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巧言令色鮮矣仁

標籤:論語

出自《論語·學而》,意為:致力於巧妙的言語,鑽研說話的技巧,會讓人看起來變成他了所想要變成的樣子,然後止步不前。而短期的來說,語言技巧是很有用的,所以眾人掉進了這樣的一個陷阱,這就是為什麼仁德變得稀少!
解釋】
巧言令色:巧言,就是極富技巧的說話。令色,令者,使也;色者,指看起來像;合起來,就是使人看起來像達到了仁的境界。也有人將其解讀為花言巧語使人歡喜的意思,譯作——孔子說:「利用花言巧語而使人歡喜,這不屬於仁的行為。」
鮮矣仁:鮮,就是少見,一說引伸為沒有或不屬於。
【原文解讀】
子日:「巧言令色,鮮矣仁。」
反思:孔子時代講禮,從「禮儀」的「儀」便是保持自己的獨立尊嚴,同時使的他人愉悅。用語言來使得他們歡喜和產生其他情緒是一種自我表達,孔子致力於建立自己的學說,怎麼會這樣子來駁斥自己?所以明顯有誤!
正解:致力於巧妙的言語,鑽研說話的技巧,會讓人看起來變成他了所想要變成的樣子,然後止步不前。而短期的來說,語言技巧是很有用的,所以眾人掉進了這樣的一個陷阱,這就是為什麼仁德變得稀少!
司馬牛問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曰:「其言也訒,斯謂之仁已乎?」子曰:「為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譯文]司馬牛問仁德。孔子說:「仁者,他的言語遲鈍。」司馬牛說:「言語遲鈍,這就叫做仁了嗎?」孔子說:「做起來不容易,說話能夠不遲鈍嗎?」
反思:孔子時代,人傑君子皆言修身,當弟子的怎麼會用如此愚蠢的問題來問老師?語言遲鈍明顯不是正解。當時的情景:司馬牛想要得到仁的真諦,於是問老師,什麼品德是"仁",孔子告訴他,我說不出,但是仁者說話一定是很謹慎的(與自己的說法相印證).司馬牛一聽就激動了,原來說話謹慎就可以了啊,仁真的太淺顯了,所以他很驕傲的問老師,只要做到說話謹慎這麼簡單就可以了么?孔子一聽,就明白弟子的浮躁,於是說,你現在的行為已經表明說話謹慎做起來很難,難道說話不應該再謹慎一些么?
巧言令色鮮矣仁
上一篇[鄉愿]    下一篇 [郭曉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