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巫醫,即巫師和醫師,是一個具有兩重身份的人。既能交通鬼神,又兼及醫藥,是比一般巫師更專門於醫藥的人物。

1 巫醫 -基本介紹

巫醫巫醫

巫醫,即巫師和醫師,古人多求救助於鬼神以治病,故巫醫往往並提。唐·韓愈《師說》:「~樂師百工之人,不恥相師。」巫醫春秋之時,巫醫正式分家,從此巫師不再承擔治病救人的職責,只是問求鬼神,占卜吉凶。而大夫(醫生)也不在求神問鬼,只負責救死扶傷,懸壺濟世。   

巫醫是一個具有兩重身份的人。既能交通鬼神,又兼及醫藥,是比一般巫師更專門於醫藥的人物。殷周時期的巫醫治病,從殷墟甲骨文所見,在形式上看是用巫術,造成一種巫術氣氛,對患者有安慰、精神支持的心理作用,真正治療身體上的病,還是借用藥物,或採取技術性治療。巫醫的雙重性(對醫藥的應用與阻礙)決定了其對醫藥學發展的參半功過。

2 巫醫 -無痛手術

在20世紀80年代的菲律賓,曾經有一種無創傷的巫醫手術受到人們的追捧:據說在取出病灶的同時又不會在患者身上留下傷口,不僅迅速而無痛,且不必冒大出血或感染的風險,這種偽手術的吸引力自然不言而喻。

諾林博士專程飛往菲律賓去觀察幾位最有名的巫術外科醫生如何進行工作。他設法說服一位最著名的巫術外科醫生焦伊·梅卡多為他施行手術。諾林博士對巫醫聲明說他患有高血壓,並且他的高血壓可能是腎病引起的,這些都是實際存在的情況。而具體的治療過程多少顯得有些滑稽,這點可以從諾林博士的描述中感受到,「從作為手術台的教堂的聖餐台檯面往下看,我一下子就看出當他開始進行「手術」時,就把某種小動物的腸子和肉偷偷藏在手心裡了。當他在我身上推拿時,我非常細心地進行觀察,顯然,無論是依靠視覺還是從他的雙手壓在我腹部肌肉上所得到的感覺來推斷,他根本就沒有穿過我的腹壁。當『切除了』那塊脂肪組織時,他把它拿得高高的,讓所有旁觀者都看得見,並且說了聲『有害的組織啊』。然後,馬上把它扔進聖餐台後面一個一直燒著酒精的洋鐵罐里。後來,梅卡多的助手對我說,這個有害的組織是我的左腎上長的腫瘤。這可真有意思,我見過的腎臟何止千百,其實,這塊組織並不是腎臟,而是一塊雞肉」。諾林博士同時指出了巫醫偽手術的要害:在治療過程中,巫術外科醫生會立即消滅他們所「切除」的組織,這樣,病人就沒有機會獲得這塊組織,當然也無法把它交給病理學家去研究了。

不過,有少數情況,病人取得那些似乎是從他們體內切除的組織,但經過顯微鏡檢驗卻證明這些組織是動物身上的器官。儘管如此,每年還是有數以千計的人從世界各地飛往菲律賓,要求為他們實施所謂的無痛無創傷手術。據知情人估計,一位最有名的巫術外科醫生平均每月要為300名病人施行「手術」。每個病人付給該巫醫所在機構捐款的平均數為200美元。每年的捐款總數在70萬美元以上。

3 巫醫 -巫術的「療效」

醫生們通常把病情分成3大類:純器質性疾病,包括骨折、內部和外部器官的各種創傷、肺結核和麻疹之類的傳染病、也許還包括癌症;純心理性的疾病,諸如癔症、焦慮;各種神經性的抽搐以及心理因素和器質因素相摻雜的疾病,許多最普通、最持久、最難治的疾病,例如哮喘、十二指腸潰瘍、胃潰瘍、痛經、結腸炎、各種過敏反應和偏頭痛都屬於這類疾病。在治療純器質性疾病方面,巫醫們一事無成的。事實上,如果他們識別出某個病人所患的是純器質性疾病時,大多數巫醫就會對病人說:「你的病是一種常見病,一個醫生就很容易治療。而我的治療則是為了拯救絕症病人的。」然而根本找不到一個例證,說明巫醫們確曾治癒過病症、膀胱結石、闌尾炎、脾破裂或癌症。

對於純心理性疾病或心理-器質性疾病的治療,則是另一回事了。以腿部麻痹的患者為例,如果這種麻痹是因脊髓損傷引起的,那就屬於純器質性疾病的範疇。要是某個巫醫想施展他的「神力」讓病人恢復走路,那肯定是無濟於事的。但是,也許那個病人所患的是一種精神性的癔症,他可能是由於面對著某個無法解決的家庭問題,才導致腿無法移動。

如果這個患腿麻痹症的病人完全是因心理原因得病的,巫醫們大概就能夠把他「治癒」了。巫醫可以同病人建立一種信任的關係,從而使病人相信巫醫用手按在他身上或為他進行巫術外科手術,就能使他恢復行走的能力。這樣,在巫醫施行法術之後,病人將的能夠再次行走。他們會把自己的治癒歸功於巫醫,從而大大增添巫醫能創造奇迹的聲譽。其實,任何一個細心能幹的心理學家、精神病醫生、家庭醫生和教師都能收到同樣的效果。

在許多情況下,心理-器質性疾病對於巫醫所施的法術也有同樣好的反應。例如,十二指腸潰瘍常常是因為胃皺褶細胞對鹽酸過敏而引起的,而心情緊張是通過自主神經系統引起這種過敏的一個因素。一個得到潰瘍病人信任的巫醫,能幫助病人學會放鬆自己和避免各種緊張的場面,從而使病人胃酸的分泌量減少,而使潰瘍緩解或治癒。於是,病人將認為這是個奇迹,並且把這個「奇迹」歸功於巫醫的神力。

4 巫醫 -心理療法

潰瘍性結腸炎、偏頭痛、過敏、哮喘病、某些心律失調病(特別是心律失常)—事實上都是心理-器質性疾病—往往是由於自主神經系統全部或局部功能失調引起的。與我們在拿起雜誌、奔跑、說話時,作為傳遞大腦命令信號通道的神經系統不同,自主神經系統是神經系統中我們無法加以控制的部分。它包括大腦和脊髓的主要部分。自主神經系統能夠調節諸如消化、心率、血壓等功能。事實上,這種封閉的行為方式對我們大有好處:要是我們在跑步時得操心去控制心搏的速率,在消化食物時得考慮應該分泌出多少胰液,在不同光線下看東西時得考慮瞳孔應該收縮還是放大,那麼,我們就沒辦法進行正常的生命活動了。不過,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自主神經系統受到心理因素的影響。自主神經系統能夠通過心理暗示加以操縱,這恰恰是巫醫們在治療患有心理-器質性疾病的病人時所用的辦法。

5 巫醫 -在進行巫術

外科手術時,巫醫們就是用假手術來暗示病人,使後者相信有病的器官已經切除,因而它再也不會使病人痛苦了。當巫醫戲劇性地呼籲上天授予他神力,以便治癒病人的疾病時,他們也是靠暗示來影響病人功能失調的自主神經系統,從而使由於這個系統紊亂所引起的疾病或癥狀得以治癒。

利用心理學來減輕病情或治癒疾病並沒有什麼壞處,正規的醫生同樣也採用這種辦法。真正的危險在於,巫醫們有可能利用暗示成功地減輕病人的痛苦,但事實上並沒有徹底治癒,這就可能導致要命的結果。舉例來說,某個胃痛病人如果由巫醫暫時解除了痛苦,他大概就不會去找正規的醫生進行診斷和治療。要是他的胃痛實際上並不是因緊張而過敏,而是因胃癌引起的,那麼這個病人就不可能得到及時的外科手術治療,結果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

我們不否認有些用巫術治病的人是誠實的、有獻身精神的,但他們的可悲之處在於相信自己真的能被賦予超自然的神力。但遺憾的是,大多數巫醫就是些騙子,他們從那些目前還無法治癒的病人和那些害怕藥物和手術的病人身上詐取財物。十分不幸,當一個病人碰到一個能為他提供令人滿意的科學醫療,但卻無法給他安慰的醫生時,常常會促使病人飛越重洋去尋找巫醫,尋求「真誠」的關心和照料。巫醫們儘管對醫學懂得極少,甚至於一無所知,但是在如何騙取病人信賴的方面卻都是真正的行家。

6 巫醫 -總結

薩滿儀式曾經風靡全球,對那些信奉它的部落來說更有著深厚的基礎。這種基於精神上的儀式就算在今天也可以覓其蹤影,並且有著令人推崇的繁複步驟。據說在菲律賓一位巫醫有將事物實體化和虛無化的雙重能力。每當巫醫進入輕微恍惚的狀態時就會獲得超自然的能力,只需和患者有著少許接觸甚至是無接觸,就可為患者做外科手術。他們可以將患者體內的異物(如玻璃,金屬)移除,並為患者鎮痛。

大多數巫醫都被證實是騙子,他們利用一些細不可查的手部技巧,在繁雜的儀式中來完成整個騙術。但是並非所有的巫醫都是騙子。一些巫醫可以赤手拔除臼齒,還有些可以移除並重新安上眼球。至今仍沒有足夠有力的證據可以破解這些巫醫長久以來的特異功能。

上一篇[自我催眠]    下一篇 [視為兒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