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崔芯愛 -人物簡介

  崔(尹)芯愛,韓劇《藍色生死戀》(又名《秋天的童話》) 及同名小說中女二號,14歲到20多歲,少年版由李愛靜飾演,成年版由韓彩英飾演。

  本為家境富裕的尹教授的女兒,出生時由於年幼的哥哥尹俊熙進入嬰兒室玩耍,誤將嬰兒牌弄錯,陰差陽錯與同一天出生的另一女嬰(即後來的尹恩熙)調換身份,成為了家境貧困的崔家的女兒。女兒出生時崔家父親即因患白血病去世,寡婦媽媽獨自經營一個小餐館。由於生活的重擔和身為寡婦自我保護的需要,養母變得性情暴躁,時常呵斥打罵她,並讓她放學后早些回家幹活。哥哥是個頑劣的小流氓,時常偷母親的錢併到學校騷擾她。惡劣的生活環境造成了她蠻橫霸道、自尊心強、不肯服輸的性格,她憑藉自己的努力一直在班上保持第一名的成績,渴望早日長大離開這個家。她嫉妒家庭環境優越、在學校處處受到優待的恩熙,時常欺負恩熙。在14歲時,她意外地發現自己與恩熙被抱錯的事實,她恨恩熙,認為是恩熙奪走了她童年的幸福。回到自己的家庭后,發覺只有父親比較歡迎她的到來,母親和哥哥都不接受她,甚至認為是她奪走了恩熙的位置,但她還是堅持留在家裡,並和家人一起去了美國。在美國的10幾年,芯愛繼續忍受著媽媽和哥哥像客人一樣的冷漠對待,但她依舊努力做人,努力讀書,考取了MBA。後來因為飯店的業務關係與恩熙重逢,嫉妒家人對恩熙的疼愛,而自己卻如外人一般,因而處處針對恩熙,知道自己喜歡的韓泰錫愛著恩熙后,對恩熙更是變本加厲。後來恩熙與俊熙相愛,她暴露了所有的事情,使每個人都陷入了混亂。芯愛的種種行為使得她無論在劇中還是劇外都不為大多數人所喜歡,但芯愛畢竟也是一個缺少愛、渴望愛的女孩子,她的大多數行為都是出於心理不平衡,她並沒有壞到底,她在孤獨的境遇中仍然奮力爭取的精神亦是值得肯定的。得知恩熙患白血病後,芯愛很內疚,認為恩熙的病是替自己得的,並最終發現,真正愛自己的只有那個從小打罵自己的養母,與養母和好如初。

2 崔芯愛 -情感解析

芯愛與恩熙

  恩熙和芯愛,兩個被調換了身份的女孩子。恩熙溫柔善良,美麗可愛,在凄美純情的韓劇中是美的化身,而芯愛蠻橫無理,強悍潑辣,是一個與之相對的不美的符號,這符合韓劇中一貫對女一號和女二號的定位。嬰兒時期的抱錯只是一次意外,但這次意外帶給芯愛人生的影響卻是不可逆轉的。

  起初,恩熙的幸福生活與芯愛窘迫的生活形成強烈的反差,這讓她既羨慕又嫉妒,嫉妒之餘還夾雜著些許不服氣。她刻苦努力在班上保持著第一名的成績,但在班長競選上她卻失利了,恩熙輕鬆地就當上了她奮力爭取的班長。靠成績,恩熙的成績並沒有她好,靠與同學的友誼,真正與恩熙有友誼的同學只有一位而已,其他同學只是看重了尹家在學校的地位,看重了恩熙尹家女兒的身份才把選票投給恩熙的,而恩熙所憑藉的這個身份後來得知其實是屬於她的。回到尹家后,母親和哥哥都只在乎恩熙,甚至反而覺得身為親生女兒的她是個不受歡迎的闖入者,她得回了屬於自己的物質享受,卻沒能得回屬於自己的親情,這讓她不僅是嫉妒和不服氣,更是冤屈和憤怒了。固然芯愛自身的性格存在問題,她有她的不討喜之處,但事情亦並非像「只要她表現好一點,大家就會喜歡她」這樣簡單,有些時候,人的的感情一旦有了偏愛,就無法單純地用理智來衡量,14年的相處,恩熙已經比她先佔據了母親和哥哥的心,無論她是個什麼樣的女孩兒,她的回歸註定不會得到他們發自內心的歡迎,他們不會希望她取代恩熙,始終不可能像喜愛恩熙一樣喜愛她。

  劇中似乎已經註定不論如何都要把好的一切留給恩熙,沒有給她絲毫努力改變和討價還價的餘地。公平地說,芯愛確有不如恩熙之處,但並不是一無是處或樣樣比不上恩熙,可是無論她有多優秀,無論她怎麼表現,卻似乎總得不到關注和認可。只要她和恩熙同時存在時,她永遠都是被忽略掉的那個。

  她始終想不明白,難道就因為那次抱錯,屬於她的一切就都理所當然地成了恩熙的,而她反而要被當成掠奪者來對待?為什麼總是恩熙一出現,她的一切努力就變得一文不值?雖然恩熙並無任何過錯,並未一絲一毫有意傷害過她,甚至於恩熙一直對她很好,但她卻一直不可避免地生活在恩熙的陰影里,她每一次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幾乎都是因為大家太愛恩熙了,進而忽視了她,於是她將自己遭受的一切不幸都歸罪於恩熙。每當她想得到的東西又被別人給了恩熙時,她內心的傷痛就會再一次複發,她會在心底里說「你們就是對恩熙好,就是對我不好,既然你們對我不好,我就去對恩熙不好」,然後加倍地報復恩熙。恩熙對她的善良在她眼中不過是恩熙以另一種方式向她展示著固有的優越感,因為恩熙的樂觀來自於早期的幸福和始終存在於心底的溫情,而她的暴躁來自於早期的貧困和一直以來被冷落的不平,而且別人會因此而更加喜歡恩熙。

  錯位的命運一次次將芯愛拋到被眾人遺忘的角落,正因為很多時候她所受到傷害並非是劇中眾人有意造成的,俊熙並非有意調換她和恩熙的嬰兒牌,恩熙並非故意取代她,媽媽和哥哥只是想要保護他們愛了十四年的、比她柔弱得多的恩熙,所以眾人有時並未真正意識到芯愛無形中已經受到了極大的傷害,而觀眾往往能夠理解眾人的苦衷,相對來說對芯愛的愧疚和同情都會有所減弱。她雖實實在在受到了傷害,但當她抱怨痛苦時反而被認為太不懂體諒,她本已不幸的錯位命運又增添了幾許悲涼。面對荒唐的際遇,芯愛的心理一直都無法平衡。

  直到最後得知恩熙患白血病的消息,芯愛這個一直霸道而討厭的女孩兒才第一次出人意料地表現出柔軟的一面,她感到的並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內疚。也許芯愛一直以來真正恨的並不是恩熙,而是那些愛恩熙的人對她的不公。從她最後得愧疚和難過也可看出她並非本性惡毒,只是很多事從一開始對她就不那麼公平,以至讓怨氣長期蒙住了她的心,她的錯誤僅僅在於不該把矛頭對準在這場錯位命運中同樣無辜的恩熙。設想劇中如果能夠有任何一個人正確疏導她,給予她足夠的溫暖,她也許會在關愛中漸漸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絕不至於如此怨恨恩熙。

  原著中對芯愛的心理有幾段詳細的描寫

  她比誰都清楚恩熙家裡的情況,那是她住了十四年的地方。那個在貧窮與吃苦、總是髒兮兮的生活中,大聲喊叫的母親;就算是全校第一也不懂得高興,不斷嘮叨地罵說不幫忙家裡工作的媽媽;惹了禍后,偷了媽媽錢還不夠,甚至到學校前向自己要錢的野蠻哥哥;不是泡菜就是海鮮湯中豬頭肉的便當;在連一瓶可樂都不能盡情地喝、慘不忍睹的貧窮中,咬著牙忍住哭泣的自己。然而,那樣的生活不是自己該過的,而應該是恩熙過的。包含建立新中學的外公、教授爸爸、有教養的媽媽、長得好看又帥氣的哥哥,這一切一切所有的東西,都是自己的啊!只是被恩熙狸貓換太子霸佔掉了,當她知道自己過了十四年不屬於自己的生活時,芯愛感到冤枉又氣憤的程度,一點也不亞於她高興的程度。她好想對總是裝著很善良又什麼都有,行為舉止就像公主一樣的恩熙報復。

  ……

  事實上,家裡似乎沒有一個人能夠忘記恩熙,恩熙毫不放鬆地折磨著芯愛。她又不是雀占鳩巢,只是找回自己應該在的位子,但芯愛卻有好長一段時間必須獨自一個人。雖然爸爸對她很好,但從爸爸的態度中感覺到的不是那種無微不至的情感,不過,那種程度已足夠了。問題是媽媽,媽媽根本無法對芯愛打開心房,甚至在恩熙走後,想她想到生病。哥哥也是一樣,就像是對待客人似的,只是用很表面的態度來對待她。芯愛非常清楚哥哥到底有多麼寵愛恩熙。

  ……

  就算已經知道自己的親妹妹是芯愛的事實,俊熙仍是只照顧恩熙。去了美國也是一樣,雖說家人全都承認了自己是家族的一份子,但芯愛卻感覺到自己並沒融入那溫暖的親情中,所有的情況都令她無法忍受,既委屈又憤怒。遺失的十四年,無法彌補莫名其妙地吃了十四年苦的事實也令她生氣,就像是必須要用搶了別人的東西來過日子的心情,更是令人生氣。不過芯愛並沒將這些心情表露在臉上,反而努力地念書,努力活著,這是她為了快點成為家中真正的一份子所做的努力。

  ……

  「沒錯,我是尹芯愛,你看著我,我是你的妹妹,尹芯愛,是我。在美國我也好孤獨,看媽想恩熙想到生病,爸爸和哥哥把我當成外人,我真的好累。到了現在,恩熙又出現了,叫我應該怎麼辦?我再也不想看到恩熙了。」

芯愛與養母

  芯愛的養母並非是一個壞女人,從女生剛出生時,她站在嬰兒室外,充滿憐惜地對著小小的女兒說「你爸爸已經死了」,以及芯愛口述「讀書的時候,媽不會叫我做事」,都不難看出她對女兒的愛。當鄰居說她可以憑藉多年撫養芯愛而向芯愛的親生父母索要一筆錢,還有芯愛的生母想用錢來換回恩熙和芯愛時,都遭到她的嚴厲駁斥,可見她雖然窮,但不是沒有骨氣,她雖然看起來粗魯無知,但還具備個人的道德底線,而且在她心中,女兒的價值怎能用錢來計算?但是由於丈夫早逝,要獨自艱難地撫養一兒一女,生活的壓迫使得她無力表現出母性溫柔,身為寡婦,為了免收欺凌,又不得不以潑辣面目示人。她和芯愛的問題在於她不善表達,她們沒有很好地溝通,正如她和芯愛爭吵時的一句話:「你要搞清楚,我叫你洗碗是為了我自己嗎?你這個死丫頭,你懂個什麼!」縱然她心裡是愛著女兒的,芯愛內心深處也是愛她的,但她的打罵成為芯愛揮之不去的印象,從小沒有感受到溫暖的芯愛又不能像心中有愛的恩熙一樣用溫情來改變她,她和芯愛就在固執和倔強中互相賭氣,矛盾越來越深,彼此的性情也越來越壞。倘若她能夠為孩子營造出一種溫暖的家庭氣氛,即便是貧窮,芯愛也不會如此強烈而迫切地想要離開這個家,再也不要回來。正如她所說,她沒有能力,沒有辦法讓芯愛和恩熙一樣穿漂亮的衣服,但破襯衫也是她精心準備的,在她的能力範圍內,她已經為女兒盡了最大的努力。雖然她沒有留給芯愛美好快樂的回憶,但在《藍》劇中,她是唯一真正愛芯愛的人,與恩熙相比,芯愛得到的愛總是帶著遺憾的。

芯愛與俊熙

  應該說恩熙和芯愛命運的改變起因都是因為俊熙年幼時的一時貪玩。原本恩熙一直是俊熙心愛的妹妹,後來居然發現芯愛這個經常欺負他妹妹的討厭女孩才是他真正的妹妹,無怪乎他無法接受,兄妹之間的骨肉親情本不及父母兒女之間的那樣緊密。玩嬰兒牌事件畢竟是年幼時的無心之舉,無法過多責怪俊熙。比較有諷刺意味的是客觀上確實是俊熙的這一舉動影響了芯愛最初14年乃至一生的命運,後來芯愛落到雖是親生女但卻形同客人的尷尬處境,這一舉動是最初的導火索。但俊熙一直是全劇中對芯愛指責最多的人,俊熙保護恩熙、排斥芯愛的心情比芯愛的生母更強烈,他不會記起當年導致芯愛誤入崔家的事,更無從談到對芯愛有所愧疚。

芯愛與生母

  芯愛的生母是一個溫柔有教養的好女人,她對恩熙的愛感動了不少觀眾,有人曾拿她與《鳳凰血》中同樣善良高貴的娜麗夫人相比,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從一開始就對芯愛表現出的堅決排斥。

  大多數人不喜歡芯愛,都是因為芯愛自身的性情,但這條理由在她身上卻說不通,因為她是芯愛的生母,在旁人眼裡再不可愛的孩子,到了母親眼裡也是可愛可取的。就像先前提到過的娜麗夫人,之前她就批評過阿帕查陷害楠鳳的行為,因為她知道這樣不對,她可以說是從頭到尾都見證著阿帕查是怎樣欺楠鳳的,但在身世的秘密揭穿以後,她卻並沒有因此而厭棄阿帕查,要知道阿帕查所欺負的楠鳳才是她的親生女兒。原因就在於,阿帕查雖然不是娜麗夫人的親生女兒,但娜麗夫人真正把她視為自己的女兒,她愛楠鳳也愛阿帕查,在母親眼裡,沒有十惡不赦的壞女人,只有犯了錯誤的孩子;芯愛的行為與阿帕查的惡毒相比,最多只能算是惡劣而已,學業、才幹也都要比阿帕查出眾得多,而且芯愛還是她的親生女兒,但她卻未能像娜麗夫人一樣用母愛和包容來對待芯愛,芯愛的優秀不能讓她感到絲毫驕傲,她所關心的只是芯愛的出現會不會傷害到恩熙。似乎在她心裡一直沒有真正認可芯愛是她的親生女兒,她只願承認恩熙是她的女兒,芯愛反倒成了一個會欺負她女兒、搶她女兒東西的小壞人。

  曾經她知道孩子被抱錯后,第一次目睹芯愛的生存環境,也曾暗自心痛,但當芯愛知道身世后哭著跑到這個原本屬於她的家時,她卻斬釘截鐵地決定第二天就讓芯愛回去,她甚至沒有詢問一句芯愛這14年是如何過的,她迎接女兒回家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你不要亂動恩熙的衣服」,而且故意在吃早餐時拿了一個客人的杯子給芯愛;後來她也曾經小心地向芯愛的養母詢問芯愛小時候的身體狀況,但她這次專程去芯愛的養母家卻是為了讓她把芯愛帶回去。她對芯愛的態度不僅僅不是一個母親對於女兒該有的態度,作為一個大人,這樣對待一個前一天才剛剛哭泣過的孩子,也未免太冷酷了些。她的一句話揭露了真正的原因:「如果對芯愛動心,就會永遠失去恩熙」,在芯愛面前,她從始至終都表現得局促而勉強,她似乎在努力讓自己不去看芯愛,不去想芯愛,不去真正愛芯愛,她對芯愛的排斥其實反映的並不是對芯愛性格的厭惡,而是她內心的一種害怕,害怕她疼愛的恩熙再不能留在她身邊,害怕芯愛的到來打破了她曾經引以為傲的幸福,她只是一心想讓這個屬於她和丈夫、俊熙和恩熙的四口之家維持原樣。對芯愛她並非完全沒有愧疚和心疼,可是她對芯愛的愧疚卻敵不過她對恩熙的愛,芯愛永遠都無法像恩熙一樣真正走進她的心,她已經無法像一個正常的母親那樣去愛芯愛。在關鍵時刻,她為了恩熙而捨棄了芯愛,雖有苦衷,例如她所說的恩熙從小身體不好,更需要她照顧,但她最終還是狠得下心,說明芯愛在她心裡的份量還是不夠。她恐怕怎麼也沒想到,她片面的母愛不僅使得本可以被教育成為好女孩的芯愛一直生活在對恩熙的嫉妒和憤恨中,而且使得恩熙不得不無端地承受芯愛得不到親情的怨氣和怒火,她直接或間接地將兩個女兒都傷害了。作為母親,她的態度是應該反省的。

  原本在她得知恩熙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后,仍然能這麼疼愛恩熙,這份母愛確實很令人感動,但愛養女愛到了不顧親生女兒的地步,是否還值得讚頌?現實中真的會存在這樣的母親嗎?或許只是為了韓劇煽情的需要。

3 崔芯愛 -人物評析

  (一)

  芯愛由貧窮回到富裕的家庭,本來可以避免恩熙所遭受的全部苦難,但編劇似乎像劇中對恩熙特別仁慈的所有人一樣,在無意中隨心所欲地傷害著芯愛。由於哥哥的一時好奇,芯愛被掉包過著窘迫的生活,她的爸爸因為生病去世了,哥哥又是個遊手好閒的人,媽媽辛辛苦苦地經營一個小吃店,生活很艱難,從小受盡了本不屬於她的苦難,對此她很生氣。不過,芯愛的苦難很快就結束了,她回到了親生父母身邊。但是芯愛依然很憤慨,自己最想要的家庭溫暖在她回家后卻未曾享受過。因為一段掉包在外生活的經歷,使她不能融進親生父母的家庭,在那個家裡她始終感覺自己才是個外人,哥哥的冷漠不理,父母的客客氣氣,使她不能不經常對大家大聲地說:我才是正牌的,為什麼大家喜歡的只有恩熙呢?

  人的幸福感覺來自情感需求的滿足,愛同時被愛是幸福感覺中最大的渴求和獲取。在學校中,在同一個班級里,芯愛喜歡恩熙的哥哥俊熙,卻被拒絕,俊熙只喜歡他的妹妹恩熙,後來芯愛愛泰錫,以為自己會嫁給他,但在泰錫遇到恩熙后,他的眼神就只追隨恩熙了。不受重視,遭遇冷漠,受眾人拋棄后芯愛在自己的世界越走越遠,她變得好嫉妒、偏激、孤獨而憤怒。陰差陽錯的現實生活儀式場域與精神生活儀式場域背道而馳,當芯愛獲得現實生活的富裕和成功時,感情和精神越發的空虛和失敗。芯愛的憤怒也許是在追問施加給她孤獨和不幸的原因,是編劇喜歡複雜的遊戲,還是造物喜歡捉弄他的生靈。

  (二)

  韓劇《藍色生死戀》相信很多人都看過。俊熙和恩熙小時候的那幾集特別好看。除了俊朗的俊熙和可愛的恩熙外,相信大家一定不會忘記那個討厭的總是以仇恨的眼光瞪著恩熙的崔芯愛。 

  芯愛非常羨慕恩熙的生活條件。優越的家境,美麗溫柔的母親,能幹慈祥的爸爸,還有一個優秀的哥哥。而她,總是帶最差的便當,每日要幫媽媽做事,忍受媽媽喜怒無常的性格,從出生起就沒有見過爸爸,還有一個流氓哥哥。儘管她的學習成績全校第一,可是,她還是活得很痛苦。班上可愛開朗的恩熙處處成為她生活的鏡子,更加的突出放大了她生活上的可憐。

  很多人討厭芯愛的時候,並不會想到,如果她從一出生就沒有抱錯,而是也在恩熙從小成長的環境里長大,那麼,她一定會是一個和恩熙一樣可愛的少女。

  不能不說,童年時成長的環境,得到的愛與溫暖,是可以左右一個人整整的一生。芯愛面對的是一個早年喪夫,生活窮困的母親,性格急躁,動不動就打她。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她怎麼可能有一顆甜美的內心。她怎麼可能擁有恩熙那樣燦爛的笑容和嬌憨的模樣。

  再看看恩熙,從小生活在富裕的環境里。媽媽專心理家,把孩子們都照顧得很好。是關鍵的是,她的父母都是非常懂得給予孩子關愛的人。看向孩子的眼神,總是充滿痛愛和溫柔。這樣家庭長大的恩熙,理所當然成了最讓人喜愛的孩子。儘管後來她失去了這一切,但是童年時得到的愛與溫暖卻始終讓她的內心充滿美好。一直到長成大人後,她都非常懂得感恩,還有珍惜生活里每一個愛自己的人。

  芯愛不同。她從小在物質上自卑,更重要的是母親的打罵使她成為一個心懷仇恨的人。所以到後來,儘管她擁有了恩熙那樣的生活環境,可她仍然做不到像恩熙那樣的可愛善良。童年時愛的缺憾,會像釘子一樣鑲在心裡,成為一生永不消失的痛。

  《藍色生死戀》里有這樣的情節。小芯愛渴望的看著商店裡的毛絨玩具。那是她的生活里從來不會出現的東西。恩熙的爸爸(其實是芯愛的生父)買了一個送給她。可是當她高興的抱著玩具回家時,得到的卻是媽媽的暴打。她哭著喊:「為什麼打我?為什麼要打我。你從來不會給我買玩具。可是有人送我一個,你為什麼要打我啊。」很多女孩子都擁有的毛絨玩具,對有些小孩來說,卻只能是心裡的幻想。

  想想恩熙,多麼希望這世上所有的孩子都能像她一樣。不需要多麼豐厚的物質。要的僅僅是愛和溫暖。

上一篇[電傳]    下一篇 [崔多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