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圖書

《巫言》是作家朱天文耗時七年寫就的長篇作品。作者完全摒棄了小說的虛構技巧,用田野調查的方法收集了當下生活中的一個個活生生的標本,用寫實的手法,記錄了一個時代種種景象(包括物質的,也包括內心的),可以說是「給下一輪太平盛世作了一個女性的、實物的備忘錄。」

1巫言

(朱天文巔峰之作—你知道菩薩為什麼低眉?)
巫言
作者:朱天文
定價:35.00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頁碼:385 頁
出版日期:2009年
ISBN:7208083126/9787208083127
開本:32

2內容簡介

你知道菩薩為什麼低眉?是這樣的,我曾經遇見一位不結伴的旅行者。《巫言》是作家朱天文耗時七年寫就的長篇作品。作者完全摒棄了小說的虛構技巧,用田野調查的方法收集了當下生活中的一個個活生生的標本,用寫實的手法,記錄了一個時代種種景象(包括物質的,也包括內心的),可以說是「給下一輪太平盛世作了一個女性的、實物的備忘錄。」
「巫言」,巫師這門行當最重要的工具或說寄藝,喚醒萬事萬物的靈魂,改變現實的面貌。作品的語言的確獨具一格,化繁為簡,舉重若輕,這種超凡脫俗的書寫方式,以及作品透露出的作者本人智慧、本真的氣質,都非我族類,讓人驚羨。
《巫言》可說是朱天文創作的最高峰。

3作者簡介

朱天文,1956年出生於台灣高雄鳳山,作家朱西甯與劉慕沙之女,中國台灣女小說家、影視編劇、散文家,祖籍山東,一九五六年生,淡江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主編《三三集刊》《三三雜誌》,並任三三書坊發行人。「寫齡」三十六年,著有電影劇本《童年往事》《戀戀風塵》《悲情城市》《戲夢人生》《千禧曼波》《最好的時光》《紅氣球的旅行》等,散文集《淡江記》《小畢的故事》《花憶前身》等,小說集《喬太守新記》《傳說》《最想念的季節》《炎夏之都》《世紀末的華麗》等,長篇小說《荒人手記》。因發表小畢的故事與陳坤厚、侯孝賢認識,並參與電影編劇,自此便與電影事業結下不解之緣。其作品亦多次獲獎
1994年以《荒人手記》榮獲首屆時報文學百萬小說獎,短篇小說《世紀末的華麗》位列「二十世紀中文小說百強」。
關於寫作的經典名言是:「寫作是奢靡的實踐。」

4媒體推薦

阿城、余華、賈平凹、侯孝賢、朱天心、張艾嘉 情迷朱天文
好的文章如風,吹得世間水流花開,此風是惟有從神境而來。但這神與宗教是兩回事……朱天文是單她這清潔無禁忌與茫然的感覺,見出了她是個天才者。
——胡蘭成
無奈是我們人類最深刻的感覺,只有面對它,才有最後的誠實與不誠實,這一點,是我最感動於朱天文的作品的。
——阿城
我個人不止一回驚訝到朱天文和卡爾維諾的相似……但朱天文是先相信,因信稱義,這一點明顯和卡爾維諾的不同,也讓朱天文小說多了一層宗教感,宗教的光彩、魅惑和悲願氣息。
——唐諾
天文的人是那樣深那樣曲折婉轉,真是那女心無限了。
——丁亞民
朱天文不僅從胡蘭成那裡習得神姬之舞而已。而是學了一整套的世界觀、認識論,它提供了一個整體的觀照,包含了文明/文化起源觀、歷史觀、美學觀等等……她的「后四十回「寫作修行毋寧是緘默的,她的關切不在那些易逝的、流變的「現象」,而是一些更為「本質」的事物。
——黃錦樹
一徑描寫熱鬧的、炫目的、芳香的事物,卻透露了腐爛前、衰敗前的有機分解,這位技藝圓熟、見解融達的朱天文是來到她寫作生涯的高處了。
——詹宏志
在生活中,朱天文「讀物閱人」,物不離人,書寫來自她對「現實存有」的熱情;「物的情迷」正是她小說的特色,這種情迷頗似所謂「物之哀」,它也使作品中常出現的類「博物志」書寫具有文學的美。
——舞 鶴
因著對官能世界的誘惑有著由衷好奇,對時間及回憶的虛惘有著切身焦慮;朱天文最好的作品掌握了道德與頹廢間的二律悖反關係,使她的世紀末視野,超越了顧影自憐的局限。
——王德威
天文的柔情大概托在散文里;小說就一直地簡潔利落,沒有忸怩之態,不帶廢辭廢筆,有種泱泱大氣。
——袁瓊瓊
在現代女作家中,張愛玲是一個異類,她的作品什麼都沒有,又什麼都裝下了,這種氣度很少有人能夠繼承。如果說有人能夠繼承這種氣度,那麼這個人一定是朱天文。朱天文的《巫言》是非常出色的長篇,那如菩薩一樣低眉,那如大師一樣超然,感受現實另一個層面,喚醒萬物之靈魂,如巫或高超之藝人喃喃自語。如果按照那三個得布克獎的條件,此書皆有份,布克獎得主必是這位巫者。大陸目前還沒有出版此書,如果這部小說獲了茅盾文學獎,我一定會對茅盾文學獎肅然起敬。
——虹影

5編輯推薦

熬字七年,化身為巫,給新一輪太平盛世女性的、實物的備忘錄
最好的朱天文,最優秀也是最美麗的作家,現世而又超越的巔峰之作,設計大師並「天文迷」陸智昌專註縫製嫁衣裳。

6專業書評

《巫言》千呼萬喚始出來。但如果你期待有曲折離奇的故事,抱歉,它沒有。不可思議的奇詭想象?沒有。感人至深的情節?沒有。光怪陸離的比喻?也很有限。它似乎擺明了拒絕虛構,更準確地說,減約虛構至極限。借用小說里的話即是「一毫毫,一寸寸的減。減之又減」。虛構的極簡主義。是革命還是倒退?如此,作者其實讓小說及自己處於危險的境地。這樣的書寫策略,會導致貼近自身的存在被聚焦、裸露,經驗性的細節,家族,甚至作者的政治立場,在有限的陌生化下必然無所遁形。這種坦然,在台灣目前的政治文化環境下,當然是太不夠世故了。也難怪政治評論家會見獵心喜。
——《聯合報》,黃錦樹《評<巫言>》

7目錄

第一章 巫看
第1節:巫看(1) 第2節:巫看(2)
第3節:巫看(3) 第4節:巫看(4)
第5節:巫看(5) 第6節:巫看(6)
第7節:巫看(7) 第8節:巫看(8)
第9節:巫看(9) 第10節:巫看(10)
第11節:菩薩低眉(1) 第12節:菩薩低眉(2)
第13節:菩薩低眉(3) 第14節:菩薩低眉(4)
第15節:菩薩低眉(5) 第16節:菩薩低眉(6)
第17節:世紀初(1) 第18節:世紀初(2)
第19節:世紀初(3) 第20節:世紀初(4)
第21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1) 第22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2)
第23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3) 第24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4)
第25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5) 第26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6)
第27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7) 第28節:不結伴的旅行者(1)(8)
第29節:不結伴的旅行者(2)(1) 第30節:不結伴的旅行者(2)(2)
第31節:不結伴的旅行者(2)(3)
第二章 巫時
第32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1) 第33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2)
第34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3) 第35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4)
第36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5) 第37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6)
第38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7) 第39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8)
第40節:不結伴的旅行者(3)(9) 第41節:巫時(1)
第42節:巫時(2) 第43節:巫時(3)
第44節:巫時(4) 第45節:巫時(5)
第46節:巫時(6) 第47節:巫時(7)
第48節:巫時(8) 第49節:巫時(9)
第50節:巫時(10) 第51節:巫時(11)
第52節:巫時(12) 第53節:巫時(13)
第54節:E界(1) 第55節:E界(2)
第56節:E界(3) 第57節:E界(4)
第58節:E界(5) 第59節:E界(6)
第60節:E界(7) 第61節:E界(8)
第三章 巫事
巫事(1)email和V8 螢光妹 巫事(2)
第四章 巫途
巫途(1)不結伴的旅行者(4)巫途(2)
第五章 巫界
二二九 二二九,浣衣日 巫界(1) 巫界(2) 巫界(3)
關於《巫言》 唐諾
附錄
……
下一篇[雄張]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