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巫臣,字子靈,後為申氏,又稱屈巫,原是楚國的大夫。后輔佐晉景公,建議晉國聯合吳國,夾擊楚國。又親自到吳國,教吳國人駕駛戰車。這成為楚國衰落、吳國崛起的序幕。

1簡介

申公巫臣,字子靈,後為申氏,又稱屈巫,原是楚國的大夫。后輔佐晉景公,建議晉國聯合吳國,夾擊楚國。又親自到吳國,教吳國人駕駛戰車。這成為楚國衰落、吳國崛起的序幕。

2生平

宣公十二年冬,楚莊王討伐蕭國,宋國的華椒聯合蔡國解救蕭國。蕭國人囚禁了楚國的熊相宜僚以及公子丙。楚莊王說:「不要殺他們兩個人,我立即退兵。」可是蕭國人還是把二人殺了。庄王大怒,於是率重兵圍困蕭國,蕭軍抵擋不住潰敗了。申公巫臣對庄王說:「很多士兵們都苦寒於冬天的氣溫。」庄王聽了,就親自巡視軍隊,拊問慰勉將士。將士們感到如同穿了綿襖一樣溫暖。
成公二年,楚莊王破陳國,他見到夏徵舒的母親夏姬十分美麗。楚莊王、子反(楚公子側,庄王的弟弟)都想娶夏姬,都被巫臣婉轉的勸說了。可是,楚莊王把夏姬嫁給了連尹襄老。
邲之戰中,巫臣暗箭殺死連尹襄老,連尹襄老的屍體被晉國將軍荀首帶回。巫臣以接連尹襄老的屍體為名,送夏姬到了鄭國(夏姬是鄭穆公的女兒),兩人由鄭國逃到了晉國,被晉景公任命為邢大夫。子反大怒,誅滅巫臣全家。
成公七年,巫臣建議晉國聯合吳國,夾擊楚國。巫臣親自到吳國,教吳國人駕駛戰車。這成為楚國衰落、吳國崛起的序幕。
成公八年,晉景公派遣申公巫臣出使吳國,借道於莒國。巫臣和莒君渠丘公站在城池邊說話,巫臣說:「城牆看起來很破敗了!」莒君說:「敝國偏遠窮陋,處在蠻夷之地,哪個會打我的主意呢?」申公巫臣回答:「那些處心積慮企圖開疆闢土以求有處於自己國家的,什麼地方沒有呢?正因為如此,才會有這麼多的大國。只是這些大國有的打小國的主意,有的暫時顧不上而已。一個重敢的匹夫尚且知道關閉好內外門戶,何況是一個諸侯國呢?」魯成公九年冬十一月,楚國令尹子重從陳國出兵征討莒國,圍困國都渠丘。果然如巫臣的預料,渠丘城防失修,很快就兵敗城陷。城中百姓潰逃到莒城。初五日,楚軍進入渠丘城。楚軍進而圍困莒城,莒城的城守也很差,十七日,莒城也被攻陷了。楚軍乘勝進入鄆城,這都是莒國沒有戰備的緣故。

3文獻記載

《春秋左氏傳.宣公十二年》冬,楚子伐蕭,宋華椒以蔡人救蕭。蕭人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殺,吾退。」蕭人殺之。王怒,遂圍蕭。蕭潰。申公巫臣曰:「師人多寒。」王巡三軍,拊而勉之。三軍之士,皆如挾纊。遂傅於蕭。還無社與司馬卯言,號申叔展。叔展曰:「有麥曲乎?」曰:「無」。「有山鞠窮乎?」曰:「無」。「河魚腹疾奈何?」曰:「目於眢井而拯之。」「若為茅絰,哭井則己。」明日蕭潰,申叔視其井,則茅絰存焉,號而出之。
《春秋左氏傳.成公二年》楚之討陳夏氏也,庄王欲納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姬,貪其色也。貪色為淫,淫為大罰。《周書》曰:『明德慎罰。』文王所以造周也。明德,務崇之之謂也;慎罰,務去之之謂也。若興諸侯,以取大罰,非慎之也。君其圖之!」王乃止。子反欲取之,巫臣曰:「是不祥人也!是夭子蠻,殺御叔,弒靈侯,戮夏南,出孔、儀,喪陳國,何不祥如是?人生實難,其有不獲死乎?天下多美婦人,何必是?」子反乃止。王以予連尹襄老。襄老死於邲,不獲其屍,其子黑要烝焉。巫臣使道焉,曰:「歸!吾聘女。」又使自鄭召之,曰:「屍可得也,必來逆之。」姬以告王,王問諸屈巫。對曰:「其信!知犖之父,成公之嬖也,而中行伯之季弟也,新佐中軍,而善鄭皇戌,甚愛此子。其必因鄭而歸王子與襄老之屍以求之。鄭人懼於邲之役而欲求媚於晉,其必許之。」王遣夏姬歸。將行,謂送者曰:「不得屍,吾不反矣。」巫臣聘諸鄭,鄭伯許之。及共王即位,將為陽橋之役,使屈巫聘於齊,且告師期。巫臣盡室以行。申叔跪從其父將適郢,遇之,曰:「異哉!夫子有三軍之懼,而又有《桑中》之喜,宜將竊妻以逃者也。」及鄭,使介反幣,而以夏姬行。將奔齊,齊師新敗,曰:「吾不處不勝之國。」遂奔晉,而因郤至,以臣於晉。晉人使為邢大夫。子反請以重幣錮之,王曰:「止!其自為謀也,則過矣。其為吾先君謀也,則忠。忠,社稷之固也,所蓋多矣。且彼若能利國家,雖重幣,晉將可乎?若無益於晉,晉將棄之,何勞錮焉。」
《春秋左氏傳.成公七年》楚圍宋之役,師還,子重請取於申、呂以為賞田,王許之。申公巫臣曰:「不可。此申、呂所以邑也,是以為賦,以御北方。若取之,是無申、呂也。晉、鄭必至於漢。」王乃止。子重是以怨巫臣。子反欲取夏姬,巫臣止之,遂取以行,子反亦怨之。及共王即位,子重、子反殺巫臣之族子閻、子盪及清尹弗忌及襄老之子黑要,而分其室。子重取子閻之室,使沈尹與王子罷分子盪之室,子反取黑要與清尹之室。巫臣自晉遺二子書,曰:「爾以讒慝貪婪事君,而多殺不辜。余必使爾罷於奔命以死。」
巫臣請使於吳,晉侯許之。吳子壽夢說之。乃通吳於晉。以兩之一卒適吳,舍偏兩之一焉。與其射御,教吳乘車,教之戰陳,教之叛楚。置其子狐庸焉,使為行人於吳。吳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馬陵之會,吳入州來。子重自鄭奔命。子重、子反於是乎一歲七奔命。蠻夷屬於楚者,吳盡取之,是以始大,通吳於上國。
《春秋左氏傳.成公八年》晉侯使申公巫臣如吳,假道於莒。與渠丘公立於池上,曰:「城已惡!」莒子曰:「辟陋在夷,其孰以我為虞?」對曰:「夫狡焉思啟封疆以利社稷者,何國蔑有?唯然,故多大國矣,唯或思或縱也。勇夫重閉,況國乎?」
《春秋左氏傳.昭公二十八年》初,叔向欲娶於申公巫臣氏,其母欲娶其黨。叔向曰:「吾母多而庶鮮,吾懲舅氏矣。」其母曰:「子靈之妻殺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國、兩卿矣。可無懲乎?吾聞之:『甚美必有甚惡,』是鄭穆少妃姚子之子,子貉之妹也。子貉早死,無後,而天鍾美於是,將必以是大有敗也。昔有仍氏生女,鬒黑而甚美,光可以鑒,名曰玄妻。樂正後夔取之,生伯封,實有豕心,貪婪無饜,忿類無期,謂之封豕。有窮后羿滅之,夔是以不祀。且三代之亡,共子之廢,皆是物也。女何以為哉?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義,則必有禍。」叔向懼,不敢取。平公強使取之,生伯石。伯石始生,子容之母走謁諸姑,曰:「長叔姒生男。」姑視之,及堂,聞其聲而還,曰:「是豺狼之聲也。狼子野心,非是,莫喪羊舌氏矣。」遂弗視。
上一篇[珍珠茅屬]    下一篇 [維埃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