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巴伐利亞公國

標籤: 暫無標籤

巴伐利亞公國是中世紀的南德意志邦國,早在公元6世紀就可能建立,一直延續到1805年巴伐利亞王國建立為止。公國曆經阿芝諾芬家族,韋爾夫家族和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統治,幾經沉浮,一直是德意志南部的重要邦國。

1概述

巴伐利亞公國是中世紀的南德意志邦國,早在公元6世紀就可能建立,一直延續到1805年巴伐利亞王國建立為止。公國曆經阿芝諾芬家族,韋爾夫家族和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統治,幾經沉浮,一直是德意志南部的重要邦國。

2早期巴伐利亞公國

皈依基督教
基督教早在羅馬時期就在巴伐利亞傳播了,但在沃爾姆斯主教魯伯特於696年應公爵狄奧多西一世之邀來到這裡后,一個新時代開始了。和普瓦捷主教聖艾梅蘭一樣,他也建立了幾座修道院,不久就有大批當地人皈依基督教,巴伐利亞和羅馬也建立了聯繫。8世紀中異教開始回潮,聖卜尼法斯於734年來到這裡調查叛教情況。卜尼法斯組織起巴伐利亞教會,建立或重建了薩爾茲堡,弗賴辛,雷根斯堡和帕騷主教區。
雷根斯堡

  雷根斯堡

於749年成為巴伐利亞公爵的塔希洛三世於757年承認法蘭克國王矮子丕平的最高權威,但是不久拒絕參加對阿基坦的戰爭。在查理曼統治前期,塔希洛還以自己的名義自行處理宗教和民事事務,拒絕參加法蘭克人召開的大會,基本已成為獨立的統治者。他對阿爾卑斯關口的控制,與阿瓦爾人的聯盟和倫巴第國王德西德里烏斯女婿的地位使他成為法蘭克王國的一大威脅,於是查理曼決心消滅他。
這次對抗的結果仍不清楚。塔希洛在781年似乎已經表示效忠,在787年很可能由於法蘭克軍隊到來而再次效忠。但是進一步的問題很快出現了,788年法蘭克人召來因格爾海姆公爵,以叛逆罪處死了他。但是國王寬恕了進入修道院,且於794年在法蘭克福正式放棄公國的塔希洛。
查理曼的表兄格羅爾德在799年與阿瓦爾人戰死之前一直統治著巴伐利亞,於是法蘭克的伯爵們接管了政權,將這裡併入查理曼帝國。查理曼採取的發展學術,改善民生的措施使帝國國勢日盛。巴伐利亞人對這些改變,包括公國覆滅沒有抵抗。他們主要在教會影響下如此完全的併入法蘭克人的領地,以至於查理曼僅僅特別針對巴伐利亞事務發布了兩道教會法規。
奧托和薩利安王朝時期的公國
920年,康拉德的繼任者奧托王朝的德意志國王,捕鳥者亨利承認阿爾努夫為公爵,認可他任命主教,鑄幣和簽署法律的權利。
阿爾努夫和他的繼任者艾伯哈德與亨利的兒子奧託大帝也爆發了一場類似的衝突。艾伯哈德沒能如父親一樣成功,於938年逃離巴伐利亞,奧托將公爵之位給了前公爵的叔叔貝托爾德,但減少了其特權。奧托還任命艾伯哈德的弟弟阿爾努夫為行宮伯爵以維護王室利益。
貝托爾德於947年去世后,奧托將公爵之位給予他自己的弟弟亨利,亨利之前已與公爵阿爾努夫的女兒朱迪絲聯姻。巴伐利亞人不喜歡亨利,他在短暫的統治期間精力主要用在與人民對抗中了。
匈牙利人的劫掠在他們萊希費爾德被擊敗(955)后就停止了,公國的領地曾暫時延伸到義大利的一些地區。
955年,亨利的幼子「爭吵者」亨利繼位,但是974年他捲入了對國王奧托二世的密謀叛亂中。叛亂的起因是國王將士瓦本公國賜給亨利的敵人,奧託大帝的孫子奧托,還將新成立的巴伐利亞東方邊區,也就是後來的奧地利賜給巴本堡伯爵利奧波德。叛亂很快失敗了,但是從監獄中逃亡的亨利繼續著自己的計劃,他於976年正式把爵位給予士瓦本公爵奧托。同時卡林西亞也成為獨立公國,行宮伯爵也重建了,巴伐利亞教會改由國王而非公爵控制。
985年,亨利複位,他建立了國內秩序,簽署重要法律,採取措施改革修道院,用行動證明了自己是一個合格的統治者。他的兒子和繼任者於1002年被選為德意志國王亨利二世,於是把巴伐利亞給了自己的表兄盧森堡家族的亨利,在後者於1026年去世后又將爵位傳給亨利,即後來的皇帝亨利三世,後來又傳到盧森堡家族另一個成員公爵亨利七世手中。1061年,德意志國王的母親兼攝政艾格尼絲將公國給予諾德海姆家族的奧托。
領土變動
加洛林帝國覆滅后的若干年間,巴伐利亞的邊界一直處於變動中,在955年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在擴張。在西邊,列奇仍然是士瓦本和巴伐利亞的分界點,但在其他三面,巴伐利亞利用各種機會擴張,在多瑙河以北取得大片土地。但是在韋爾夫家族統治後期發生了相反的趨勢,巴伐利亞的範圍縮減了。公爵「獅心」亨利將巨大精力放在他北邊的薩克森公國,而非南邊的巴伐利亞公國,當巴伐利亞繼承爭端在1156年結束后,恩斯和伊恩之間的地區成為奧地利的一部分。 隨著之前屬於巴伐利亞的一些土地,如斯蒂利亞邊區(1180年升為公國)和蒂羅爾伯國越來越重要,巴伐利亞的絕對和相對力量都在下降,在各個方向都缺乏擴張的機遇。相鄰的卡林西亞公國,薩爾茲堡大主教的大片領地,還有神職人員和貴族普遍要求更獨立的傾向,這些都阻礙了巴伐利亞的擴張。
下巴伐利亞
下巴伐利亞公爵亨利十三將大部分時間花在與他的哥哥,波西米亞國王奧塔卡二世和許多神職人員上爭吵上。當他於1290年2月去世時,他的領地分給三個兒子:奧托三世,路易三世和斯蒂芬一世。三人的家族一直統治下巴伐利亞到1333年,當年亨利十五(奧托三世)去世,1334年他的侄子奧托四世也死了。由於兩人死時都沒有兒子,於是整個下巴伐利亞傳到了亨利十四手上。亨利1339年去世時只留下一個兒子,約翰一世,他在次年也去世了,也沒有子嗣。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的皇帝路易四世就通過自己佔有下巴伐利亞的形式將公國統一了。
巴伐利亞-施特勞賓
阿爾伯特一世的巴伐利亞-施特勞賓公國在他於1404年去世后與荷蘭和埃諾一起傳給了兒子威廉二世,1417年又傳給了他的幼子約翰三世,他辭去了列日主教職位接任公爵。約翰於1425年去世后,他的家族絕嗣了,在一系列爭鬥之後,維特爾斯巴赫家族尚存的因戈爾斯塔特,蘭茨胡特和慕尼黑三支家族瓜分了巴伐利亞-施特勞賓。但是荷蘭和埃諾落到了勃艮第手中。
巴伐利亞-蘭茨胡特
巴伐利亞-因戈爾斯塔特公國於1393年轉到了已於1393年繼承父親弗雷德里克的巴伐利亞-蘭茨胡特公爵之位的亨利手中,他漫長的在位時期幾乎整個被家庭爭端佔據。他於1450年7月去世,他的兒子「富有者」路易九世繼位。從此時起,巴伐利亞開始恢復之前的榮耀。
路易九世將猶太人趕出公國,增強了商人的安全,還改善了司法管理和財政狀況。1472年他建立了因戈爾斯塔特大學,試圖改革修道院,還成功擊敗了勃蘭登堡藩侯阿爾伯特·阿基里斯。路易九世於1479年1月去世時,他的兒子喬治——綽號也是「富有者」——繼位。當喬治,德意志國王馬克西米連一世忠實的追隨者於1503年12月無嗣去世后,公國未定的所有權引發了一場戰爭。
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
儘管威廉四世1506年的法令在1516年被廢除了,而且經過一番暴力衝突,他與他的弟弟路易十世之後共享政權,這項安排一直持續到路易於1545年去世。
威廉在1534年在林茨與匈牙利和波西米亞國王簽署條約之前一直奉行維特爾斯巴赫家族對抗哈布斯堡的傳統政策。1546年皇帝查理五世許諾讓威廉繼承波西米亞王位並得到萊茵行宮伯爵享有的選侯權后,威廉在施馬爾卡爾登戰爭中站在皇帝一方,這加強了雙方的聯繫。威廉在這個關鍵時期還確保巴伐利亞的天主教信仰。新教教義在公爵從教皇手中得到了對主教區和修道院廣泛的權利,並採取措施鎮壓新教徒並驅逐了很多人之前已傳播甚廣;而於1541年應公爵之邀來到巴伐利亞的耶穌會更是把因戈爾斯塔特大學建成他們在德意志的總部。威廉於1550年3月去世,他的兒子阿爾伯特五世繼位,他和哈布斯堡家族的費迪南,後來的皇帝費迪南一世的女兒聯姻。阿爾伯特統治早期,他對在巴伐利亞仍有很大勢力的新教徒作出一定妥協;但是1563年他改變了態度,支持特倫特公會議的教義,並積極推進反宗教改革的事業。隨著教育逐漸轉到耶穌會手中,新教在巴伐利亞逐漸消失了。
阿爾伯特五世大規模贊助藝術家。各種類型的藝術家聚集到他在慕尼黑的宮廷,城市中崛起許多宏大的建築,來自義大利和其他地方的藝術品充實著公爵的收藏室。豪華宮廷的浩大開支導致公爵與貴族會議的爭吵,他殘酷壓迫臣民,在1579年10月去世時留下一大筆債務。
繼位的威廉五世(虔誠者)公爵接受的是耶穌會教育,篤信耶穌會信條。他於1583年味他的弟弟厄內斯特得到了科隆大主教區,這項榮耀一直留在他的家庭中幾乎200年。1597年他讓位於兒子馬克西米連一世,隨後退隱到修道院中,於1526年去世。
三十年戰爭示意圖

  三十年戰爭示意圖

絕對君主制
不管馬克西米連一世為公國贏得了怎樣的國際地位,對巴伐利亞自身而言,下兩個世紀仍然晦暗不明。馬克西米連的兒子,費迪南·馬里亞(1651-1679)作為幼子繼位,他鼓勵農業和工業發展,建造或重建了大量教堂和修道院,對修復三十年戰爭的創傷做出了很大貢獻。1669年他還召開了自1612年就暫停的國會。 但他的成果被他的兒子馬克西米連二世·伊曼紐爾(1679-1726)大大揮霍了。他是一個致力於開疆擴土的君主,不僅對奧斯曼帝國作戰,還站在法國一邊參加了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

。他在1704年8月13日的赫希施塔特附近爆發的布倫海姆戰役中戰敗,他的領地在《伊伯森海姆條約》中暫時被奧地利和帕拉廷選侯瓜分,直到1714年才在《巴登條約》中歸還給他;第一次巴伐利亞農民起義,桑德令的血腥聖誕節,在1706年輩奧地利佔領軍鎮壓。
他的兒子查理·阿爾伯特(1726-1745)沒有吸取父親的教訓,將全部精力投入到提高在歐洲的聲望和家族的勢力上。皇帝查理六世去世給了他一個機會:他質疑將哈布斯堡繼承權給予瑪利亞·特雷莎的《國事詔書》的有效性,於是與法國聯盟征服了上奧地利,在布拉格加冕為波西米亞國王,在1742年又在法蘭克福成為皇帝。但是他自己付出的代價就是巴伐利亞本土被奧地利軍隊佔領。儘管1744年普魯士國王弗雷德里克二世入侵波西米亞使得他重返慕尼黑,他於1745年1月20日去世時,他的繼承者還是面臨著如何恢復領地的問題。
馬克西米連三世·約瑟夫(1745-1777)在1745年4月22日簽署的《富森條約》中收復了領地,同時也承認《國事詔書》。他是一個開明君主,大力鼓勵農業,工業和勘探礦床,在慕尼黑建立了科學院,還廢除了耶穌會對出版的監督。他於1777年12月30日去世時沒有留下子嗣,巴伐利亞的維特爾斯巴赫家族絕嗣了,於是爵位傳到了帕拉廷選侯查理·西奧多手中。在分離了四個半世紀后,帕拉廷——它還增加了於利希和貝爾格的領地——重新與巴伐利亞統一。
革命與拿破崙時代
1792年法國革命軍征服了帕拉廷,1795年,莫羅率領的法軍入侵巴伐利亞本土,前進到了慕尼黑,在那裡得到了一直被壓迫的自由派的熱烈歡迎,還圍攻因戈爾施塔特。查理·西奧多對阻止戰爭或抵抗入侵一無所為,逃往薩克森,留下一個攝政會議,他們與莫羅簽署了一項協定,他宣布停戰,作為回報得到一大筆貢金(1796年9月7日)。
莫羅元帥

  莫羅元帥

現在巴伐利亞夾在奧地利和法國之間,危如累卵。在查理·西奧多去世前(1799年2月16日),奧地利已經重新佔領了巴伐利亞,準備再次對法國宣戰。新選侯馬克西米連四世·約瑟夫繼位時時局可謂艱難。儘管他個人和那位權傾朝野的首相,馬克西米連·馮·蒙特格拉斯感情上更傾向於法國而非奧地利,巴伐利亞的財政狀況和軍隊組織混亂,一盤散沙的現狀也使其無力反抗奧地利。1800年12月2日,巴伐利亞軍隊與奧地利一起在霍亨林登戰敗,莫羅再一次佔領了慕尼黑。在《呂內維爾條約》(1801年2月9日)中,巴伐利亞失去了帕拉廷以及茨魏布呂肯和於利希兩公國。
看到奧地利宮廷隱晦難明的野心和陰謀之後,蒙特格拉斯現在相信巴伐利亞的利益是建立在與法蘭西共和國誠懇的聯盟基礎上的;他成功的說服了不情願的馬克西米連·約瑟夫。8月24日,巴伐利亞與法國在巴黎達成單獨議和。第一執政在第三款中承諾作出補償,在《呂內維爾條約》的第七款中規定,巴伐利亞割讓的萊茵河左岸的土地會由帝國的土地,按照最有利於巴伐利亞的方式予以補償。
在1803年拿破崙對各主教國和許多帝國自由市鎮壓後進行的領土重新分配中,根據條約,巴伐利亞得到了維爾茨堡,班貝格,奧格斯堡和弗賴辛主教國,帕騷的一部分,12個修道院的領地,17座城市和村莊,這些領地面積已經超過了巴伐利亞割讓的萊茵流域諸邊遠地區。蒙特格拉斯現在一舉使巴伐利亞成為一等強國,他在拿破崙時代頗有技巧的追求著自己的目標,一方面充分利用法國的優勢地位——只要其地位尚在——另一方面也決不允許巴伐利亞像萊茵聯邦的那一大批國家一樣淪為法國附庸。在1805年的戰爭中,根據9月23日在維爾茨堡簽署的聯盟條約,巴伐利亞軍隊自查理七世以來首次與法軍並肩作戰,在12月26日簽署的《普雷斯堡條約》中,艾希施塔特,布爾高邊區,沃拉爾堡,霍恩埃姆斯和柯尼塞格-羅滕費爾斯伯國,阿爾根和泰特南領地和林道城併入巴伐利亞。另一方面,1803年得到的維爾茨堡被割讓給薩爾茨堡選侯,巴伐利亞得到蒂羅爾作為補償。在條約的第一款中,皇帝承認選侯的國王稱號,馬克西米連一世。馬克西米連為這頂王冠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就是讓女兒奧古斯塔和歐仁·德·博埃爾成婚。1806年3月15日,他將貝爾格公國割讓給拿破崙。
與法國的聯盟對巴伐利亞的憲法也有重要影響。馬克西米連本人是18世紀的「開明」君主,其寬容政策已經嚴重冒犯了神職人員;蒙特格拉斯是「自上而下」激進改革的忠實信仰者,1803年他還與舊國會就改革問題進行了討論。但是1808年5月1日頒布的新憲法中的革命性變化則是拿破崙直接影響的產物。仍存在於古板的當地飲食和集會中的中世紀殘餘被一掃而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普遍的稅收義務,農奴制的廢除,人身和財產保障和信仰出版自由取代了古老的特權和豁免體系。在紙面上存在一個人員基礎狹窄,權力極其受限的代表大會,而且它從未召開過。
1809年,巴伐利亞再次站在法國一邊對奧地利宣戰。蒂羅爾人起而反抗巴伐利亞當局,三次擊敗了試圖重奪領地的巴伐利亞和法國軍隊。奧地利在第五次反法同盟戰爭中落敗,在1809年的《美泉宮條約》中被迫接受更為苛刻的條件。經常被神化為蒂羅爾民族英雄的起義領袖安德列斯·霍費爾在對法國和巴伐利亞軍隊的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作戰中失敗,1810年在曼圖亞被處決。在1810年2月28日於巴黎簽署的條約中,巴伐利亞割讓蒂羅爾南部給義大利,其他一些小領地給符騰堡,得到薩爾茨堡的一部分,因河地區,豪斯魯克,拜羅伊特和雷根斯堡作為補償。到目前為止,蒙特格拉斯的政策是極為成功的,但是拿破崙的事業已經達到頂點了,這位精明的投機主義者已經意識到了即將發生的變化。
緊接著1812年發生了一系列事件,1813年巴伐利亞被召集參加反對拿破崙的同盟,這項要求得到皇太子路易和弗勒德元帥的熱情推動。10月8日在《里德條約》中,巴伐利亞拋棄了與法國的盟約。蒙特格拉斯向法國大使宣布他曾經被迫暫且在風暴下低頭,還說「法國必將有求於巴伐利亞。」
上一篇[獅子亨利]    下一篇 [建初]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