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簡介

巴孛(Báb,1819年10月20日-1850年7月9日),原名賽義德·阿里·穆罕默德(波斯文:سيد علی ‌محمد),波斯設拉子商人,巴比教的創立者,巴哈伊信仰三個中心人物之一。1844年5月23日,他宣稱自己為伊斯蘭教什葉派預言的卡伊姆(或馬赫迪),他以the Báb作為自己的稱號,意即「大門」。他啟示了大量的書簡,說明了自己彌賽亞的地位,新信仰的教義,構成了新的宗教律法。他的啟示最終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支持者。新信仰遭到了伊朗什葉派神職人員的反對,並遭致伊朗政府的鎮壓,數以千計的信眾(即巴比信徒)被迫害和屠戮。1850年,巴孛本人30歲時,在大不里士被槍殺。
巴哈伊信徒認為,巴孛是以利亞和施洗者約翰的再來。而巴哈歐拉,巴哈伊信仰的創立者,是巴孛的追隨者,則聲稱自己完成了孛巴的預言,是「上帝將要顯聖的他」。

2生平

婚姻
1842年,他與Khadíjih-Bagum(1822-1882)結婚,他時年23歲,妻子20歲。她是設拉子一戶富商的女兒。他們婚姻生活幸福,育有一子,艾哈邁德,在他出生的當年即夭折。他妻子以後未育,兩人在設拉子的一間普通民居與巴孛的母親同住。後來Khadíjih-Bagum成為了一名巴哈伊。
向穆拉·海珊宣示
在穆拉·海珊到達設拉子不久以後,他就與巴孛見面了。1844年5月22日夜晚,穆拉·海珊受邀前往巴孛
1844年5月23日巴孛於伊朗設拉子宣示

  1844年5月23日巴孛於伊朗設拉子宣示

寓所,當晚,他告訴巴孛說他正在尋找卡齊姆可能的繼任者。巴孛私下告訴穆拉·海珊,他就是卡齊姆的繼任者,神聖知識的掌握者。
經過考慮后,穆拉·海珊成為第一個接受巴孛,作為真理之門,以及一個新的顯聖周期的使者。[1][6]巴孛滿意地回答了穆拉·海珊所有的問題,當場快速啟示了優素福章的經注,后被稱為《加堯穆勒-阿斯瑪》,這被認為是巴孛的第一份啟示。
宣示
在早期的聖作中,巴孛傾向於把自己描述為通向隱遁的第十二位伊瑪目的大門,隨後他公開宣稱自己即為第
1846年9月,巴孛站在設拉子Vakil清真寺講演

  1846年9月,巴孛站在設拉子Vakil清真寺講演

十二位伊瑪目以及新的上帝的使者。[15]Saiedi認為,巴孛的聖作在整體上是有一貫性的,而並非中間有離斷,或中途改變了想法,而巴孛身份的逐漸被揭開是由現實狀況下多樣性中的統一原則所界定的。
1846年9月,巴孛站在設拉子Vakil清真寺的講壇向公眾講演。在巴孛早期的聖作中,他所宣示的崇高地位是不容質疑的,但由於人們的觀念,似乎他在傳達一種印象,自己僅僅是通往隱遁的第十二位伊瑪目的大門。[15]對他的早期信徒而言,他的具體地位問題並不清楚,而他們逐漸被告知,他並非僅僅是通向隱遁的伊瑪目的大門,而是隱遁的伊瑪目的顯現,和卡伊姆本身。在他與穆拉·海珊早期的接觸中,他把自己稱作主和被允諾者,不僅僅是賽義德·卡齊姆的繼任者,而是宣告了先知的地位,並不僅僅由隱遁的伊瑪目委派,而是直接來源於神權。他早期的文本如優素福章的經注使用了古蘭經式的語言,暗示了他的神聖統權,並表明了自己伊瑪目的地位。當穆拉·阿里-巴斯塔米,第二位新生字母因為傳導巴孛的信仰而在巴格達被審時,神職人員研讀了優素福章的評論,從中發現了作了他是通往隱遁伊瑪目的大門,因為巴孛告誡他的早期信徒,勿要將他的宣示和他的名完全公開。將自己的地者聲稱的神啟,並且從中引用大量文字來說明,作者為自己作了彌賽亞的宣示。
然而,在向公眾宣告的早期階段,巴孛的稱號仍然強調位擺在一個較低的位置上的做法是為了創造出一種對隱遁伊瑪目的期待,也是為了避免迫害和牢獄之災,因為公開宣稱自己馬赫迪的地位可能導致巴孛迅速被處以死刑。在數月之後,巴孛看到他的信眾和公眾對他的接受和準備程度加深,而逐漸公開宣稱自己為隱遁的伊瑪目。隨後在他最後的幾年中,他公開表明了自己上帝的顯聖者的地位。在對他進行的審判中,他在波斯王位繼承人和其他貴族的面前,無畏地宣示了自己的身份,表明自己就是那被允諾的一位。在他公開宣示的開始幾個月,這種謹慎的做法受到了最大程度的關注,引起了盡量小的歧義。
以色列巴孛陵寢

  以色列巴孛陵寢

他的宣示逐步被完全公開,但也確實給人們造成了一定的疑惑,無論是在他的信眾還是普通公眾中。一些他的早期信眾立即就承認他是有神聖權威的來自上帝的信使,這引起了巴比社團中的一些分歧。另外,儘管巴孛本人希望謹慎地傳達這些信息,但許多他的追隨者(如塔荷蕾)已經公開了宣稱了被允諾的隱匿的伊瑪目和馬赫迪的到來。
審判
1848年7月,王儲和數名神職人員出席了審判。他們審問巴孛他宣示和教義的本質是什麼,還命令他必須製造一個神跡來證明他有神聖權威。他們奉勸他放棄他的宣示。現對這場審判仍存九份目擊報告,其中一部分的來源是其他更早的報告。其中六份報告是出於穆斯林視角,對巴孛的描述是負面的。這九份來源中,共列出了62個問題,但其中18個僅出自一份報告,15個出自兩份,8個出自三份,5個出自四份,13個出自五份,3個出自六份。除了「是」和「他沒有回答」外,總共記錄了35個回答,10個出自一份報告,8個出自兩份,6個出自三份,3個出自四份,2個出自五份,5個出自六份,只有一個答案是九份報告都提及的,即巴孛回答「我是你們期待了一千年的人。」他聲稱自己是馬赫迪,大膽而毫不含糊。
審判並沒有得出結論,神職人員希望判巴孛死刑,但政府希望從寬處理,因為巴孛很有聲望。政府諮詢了醫療方面的專家,宣布巴孛瘋了,不能被處決。似乎政府也對神職人員讓步,散布謠言,說巴孛變節了。
Shaykh al-Islam,一位當地有名望的神職人員,反巴比陣營的頭目,當時並不在審判的現場,他提出如果巴孛神智正常的話可以判他死刑。因為巴孛叛教,他們簽署了一份追殺令,聲明「一名不可救藥的叛教者的反悔是不能被接受的,之所以推遲了對你執行死刑,是因為對你的精神問題尚存疑慮。」
王儲的醫生,威廉·考密克對巴孛進行了檢查,並遵照政府的意思為寬大處理尋找餘地。醫生的意見為巴孛贏得了一點時間,但神職人員堅持認為巴孛應該受肉刑。所以巴孛受了笞刑(雙腳底被抽打了二十鞭)。官方報道,因為笞刑太過嚴酷,巴孛變節、道歉,並且說他不會繼續宣示自己的神聖地位。
儘管有許多官方的來源說明巴孛否認了自己的宣示,但並沒有多少非官方來源的材料來說明這些來源的可靠性。有些人認為這只是用來讓巴孛難堪,降低巴孛在公眾中信譽的。有一份未簽名、未註明日期的檔案,據認為是寫作於巴孛在大不里士受審,並否認自己神聖地位不久后的。但這份檔案的語言風格跟巴孛一向的文風不符,有可能是官方預先準備的,但巴孛拒絕簽署。最終巴孛被令轉送到奇赫里特。

3處決

19世紀50年代中期,一位新的宰相,阿米爾·卡比爾下令處決巴孛,可能因為有多起巴比暴動被鎮壓,運動的熱度也在減退。巴孛從奇赫里特被帶回到大不里士,由一個班的洋槍隊處決。在行刑的前夜,在他被帶回囚室時,一位年輕的巴比教徒,佐努茲人氏默罕默德·阿里,叫做阿尼斯的,跪倒在巴孛面前,祈求跟他一起死。他立即被逮捕並和巴孛關在同一個囚室里。
1850年7月9日,處決在大不里士城一個軍營的操場上執行。當天一萬多人擁擠在營房和周圍建築的屋頂上觀看。巴孛和一名年輕的追隨者被繩索懸吊在牆上。由750名亞美尼亞基督徒士兵組成的行刑隊分三排站列,每排250人,依次排射。槍響過後,硝煙四起,塵土飛揚,籠罩了整個廣場。
維多利亞女王的特命全權公使,賈斯汀希爾爵士,在1850年7月22日在德黑蘭寫給英國國務卿外交部長-帕默斯頓勛爵的行刑報告中寫道:「子彈射擊過後,當煙塵散盡,巴孛不見了,人們認為他已升天......
在巴孛第一次被試圖執行死刑時,他正在牢里給他的信徒作最後的指示。那天早些時候,當衛兵帶他去廣場處決時,巴孛已警告過,在他說完所有他該說的話之前,沒有任何「塵世的力量」可以讓他沉默。當衛兵再次來到時,巴孛平靜的說:「現在你可以做完你們想做的事情了」。
巴孛和他年輕的同伴又被帶去處決。亞美尼亞行刑隊這次卻拒絕再次開槍,而由一隊穆斯林槍手臨時被拼湊起來執行槍決。這一次,兩個人的身體被子彈打得稀爛,骨和肉模糊成一團。令人驚訝的是,他們的面龐卻幾乎完好無損。巴孛對眾人的最後一句話是:「固執的一代啊!倘若你們相信我,那你們每個人都會效仿本青年,他是你們的先鋒,你們會以他為榜樣,心甘情願地在我的聖道上獻身。那時刻即將來臨,屆時,你們將認出我,而那時我已不在你們身邊。」
尼古拉斯(A.L.M. Nicolas) 在歷史書中這樣記載此片斷:「為了人類他犧牲了自己,為了人類他獻出了肉體和靈魂,為了人類他忍受了困苦、侮辱、折磨,並最終殉難。他是用他的鮮血簽下了這標誌世界人民團結的約定。就如同耶穌當時那樣,耶穌也是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了迎接一個充滿和諧,公正與同胞之愛的時代的宣言」

4教義

巴孛的教義主要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各自有個明確的主題。他最早的教義主要集中於對古蘭經的和其他伊斯蘭傳統的闡釋。這種闡釋的模式在整個三個階段中都是持續的,隨後他的重點轉向了哲學上的澄清,並最終聲明自己的宣示是真實合法的。在第二個哲學階段,巴孛對「存在」和「創造」做了形而上學上的說明,而在第三個合法性階段,他的神秘性和歷史性教義完全統一了。對於巴孛全部三個時期的著作的分析顯示,他所有的教義都有內在統一的原則和不同的維度及形式。

5著作

絕大多數巴孛的著作已經遺失。巴孛本人稱所有的啟示超過了50萬行詩節,而與之對比,古蘭經只有6300節。如果假定一頁有25節,這就相當於有20,000頁之多。納比爾在《破曉群英傳》里提到了巴孛在馬庫堡囚禁期間,啟示了9篇完整的古蘭經經注,但都已經遺失,無跡可尋了。但認清現存著作的文本字跡也不總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些文本還需要大量的工作。其他的則保存完好,有一些巴孛的著作有他信任的秘書的手抄本。
大多數他的著作是回答巴比信徒特定的提問而啟示的。這並不稀奇,早在使徒保羅的時代,書信就是一種古老的創作權威文本的形式。新約四分之三的文本是書信,或者內含書信。有時,巴孛在秘書或目擊者在場時快速吟誦詩節作出啟示。
位於巴哈伊世界中心的巴哈伊檔案館目前約保存有190份巴孛的書簡。一些重要著作的摘錄見於僅用英文出版的著作彙編:《巴孛聖作選集》。Denis MacEoin在他的《早期巴比教義和歷史出處》中,介紹了許多著作,下述許多概述都是從此處而來。除了主要的著作外,巴孛啟示了很多書簡給他的妻子和追隨者,各種情景下的祈禱文,古蘭經許多章節的經注,許多佈道辭(其中的大多數沒有演說)。很多都遺失了,其他的在選集中被保存下來。
巴孛因為在他的宗教著作中間或使用正確或不正確的阿拉伯語語法而被批評,儘管在他的阿拉伯語書信中幾乎沒有錯誤。這種不連續性的原因可能是借之區別出不能透過文字的表象看見內部傳達的深層含義的人。

6讚許

巴孛履行使命的短短六年在某些方面標誌著人類接受全球意識的過渡期,這種過渡是突然並令人吃驚的,而這全球意識正是巴孛號召人類要去接受的。自上世紀中期他勇敢發表宣言以來,科技發生了前所未有的進步,並的確為全球性社會的遠景帶來了第一縷曙光。巴孛作為所有創造物之原點的角色,為人類的創造力和發現開啟了一個激動人心的全新時代。
關於上帝的兩位顯聖者幾乎同時出現,巴哈歐拉說道, 「這是一個沒有人能夠理解的迷。」對巴哈伊來說,這一方面證實了,建立至大和平那「上帝的王國」,並非遙不可及,另一方面也證實了巴哈歐拉天啟之偉大。巴哈歐拉的指定繼承人阿博都巴哈,是這樣解釋的:
巴孛,那崇高者,他乃真理之黎明,其偉大光芒灑向所有領域。他乃至偉之光-阿帕哈先知[巴哈歐拉]的通報人。至大美尊[巴哈歐拉]即是以往聖書中所允諾的那位,那照耀在西奈山上的光源之啟示,其火焰在灌木叢中燃燒。我們,且我們中的每一位,乃是他們門檻前的僕人,那門前卑微的守候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