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巴丹死亡行軍

標籤: 暫無標籤

巴丹死亡行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慘案。在菲律賓巴丹半島上的美菲守軍與日軍激戰達4個月,最後因缺乏支援與接濟,於1942年4月9日向日軍投降,投降人數約有78,000人,這近8萬人被強行押解到100公裡外戰俘營,一路無食無水,沿路又遭日寇刺死、槍殺,總共死了約4萬人。

1歷史背景

夏威夷時間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了美國夏威夷海軍基地珍珠港。次日,美國對日宣戰,太平洋戰爭全面爆發。
日軍偷襲珍珠港10小時后,又偷襲了菲律賓克拉克機場的美國遠東空軍基地,猝不及防的美國遠東空軍遭到嚴重損毀。12月22日,日軍第48師在呂宋島西岸的林加延灣登陸,對美菲聯軍發動猛攻。24日,第16師7000人在呂宋島東南部的拉蒙灣登陸。日軍兩個主力師團對駐守馬尼拉的美菲聯軍形成南北夾擊之勢。26日,麥克阿瑟命令美菲守軍放棄馬尼拉,退守巴丹半島預設陣地和克雷吉多島,準備長期抵抗。1942年1月2日,馬尼拉失守。1月9日,日軍開始進攻巴丹半島。
由於太平洋戰爭初期,美國高層決策給予大西洋——歐洲戰區優先權,因此在太平洋戰區的作戰計劃就是以有限的可用資源牽制住日本。這樣在菲作戰的美軍得不到人力和物資上的補給。士兵們不得不捉蛇、猴子或大蜥蜴充饑。此外,由於在熱帶叢林作戰,75%至80%的士兵都不同程度地患上瘧疾、腳氣、糙皮病、壞血病等疾病。但他們仍然堅持與日軍展開山地戰、叢林戰和陣地戰。
1942年3月11日,美菲聯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奉命離開菲律賓飛往澳大利亞就任西南太平洋戰區盟軍總司令。留守呂宋島的溫萊特被提升為中將,負責指揮美菲聯軍。同年4月3日,日軍再次發起總攻。9日,日軍突破美菲聯軍最後防線,巴丹半島失守。認為抵抗已經毫無意義的巴丹半島最高指揮官金將軍投降,7.5萬多名美菲聯軍官兵被日軍俘虜。
5月6日,克雷吉多島也被日軍攻陷。溫萊特將軍向華盛頓發出了最後一封電報后,率1.5萬美菲盟軍投降。至此,近10萬美菲盟軍被日軍俘虜,等待他們的是二戰歷史上最駭人聽聞的「巴丹死亡行軍」。

2事件經過

巴丹死亡行軍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爆發過一場異常殘酷的「巴丹血戰」,美軍被日軍擊敗,78000名美國和菲律賓士兵向日本投降,這些史實是能夠從歷史書上找到的。
但更為殘酷的是後來發生的事情:這些戰俘被逼冒著酷暑在菲律賓的叢林中步行65英里多的路程到達一個戰俘營,這稱得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殘酷的事件,當年的倖存者將其稱為「巴丹半島死亡之旅」,共有15000名士兵倒斃在途中。
炎炎的烈日下,戰俘們口乾舌燥,拖著虛弱的身體步履蹣跚的前行著。他們不知道前面的路還有多遠,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突然,漢克滑倒在路邊的灌木叢中,他試圖掙扎著起來,可是力不從心。幾個日本兵朝著漢克跑去,一個日本兵惡狠狠地朝著漢克虛弱的身體連軋了四五刀。鮮血從漢克的上衣里流出來,他掙扎著重新回到隊伍,可沒多久,失血過多的漢克再一次倒下,這一次他沒那麼幸運,被日本兵開槍射殺了。
日軍並沒有按照國際公約對戰俘的規定來優待他們。就在行軍開始之前,日本菲律賓派遣軍司令官本間雅晴已經命令這些押解的日軍對任何不能堅持走到戰俘營的巴丹戰俘都要消滅掉。因此,日本兵對戰俘加倍折磨,哪還能隨意給他們水喝。
行軍開始的第三天,他們依舊沒有水和食物。巴丹半島上有很多的泉水和自流井,但日本人就是不讓戰俘們喝。日夜行軍,使得戰俘疲憊不堪,饑渴難忍。一個日本兵很奇怪他們為什麼要水喝。一次,他們經過一個水塘,兩頭水牛正在那裡打滾,水面上泛著綠色的泡沫,成群的蒼蠅在水面上飛舞。水本來很髒了,還滲入了海水,惡臭難聞的氣味兒撲面而來,讓人作嘔。一個菲律賓士兵跑到日本軍官那用手語請示是否可以喝水。得到准許后,他朝水塘跑去。接著另兩個人跟了過去,又有兩個人也跟了過去,然後第六個人也離隊了。當人對生命之源的渴望達到極限時,什麼樣的水他們都不在乎。可即便這樣,日軍也是不能容忍的。所有的日本衛兵都舉起了步槍,當那6個人跑到離水塘只有一兩公尺時,日本兵便開槍射擊,直到6個人都死了才停止。
幾乎每到一處水源,就會有踩踏事件發生,坦尼希望情況能變得好起來,但是沒有。高溫之下,人們極埠渴,遭受的苦難也就更多。一看到水,戰俘們依舊像發瘋一樣,越來越多的屍體倒在了井邊,有被踐踏而死的,也有被日本兵槍托和刺刀捅死的……

3惡劣後果

美菲聯軍投降后,投降人數約有78000人,這78000人成為日軍的戰俘后,開始遭日軍強索財物,並開始押解到62英里(約100公里)外的戰俘營,路程以徒步行軍為主,但整個行軍過程除了初期給予少許的食物外(根據倖存者表示,僅給一次高爾夫球大小的米飯),一路上不許戰俘再有任何飲食,凡是企圖找尋飲水與食物者,即被日軍以刺刀或開槍處決,同時也驅趕、阻止當地的菲律賓人給予戰俘食物與水,即便有若干僥倖者躲過日軍眼線而偷喝到幾口河水,也因河水已嚴重遭受污染(河中漂浮著屍體以及綠色泡沫、且氣溫達華氏100度),最後引發嚴重的腹瀉、嘔吐而死。
如此,經過強行不吃不喝的趕路行軍,最後雖抵達目標營地,但沿路上因饑渴而死(最初即是因飢餓無濟才選擇投降)及遭日軍刺死、槍殺者達15000人之多。
附帶一提的是,並非抵達戰俘營后就擺脫了死亡,由於日軍也在營地內虐待戰俘,包括拷打折磨、逼迫苦力勞務、刻意讓其挨餓等,如此在抵達營地的兩個月內又死去了約26000人。

4紀念先烈

口述歷史
韋爾頓·漢彌爾頓等當年的幸運者最近公開講述了這段至今仍令他們談之色變的痛苦經歷。
巴丹血戰
漢彌爾頓於1940年10月加入了美國陸軍航空兵部隊,之後不久他就登上了一艘軍艦

巴丹死亡行軍

巴丹死亡行軍
到菲律賓參加戰鬥,他成為美國最後一批赴菲律賓作戰的士兵之一。
那艘軍艦起航后僅僅過了18天,美國就加入了戰爭。漢彌爾頓和他所在的部隊——第34迫擊炮中隊被部署到馬尼拉郊外的尼科爾斯機場,不過他們只在那裡呆了9天。11月29日,他們被告知帶上行李趕緊離開,他們匆忙趕到附近的德爾卡門,此時此刻災難已經降臨,珍珠港被日本人轟炸了,美國不得不加入戰爭。可是那時世界上絕大部分人的目光都盯著夏威夷時,漢彌爾頓和他的成千上萬的戰友卻在菲律賓為生存而浴血奮戰。
漢彌爾頓說:「日本的轟炸機對我們狂轟濫炸,那真是一場災難。我們的戰鬥機第一天升空,便都被日本人打下來了,然後他們又對地面上的飛機進行轟炸。沒有了空中力量,我們只好改成步兵。」地面部隊撤退到巴丹半島的海岸附近,他們在那裡試圖阻擊日本人,但戰鬥的代價相當高昂,由於支援和供給被切斷,士兵又病又餓,一個接一個地倒下了。漢彌爾頓回憶說:「我們的糧食完全斷絕了,只好把第26騎兵部隊的馬吃掉。」在巴丹半島上的美國和菲律賓士兵要麼投降,要麼全部死亡,他們別無選擇。經過了4個月的戰鬥后,巴丹半島部隊的司令官愛德華·金少將下令78000名美國和菲律賓軍人向日本人投降,那一天是4月9日。
死亡之旅
但是投降后,更大的惡夢來臨了。巴丹血戰的另一個倖存者拉塞爾·格羅科特在他的傳記《一千二百天》中寫道:「投降的命令下達后,所有的人擠成一團等待著厄運的降臨,許多人竟然守著日本人哭了起來,美國軍人和菲律賓軍人都在哭。」
據格羅科特回憶,許多人開始逃跑,但他們被命令站住,日本人開始搜刮他們的財物,手錶、水壺、錢夾、戒指等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搶走了。戰俘們被分成每300人一組,然後開始行軍。他們從馬里韋勒斯出發步行到聖費爾南多去,全程100公里(62英里),然後再步行10公里(6.2英里)到多奈爾兵營。這段行程對一名軍人來說稱不上漫長,可是在整個行程中,日本人不給他們任何食物和水。投降的美國士兵和菲律賓士兵本來就病得厲害,而且都餓得不行了,哪有力氣行軍!
漢彌爾頓回憶說,他在8天里吃的唯一的食物就是一個像高爾夫球那麼大小的米飯糰子,就竟然堅持了下來。巴丹半島另一個倖存者克拉倫斯·拉爾森在他的一本名為《漫長的回家之路》書中描述了當時的情景,他寫道:「沒有食物倒還不是我們最大的痛苦,主要的問題是沒有水,大部分人都快渴死了。他們一路上拚命找水喝,許多人只要看見水就喝,也不管有多臟。旅途中有一個休息點正好在橋上,下面倒是有水,可是上面飄浮著綠色的泡沫,你根本看不見水,可是一些人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跳下去便往水壺裡灌水,可是我沒有下去,因為裡面還飄著幾個士兵的屍體,看樣子在裡面有好幾天了,當時的氣溫有華氏100度,你可以想象那水的味道是什麼樣的。」
漢彌爾頓表示:「更可氣的是日本軍人,他們簡直就是玩死亡遊戲。對許多美國軍人和菲律賓軍人來說那樣的髒水也是他們的救命水,可是,日本人一看見有人去取水喝就用刺刀刺或者開槍射擊,許多人就因為一口髒水而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或是槍口下。即使你有幸逃過了日本人的刺刀和槍口,只要你喝了那裡的水也會在劫難逃,只不過死得稍慢一點,死得更痛苦一點罷了,因為河裡的水被嚴重污染,喝了會引發嚴重的腹瀉和嘔吐,你會慢慢倒下而掉隊,最後的結果還是死路一條。那可真是太恐怖了,我實在是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感覺再向前邁一步也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親眼看到有人被日軍開槍打死了,所以一下子好像有一個死亡天使站在我身後,推著我向前走。
生存信念
漢彌爾頓畢竟還有力氣向前走,但許多人早已筋疲力盡,真的一步都走不動了,於是一頭栽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在那段不長的旅程中,竟然有15000名美國和菲律賓士兵餓死、渴死、累死或是被日本殺死,在隨後的兩個月里,又有26000人死於戰俘營中!死了那麼多人,漢彌爾頓居然不在其中。他說:「我發誓,一定要活下來。那麼殘酷的旅程都挺過來了,怎麼可以再死在監獄里?」在他的噩夢結束之前,漢彌爾頓他們在那個監獄里忍受了3年的苦難,他們被折磨、拷打,強製做苦力,而且經常挨餓,好多人就是在那個日本人的營地里餓死的。
突然有一天,就像他們匆匆來一樣,日本人又匆匆離去。漢彌爾頓說:「不知為什麼,那些日本軍隊突然悄悄地溜走了,而我們只剩下了1800人。我們聽說有美國人在那個島的另一端,就偷偷爬上一列火車跑到那裡。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我媽媽打電話,我告訴她我還活著,我馬上就回家。對我來說,那真是一個無限幸福的日子。」
回家新生
1945年10月,漢彌爾頓回到了家鄉,他滿身都是疾病:腳氣病、痢疾、壞血病……,醫生說他要康復可不容易,但是漢彌爾頓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和休養后居然奇迹般地康復了,無論是在身體上還是在精神上他都恢復了健康。他與一個小時候青梅竹馬的姑娘結了婚,生了5個孩子。
上一篇[國內管轄事項]    下一篇 [黃屋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