然心裡會有不甘,但也不會有別的辦法,我們也知道這樣對它有點勝之不武,但從某些方面考慮,比如安全,也就心安理得了。

    更多的時候,我們會在它的頸部用根線繫上,只要你不是故意把線勒在它的頸甲和頭部或者翅膀的交界處,無論你系得有多緊,線是勒不死它的,它的頸甲好厚好堅硬,兩邊還有兩個尖突,尖利異常,你要是不小心,是會被它扎出血珠來的。山水牛走起路來會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這可不是從它的嘴裡發出的,而是從它頸部發出的,你注意觀察就能看到,它走起路來頭是一點一點的。



上一篇[捺正]    下一篇 [沉舟破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