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巴黎工人在1871年3月18日革命后建立的無產階級政權。世界歷史上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第一次嘗試。1871年法國無產階級建立的革命政權,為世界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1870年普法戰爭爆發后,法國連遭失敗,巴黎被圍。

1 巴黎公社 -簡介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

巴黎公社(法語:La Commune de Paris),是一個在1871年3月18日(正式成立的日期為同年的3月28日)到5月28日期間短暫地統治巴黎的政府。由於評價者意識形態的不同,對它的描述也存在很大分歧,有人認為它是無政府主義;也有人認為它是社會主義的早期實驗;更有被認為標誌當代世界政治左翼運動崛起光輝起始里程碑,影響廣大深遠。馬克思認為它是對他的共產主義理論的一個有力證明,而俄羅斯無政府主義之父巴枯寧則對此持反對意見,因為它既沒有依賴於一個先鋒隊,也沒有掌控國家或者企圖建立一個新的革命政府,所以它實際上還是無政府主義。

2 巴黎公社 -歷史背景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

19世紀中葉,法蘭西第二帝國經濟不斷惡化,對外關係接連受挫,各種社會矛盾日趨激烈,法皇路易·波拿巴的專制統治陷入全面危機。為擺脫困境,轉移國內人民視線,法國於1870年7月19日對普魯士宣戰。但戰爭進程卻與波拿巴的願望完全相背,法軍在戰場上節節敗退,9月2日波拿巴在色當被困投降。消息傳到巴黎,市民群情激憤,9月4日爆發了人民革命,推翻了第二帝國,成立了以特羅胥將軍為首的「國防政府」。這時,普軍繼續向法國內地推進,戰爭性質發生了變化,法國成了防禦侵略戰爭的一方。但「國防政府」對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愛國激情視如洪水猛獸,不顧國家民族利益,與敵屈辱求和,妄圖把巴黎交給敵人,利用敵人之手鎮壓人民革命,使普軍得以長驅直入,包圍巴黎,佔領了法國三分之一以上的國土。

10月31日,17萬法軍向普魯士投降,引起了巴黎人民的極大憤慨,又爆發了旨在推翻叛國政府的第二次起義。起義雖再次被鎮壓下去,但兩次起義使無產階級和人民群眾受到了實戰鍛煉,明確了只有推翻資產階級政權,才能維護民族獨立。為此,巴黎無產階級在同政府賣國政策的鬥爭中,利用政府建立國民自衛隊的法令,在全國逐步建立起一支新型的、具有人民性的武裝力量。愛國熱情高漲的巴黎工人衝破政府限制,僅三個星期就組成了194個工人營隊,並推舉一批革命者當了工人營的營長,成立了士兵代表機構「內務委員會」,獲得了大量武器和軍需物資,在巴黎形成了一支以工人為主體的國民自衛軍。1871年2月,巴黎無產階級革命武裝正式成立了國民自衛軍中央委員會,選舉了總司令和20名委員,草擬了章程,為武裝起義做好了最重要的準備。

1871年1月28日,「國防政府」同普魯士簽訂了割地賠款的停戰和約。2月17日,奧爾良黨人首領梯也爾上台。由於與普魯士達成妥協消除了後顧之憂,法國資產階級便集中全力來對付國內無產階級特別是巴黎的工人武裝,以圖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

3 巴黎公社 -事件經過

1871年3月8日至17日,梯也爾政府向巴黎增調了2萬名政府軍,準備奪取國民自衛軍的大炮,逮捕中央委員會成員。當時,巴黎的國民自衛軍有417門大炮,分別集中在蒙馬特爾高地和棱蒙高地等地。3月18日凌晨5時,政府軍一個團佔領了蒙馬特爾停炮場。槍聲驚醒了附近居民,大炮被搶的消息迅速傳開。該區的國民自衛軍戰士立即集合起來,包括許多婦女、兒童和老人在內的人民群眾也隨同一起擁上蒙馬特爾高地。政府軍士兵發生嘩變,與人民群眾聯合行動,逮捕了反動軍官、警察和憲兵。偷襲棱蒙高地的政府軍也未能迅速把大炮拖走,很快就被趕到的國民自衛軍擊潰。

政府軍的偷襲失敗了。這時,已在巴黎各地特別是工人區爆發的武裝起義迅速展開。國民自衛軍和人民群眾自動拿起武器,建築街壘,布置崗哨,派出巡邏隊,集中分散的大炮。中央委員會採取緊急措施領導武裝起義,佔領了部分地區。中午以後,國民自衛軍開始越出本區,向巴黎市中心挺進,起義由防禦轉入進攻。15時,國民自衛軍根據中央委員會的進攻命令,展開巷戰,攻佔了陸軍部及其他一些軍事機關和據點。21時,控制了萬多姆廣場,政府軍和憲兵聞風喪膽,落荒而逃。22時許,國民自衛軍進入市政廳,升起紅旗。至此,中央委員會掌握了巴黎全城,武裝起義推翻了梯也爾政權,取得了偉大成功。3月28日,巴黎公社進行了普選,一大批工人、社會主義者和國際主義者參加了巴黎公社領導機構,一個嶄新的無產階級國家政權誕生了。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紀念儀式
梯也爾跑到凡爾賽后,手下僅剩1萬多殘兵敗將。為向巴黎無產階級反撲,他一方面糾集反動軍隊的散兵游勇,另一方面請求俾斯麥釋放戰俘,重新拼湊和整頓了軍隊。此時,巴黎仍處在敵人的包圍之中,東面和北面普軍15萬大軍壓境,西面和南面凡爾賽軍隊伺機反撲,形勢對公社極為不利。

而公社卻麻痹大意,疏於防範。4月2日清晨,凡爾賽軍炮轟巴黎,向巴黎城西的訥伊橋發起進攻。公社2000名戰士與1萬多名敵軍激戰數小時后,放棄了訥伊橋等陣地。凡爾賽的炮聲震醒了巴黎,公社執行委員會當即決定進攻凡爾賽。4月3日晨,公社匆忙調集4萬人,分3路向凡爾賽進軍。中路1萬餘人從東面進攻,擊退敵憲兵隊后遭強大敵軍阻擊後撤;左翼6000多人從東南方向進軍,初戰獲勝,進抵距凡爾賽5公里處因彈藥和援兵不濟而被迫後撤,不幸陷入敵重兵包圍,指揮員杜瓦爾被俘就義;右翼1萬餘人經訥伊橋沿大道出擊,佔領呂埃伊后與北部部隊會合,因故大量增兵后被迫後撤。這次出擊,由於公社領導對軍事形勢盲目樂觀,對大規模軍事行動缺乏準備,致使出擊部隊沒有統一領導、各行其事,導致了失敗。凡爾賽遭公社沉重打擊也被迫改變了速戰速決的戰略戰術。

4月6日,梯也爾將軍隊整編為2個軍,加上普軍後來釋放的5萬名戰俘,約11萬人。凡爾賽軍與東面和北面的普軍對巴黎形成了包圍。公社方面軍事工作進展不大,僅有1.6萬作戰部隊和4.5萬預備部隊。雖然公社擁有1200門大炮,但由於組織不善,能夠配置使用的只有200門,且缺少熟練炮手。但為了保衛革命成果,公社戰士在忠誠堅定、智勇兼備的軍事將領指揮下,與敵浴血奮戰。

4月7日,凡爾賽軍隊依仗優勢炮火攻佔了訥伊橋和附近據點。巴黎城防司令東布羅夫斯基率領西線5000名裝備很差的部隊,同9倍於己的敵人激戰。17日,250名公社戰士在貝康城堡抗擊5000名敵軍進攻達6個小時。21日,在訥伊方向堅守的公社戰士日夜作戰,與敵展開肉搏,擊退了強渡塞納河之敵。在南線,凡爾賽軍為奪取伊西和旺夫炮台,不惜用數百門重炮轟擊炮台,公社戰士為守衛炮台頑強戰鬥。到4月底,公社守住了巴黎西線和南線,給凡爾賽軍以大量消耗。5月初,公社調整了巴黎防禦部署,東布羅夫斯基指揮第一軍在西線抗擊敵6個步兵師和1個騎兵隊的猛攻,公社戰士充分利用5輛裝甲車和塞納河上的10艘炮艇與敵廝殺,不僅以少量兵力頂住了敵軍主力的進攻,而且支援了南線作戰。在南線,敵進攻的主要目標仍是伊西和旺夫炮台。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
5月3日夜,防守木蘭—薩克多面堡的第五十五營軍官叛變,敵突然佔領了南線這個主要據點,數百名公社戰士陣亡或被俘。接著凡爾賽軍發起全線總攻,8日伊西炮台失守。公社雖在此時加強了軍事指揮,但大局已難挽回。13日旺夫炮台被攻克。在西線,8000名連續作戰、疲憊不堪的公社戰士與8萬名裝備精良的敵人作戰,有時還主動出擊。但從5月17日起,凡爾賽軍集中重炮開始猛轟巴黎,並集中了13萬人準備進攻巴黎。

5月21日下午,凡爾賽軍從對克盧門進入巴黎,一場震撼世界的流血大巷戰開始了。為保衛公社政權,巴黎無產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奮起抗敵,他們在街道和廣場築起街壘,不論男女老少,人人拿起武器同敵人進行殊死的戰鬥。22日拂曉,敵12個師約10萬人進佔了巴黎大部分市區。25日,公社戰士同敵人展開了激烈戰鬥。在塞納河左岸,公社戰士與敵進行白刃戰,直到被敵包圍,才撤過塞納河。在市中心,婦女、兒童與公社戰士並肩作戰,抗擊敵人的輪番進攻。

4 巴黎公社 -結果

巴黎公社牆 巴黎公社牆

最頑強的抵抗發生在東部的工人階級區,戰鬥一直持續,直到流血周最後的巷戰。到5月27日,只有極少數的抵抗仍在持續,特別是最貧困的東部地區,如Belleville和Ménilmontant。戰鬥到5月28日下午或晚間全部結束。據說,最後一個路障在Belleville的rue Ramponeau被攻陷。   

麥克馬洪元帥簽署了一項公告:「巴黎居民們,法國軍隊來解救你們了。巴黎自由了!四點鐘的時候,我們的士兵們佔領了最後一處起義據點。今天戰鬥結束了。秩序、工作和安全將被重建。」  嚴厲的報復隨即展開。以任何方式支持過公社的行為都被視為政治犯罪,數千人被起訴。一些公社社員在拉雪茲神甫公墓的公社社員牆邊被槍決,而數千人被臨時拼湊的簡易軍事法庭判決並槍殺。大屠殺的地點包括:盧森堡花園和別墅賓館後面的Lobau軍營。另外還有將近40,000人被押往凡爾賽接受審判。男人、女人和兒童排成長隊在軍隊的監視下經過幾天幾夜的長途跋涉去往凡爾賽的臨時監獄。隨後,12,500人被審判,大約10,000人被判定有罪:23人被處決;許多人被判監禁;4,000人被放逐到新卡里多尼亞。在流血周期間的死亡人數一直無法得到準確的數字,而各種估計值從10,000到50,000都有。據Benedict Anderson說:「7,500人被監禁或者流放」,「大約20,000人被處決」 

5 巴黎公社 -意義

巴黎無產階級在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持下,為推翻地主資產階級的反動統治,建立無產階級國家政權而進行的一次武裝鬥爭。武裝起義雖然僅進行了72天,但它卻以無產階級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具有世界意義的第一次演習,載入了無產階級革命的光輝史冊。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
巴黎公社起義是一個劃時代的偉大革命,是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治,建立無產階級國家政權的第一次總演習,為無產階級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提供了豐富而寶貴的經驗。公社戰士高昂的革命鬥志永遠激勵著世界無產階級起來進行鬥爭。巴黎公社失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客觀上,法國資產階級正處在上升階段,無產階級革命的歷史條件尚不具備。另外,公社也未能把革命發展到法國各地,取得外省和廣大農民的支持,形成強大的工農聯盟。還有最重要的是缺少一個成熟的無產階級政黨的堅強領導和正確思想的指導。主觀上,由於法國無產階級本身的歷史局限性,在軍事鬥爭方面出現了一些嚴重的錯誤:一是錯誤地始終採取防禦政策。尤其是在進軍凡爾賽的問題上,沒有在起義勝利后乘勝進攻凡爾賽,消滅梯也爾的有生力量,而是忙於組織選舉,貽誤了戰機,給敵以喘息之機,得以捲土重來。在4月份戰鬥日趨激烈的時候,巴黎前線指揮員得到的命令只是「防禦」,沒有採取積極有效的措施適時發起進攻,只是消極地等待強敵進攻,這等於等待失敗:二是軍事準備不足,敵情不明,造成軍事部署和指揮失誤。起義勝利后,巴黎沉浸在一片歡樂之中,公社對凡爾賽的反撲缺乏警惕和軍事準備,4月2日炮擊巴黎的炮聲響了,公社的人們還認為是節日禮炮。4月3日在未進行充分準備的情況下,又倉促決定出擊凡爾賽,結果進軍失敗,使公社遭受很大損失;三是軍事組織混亂,紀律鬆弛。起義成功后,公社擁有6萬多人的部隊,20萬枝槍,1200門大炮,5個炮台和一個工事堅固的環形要塞地帶,足夠使用幾年的彈藥及法蘭西銀行數十億法郎的資金,完全可以組織強大的出擊和長期防禦。但��社未很好地利用這些條件,部隊缺乏必要的組織紀律和統一領導,任意行動和自由來去的現象時有發生。

戰鬥中公社戰士缺少足夠武器,可在倉庫里卻放著28萬枝步槍。公社在選拔軍事領導人上也存在失誤。巴黎公社起義雖然失敗了,但她的功績不可磨滅。這些經驗教訓更是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寶貴財富。

6 巴黎公社 -失敗原因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
公社革命的失敗由多方面因素所決定。當時的法國,以社會主義制度取代資本主義制度的客觀歷史條件遠未成熟。國際、國內階級力量對比於無產階級不利。在普法戰爭失敗的特定歷史時刻,法國資產階級極端虛弱,因而出現革命形勢,起義獲得勝利。一旦德法議和,俾斯麥政府支持梯也爾政府鎮壓公社,力量對比將發生根本變化。公社革命未能取得外省革命運動有力配合,亦未爭取到廣大農民的支持,陷於孤軍奮戰境地,在力量懸殊情況下不可避免地招致失敗。主觀因素方面,由於法國無產階級本身的歷史局限性,出現若干嚴重失誤,如沒有抓住敵人立足未穩之機,及時進軍凡爾賽,沒有沒收擁有30億資產的法蘭西銀行,聽任其向凡爾賽政府提供經費等。公社委員會內部在作戰緊要關頭對面臨的嚴重局勢和應採取的緊急措施出現重大分歧,圍繞成立救國委員會及其職權、組成問題產生多數派和少數派,並在5月中旬一度瀕於分裂。由此表明,沒有一個成熟的無產階級革命政黨的堅強領導,沒有明確的指導思想,不可能緊密團結革命隊伍,採取正確鬥爭策略。

西方權威專著《馬克思主義辭典》 

對1871年巴黎公社的分析,在馬克思各種著作中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例如組成《法蘭西內戰》一書的幾篇宣言(以及1891年恩格斯寫的導言);在列寧的著作中也是這樣,特別是《國家與革命》(1917年)。考茨基在《恐怖主義與共產主義》(1919年)中,以及托洛茨基在為塔列爾的《巴黎公社》所寫的序言(1921年)中,都部分地對巴黎公社提出了有爭議的解釋。

歷時兩個月的巴黎公社並不是什麼有計劃行動的產物,也決非得力於什麼個人或具有明確綱領的組織的領導。然而,重要的是,1/3的當選者均是體力勞動者,且其中大部分是第一國際法國支部的活動分子。這個政府的成員是由巴黎選民在巴黎國民自衛軍中央委員會意外地掌握國家權力一周之後所安排的一次特別選舉中產生的。這一事件發生在3月18日,當時法國臨時政府在其部分部隊和民眾舉行聯歡之後,匆忙地撤出了首都。

巴黎公社最後的戰鬥 巴黎公社最後的戰鬥

馬克思認為,「公社以其審慎溫和著稱的措施,只能適合於被包圍城市的情況。……它所採取的一些特殊措施只能表明通過人民自己實現的人民管理制的發展方向」(《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第382—383頁)。在給多梅拉•紐文胡斯的一封信中(1881年2月22日),他重申公社不過是「在特殊條件下的一個城市的起義,而且公社中的大多數人根本不是社會主義者,也不可能是社會主義者。」(《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第422頁)。儘管公社不是一次社會主義革命,但馬克思仍強調指出它的「偉大社會措施就是它本身的存在」(《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卷,第382頁)。在馬克思看來,決不應把公社看作是教條主義的模式或未來革命政府的方案,公社是一個「高度靈活的政治形式,而一切舊有的政府形式在本質上都是壓迫性的」(《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  2卷,第378頁)。列寧堅持馬克思的這一觀點,強調指出,公社以這種方式為「無產階級專政」作了初步準備;這種專政,正如巴黎公社所表明的是一種能使大多數選民(如工人)對所有機構,包括強制性機構,實行前所未有的控制的國家,是一種最適合於建立社會主義而實現勞動解放的國家。

從20世紀20年代初起,馬克思和列寧對巴黎公社上述基本民主性質的關注,是馬克思主義著作研究中最重要的發展;特別是對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所出現的嚴格的一黨制國家進行馬克思主義批評的一個基本部分。(參看蒙蒂•約翰斯通:《公社和馬克思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以及政黨作用的概念》,載「參考書目」①)。近期在公社史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工作上作出重大貢獻的是J•布呂阿的《1871年的政權和國家》,載《社會運動》雜誌第79期(1972年 4—6月號)。關於主要的經典馬克思主義闡述文選可參看舒爾金德的著作(見「(參考書目」③)。關於近來史學問題的爭論,包括馬克思主義的闡述,則收在利思所編的著作中。

7 巴黎公社 -教育

巴黎公社巴黎公社
1871年3月18日,巴黎的工人武裝起義,成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巴黎公社。公社成立后,即採取了使勞動人民徹底獲得解放的重大政治措施,改革國民教育即其中之一。3月29日公社成立相當於政府部一級的教育委員會,著手改革教育。委員會起草了關於免費普及世俗教育的法律草案4月20日教育委員會進行機構調整調整后的委員會由第一國際成員工程師醫生.-.瓦揚主持工作由於公社存在的時間較短,沒有來得及發布一個正式闡明它的教育方針的綱領性文件但公社委員會在接見群眾性組織新教育社」的代表們時,就新教育社提出的學校與教會分離,按照科學的原則辦教育和實施免費義務教育等主張,明確表示公社完全贊同本著這種精神對國民教育進行根本改革」。

教會勢力是法蘭西第二帝國的重要支柱,是奴役人們思想的精神枷鎖。當時,法國的學校均操縱在天主教會手中,充滿著濃厚的宗教氣息。公社於4月2日發布教會與國家分離的命令,逐步接管學校,使教育世俗化。這一措施遭到教士們的堅決反對。他們拒不交出學校,后在武力威脅下,才離開學校。接著,公社清除了學校中的宗教崇拜物品,規定學校用「自由,平等,博愛,正義,共和國」等口號代替一切宗教性的題詞,取消教義問答課和讚美詩課,用世俗教師代替教士教師。巴黎公社力圖普及免費義務教育,使教育成為每個兒童都能夠享受到的權利,這成為家長、監護人及社會的義務,並強調教育事業應該由國家來辦理。

公社希望對下一代進行「科學的完整的教育」和「職業教育」。科學的完整的教育就是向下一代教授人人所必需的知識,使他們成為「能夠發揮自己的一切才能,不僅能用手工作而且能用腦思考」的完人。職業教育就是使年輕人具有一種用以謀生的好手藝,把他們理性地引導到勞動的道路上去。為此目的,巴黎公社號召凡願意傳藝的、年齡在40歲以上的工人,到各區政府登記。並且號召現代語、科學、繪畫、歷史等學科的教師,給這種新型的教學以幫助,搞好勞動教育。公社十分關注下一代的品德教育,要求把他們培養成為一個熱愛祖國並為祖國的事業而英勇獻身的「好公民」。此外,還要教育年紀小的公社社員像他們父輩一樣忠誠勇敢和憎恨壓迫。1871年,巴黎大多數教師年薪只有700~850法郎,教師助手只有400~550法郎。女教師更差,不超過650法郎;助手只有350~400法郎。公社注意到教師的薪水太微薄,並認為他們肩負著培育人才的重任,應當受到社會的尊敬。5月18日教育委員會決定提高教師的薪水,規定教師的最低薪水每年為2000法郎,助理教師為1500法郎,男女教師同工同酬,薪水平等。此外,公社對學前教育、校外教育,也很關切和重視。可惜,由於公社存在時間較短,沒有來得及對高等教育進行改革。

巴黎公社雖然僅存在短暫的72天,但它在戰火紛飛的困難條件下,對教育所作的重大改革,給後人留下了寶貴的經驗。K.馬克思曾在《法蘭西內戰》(1871)一書中對巴黎公社的教育作了很高的評價。

上一篇[導熱]    下一篇 [內部收益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