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詩詞唐宋

山花子,唐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此調在五代時為雜言《浣溪沙》之別名,即就《浣溪沙》的上下段中,各增添三個字的結句,故又名《攤破浣溪沙》或《添字浣溪沙》。亦有徑稱《浣溪沙》者,見敦煌曲子詞。又因南唐李景詞「細雨夢回」兩句頗著名,故又稱《南唐浣溪沙》。雙調四十八字,平韻。敦煌曲子詞中的一首則押仄韻。

1詞牌

詞譜:
◎●○○●●○。⊙○⊙●●○○。
⊙●⊙○◎⊙●,●○○。
◎●◎○○●●,◎○⊙●●○○。
⊙●◎○○●●,●○○。

2代表作品

李璟作品
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
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
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
【賞析】
開頭兩句說:「菡萏香銷翠葉殘,西風愁起綠波間。」「菡萏」是荷花的別名。「翠葉」,指荷葉。這兩句寫荷花落盡,香氣消散,荷葉凋零,深秋的西風從綠波中起來,使人發愁。兩句中已含有無窮悲秋之感。接下來寫人物觸景傷情:「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韶光」即美好的時光,「韶光」的憔悴,既是美好的時節景物的凋殘,也是美好的人生年華的消逝。與韶光一同憔悴的人,自然不忍去看這滿眼蕭瑟的景象。
下半闋交代「愁」的原因並具體描寫思婦念遠之情。「細雨夢回雞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寫在睡夢中夢到遠赴邊關去尋找所思念的人。雞塞,泛指邊塞戍遠之地。思婦醒來時,正值細雨迷濛、寒意襲人,夢中雞塞似近在咫尺,而醒后回味卻遠在天涯。惟有獨自在小樓里吹笙,以排遣愁悶。然而風雨樓高,吹笙非但不能減輕相思愁悶,反而更添懷念之情,她依然淚流不禁。「多少淚珠何限恨」,「何限」,即無限。詞人寫到怨恨的無窮無盡,卻不再作情語,而是以「倚闌干」三字做結,含蓄不盡。一個有無窮幽怨含淚倚欄的主人公形象躍然紙上。秋雨綿綿、夢境緲遠、玉笙嗚咽,構成悲涼凄清的意境,使全詞惆悵傷感的氣氛愈發濃烈。
這首極富感染力的詞作,歷來為評家所推重。近代學者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最推崇「菡萏」一聯,認為「大有眾芳蕪穢、美人遲暮之感」。之所以如此評價,是讀出了這首詞中的寄託之意。作者李璟是南唐的第二代國君,史稱「南唐中主」。他是著名詞人「南唐後主」李煜的父親。作者在思婦的對景傷情,感嘆青春易逝中,滲透了自己不堪遲暮的感傷心情;而詞句意境的眾芳蕪穢、美人遲暮,又象徵著南唐的沒落,寄託了作者的家國之痛,也極易引起後世讀者的感觸。

納蘭容若作品

1.林下荒苔道韞家,生憐玉骨委塵沙。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
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綿吹欲碎,繞天涯。
【賞析】
這是一首沒有寫明是悼亡的悼亡詞 。
道韞指的是謝道韞。容若在《飲水詞》提及戀人屢有"謝娘""道韞""柳絮""林下風"等語。
「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容若完美而洗鍊地將兩個關於女人最美最誘惑的說法結合起來,帶出一種凄艷如落花流水的意境,其間暗用楊妃典,有生有色,於凄切中顯現出一種華麗的悲哀。這闋《山花子》堪稱容若詞的代表作之一,將典故與情語交織運用自如。情思綿邈,冷峭絕倫,淺顯中有深意,帶出無限惆悵蕭瑟。
所悼亡的這位女子一定是有著跟謝道韞一樣的才氣與風度,一定是一位很美的女子。「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一幅凄冷的畫面怵然眼前,勿需要太多的言語,愁到深處黯然神傷,能說得出的愁便不算愁,愁是心裡的語言,讓人心碎,讓人斷腸。獨自一人,不期而至的風更添愁,對著風,更落寞,落寞的心情遇上烏鴉,會茫然吧。數烏鴉,是愁到深處的神傷吧,是不自覺的羨慕吧。我這樣想。不禁想到李白的「舉杯邀明月,對飲成三人」,當然,這句詩沒有李白詩的豪氣,但卻更顯凄涼。
這首詩的名句是「半世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也是為最多人所知的。據說「黛玉葬花」也跟這句詩有關,因為曹雪芹的祖父曹寅與容若同為康熙的侍衛,並且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曹寅熟知容若的詩句也不奇怪,由此推論,曹雪芹熟知容若的詩句也就不奇怪了,而容若的詩句里也屢次出現「葬花」,如「葬花天氣」,以及現在的「一宵冷雨葬名花」,所以「黛玉葬花」源自容若的詩也並不是完全沒有根據的。 當然,這是眾多「紅學家」的事了。但撇開這個不說,這句詩本身就是一句絕妙的佳句,意境清冷,讓人倍感心碎,所謂天妒紅顏,也許就是這樣吧。浮萍逐水流,半點不由人,飄零的凄冷哀愁。只消一夜的冷雨便將名花埋葬,花就這樣消失了,帶著美麗與芬芳,讓人不禁生出對雨的恨意。雨的力量為何如此強大?但又不禁思索,這裡的「雨」指的又是什麼呢?如果悼亡的是容若心儀的那位後來入宮的女子,那麼這裡的「雨」指的就應該是「皇權」吧,「幽幽深宮夢,人生幾度秋」,這樣好的一個女子竟然被鎖在這樣的深牆內,容若心裡一定很苦吧,深愛著卻不能相見,而且是永遠都不可能相見。容若此刻心裡一定很苦也很怨吧?有人說,這句詩也包含了容若對自己際遇的哀嘆之感,那麼這裡的雨也就還指「當時朝廷錯綜複雜的形式」吧,但我不是很同意,我更願意相信這句詩是容若對已逝愛人的思戀憐惜之情與對「皇權」的憎怨之情。讀到這句,一種哀傷之意就會湧上心頭。冷雨葬花,讓人心痛,讓人憤怒,讓人哀傷,猶如高山流水難覓知音時的斷弦,一種凄美的心碎油然而生。
2.風絮飄殘已化萍,蓮泥剛倩藕絲縈,珍重別拈香一瓣,記前生。
情到濃時情轉薄,而今真箇悔多情,又到斷腸回首處,淚偷零。
3.欲語心情夢已闌,鏡中依約見春山。方悔從前真草草,等閑看。
環佩只應歸月下,鈿釵何意寄人間。多少滴殘紅蠟淚,幾時干?
上一篇[桃源憶故人]    下一篇 [賀聖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