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島崎藤村,日本詩人、小說家。原名春樹,別號古藤庵,又號藤生。1872年3月25日生於長野縣築摩郡一古典學者家庭,卒於1943年8月22日。1887年進明治學院。接受基督教洗禮,為《女學雜誌》翻譯介紹英國詩歌。結識北村透谷等人後,共同創辦《文學界》,投身於浪漫主義文學運動,開始創作新詩。

1 島崎藤村 -人物簡介

1896年前往仙台任教,創作詩集《嫩菜集》獲得了新體詩人的名聲。其後相繼發表 《一葉舟》(1898)、《夏草》(1898)和《落梅集》(1901)等詩集。1904年彙編成《藤村詩集》 。這些詩謳歌勞動和愛情,要求個性解放,也反映自由民權運動失敗以後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徘徊、憂鬱的心情。他的詩 以洗鍊的雅語和流暢的詩體歌詠青春的悲歡,為日本近代詩開拓了道路,對日本現代詩歌有很大影響。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隨後,他的興趣轉向散文,並於1906年出版了第一部長篇小說《破戒》。小說塑造了一個熱心教育事業的青年教師瀨川丑松的形象。丑松是新平民,為避免社會的歧視,隱瞞自己的出身。後接受了平等思想的影響,公開了身份,以致不能繼續任教。作品揭露野蠻的封建身份制度和各種惡勢力,博得廣泛讚揚。 藤村的自然主義代表作家地位由此確立。
長篇小說《春》(1908)敘述了《文學界》創辦時的情況和他們的文學觀,反映明治20年代新興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抱負和苦悶,人物原型都是《文學界》雜誌同人,因而有重要的文學史料價值。
「大逆事件」 后完成的長篇小說《家》 (1910~1911),寫明治時期兩大家族20多年的興衰史和在封建家族制度束縛下人們的苦惱,也描寫了遺傳、性慾對人的影響,被看作自然主義的代表作。 回憶《文學界》時代的《春》和描寫世家沒落史的《家》,開闢了自傳體長篇小說的新領域。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1913~1916年間,為擺脫戀愛苦惱而流亡法國,歸來后決心以小說形式進行懺悔並求得新生,其結果是《新生》的發表。藤村最後一部傑作是1929~1935年間發表的宏大歷史小說《黎明之前》。該書以主人公青山半藏為中心,表現明治維新前後人們的苦惱,飽含著作者的理想、憧憬、痛恨和懷疑。
藤村筆下的人物,大多有現實生活中的原型。創作手法由浪漫主義轉為現實主義,但受到當時流行的自然主義的影響,又具有自然主義特點。 島崎藤村是一位既勇於剖析自己,又敢於揭露社會的作家。他在日本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2 島崎藤村 -生平

生於築摩縣馬籠村(現長野縣木曾郡山口村),父親正樹,母親縫,是四男三女中的幺兒,父親是馬籠地區的仕紳兼地方官。六歲時,由父親教導親筆書寫的「勸學篇」、「千字文」,在幼年期結束時開始學習「孝經」、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論語」。九歲時父親將其三兄弟送至東京求學,開始寄宿生涯。14歲從木村熊二習得英語,同年其父正樹在故鄉的禁閉室發狂而死等家庭因素,影響藤村後來孤獨、沉潛的憂鬱性格。1891年正值於明治學院畢業。當時故鄉長兄經營事業失敗,家道中落,於明治女子學校任教職。后因與學生佐藤輔子苦戀,傷心之餘辭教職前往關西流浪九個月。1893年結識北村透谷參加「文學界」的創刊,陸續有詩作發表。1894年,透谷自縊,編集《透谷集》 。1896年赴仙台東北學院任教。隔年,處女詩集《若菜集》出版廣受好評。1899年與出生函館的秦冬小姐結婚。1906年自費出版經7年時間完成的第一部長篇《破戒》,受漱石等人激賞,成為最受矚目的自然主義文學掌旗手,成功之餘三個女兒卻陸續夭折。1910年妻因難產去世,由侄女駒子協助扶育多年,后則因與侄女不倫事件,前去法國,其間亦發表多部作品,三年後歸國任早稻田大學、慶應大學講師,教法國文學。陸續發表了自然主義文學頂點《家》、告白文學最高峰《新生》 ,及歷史小說翹楚《黎明前夕》等作品。1943年8月22日,因腦溢血逝去,葬於大磯地福寺,遺發與手骨分葬馬籠永昌寺,享年72歲。

3 島崎藤村 -作品欣賞

相思
    
髪を洗へば紫の
小草のまへに色みえて
足をあぐれば花鳥の
われに隨ふ風情あり

目にながむれば彩雲の
まきてはひらく絵卷物
手にとる酒は美酒の
若き愁をたたふめり

耳をたつれば歌神の
きたりて玉の簫を吹き
口をひらけばうたびとの
一ふしわれはこひうたふ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ああかくまでにあやしくも
熱きこころのわれなれど
われをし君のこひしたふ
その涙にはおよばじな
《若葉集》
相思
島崎藤村
打理頭髮梳洗時
兀自浮花容
婉若紫草晰可見
嬌艷現芳叢
移步抬腿行走間
隨我共輕盈
猶如錦雀繞身旁
風情千萬種

舉目放眼試遠望
又疑雙頰紅
好似彩雲一幅畫
翻飛滿蒼穹
手把金樽盛美酒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作品
清香還復聞
年輕情懷堪比擬
愁思溢心胸

側耳聽來鶯燕語
悠揚暗相送
彷彿歌神吹玉簫
對我訴腸衷
啟齒便覺詩情在
琅琅向喉嚨
依稀詩聖吟歌闕
詩行一重重

嗚呼相思難思議
戀心火樣紅
舉手投足唯有君
都在不由中
縱然熱血這般燙
不及君意濃
思我淚珠漱漱落
幾曾有止終

在我心靈深處

在我心靈深處,
藏著一個難言的秘密。
如今我成了活的供品,
除了你又有誰知。

假如我是一隻鳥,
就在你居室的窗前飛來飛去。
從早到晚不停翅,
把心底的情歌唱給你。

假如我是一隻梭,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就聽任你白嫩的手指,
把我春日的長相思,
隨著柔絲織進布里。

假如我是一片草,
就長在野外為你鋪地。
只要能親吻你的步履,
我甘願讓你踩成泥。

嘆息溢我被褥,
憂思浸我枕席。
不待晨鳥驚醒夢魂,
已是淚打床濕。

縱有千言萬語,
怎能表我心跡?
只有一顆火熱的心,
將一曲琴聲寄給你。

——譯自《落梅集》

羅興典譯

初戀

當初相遇蘋果林,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你才挽起少女的髮型。
前鬢插著如花的彩梳,
映襯著你的娟娟玉容。

你脈脈地伸出白凈的手,
捧起蘋果向我相贈。
淡紅秋實溢清香啊!
正如你我的一片初衷。

我因痴情猶入夢境,
一聲嘆息把你的青絲拂動。
此時似飲合歡杯啊!
杯中斟滿了你的戀情。

蘋果林中樹蔭下,
何時有了彎彎的小徑?
心中「寶塔」誰踏基?
耳邊猶響著你的細語聲聲……

《暖雨》
進入二月,下起暖雨了。這是一個霾陰的日子。空中低浮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紀念館
著灰色的雲。打下午起,就下了雨,使人驟然感到一股復甦的暖意。這樣的雨,不接連下上幾場,是難以治癒我們對春天無比饑渴的強烈感情的。天上煙雨空濛,我看到行人們打著傘,濕漉漉的馬兒從眼前走過。連房檐上那單調的滴水聲,聽起來也令人心情高興。我的一直蜷縮著的身子開始舒展了,我感到說不出的快慰。走到庭院里一看,雨點灑在污穢的積雪上,簌簌有聲。再來到屋外一望,殘雪都被雨水溶化了,露出了暗灰色的土地。田野漸漸從冬眠中蘇醒過來,呈現出一副布滿砂石和泥土的面容。蔫黃的竹林,乾枯的柿樹、李樹,以及那些在我視野之內的所有林木,無論是乾和枝,全被雨水濡濕了。像剛剛睜開眼睛一般,誰都想用這溫暖的春雨洗凈自己黝黑而臟污的儉孔。流水潺潺,鳥雀聒噪,這聲音聽起來多麼舒心!雨下著,這是一場連桑園的樹根都能滋潤到的透雨哩!冰消雪解,道路泥濘。在冬天悄悄逝去的日子裡,最叫人高興的是那慢慢綻放幼芽的柳枝。穿過樹梢,我遙望著黃昏時南國灰色的天空。入夜,我獨自靜聽著暖雨浙浙瀝瀝的聲響。我感到,春天確乎來臨了。

4 島崎藤村 -懷念故人

中華社東京二十二日電雲,島崎藤村氏於本日午前零時三十分在大磯逝世,享年七十二歲。突然看見,也還不怎麼驚駭,卻是很迫切的覺到一種寂寞之感。月明文庫里的一小冊《雪天的紙窗》正放在手邊,拿起來翻看,心想能寫這樣文章的人於今已沒有了,很是可惜又彷彿感覺自己這邊陣地少了一個人,這寂寞便又漸近於心怯了。  我們最初聽見藤村先生的名字,還是在東京留學的時代,這大約是明治四十年丁未,長篇小說《春》開始在東京朝日新聞上登載,其時作者年紀還只是三十六歲,想起來也正是三十六年前的事了。但是與藤村先生相見,卻一直在後。第一次是民國二十三年甲戌秋間,利用暑假,同內人到東京去住了兩個月,徐耀辰先生也在那裡,承東大的中國文學會發起,在山水樓飯莊招待我們,其時來客中間有一位是藤村先生。這是八月四日的事,徐先生因為翻譯《新生》,曾屢次通信,便去拜訪一次,後來藤村先生差人來約小飲,邀我同去,於二十日晚在麻布區

島崎藤村島崎藤村
六本木的大和田,這是第二次的見面。那天在坐的,除徐先生和我外,還有和仕哲郎、有島生馬二氏,連主人共計五人戶藤村先生帶來一本岩波文庫中的陶倉覺三著《茶之書》送給我,題曰,贈周作人君,島崎生。還客氣說,是一本舊的,很對不住,其實我倒是比新的更覺得喜歡,飯後,主人要了幾把摺扇,叫大家揮毫做個紀念,詳細記不得了,只就我所分得的一把來說,中間有島氏用水墨寫了一片西瓜,署款十月生,即是「有」字的字謎。   署款藤字。案此系西行法師所作,見《山家集》中,標題曰題不知,大意雲,夏天的夜,有如苦竹,竹細節密,不久之間,隨即天明。在《短夜的時節》文中也引有此歌,大約是作者所很喜歡的一首,只是不可譯,現在只好這樣且搪塞一下。徐先生寫了兩句唐詩云:「何時一尊酒,重與細論文。」和遷氏與我只簡單的署名,各寫兩個字而已。第三次見面又在七年之後,即民國三十年四月,我往日本京都出席東亞文化協議會文學部會的時候。開會後我於十四日由京都到東京,住在帝國旅館,十七日中午應日本筆會之招,至星岡茶察。晤見好些舊相識的文人,其中最年長者便是藤村先生。這回又承以大著《夜明前》二冊見贈,卷售題字曰,呈周作人君,昭和十六年四月,於東京曲叮,島崎生。附有信箋一,紙云:  「此拙著稍經執持,已略舊,唯系留置家中之初版木,因不復顧及失禮,持以奉贈,如承收納作為紀念,幸甚。四月十六日。」藤村文庫定本《夜明前》,我早已有了一部,但是重版後印,今得到作者持贈的初版本,回來以後便把原來的一部送給了別人了。總計我見到藤村先生,最初是在甲戌,那時他六十三歲,最後是辛已,那時七十歲了,因此我所有的印象彷彿是一個老哲人, 《夜明前》第一冊在昭和十年乙亥出版,上邊的照相覺得最與我的印象相合。藤村先生是東亞文學界的大前輩,文章與智慧遠出我們之上,見面時只是致敬,並未多談,但我們直感得這是和我們同在一條線上的,所以平時很感到親近,因此對於逝世的消息也就會覺得有一種近於恐慌之感了。藤村先生在文學上的績業,自有日本文學史家會加以論定,我不能說什麼,這裡只是略述自己的印象以及感嘆之意而已。藤村先生的詩與小說以前也曾讀過好些,但是近年愛看雜文,所記得的還是以感想集為多,在這裡我也最覺得能看出老哲人的面影,是很愉快的事。 《雪天的紙窗》中還有幾篇隨筆,反覆的讀了很是喜歡,再去查原書,在昭和五年庚午出版的《在市井間》一冊里找到了幾篇,如《小諸的回憶》 , 《短夜的時節》 , 《養生》 ,兒回想起要翻譯,卻終於不曾下筆,因為覺得這事情太難,生怕譯不好反把原文弄壞了。創作中富有思想的分子,而這又有空間的與時間的博大性的,這是我所尊重的作品,藤村先生的感想隨筆,就是小篇也多有此特質。而今已沒有這樣的人了,在這裡正可謂之東亞的一損失,沒有方法可以彌補的。                           中華民國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三日。

5 島崎藤村 -參考資料

1.http://www.kantsuu.com/zuopin/20040801163100.shtml
2.http://www.xiaoshuo.com/readbook/0013419_7084_1.html
 

上一篇[電源電壓]    下一篇 [德田秋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