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豐臣氏

島左近(?~1600年10月21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武將。關於他的出身眾說,前半生謎的人物。別名清輿和勝猛。《根岸文書》中殘存下來有島左近親筆簽名曰"清興",左近是他自署的花押,所以他正式的稱呼一般為「島左近清興」,或者簡稱為「左近」。

1人物介紹

通稱
▲ 「左近」:各種史料中的稱謂
▲ 「左近允」:《古今武家盛衰記》中的稱謂
筒井重臣為義出奔
島左近雖然名滿天下,但是前半生卻平淡無奇,默默無聞。1570年,島左近入侍筒井家擔任家老一職,與家中的另一位猛將松倉重信被後世稱為筒井左右近。
筒井家是大和一地的名門望族,在筒井順慶父親順昭時代,幾乎完成了對大和的統一。而筒井順昭死後,繼位的筒井順慶卻不敵松永久秀,特別是在久秀向織田信長表示臣服后,在信長的強大壓力下,順慶曾兩度被趕出了筒井家一直以來的居城筒井城。迫不得已,筒井順慶只得同樣臣服織田信長。臣服信長后,筒井順慶被劃分到明智光秀的軍團,由於兩人都精通和歌、連歌、茶道、花道等,興趣愛好相同因此很快成為莫逆之交,順慶之子定次還娶了明智光秀的女兒,並在在光秀的支持下筒井順慶成為了新任大和守護。松永久秀背叛信長,被織田信忠、羽柴秀吉、筒井順慶大軍圍攻,懷抱名茶器「平蜘蛛」自爆身亡后,1581年筒井順慶將原是吐田氏的領地一千石賜予島左近。據《多聞院日記》記載同年筒井順慶應光秀邀請參加伊賀合戰,島左近作戰勇猛,並且在戰鬥中負傷。這次戰鬥也是有記載的,島左近最後一次代表筒井家參加戰鬥。
1582年本能寺之變天下大亂,明智光秀理所當然成為織田家臣的討伐對象,羽柴大軍佔據有利形勢時,筒井順慶不顧舊友明智光秀的多次請求,按兵不動隔岸觀望,最終導致明智光秀戰敗身亡。筒井順慶的不義之舉,讓島左近極為失望。雖然心懷不滿,但島左近仍然盡忠盡義,直到1584年筒井順慶去世。在順慶的葬禮上,左近作為家中筆頭家臣擔當了幡持的角色。或許是筒井順慶的繼承人筒井定次更差勁,早已不滿的島左近終於在四年後離開了自己侍奉多年的筒井家,之後侍奉了羽柴秀吉、豐臣秀保等人,但這些主君並非明主,最後左近成為浪人隱居在近江。
關原合戰霧隨風散
關原合戰決戰前日(1600年9月14日),為鼓舞西軍將士低落的士氣,島左近請命出戰,得三成應諾,率部五百出陣。在杭瀨川一線設下埋伏后,徑直來到東軍陣前,假意收割麥子,藉機挑撥中村一榮部。面對西軍的挑釁,中村一榮麾下家老野一色賴母忍無可忍下,帶騎兵隊出擊。結果中了島左近的誘敵之計,被引至杭瀨川草叢處。西軍伏兵突然出現,截斷中村部後路,島左近掉轉馬頭前後夾擊。激戰中, 野一色賴母被左近部下擊斃。而與中村部同行的有馬豐氏見情況不對,帶兵增援,兩軍混戰不分勝負。而此時設本陣於岡山的德川家康目睹了全過程,也不得不嘆服左近之謀略:「對手的行動可謂十分漂亮。」下令有馬、中村兩部撤退。島左近也收兵回陣。此戰東軍損失將領野一色賴母及其部下三十餘人,西軍士氣高昂。而「杭瀨川之戰」卻是西軍在關原大戰中唯一的一次勝利,由此戰足以看出島左近在軍事上的才能。
翌日關原合戰爆發,本來西軍形勢大好,但因小早川秀秋突然背叛陷入絕境。石田三成軍本陣從一開戰就成為東軍猛攻的靶子,島左近率領五百士兵以死捍衛三成本陣。面前儘管是黑田長政的兩千人馬,敵我比例為1:4,形勢對島左近相當不利。但早已下定決心以死報主的島左近毫不畏懼,擺出背水一戰的陣勢,連同蒲生鄉舍部對黑田長政和田中吉政發起猛攻。雖然黑田部四倍於左近部,但卻硬是被逼退兩百步,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合戰後田中吉政評價左近「見之如見死兵」,黑田家的武將甚至在戰後一想起左近便渾身動彈不得,連黑田家的名將后藤右兵衛、母里太兵衛也不得不稱島左近為真正的豪傑。
而黑田長政並不甘心這樣失敗,命令鐵炮部隊向島左近部猛烈射擊,島左近被黑田軍銃頭狙擊,身負重傷退出戰鬥,從此下落不明。而關於島左近在關原戰場上的傳說還都是黑田家士兵傳出來的。最有意思的是竟然沒有黑田家士兵能清楚形容出島左近的軍裝,最後還是召集石田家的舊臣,才得出島左近頭戴衝天帽、身著淺黃色木棉披風的結論。正因為黑田軍在戰鬥中只感受到了島左近的恐怖,而完全沒有精力去注意他的服飾,直到合戰結束多年以後,黑田家的武士一聽到島左近的名字,便是全身發毛心驚肉跳。歷史公認島左近在受到鐵炮突襲後退軍,是否生還則是千古之謎……

2人物經歷

出物於對馬或是近畿地方。較可信的說法是平安時代以後的豪族島氏每代擁有的清興和勝猛。是筒井順慶的家老,在當時與松倉重信稱為左近和右近。順慶死後,同筒井定次繼承家位,但是因為意見與定次不合,最後出走,期間也成為了羽柴秀次和羽柴秀保的家臣。於1583年,受到石田三成的邀請。以兩萬石去拉攏他,當時三成領地只有四萬石高,是擁有五成的破格待遇,目的是擔當三成的軍事顧問。後來增封至六萬,比例是相當高的人物。
太閣5中的島左近

  太閣5中的島左近

出仕石田三成
石田三成二十四歲時,被封為水口城四萬石的城主。
在司馬遼太郎的小說里有著這樣的描寫:
遊戲中的形象

  遊戲中的形象

三成成為大名以後,秀吉召他到殿中問,「佐吉,你現在是大名了,應該召收自己的家臣。」
「只要有一個人就足夠了。」三成意外的回答。(出自《關原軍記大成》)
「這個人是誰?」
「筒井家浪人島左近勝猛。」
秀吉一驚。
「……那你最後說服他了嗎?」秀吉問。
「是的,我早已知道不會那麼容易說服他,所以我許諾將我的知行的一半--一兩萬石給他以表示我的誠心。」
「哦!主君和家臣的俸祿一樣多嗎?」秀吉不覺對三成的奇想而大笑起來。
……
以半數的知行來延攬家臣,讓秀吉發出「君臣同祿」的感慨,同樣吃驚並且感動的恐怕就是島左近了,這也許就是一直在追尋心目中名主形象的島左近至死追隨三成的原因吧。
島左近出仕三成的時間有所謂天正末期說和文祿四年(1595)說。《多聞院日記》對於島左近在侵朝戰役中的表現有所記錄,其中文祿二年(1593)閏九月九日記載說「島左近昨日回返佐和山」。從「佐和山城」判斷當時島左近已經出仕石田三成的可能性相當高。還有一種說法認為大和大納言秀長死後島左近侍奉其子豐臣秀保,秀保於文祿三年(1594)四月死後,島左近再次成為浪人,石田三成就是這時以半分的知行延攬左近的。再有一種說法認為小田原圍城后蒲生氏鄉轉封奧州,島左近不願意輾轉離開故鄉,所以離開蒲生家,出仕石田三成。
由於三成的高祿延攬,島左近再次出現在歷史的舞台上,不自覺地成為了天下分界的主角。普遍認為三成在擔任近江水口城四萬石的城主的時候,就用兩萬石的破格條件招攬島左近;之後石田三成擔當佐和山十九萬石的城主,島左近的知行也隨之提高。於是流傳下來「君臣同祿」的感人佳話。
關於兩萬石這個數字有著很有趣的聯想。根據《姓氏家系大辭典》(太田亮著 角川書店)所述「島左近友保、子左近友之,共為筒井氏屬臣,與松倉、森氏合稱三老,領有一萬石的領地。島氏麾下柳本戒重、櫻井、生駒、萩原等共領五千石知行。島氏在筒井家是領取一萬五千石俸祿的武將。」所以說石田三成當時是按照比島氏全盛時期的標準還要高的待遇給付左近俸祿的啊。
當時,三成對於左近是絕對重用的,而左近也是忠實地報答著三成的知遇,一直擔任石田家筆頭家老的職務,並實際負責軍事方面的指揮,直到慶長五年(1600年)迎來了決定天下的關原決戰。
▲左近與三成的對話--《志士清談》
秀吉死後,島左近與石田三成曾經一同登上大阪城天守閣,望著城下欣欣向榮的景象,三成發出了情不自禁的讚歎。左近卻對此加以否認,他認為王侯居城的繁華並不是因為當政者的德政,而是因為趨炎附勢的人對利益的自然依附罷了。(那時候的人就有這樣的認識,汗……聯想到戰盟威名赫赫的老則及其追隨者雲隱於京都的作為……嗯,左近誠不我欺……)
從大阪的天守望下去,透過欣欣向榮的表象,左近卻看到大多數人依然在飽嘗生活的艱辛,痛苦地忍受著艱難的時日。要想安定天下,身為武人的島左近認為單純依靠武力是行不通的,必須愛護武士、撫育百姓、收取人心、給大家一個可以信賴的未來。所以,雖然有顛覆豐臣天下的勢力存在,但是島左近認為只要把感於豐臣家恩義的人團結起來,要想清除這些勢力也不是難事。

3記事

謎之武將島左近,他的前半生在顛沛流離、渾渾噩噩中默默無聞地逝去了,如果不是關原會戰的爆發,或許他就會象其他難以計數的無名武士一樣,落櫻一般悄無聲息地化為塵煙。然而值得慶幸的是,在關原這一壯大的歷史劇目中,島左近把握住了歷史所交付予他的角色,霎那間迸發出了爍目的光彩,在終場的謝幕前演出了自己壯絕的人生。
最終的結局
▲ 八月二十三日美濃合渡川戰死說 《關原陣輯錄》
這種說法顯然已被否認。決戰前九月十四日的杭瀨川之戰,在左近的指揮下擊破東軍中村、有馬部隊,這一史事得到了大多數學者的承認。
▲ 九月十五日決戰戰死說
《關原會戰大全》:被黑田隊菅六之介正利用鐵銃射亡。當時黑田長政曾挑選家中勇士計劃以三成與左近為目標特別攻擊,所以讓原為石田家的舊臣,當時在黑田家供職的人來說說左近的特徵(以供辨認),回答說:「只看頭盔頂部的立物是紅色的天沖,身著塗醬紅色漆的圓形皮胴甲,上罩木棉淺黃色的羽織者即是。」所以沒有直接說出長相,據說是因為左近威嚴至令人生畏,不敢正面仰視之故。但是那些挑選出來做特別攻擊的人後來卻說不記得看到左近出陣,相當令人疑惑。傳說三成在聽說島左近的死信,發出絕望的悲嘆,自知大勢已去,於是帶領近侍們從戰場脫離。這種說法相當可疑,左近中彈的時間是上午九、十點左右,三成敗走是午後二點,三成的本陣與左近中彈之處相隔二町(約220米),實在沒有理由三成在午後才得到死信。
奧州儒者成島司直的說法:在了解自己的子嗣們戰死的消息以後,帶領本隊突入敵陣壯烈戰死。
《福島大夫殿御事》:於三成的居城佐和山城切腹。
▲ 生死不明說
《古今武家盛衰記》、《石田軍記》:了解自己的子嗣們戰死的消息,部隊又被敵軍切散,島左近於是脫離戰場,之後流落西國。
《關原軍記大全》:戰後流落對馬島。
《關原御會戰當日記》:戰後被捕,赦免后成為德川的旗本。(這個,是我見過最詭異的說法。。。)
宮本常一氏《山中的隱者》:隱居近江余吾(滋賀縣伊香郡余吾町)的深山。
後世的世人一般採信的是奧州儒者成島司直的說法--突入敵陣壯烈地戰死。

左近的墓地

教法院(京都市上京區日蓮宗立本寺):剃度隱居。立本寺是由日像上人開山立宗的日蓮宗一致派的本山。元享元年(1321年)創建於中京區四條大宮,「天文法亂」時三次轉移,天正年間移至上京區寺町。寶永五年(1708年)因回祿(火災)燒毀,於是移到目前所在的位置。當地有左近的墓地,碑文為「妙法院殿前拾遺鬼玉勇施勝猛大神儀 島左近源友之」,標註日期為寬永九年(1632年)。島左近的後裔所收藏的古記錄說「島左近勝猛,又名友之,擔當關原一役西軍指揮,戰敗后隱居京都立本寺。寬永九申壬年六月二十六日歿,法名妙法院殿前拾遺鬼玉勇施勝猛大神儀」。同書還記述說左近的二男彥太郎忠正與母親住在京都,接到關原的敗報,他們便逃往西國,變姓更名不知所終。
上述說法按照時間推論,關原前後左近至少應該在三十歲以上,那麼寬永九年歿時年齡就在六十左右。但是漫長的歲月間島左近停留在德川幕府的社會心臟京都地區而沒有一點正式的記錄留下,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如果按照《和州諸將軍傳》所載島左近出身於天文九年(1540年)的記錄,關原之戰左近已經61歲了……
不止在京都,昭和五十七年於奈良市三笠靈苑東大寺由當地的鄉土史家也發現了一座島左近的墓地。平成四年奈良市長親自調查后確認中央為島左近的墓地,墓碑為「舟形五輪塔」的形式,正面書「嶋左近尉」,右面書「庚子」,左面書「九月十五日」。墓碑的時間表明島左近是關原會戰當天戰死的。
問題是改墓建立的年代。從五輪板碑的形狀和損毀程度來看,是室町末期到江戶初期的特徵,應該是在據關原會戰時間不遠的時候建的。這樣一來,左近究竟是活下來了,還是在關原就馬革裹屍了,實在很難判斷。
其他在對馬的島山(長崎縣美津島鎮)以及陸前高田市凈土寺都有左近的墓地。大阪市淀川區的木川墓地有著左近的供養墓
左近的一生,都在追尋他心目中完美的明主,當他最後在關原的戰場上奮鬥、力盡,然後再一次仰望藍天的時候,他會有遺憾嗎?石田三成真的就是他所尋找的可以給民眾帶來一個值得信賴的明天的君主嗎?也許這個時候他會回想起初見石田的情形吧。
島左近在近江高宮庵第一次遇到三成時--
小僧:「白臉,小眼睛的男人。」
不過是秀吉身邊的寵童,這是左近聽到小僧的描述后瞬間想到的三成。
但是,左近親眼見到三成時,突然有種緊張感,左近有點恍惚了。
「左近願效犬馬之勞。」
左近彎下了腰,三成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4補充

傳說中射殺島左近的黑田鐵炮隊二人組小傳
菅六之助(1567~1625),又名孫次、正利、忠利、宗泉,和泉守。菅氏乃美作國名族,后被守護赤松氏派至城山城。但到六之助父親正元一代,菅氏失去了原有的領地。天正九年(1581),六之助到如水處仕官。天正十一年(1583),初陣賤岳合戰,斬取首級二枚。后又參加了岸和田之陣、九州之陣,立下戰功。豐前入國后受賜二百石。進攻城井失敗時把自己的戰馬供給長政,將長政救出。因此功受賜朱具足。擅長茶道、劍術,曾求教於疋田文五郎、新免無二之助。文祿、慶長之役參陣,右頰中毒箭,傷口化膿破相。侵朝之役后增高五百石。關原合戰中任使者前往說服小早川秀秋,(傳說)率鐵炮隊射殺島左近。此戰中其弟正辰戰死。筑前入國后拜領高祖古城三千石。好用「法螺貝形兜」,馬印為「雁之丸」。子孫的領地被削為十分之一,直至明治。
林太郎右衛門(1569~1629),又名吉六、直利、掃部,掃掃部亮。本姓松本,生於信濃國輕井澤。其舅父為林大學的養子,后移居播磨,出仕如水。天正十二年(1584),初陣岸和田之戰。天正十五年(1587),九州之陣中在進攻宇留津城時立下戰功。豐前入國后拜領五百四十石,任足輕大將。在以後鎮壓肥后一揆、城井反叛中皆立有大功。槍術的達人。文祿之役中,長政賜以「黃地日輪」馬印、名槍「虎沖」。明日休戰期間率人夫二百零三人參加因地震而損壞的伏見城修築工程。慶長之役中再次渡海參與侵朝,活躍於稷山戰場。慶長之役后增高至九百三十石。慶長五年(1600),關原合戰前戰於合渡川奪得石田三成軍旗,關原合戰中與野口佐助、菅六之助引軍擊破島左近軍側翼。筑前入國后拜領三千石,大組頭筆頭。其屋敷之門為名島城殘留結構,乃藩士唯一一個被允許使用二階櫓門之人。慶長十年(1610年),名護屋城天下普請時向城中運送巨石。娶永見志摩守貞親(結城秀康的副家老,領有二萬石)之女為妻。寬永六年(1629年)十一月卅日,去世。享年六十一歲。葬於福岡金龍寺。子孫任二千二百餘石中老職,分家世襲陽流炮術師範,皆至明治。
上一篇[趙保路]    下一篇 [王晉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