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瞻(519—572)字彥通,聰明強學,有文情,善容止,神采嶷然,言不妄發。年十五,刺史高昂召署主簿,清河公岳辟開府西閣祭酒。崔暹為中尉,啟除御史,以才望見收,非其好也。高祖入朝,還晉陽,被召與北海王晞陪從,俱為諸子賓友。仍為相府中兵參軍,轉主簿。世宗崩,秘未發喪,顯祖命瞻兼相府司馬使鄴。魏孝靜帝以人日登雲龍門,其父鷿侍宴,又敕瞻令近御坐,亦有應詔詩,問邢邵等曰:「此詩何如其父?」咸云:「鷿博雅弘麗,瞻氣調清新,並詩人之冠。」宴罷,共嗟賞之,咸云:「今日之宴,並為崔瞻父子。」
北齊天保初,兼并省吏部郎中。尋丁憂,起為司徒屬。楊愔欲引瞻為中書侍郎。時盧思道直中書省,因問思道曰:「我此日多務,都不見崔瞻文藻,卿與其親通,理當相悉。」思道答曰:「崔瞻文詞之美,實有可稱,但舉世重其風流,所以才華見沒。」愔云:「此言有理。」便奏用之。事既施行。愔又曰:「昔裴瓚晉世為中書郎,神情高邁,每于禁門出入,宿衛者肅然動容。崔生堂堂之貌,亦當無愧裴子。」
北齊皇建元年,除給事黃門侍郎。與趙郡李概為莫逆之友。概將東還,瞻遺之書曰:「仗氣使酒,我之常弊,詆訶指切,在卿尤甚。足下告歸,吾於何聞過也?」瞻患氣,兼性遲重,雖居二省,竟不堪敷奏。加征虜將軍,除清河邑中正。肅宗踐祚,皇太子就傅受業,詔除太子中庶子,征赴晉陽。敕專在東宮,調護講讀,及進退禮度,皆歸委焉。太子納妃斛律氏,敕瞻與鴻臚崔劼撰定婚禮儀注。仍面受別旨曰:「雖有舊事,恐未盡善,可好定此儀,以為後式。」
北齊大寧元年,除衛尉少卿,尋兼散騎常侍,聘陳使主。瞻詞韻溫雅,南人大相欽服,乃言:「常侍前朝通好之日,何意不來?」其見重如此。還除太常少卿,加冠軍將軍,轉尚書吏部郎中。因患急十餘日。舊式,百日不上解官,吏部尚書尉瑾性褊急,以瞻舉指舒緩,曹務繁劇,遂附驛奏聞,因而被代。瞻遂免歸鄉里。天統末,加驃騎大將軍,就拜銀青光祿大夫。武平三年卒,時年五十四。贈使持節、都督濟州軍事、大理卿、刺史,謚曰文。
北齊瞻性簡傲,以才地自矜,所與周旋,皆一時名望。在御史台,恆於宅中送食,備盡珍羞,別室獨餐,處之自若。有一河東人士姓裴,亦為御史,伺瞻食,便往造焉。瞻不與交言,又不命匕箸。裴坐觀瞻食罷而退。明日,裴自攜匕箸,恣情飲啖。瞻方謂裴云:「我初不喚君食,亦不共君語,君遂能不拘小節。昔劉毅在京口,冒請鵝炙,豈亦異於是乎?君定名士。」於是每與之同食。
上一篇[菠菜丸子]    下一篇 [菊花白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