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嵇康(224--263) 三國魏文學家,思想家、音樂家。字叔夜,譙郡銍(今安徽濉溪縣臨渙鎮)人。「竹林七賢」之一,與阮籍齊名。嵇康與魏宗室通婚,曾任中散大夫。他崇尚老莊道學,著有《養生論》。山濤投靠司馬氏後任吏部尚書,勸嵇康出仕,嵇康寫《與山巨源絕交書》加以拒絕。嵇康善於鼓琴,以彈奏《廣陵散》聞名於世,但是由於他對司馬氏當權不滿,最終遭到鍾會陷害,年僅四十歲就被處死。

1 嵇康 -人物簡介

嵇康嵇康

容貌:身長七尺八寸,美詞氣,有風儀
官至:中散大夫
父親:嵇昭
母親:未知
配偶:長樂亭主
子女:嵇紹

兄弟姐妹:嵇喜

人生主張:「非湯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

2 嵇康 -相貌風度

嵇康風度非凡,為一世之標,史有所載:

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或云:「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世說新語·容止》)

有人語王戎曰:「嵇延祖卓卓如野鶴之在雞群。」答曰:「君未見其父耳。」(《世說新語·容止》)

康早孤,有奇才,遠邁不群。身長七尺八寸,美詞氣,有風儀,而土木形骸,不自藻飾,人以為龍章鳳姿,天質自然。(《晉書·嵇康傳》)

康嘗採藥游山澤,會其得意,忽焉忘反。時有樵蘇者遇之,咸謂為神。(《晉書·嵇康傳》)

康長七尺八寸,偉容色,土木形骸,不加飾厲,而龍章鳳姿,天質自然。正爾在群形之中,便自知非常之器。(《世說新語·容止》引《康別傳》)

康美音氣,好容色。(《文選·五君詠》引《嵇康別傳》)

也就是說,嵇康身材高大(魏尺無明確換算標準,約在漢尺與晉尺之間,摺合約為181.74~191.1),儀容俊美,聲音悅耳,文采卓越。雖然不刻意裝扮自己,卻能通過超脫的氣度流。

3 嵇康 -生平影響

早年喪父,家境貧困,但仍勵志勤學,文學、玄學、音樂等無不博通。

他娶曹操曾孫女長樂亭主為妻。曾任中散大夫,史稱「嵇中散」。

嵇康竹林七賢
司馬昭曾想拉攏嵇康,但嵇康在當時的政爭中傾向皇室一邊,對於司馬氏採取不合作態度,因此頗招忌恨。司馬昭的心腹鍾會想結交嵇康,受到冷遇,從此結下讎隙。嵇康的友人呂安被其兄誣以不孝,嵇康出面為呂安辯護,鍾會即勸司馬昭乘機除掉呂、嵇。當時太學生三千人請求赦免嵇康,願以康為師,司馬昭不許。臨刑,嵇康神色自若。奏《廣陵散》一曲,從容赴死。

嵇康身當魏末玄學興盛時期,他對玄理有自己的見解,稱「老子、莊周,吾之師也」(《與山巨源絕交書》),表明他對老、庄的服膺。他又認為,神仙稟之自然,非修鍊所能致,然而如導養得法,常人也能夠長壽,與流行的服食飛升神仙之說有所不同。他著有《養生論》,強調「修性以保神,安心以全身」等精神上的自我修養功夫。並與向秀就這個問題進行過討論。嵇康在文章里主張「心無措乎是非」(《釋私論》),但是他的行動卻是「剛腸疾惡,輕肆直言,遇事便發」。

嵇康嵇康
嵇康的這種性格,表現為他對名教、禮法的批判。當時司馬氏集團為了維護自己的政權,大力標榜提倡禮法,用所謂「人倫有理、朝廷有法」來羈縻一些士子。嵇康則在一系列文章中強調道家的「自然」,揭露禮法和「禮法之士」的虛偽本質。嵇康「每非湯、武而薄周、孔」,這種非毀先王的作法,實際上是要否定「今王」——司馬氏。

嵇康對司馬氏的敵意,在他另一些文章中也有所流露,如《管蔡論》一文,為歷來被說成是「頑惡顯著」的管叔、蔡叔翻案,說他們本來是「服教殉義、忠誠自然」的,只是由於武王死後,周公攝政,「卒遇大變,不能自通,忠疑乃心,思在王室,遂乃抗言率眾,欲除國患」。當時司馬昭曾以周公自居,而魏末又屢次發生大臣舉兵抗命、反對司馬氏的事變,所以此文很自然地讓人聯想到作者是在為反對司馬氏的毋丘儉、諸葛誕等人張目。事實上,後來鍾會誣陷他,一條重要罪狀就是「康欲助毋丘儉」。

嵇康的文學創作,主要是詩歌和散文。他的詩今存50餘首,以四言體為多,佔一半以上。代表作有《贈秀才入軍》18首以及《幽憤詩》。《贈秀才入軍》為贈其兄嵇喜之作。詩中寫對從軍遠征的哥哥的思念,表現了兄弟間的動人情誼。如第9首《良馬既閑》,用想象的手法,寫嵇喜在軍中馳射的英武風姿;第14首《息徒蘭圃》也以想象方式,寫嵇喜在征途中息駕休憩、寄情山水的悠閑神態;第15首《閑夜肅清》又寫詩人自己在清夜朗月下置酒無歡、御琴不鼓的孤獨寂寞心情,寫得都相當親切感人。詩中大量使用比興手法來渲染濃郁的別離氣氛,它們大多由《詩經》中化出,顯示了嵇康四言詩所受《詩經》的影響。《幽憤詩》作於系獄臨終之前。詩中回顧了自幼至長的經歷,敘述了自己「托好老、庄,賤物貴身」的思想及其形成原因,認為自己終致囹圄,是由於性格「頑疎」,招來了謗議。詩中表示希望度過目前的厄難,然後去過超塵絕世生活,「無馨無臭,採薇山阿,散發岩岫,永嘯長吟,頤性養壽」。這篇詩由於是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寫的,所以沉至痛切。在寫法上,它採取了迴環往複的多層次結構,強調了詩人愧恧的心情和守朴全真的志向,充分表達了他內心的鬱悶憤懣。

嵇康祝允明-嵇康酒會詩
嵇康往往在詩中抒發他強烈的憤世嫉俗心情,因此他的一些作品寫得比較直露,語含譏刺,鋒芒畢現,表現出清峻警峭的特點。而他的另一些詩作夾有談玄的成分,如「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嘉彼釣叟,得魚忘筌」之類。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減弱了他詩歌形象的生動性。不過總的來說,嵇康的詩歌,特別是四言詩,在文學史上還是有相當地位的。

嵇康的散文成就超過詩歌。他的論說文、書信、傳記寫得都好。論說文今存9篇,多為長篇,以《養生論》、《聲無哀樂論》等最為著名。這些文章多是闡弘他的哲學、政治、倫理思想的,如《養生論》是宣傳「無為自得,體妙心玄,忘歡而後樂足,遺生而後身存」的;《聲無哀樂論》論證情感與聲音的關係,認為哀樂之情的產生,「自以事會,先遘於心,但因和聲,以自顯發」,文章批駁了聲音本身具有哀樂的觀點;《管蔡論》是篇政治歷史論文,《明膽論》又是篇心理學論著。這些文章的共同特色是「師心以遣論」(《文心雕龍·才略》),即敢於提出問題,大膽發表自己的見解,文風犀利。如上述《管蔡論》、《聲無哀樂論》等,都是對傳統的名教觀念的挑戰,表現了極大的勇氣。

嵇康草書《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

書信今存2篇,即《與山巨源絕交書》、《與呂長悌絕交書》。前一篇是寫給友人山濤的。當時山濤將離吏部郎之職,舉嵇康自代,康即寫此書謝絕。書中列述自己不能任職的理由,有「必不堪者七」、「甚不可者二」;述說自己性格剛直,脾氣怪僻,與「俗人」即禮法之士不合。此書寫得潑辣而洒脫,向來被認為是嵇康散文中的代表作。后一篇是致呂安之兄呂巽的,書中大義凜然地斥責呂巽行為污穢,而且包藏禍心、反誣無辜的弟弟,憤怒地聲明同他絕交。

嵇康曾著《聖賢高士傳》。書中所寫人物,自混沌至於管寧,凡119人。但是今僅存52傳、5贊。傳文頗簡練,有些還相當有文彩,如《井丹》,通過對兩件事實的扼要介紹,比較生動地寫出了井丹的高潔性格,堪稱是一篇優秀的傳記文學作品。又如《被裘公》、《漢陰丈人》、《蔣詡》等傳,也都是較好的篇章。嵇康著作,《隋書·經籍志》著錄有集13卷,又別有15卷本,宋代原集散失,僅存10卷本。明代諸本卷數與宋本同,但篇數減少。明本常見的有汪士賢刻《嵇中散集》(收入《漢魏六朝二十名家集》中),張溥刻《嵇中散集》(收入《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中),等等。1924年,魯迅輯校《嵇康集》,1938年收入《魯迅全集》第9卷中。戴明揚校注的《嵇康集》196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此書除校、注外,還收集了有關嵇康的事迹、評論材料。

4 嵇康 -生平及成就

嵇康,字叔夜,上虞人,后以避怨遷移至譙郡銍縣(今安徽濉溪)人。「竹林七賢」的領袖人物。三國時魏末著名的文學家、思想家、音樂家,是魏晉玄學的代表人物之一。

嵇康幼年喪父,成年後娶長樂亭主(一說為曹操孫女,沛王曹林之女;一說為曹操曾孫女,曹林之孫女)為妻,任郎中,中散大夫。

嵇康不喜為官,平時以打鐵為樂(一說以此謀生)。大將軍司馬昭曾想聘他為自己的掾吏,嵇康堅守志向不願出仕,離家躲避到河東。

司隸校尉鍾會想結交嵇康,輕衣肥乘,率眾而往。嵇康與向秀在樹蔭下鍛鐵,對於鍾會不予理睬。等候很久也沒有迴音后,鍾會準備離開。嵇康開口問「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鍾會回答:「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從此結下讎隙。

景元二年,同為竹林七賢的山濤由大將軍從事中郎遷任吏部侍郎,舉薦嵇康代替自己的位置。嵇康因此寫下了著名的《與山巨源絕交書》以明自己的心志。

嵇康原本與東平呂巽呂安兄弟為友。呂安的妻子被其兄呂巽姦汙,呂安原本準備休妻並起訴呂巽。呂巽請嵇康從中勸解,併發誓不會惡人先告狀,於是嵇康勸說了呂安將這件事平息下來。但是之後呂巽害怕呂安反悔,於是搶先告呂安不孝。嵇康義不負心,寫信與呂巽絕交,並出面為呂安作證,因此也被收押。鍾會勸司馬昭乘此機會除掉嵇康。

嵇康入獄后,立刻激起輿論的不滿,許多豪傑紛紛要求與嵇康一同入獄。經有司勸諭后,眾人一時遣散,然而最後嵇康和呂安卻被判處了死刑。行刑當日,三千名太學生集體請願,請求赦免嵇康,並要求讓嵇康來太學做老師。這些要求並沒有被同意。

臨刑前,嵇康神色不變,如同平常一般。他顧看了日影,離行刑尚有一段時間,便向兄長要來平時愛用的琴,在刑場上撫了一曲《廣陵散》。曲畢,嵇康把琴放下,嘆息道:「昔袁孝尼嘗從吾學《廣陵散》,吾每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絕矣!」說完后,嵇康從容地就戮,時年四十。

嵇康通曉音律,尤其喜愛彈琴,著有音樂理論著作《琴賦》《聲無哀樂論》。他主張聲音的本質是「和」,合於天地是音樂的最高境界,認為喜怒哀樂從本質上講並不是音樂的感情而是人的情感。嵇康作有《風入松》,相傳《孤館遇神》亦為嵇康所作。又作《長清》、《短清》、《長側》、《短側》四曲,被稱為「嵇氏四弄」,與蔡邕創作的「蔡氏五弄」合稱「九弄」,是中國古代一組著名琴曲。隋煬帝曾把彈奏「九弄」作為科舉取士的條件之一。

嵇康擅長書法,工於草書,唐張彥遠《書法會要》品為草書第二。又善丹青,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載其時有嵇康《巢由洗耳圖》《獅子擊象圖》傳世,可惜現在俱已失佚。

5 嵇康 -歷史評價

山濤:叔夜之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將崩。
嵇喜:龍章鳳姿,天資自然。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或曰: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世說新語》)
顏延之:中散不偶世,本自餐霞人。形解驗默仙,吐論知凝神。立俗忤流議,尋山洽隱淪。鸞翮時有鎩,龍性誰能馴?(《五君詠》)
孫登:君性烈而才俊,得能免於世乎?
鍾會:嵇康,卧龍也,不可起。
向秀:其人並有不羈之才,嵇意遠而疏。(《思舊賦》)
王戎:與康居山陽二十年,未嘗見其喜慍之色。(《晉書》)。

6 嵇康 -《廣陵散》

《廣陵散》,又名《廣陵止息》。是古代一首大型琴曲,它至少在漢代已經出現。其內容向來說法不一,但一般的看法是將它與《聶政刺韓王》琴曲聯繫起來。《聶政刺韓王》主要是描寫戰國時代鑄劍工匠之子聶政為報殺父之仇,刺死韓王,然後自殺的悲壯故事。

今存《廣陵散》曲譜,最早見於明代朱權編印的《神奇秘譜》(1425年),譜中有關於「刺韓」、「衝冠」、「發怒」、「報劍」等內容的分段小標題,所以古來琴曲家即把《廣陵散》與《聶政刺韓王》看作是異曲同名。

嵇康嵇康彈《廣陵散》
《廣陵散》樂譜全曲共有四十五個樂段,分開指、小序、大序、正聲、亂聲、後序六個部分。正聲以前主要是表現對聶政不幸命運的同情;正聲之後則表現對聶政壯烈事迹的歌頌與讚揚。正聲是樂曲的主體部分,著重表現了聶政從怨恨到憤慨的感情發展過程,深刻地刻劃了他不畏強暴、寧死不屈的復仇意志。全曲始終貫穿著兩個主題音調的交織、起伏和發展、變化。一個是見於「正聲」第二段的正聲主調, 另一個是先出現在大序尾聲的亂聲主調。 正聲主調多在樂段開始處,突出了它的主導體用。亂聲主調則多用於樂段的結束,它使各種變化了的曲調歸結到一個共同的音調之中,具有標誌段落,統一全曲的作用。

《廣陵散》的旋律激昂、慷慨,它是中國現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殺伐戰鬥氣氛的樂曲,直接表達了被壓迫者反抗暴君的鬥爭精神,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及藝術性。或許嵇康也正是看到了《廣陵散》的這種反抗精神與戰鬥意志,才如此酷愛《廣陵散》並對之產生如此深厚的感情。

嵇康可謂魏晉奇才,精於笛,妙於琴,還善於音律。尤其是他對琴及琴曲的嗜好,為後人留下了種種迷人的傳說。據《太平廣記》三百十七引《靈鬼志》說:

嵇康嵇康
嵇康燈下彈琴,忽有一人長丈余,著黑衣革帶,熟視之。乃吹火滅之,曰:「恥與魑魅爭光。」嘗行,去路數十里,有亭名月華。投此亭,由來殺人。中散(嵇康字)心中蕭散,了無懼意。至一更,操琴先作諸弄,雅聲逸奏,空中稱善。中散撫琴而呼之:"君是何人?」答雲;「身是故人,幽沒於此,聞君彈琴,音曲清和,昔所好,故來聽耳。身不幸非理就終,形體殘毀,不宜接見君子。然愛君之琴, 要當相見,君勿怪惡之。君可更作數曲。」中散復為撫琴擊節日:「夜已久,何不來也?形骸之間,復何足計?」乃手擊其頭曰:「聞之奏琴,不覺心開神悟,況若暫生。」邀與共論音聲之趣,辭甚清辨,謂中散曰:「君試以琴見與。」 乃彈《廣陵散》,便從受之,果悉得。中散先所受引,殊不及。與中散誓:不得教人。天明語中散:「相遇雖一遇於今夕,可以遠同千載。於此長絕,不能悵然。」

正因為嵇康有著很深的音樂功底,所以,他臨刑前,有三千太學生共同向司馬氏要求「請以為師」,但未被允許,使「海內之士,莫不痛之」(《晉書》本傳)。因此,嵇康的名字始終與《廣陵散》聯繫在一起。

嵇康除以彈奏《廣陵散》聞名外,在音樂理論上也有獨到貢獻,這就是其《琴賦》與《聲無哀樂論》。 《琴賦》主要表現了嵇康對琴和音樂的理解,同時也反映了嵇康與儒家傳統思想相左的看法。 《聲無哀樂論》是作者對儒家「音樂治世」思想直接而集中的批判。其中閃爍著嵇康對音樂的真知灼見。

7 嵇康 -養生之道

嵇康為魏晉時期的文學家,同時也崇尚老莊,講求養生服食之道。他雖然因政治原因只活了40歲(為司馬昭政權所殺),但在中國養生學史上仍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他繼承了老莊的養生思想,進行實踐頗有心得,他的《養生論》是中國養生學史上第一篇較全面、較系統的養生專論。後世養生大家如陶弘景、孫思邈等對他的養生思想都有借鑒。

《嵇康集》十卷書中,篇篇含養生之理,提出「越名教而任自然」的養生看法。

魏晉之時,養生之學大興,但社會上有兩種相對立的思想存在:一是認為修道可成仙,長生不老;二是認為「生死全由天,半分不由人。」嵇康針對這種現象,指出神仙不可能,如果導養得理,則安期、彭祖之論可及的科學看法。

在他的重要著作《養生論》中,他以導養得理可壽的總論點,精闢地闡述以下幾個問題:

一、提出形神兼養,重在養神。他舉了幾個例子說明精神對人體的強大作用,指出「由此言之,精神之於形骸,猶國之有君也。」而中醫學也認為人以神為根本,神滅則形滅。嵇康在此抓住了養生的根本。

嵇康嵇康
二、指出養生要重一功元益,慎一過之害,全面進行。嵇康認為萬物稟天地而生,後天給予的養護不同,壽命也不盡相同,勿以益小而不為,勿以過小而為之,防微杜漸,提早預防,積極爭取長壽。

三、指出若不注重養生,耽聲色,溺滋味,七情太過,則易夭折。「夫以蕞爾之軀,攻之者非一塗;易竭之身,而內外受敵,身非木石,其能久乎?」

四、嵇康還告誡養生者要有信心,堅持不懈,否則就不易有效。還要以善養生者為榜樣,積極吸取好的養生方法,清心寡欲,守一抱真,並「蒸以靈芝,潤以醴泉,唏以朝陽,緩以五弦」,就可以「與羨門比壽,與王喬爭年」。

可見,嵇康在養生問題上研究頗深。他自己也身體力行,其友人言:「與康居二十年,未嘗見其喜慍之色」,他自己提的理論,幾乎條條做到,但卻犯了「營內而忘外」一忌,最終受人誣陷而遇害,令人惋惜不已。

8 嵇康 -從容赴死

嵇康身戴木枷,被一群兵丁,從大獄押到刑場。

刑場在洛陽東市,路途不近。嵇康一路上神情木然而縹緲,他想起了一生中好些奇異的遭遇。他想起,他也曾像阮籍一樣,上山找過孫登大師,並且跟隨大師不短的時間。大師平日幾乎不講話,直到嵇康臨別,才深深一嘆:「你性情剛烈而才貌出眾,能避免禍事嗎?」

嵇康嵇康

他又想起,早年曾在洛水之西遊學,有一天夜宿華陽,獨個兒在住所彈琴。夜半時分,突然有客人來訪,自稱是古人,與嵇康共談音律,談著談著來了興緻,向嵇康要過琴去,彈了一曲《廣陵散》,聲調絕倫,彈完便把這個曲子傳授給了嵇康,並且反覆叮囑,千萬不要再傳給別人了。這個人飄然而去,沒有留下姓名。

嵇康想到這裡,滿耳滿腦都是《廣陵散》的旋律。他遵照那個神秘來客的叮囑,沒有向任何人傳授過。一個叫袁孝尼的人不知從哪兒打聽到嵇康會演奏這個曲子,多次請求傳授,他也沒有答應。刑場已經不遠,難道,這個曲子就永遠地斷絕了?——想到這裡,他微微有點慌神。

突然,嵇康聽到,前面有喧鬧聲,而且鬧聲越來越響。原來,有三千名太學生正擁擠在刑場邊上請願,要求朝廷赦免嵇康,讓嵇康擔任太學的導師。顯然,太學生們想以這樣一個請願向朝廷提示嵇康的社會聲譽和學術地位,但這些年輕人不知道,他們這種聚集三千人的行為已構成一種政治示威,司馬昭怎麼會退讓呢?

嵇康望了望黑壓壓的年輕學子,有點感動。孤傲了一輩子的他,因僅有的幾個朋友而死的他,把誠懇的目光投向四周。一個官員衝過人群來到刑場高台上宣布:宮廷旨意,維護原判。

刑場上一片山呼海嘯。

但是,大家的目光都注視著已經押上高台的嵇康。

身材偉岸的嵇康抬起頭來,眯著眼睛看了看太陽,便對身旁的官員說:「行刑的時間還沒到,我彈一個曲子吧。」不等官員回答,便對在旁送行的哥哥嵇喜說:「哥哥,請把我的琴取來。」

琴很快取來了,在刑場高台上安放妥當,嵇康坐在琴前,對三千名太學生和圍觀的民眾說:「請讓我彈一遍《廣陵散》。過去袁孝尼他們多次要學,都被我拒絕。《廣陵散》於今絕矣!」

刑場上一片寂靜,神秘的琴聲鋪天蓋地。

彈畢,從容赴死。

嵇康窮盡一生,始終按照他的人生哲學在瀟洒的生活著,也讓當時的大多數人仰慕著並佩服著,同時也讓以本人艷羨著,因為時代的枷鎖一旦背負了,就很難再丟下,追述他的跟隨者,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了,我們知道嵇康的時代沒有結束,他的靈魂節操仍舊在我們的心裡!

9 嵇康 -朋友

為瀟洒不羈,不合禮教,並不會為同時代的大多數人所接受,友情顯得那麼珍貴,同時對嵇康來說,真正能從心靈深處干擾他的,是朋友。友情之外的造訪,他可以低頭不語,揮之即去,但對於朋友就不一樣了,哪怕是一丁點兒的心理隔閡,也會使他焦灼和痛苦,因此,友情有多深,干擾也有多深。

嵇康嵇康

 而讓他痛苦的,也就是當時顯赫一的山濤(曾有人稱其為「如璞玉渾金」),山濤為人敦厚,有長者之風,和各色人種都能保持一種溫和的關係,很靠得住。嵇康比較信任他,但他的推薦嵇康當官的行為惹怒了嵇康,讓嵇康感覺到山濤儘管了解自己,確還是讓自己陷入不想進的漩渦(為官),心裡非常痛惜的同時,寫下切結書,與山濤斷絕關係,這在當時是多麼的令人震驚,也因為為他的死埋下了伏筆。

但在他死前,交代自己兒子,最能讓他依靠的人仍是山濤,從這可看出來,山濤在他的心中佔了多大的分量。

嵇康還寫過另外一封絕交書,絕交對象是呂巽,也曾是他的朋友,但是友誼程度絕對遜於山濤,嵇康對其的行徑(霸佔弟妻,並惡人先告狀,害其一家)極度不恥,相較給山濤的長長的切結書,他的明顯就短了,言辭犀利,而且再也不聯繫了。

向秀,曾跟他一塊打鐵的朋友,(結交最早也是較長的)怕禍事牽連到自己,最終確走上了與其相悖的道路,不但入朝當官,還漸漸與其關係疏遠了。

可見,朋友不是字面上說的那麼好聽,她是一種意義上的沉重。

上一篇[滷肉飯]    下一篇 [阿爾普·阿爾斯蘭]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