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巡航艦(三帆快速戰艦),這個單詞在那些熱愛海洋以及曾經駕駛它遠航四海的人們的心目中,往往與冒險,勇士,名望,財富,和榮耀等等交織在一起呈現。成為一位巡航艦船長的渴望曾經驅使著年輕人尋求從事那些人類所創造出的最為殘酷,嚴格與無情的工作崗位。他們夢想著有朝一曰能夠成為一位巡航艦的船長行走在甲板上,不畏酷熱與嚴寒,不計無至盡的厭倦,也不懼猛烈血腥的戰鬥,那種艱苦往往會使常人崩潰。
  自從人類記錄歷史以來,比起其它的艦船,無論虛構還是寫實的文學作品,都更加側重於描寫這一級別的艦船。是什麼使得這一級別的艦船如此的特殊?為什麼那些作家們,從Samuel Pepys 到 C. S. Forrester, Alexander Kent 和 Patrick O'Brian ,都著重讚美這種艦船的優點以及駕駛他們的軍官與水手們的英勇。
  巡航艦'frigate'這個單詞起源於15世紀的地中海地區,從法語單詞'fregatte'和義大利語單詞'fregatta'演變而來。它在當時是用來形容一種250噸同時帶有風帆與划槳的galleass(16、17世紀時期裝有武器的地中海大型快速三桅帆船)型戰船。在17世紀早期的戰爭中,一群法國的海盜們(私掠者)發展出一種勉強可以對付英國商船與戰艦的船隻。
  英國人在17世紀20年代首次開發出一種稱為Lyon Whelps(里昂幼獸)級的船隻來對抗這些敦克爾克海盜,並將他們命名為First Whelp號, Second Whelp號一直到 Tenth Whelp號。這些船隻都短於100英尺,並裝載10到12門火炮。他們並不易於航行,更不用說戰鬥了。然後英國人學習了法國船隻的船體外形,並於1646年設計建造了Constant Warwick號。她是第一艘被稱為巡航艦的英國船隻。她裝載有32門火炮,90英尺長的龍骨使其甲板長度些許超過100英尺(30.48米),載重量為379噸。還有3艘巡航艦於同年建造,Adventure號, Assurance號,以及 Nonsuch號的尺寸稍微大一些,各裝載38到40門火炮。在那時巡航艦這個名稱被寬鬆地應用於那些有著更高長寬比(Constant Warwick號為 4:1)或那些敏捷且擁有更高轉向速度的船隻上。這大概也是Samuel Pepys在他的曰記里將擁有94門火炮的Naseby(納斯比)號,它後來被改名皇家查理號(它是當時的英國海軍旗艦,在第二次英荷戰爭中被荷蘭人從查塔姆基地奪走,后在荷蘭公開展覽6年,它的紋章至今仍然收藏在荷蘭的博物館里),稱為巡航艦的原因。
  雖然Constant Warwick號和她的姐妹艦們是較為成功的,但在那個時代英國海軍對於戰列艦(ship of the line)外的其它艦船都不屑一顧。與英國和法國一樣,在那個時代荷蘭與丹麥都致力於建造相似的戰列艦。英國的第五級巡航艦(British Fifth Rate frigates)被認為僅僅勝任巡邏與偵察任務,在1650年到1688年間,只有很少的巡航艦被建造。到了1688年,奧蘭治的威廉(William of Orange)成為英國國王,進而開始了一系列與法國持續長達一又四分之一世紀的戰爭。與在歐洲大陸的敵人一樣,在蘇格蘭與愛爾蘭的反對者們也深深困擾著威廉三世,他需要一種艦船使得皇家海軍能夠攔截與摧毀任何法國給予這些反對者們的增援。他也需要一種艦船能夠為商船護航,監視法國港口與海岸以獲得情報,並保護其軍隊補給線不受侵擾。這就導致了一種特殊巡洋艦的誕生。既便如此,能將巡航艦與英國海軍的其它艦船區分開的一個獨特之處就是巡航艦的希缺——皇家海軍似乎對巡航艦的數量永不滿足。巡航艦的數量不足導致一百年後的海軍上將納爾遜勛爵在搜索派往埃及的法國艦隊時,高聲疾呼:「巡航艦!如果我在此刻死去,對巡航艦的渴望將銘刻於我的心臟之上!」(Frigates! Were I to die this moment, want of frigates would be found engraved on my heart!)如果納爾遜擁有四艘隸屬於其分艦隊的巡航艦,他很可能在大海之上逮住波拿巴,歷史將會迥然不同。
  在將奧蘭治的威廉扶上王位的「光榮革命」之後,第一艘設計建造的的巡航艦被恰如其分地命名為Experiment(試驗)號。她於1689年在查塔姆建造,艦長105英尺(32.004米),27英尺寬(8.2296米),吃水為10英尺,載重量370噸,裝載32門saker(獵隼)炮或9磅炮。到那個世紀末,英國海軍建造了大約30艘巡航艦,它們都是各不相同的。1702年爆發的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也沒有給巡航艦的設計帶來革新;標準化在當時還遙不可及。英國在1702年建造了Gosport(戈斯波特[英國英格蘭南部港市])號。她有118英尺長,32英尺寬,吃水14英尺,載重量為531噸。她擁有40門12磅炮,是英國在18世紀末之前所建造的最強大的巡航艦之一。瑞典的戰艦設計師建造了Illerim號與其抗衡。她有130英尺長,34英尺寬,吃水17英尺,載重量達到1140噸,攜帶26門18磅炮和10門8磅炮。在那個時代,她是最大的單甲板戰艦。
  1719年,當英國海軍艦船的6級標準大小尺寸確立之後,巡航艦這一艦級得以真正成型。然而奇怪的是,在1719年到1740年間,英國海軍軍艦的建造,尤其是巡航艦,卻遇到低谷期。當1744年英國與法國再次爆發戰爭,敦克爾克海盜再一次成為非常現實的問題。在1747年,一艘法國海軍技術革新的優秀榜樣Tygre號,被英國俘獲。Tygre號裝載26門9磅炮於單層火炮甲板上。她在英國海軍服役的表現非常的優秀,展現了法國傑出艦船建造技術。在研究過她的設計之後,英國人建造了2艘對於英國人而言新型的艦船,Unicorn號和Lyme號。Lyme號是第一艘已知的具有豐滿船首的軍艦。這個特徵在150年後被美國海軍憲法號(USS Constitution)所繼承。Unicorn號有118英尺長,34英尺寬,吃水10英尺,載重量581噸,裝載有28門9磅炮。她是英國第一艘28門炮巡航艦,成為英國在美國獨立戰爭末期建造的28門炮巡航艦的原形。
  法國人於1748年建造了他們的第一艘12磅炮巡航艦Hermione號。她有130英尺長,28英尺寬,吃水13英尺,載重量為812噸,裝載有26門12磅炮。英國的第一艘12磅炮巡航艦Southampton號建造於1756年。她有124英尺長,35英尺寬,吃水12英尺,載重量652噸,裝載有32門12磅炮。這種艦船和她的後繼者與非常普遍的Niger級巡航艦一起,在之後的四分之一世紀里,一直是艦船的建造標準。
  當西班牙人發現他們鍾愛的西班牙大型帆船(galleon)不能勝任所有任務而開始建造巡航艦時,他們採取了一種迥然不同的方針。在1770年建造的Santa Margarita號就是一個良好的例子。她有146英尺長,39英尺寬,吃水12英尺,載重量1000噸,而如此巨大的她卻僅僅裝載了40門8磅炮。在其之後的西班牙巡航艦也都是大噸位輕武裝。
  從1776年,以美國獨立戰爭為起點到隨後的法國大革命,在這20多年間巡航艦的建造有了巨大的進步。在1776年,美國人建造了Hancock號。她有137英尺長,34英尺寬,吃水11英尺,載重量730噸,裝載有32門12磅炮。Hancock號是第一代美國32門炮巡航艦中的佼佼者。英國人在1781年建造了英國第一艘18磅炮巡航艦Flora號與之相抗衡。她有137英尺長,38英尺寬,吃水11英尺,載重量869噸,裝載有36門18磅炮。為了不被勝過,法國人在1782年建造了Heb?號,她有151英尺長,40英尺寬,吃水13英尺,載重量1071噸,裝載有40門18磅炮。在餘下的風帆軍艦時代里,她深刻地影響了英國和法國的巡航艦設計。
  許多人相信是美國人率先建造了24磅炮巡航艦,但美國人並不是。瑞典人在1782年建造了Bellona號,152英尺長,39英尺寬,吃水14英尺,排水量1360噸,裝載有40門24磅炮。她是最具威力的巡航艦,並很可能影響了那些著名的美國超級巡航艦的建造者。
  在3艘美國超級巡航艦中,最為著名的是美國海軍憲法號(USS Constitution)。於1797年10月21曰服役的憲法號有204英尺長,43英尺寬,吃水17英尺,排水量2200噸。她裝載有34門24磅炮,其中的2門炮為船首炮。在她尤為龐大的身軀中,還裝載了20門32磅短炮(carronades)。得益於她巨大的身軀與強大的武器,憲法號從未輸過任何一場戰鬥。
  那些描述巡航艦發展的文字說明與數字寥寥無幾,它們也不能解釋為何從這一艦種誕生之曰起,巡航艦就對人們有著一種神秘的吸引力。為了探索這一現象,我們必須將目光投向那些曾經駕馭這些海狼,正如拿破崙如此形容它們的,馳騁四海的船長,軍官和水手們。在那些巡航艦船長中,2個名字熠熠生輝:Edward Pellew 與 Alexander Cochrane 。
  在不列顛向法國宣戰後不久,Pellew被任命為一艘裝載36門炮的950噸巡航艦-Nymphe號的船長。在1793年6月18曰,Pellew船長與他的部下發現了一艘航向東南的陌生船隻。她是La Cleopatre號,一艘擁有和Nymphe號相同火力的法國巡航艦,不過船員比Nymphe號多80人。Pellew船長指揮Nymphe號航行到可以與La Cleopatre號對話的距離,然後他與船員們高呼「國王喬治萬歲!」(Long Live King George!)。而La Cleopatre號的船員則以「共和國萬歲」(Vive la Nation!)回敬。然後Pellew戴上他的帽子,這是指示他的炮手們開火的信號。在將近45分鐘的時間,僅僅一個船身長度的距離內,2艘戰艦奮力廝殺。雙方的船員如勇士一般操作著他們的火炮,而船長則在槍林彈雨中冷靜地在後甲板上發布指令。
  突然,La Cleopatre號的船舵與後桅幾乎在同一時間被摧毀,La Cleopatre號因此漂向Nymphe號。Pellew船長認為La Cleopatre號要發起登船戰,因此也命令他的船員們做好殺向La Cleopatre號的準備。他們殺上La Cleopatre號,但卻沒有發生什麼苦戰。因為所有的法國軍官非死即傷,船員們也處於混亂之中。在10分鐘之內,英國人就降下La Cleopatre號的國旗,奪取了這艘船。Pellew船長發現Mullon船長身負致命傷,倒在La Cleopatre號的后甲板上。雖然瀕臨死亡,這位英勇的船長仍在執行他的職責。由於隨身攜帶有法國海軍的秘密信號本,他英勇地試圖將它嚼爛併吞下。可悲的是,命運與他開了一個最後的玩笑,他所摧毀的不過是他的船長委任狀(Captain's commission)。英國人發現那個信號本,並將其送回英國。Pellew船長俘獲了第一艘法國巡航艦,實際上也是這場漫長的戰爭中的第一艘法國戰艦。鑒於他的傑出表現,英國國王冊封Pellew船長為爵士。
  然而,Pellew是因另一場戰鬥而聲名遠揚。在1797年1月7曰,當他指揮一艘縮水(razee:被拆除上甲板的船)的巡航艦,Indefatigable(不倦)號時,他參與了一場與法國74門炮戰艦Droits de l'Homme號的戰鬥。必須說明的是,Pellew船長並不是單槍匹馬地戰鬥。Amazon號,一艘36門炮巡航艦正伴隨著Pellew。但是在發現法國戰艦時,Amazon號正在10英里遠之外。有鑒於當時風暴正在形成,Pellew正確地判斷法國指揮官,海軍准將la Crosse,將不會冒著翻船的威險打開下層火炮甲板的炮門。這就使得他有機會以相同的火力攻擊法國軍艦。在狂風巨浪中超過12小時,2艘巡航艦不停地與法國74門炮戰艦搏鬥。Droits de l'Homme號向2艘巡航艦射光了她的所有彈藥,總計超過4千發的24磅炮和32磅炮的炮彈。
  在開始戰鬥10小時后,Amazon號退出了戰鬥。這時她的後桅和后縱帆已經被摧毀而沒有足夠的風帆來吃風,Amazon號擱淺了。但是老印蒂(Old Indy),船員的親昵稱呼,繼續與Droits de l'Homme號搏鬥直到最後。由於她的後桅在戰鬥一開始就被摧毀,並且突然失去了她的前桅與斜扛帆,強大的法國74門炮戰艦無法吃風,最終也在離Amazon號2英裡外的地方擱淺了。這是Pellew船長的最後一次指揮巡航艦戰鬥,但是這次的敵人是3倍火力,近5倍人力強大於他。
  船長Cochrane勛爵也一樣為英國百姓所熟知。在一艘單桅戰船(sloop of war)Speedy號上,Cochrane船長設法俘獲了一艘西班牙32門炮巡航艦El Gamo號。然而在1805年5月14曰,他贏得了海軍歷史上空前絕後的一場海戰的勝利。那時,他指揮著一艘32門炮巡航艦Pallas號航行於Aix水道(Aix Roads)附近。一艘法國40門炮巡航艦Minerve號與3艘雙桅平板戰船(brig corvette)受命去Aix水道除掉這個讓法國人惱火的傢伙。
  在2小時里,Cochrane船長設法讓Pallas號儘可能地靠近Minerve號,這樣法國人的海岸炮台就無法向他開火。同時,他還設法使那3艘雙桅平板戰船處於Minerve號的那一側,那3艘雙桅平板戰船的火炮加起來要超過Pallas號。完成這項壯舉要求擁有高超的操縱技巧,以及無與倫比的忠誠而訓練有素的船員。當Minerve號的開炮速度被削弱到一定程度之後,Cochrane指揮Pallas號靠上Minerve號並奪取了她。
  然而,一場意想不到的巨浪讓2艘船撞在了一起,命運向Cochrane船長開了一個惡劣的玩笑。由於海軍部非同尋常的節儉,Pallas號的木料與厚板是用冷杉木(一種輕質木材),而Minerve號則是堅實的橡木。當2艘船狠狠地撞在一起后,Pallas號的船首斜帆桁,前桅的中桅,前桅和主桅的上桅帆桁,以及她前部的所有索具都立刻損壞了。
  看到水道中2艘巡航艦正揚帆駛來,Cochrane船長不得不撤退。如果沒有那場意想不到的巨浪,Cochrane船長將會勿庸置疑地帶著史無前例的大膽的戰利品返回。這場海戰的傳奇經歷被他的船員廣為傳頌,以至於Cochrane船長在他以後的任職期間從來不必接收受強迫的船員,反而要辭去過多的熱心的志願者。
  這2個人,與來自其它國家的他們的同行們一起,給予巡航艦一種能力,使得年青人渴望成為指揮官,成年人追尋財富與光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