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先秦經典

表面上好聽而實際上虛偽的話。《詩·小雅·雨無正》:「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處休。」《漢書·東方朔傳》:「二人皆偽詐,巧言利口以進其身。」 清 劉大櫆 《贈姚詠棠序》:「古之怪偉魁梧不世出之士,為巧言所中傷者多矣。」 清 陳天華 《警世鐘》:「我曉得洋人初到,一定用巧言哄誘,還要施點小恩惠。」

1釋義

詞目:巧言
拼音:qiǎo yán
詳細解釋

2原文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幠。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大幠,予慎無辜。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盜,亂是用暴。盜言孔甘,亂是用餤。匪其止共,維王之邛。
奕奕寢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聖人莫之。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毚兔,遇犬獲之。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為亂階。既微且尰,爾勇伊何?為猶將多,爾居徒幾何?

3題解

諷刺周王聽信讒言而禍國殃民。

4註釋

悠悠:思也。且(音居):語詞。幠(音呼):大也。慎:誠也。
僭(音見):讒言。涵:包容。君子如怒:君子見讒人如怒斥之,則亂庶幾可止。遄(音傳):疾,快。沮(音舉):止。祉:福。
餤(音談):進食。引申為增多。匪其止共,維王之邛:言不供職事,而病其主。止,職。
奕奕:大貌。秩秩:聰明有智貌。莫:謀划。毚(音饞)兔:狡兔。
荏(音忍)染:柔弱貌。行言:流言。蛇蛇(音移):輕率貌。
麋:水邊。職:職掌,主管。微:足瘍。一說尾瑣。尰(音腫):足腫。一說臃腫。

5譯文

高高遠遠那蒼天,如同人之父與母。沒有罪也沒有過,竟遇大禍難免除。蒼天已經大發威,但我確實沒錯處。蒼天不察太疏忽,但我確實是無辜。
禍亂當初剛生時,讒言已經受寬容。禍亂再次發生時,君子居然也聽從。君子聞讒如怒責,禍亂速止不嚴重;君子如能任賢明,禍亂難成早已終。
君子屢次立新盟,禍亂因此便增長。君子相信那盜賊,禍亂因此勢暴狂。盜賊讒人話甜蜜,禍亂因此得滋養。讒人哪能盡職守,只能為王釀災殃。
巍然宮室與宗廟,君子將它來建起。典章制度有條理,聖人將它來訂立。他人有心想讒毀,我能揣測能料及。蹦跳竄行那狡兔,遇上獵狗被擊斃。
嬌柔裊娜好樹木,君子自己所栽培。往來流傳那謠言,心中辨別識真偽。夸夸其談說大話,口中吐出力不費。巧言動聽如鼓簧,厚顏無恥行為卑。
究竟那是何等人?居住河岸水草邊。沒有勇力與勇氣,只為禍亂造機緣。腿上生瘡腳浮腫,你的勇氣哪裡見?詭計總有那麼多,你的同夥剩幾員?

6賞析

此詩主題在於憂讒憂謗,同時揭露了讒言惑國的卑鄙行徑。《毛詩序》云:「《巧言》,刺幽王也。大夫傷於讒,故作是詩也。」
作者顯然飽受讒言之苦,全詩寫得情感異常激憤,通篇直抒胸臆,毫無遮攔。起調便是令人痛徹心肺的呼喊:「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幠。」隨即又是蒼白而帶有絕望的申辯:「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泰幠,予慎無辜!」情急憤急之下,作者竟無法用實情加以洗刷,只是面對蒼天,反覆地空喊,這正是蒙受奇冤而又無處伸雪者的典型表現。
二、三兩章,情感稍緩,作者痛定思痛后對讒言所起,亂之所生進行了深刻的反省與揭露。在作者看來,進讒者固然可怕、可惡,但讒言亂政的根源不在進讒者而在信讒者,因為讒言總要通過信讒者起作用。讒言如同鴉片,人人皆知其毒性,但它又總能給人帶來眼前的虛幻的快感。因此,如果不防患於未然,一旦沾染,便漸漸使人產生依賴感,最終為其所害,到時悔之晚矣!作者在第四章中的描述實際上說明了一個道理:天子的獨特處境、地位使其天生地缺乏這種免疫力。故與其說刺小人,毋寧說在刺君子。可謂深刻至極!此二章句句如刀,刀刀見血,將「君子信讒」的過程及結局解剖得絲絲入扣,筋骨畢現。「盜言孔甘,亂是用餤」無疑是送給後世當政者的一付清醒劑。吳師道云:「前三章刺聽讒者,后三章刺讒人。」(見《傳說彙纂》)蓋因聽讒者比之進讒者責任更大,故先刺之。看來,憤激的情感並未使作者喪失理智!
四、五兩章,形同漫畫,又活畫出進讒者陰險、虛偽的醜陋面目。他們總是為一己之利,而置社稷、民眾於不顧,處心積慮,暗使陰謀,欲置賢良之士於死地而後快。但險惡的內心表現出來的卻是花言巧語、卑瑣溫順,在天子面前,或「蛇蛇碩言」,或「巧言如簧」。作者的描繪入木三分,揭下了進讒者那張賴以立身的畫皮,令人有「顏之厚矣」終不敵筆鋒之利矣的快感。
末章具體指明進讒者為何人。因指刺對象的明晰而使詩人的情感再次走向劇烈,以至於按捺不住,直咒其「既微且尰」,可見作者對進讒者的恨之入骨。那「居河之麋」的交待,使讀者極易聯想起躲在水邊「含沙射影」的鬼蜮。然而,無論小人如何猖獗,就如上章所言「躍躍毚兔」,最終會「遇犬獲之」。因為小人的鼠目寸光,使他們在獲得個人利益的同時,往往也將自己送上了絕路。從這個角度看,作者不僅深刻地揭露了進讒者的醜惡,也清醒地看到了進讒者的可恥下場!
本詩雖是從個人遭讒人手,但並未落入狹窄的個人恩怨之爭,而是上升到讒言誤國、讒言惑政的高度加以批判,因此,不僅感情充沛,而且帶有了普遍的歷史意義與價值,這正是本詩能引起後人共鳴的關鍵之處!

7巧言令色

巧言令色 ( qiǎo yán lìng sè )
指用花言巧語和媚態偽情來迷惑、取悅他人。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孔子說:「善講動聽的虛言,裝出一副和善的面孔,這種人,少有仁德啊」
用 法
聯合式;作謂語、定語;含貶義
近義詞
花言巧語、甜言蜜語
燈謎
七月談秋景
下一篇[天宮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