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山玉成,(1908-1977),柬埔寨人,出生於今越南南部俗稱下高棉地區的茶榮縣,柬埔寨政治家,柬埔寨民族主義者。

  山玉成一九○八年出生於下柬埔寨的一個富裕家庭。父親是高棉族人,母親是有一個中國壯族血統的越南女子。他在法國完成了中學和大學的教育。一九三三年,返回印度支那,在金邊一所法國人主辦的「佛學研究所」工作。期間,他結識了許多有民族主義傾向的知識分子,如沈華和巴春。一九三八年,他們創辦了柬埔寨歷史上第一份柬文報紙《吳哥窟》;一九四一年日本軍事力量進入印度支那,《吳哥窟》的反法情緒也大膽冒頭了。

  一九四二年七月,巴春、文昌莫、楊世祖等人在金邊發動了一場有二千名僧侶、學生、教師參加的要求獨立的反法示威。警察在法國高級專員住宅外驅散群眾,後來進行了大逮捕,遊行領袖都被捕入獄,山玉成在日本軍事當局的保護下,前往泰國佔領的馬德望,又從那裡轉往日本。

  楊世祖是潮州華人的後裔,上輩在柬埔寨經銷僧人的袈裟,他自己是一個有很高文化教養的知識分子,也是一個身體力行的民主主義者,山玉成畢生的友人。

  據《西哈努克回憶錄》的一家之言,山玉成在日本以緬甸人身份,每月領取一百日元的薪水,他在「大東亞學校」學習兩年後,獲得陸軍上尉軍銜。一九四五年五月,西哈努克宣布獨立后,山玉成乘日本軍用飛機回到柬埔寨。西哈努克說,他的父母都是山玉成的朋友,是在他們的勸說下,山玉成才被任命為王國政府的外交部長。

  山玉成的好景只有幾個月,他組織了一支五百人的武裝團體,它的成員大都成為後來柬埔寨軍隊的骨幹。八月間,他帶領這個團體舉行政變,把西哈努克趕出內閣。然而,在他自任首相的第二天,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緊接著,胡志明在越南發動了全國性的起義,那就是越南的「八月革命」,山玉成迅速承認越南的革命政權,表示也要抵抗法軍的入侵,他親自到越南境內與胡志明的下屬談判合作,然而他又提出了歸還下柬埔寨的要求;他又派人去泰國周旋,卻準備放棄收回西部領土的要求,兩造都顯得不識時務,因此都未能遂意。

  英國的印度軍隊又率先來印度支那,執行受降日軍的工作。最初,英國人打算像在緬甸同昂山合作那樣,同山玉成合作。但聽說山玉成準備抵抗,又使他們打消了這個主意。一九四五年十月初法軍遠東派遣軍司令勒克萊爾將軍來到金邊,就把山玉成抓起來,直到一九四七年初,山玉成才被法國當局判處了二十年監禁,後來轉移到法國監視居住。

  山玉成很有志氣,四十多歲了,還在法國獲得了法律博士的學位。西哈努克說山玉成不斷寫信給他,要求回柬埔寨。一九五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山玉成乘飛機回到金邊,受到執政的民主黨人組織的熱烈歡迎。他乘坐敞蓬汽車從波成東機場前往金邊市區,道路兩側結集了近十萬名歡迎群眾,他們手持的小旗上寫著「山玉成,我們的希望」,「山玉成,民族英雄」。這個從未有過的歡迎場面,使年輕而自負的國王深受刺激。如果西哈努克有氣量與山玉成合作,柬埔寨民族未必會有後來的劫難。

  山玉成沒有加入金邊的民主黨政府,而是去了暹粒和接近泰國的西部地區活動,與追隨他的文昌莫、楊世祖等人組織了自己的抗法武裝,它就是「自由高棉」的前身。事實上,統稱「伊薩拉」(Issarak) 的右翼反法武裝團體,早在四十年代末就一哄而起,它們大都是些胡作非為的烏合之眾,頭目有塔春、蒲柴、諾羅敦·曾達拉西、西索瓦·育他旺等人。

  美國一貫推行民選政府的政治理念,因此山玉成與美國一拍即合,很快就開始了親美的立場。據說山玉成與美國駐金邊大使館隨員有經常的接觸。儘管山玉成被西哈努克描繪成「自由高棉匪幫」「美帝國主義的走狗」,但越南共產黨始終與他保持良好的關係。朗諾—施里瑪達政變后,他擔任過的「高棉共和國」總理,但又不能與這些人合作,而出走西貢,一九七五年越共佔領西貢以後,山玉成繼續留在那裡,直到一九七七年逝世。
上一篇[杜斯木]    下一篇 [瓊邑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